边南

出右固定,正儿八经地胡扯。

【零晃】东京不太热 02

bgm/Nobody Like You -EMI MARIA

毕业后进入娱乐圈设定,破镜重圆,可能有虐,00和01直接翻这个lof。


******

02

朔间零为宣传新专辑上节目是7月17日的事,或许真的是上天安排的巧合,7月18日就是大神晃牙的生日,根据先前定下的工作安排,这一天他和粉丝一起过的生日见面会也会通过网络和电台直播出去,而且还是同一个电台。

因为之前向电台打电话挑衅朔间零的事,工作人员看到大神晃牙都不免多打量几眼,转身就开起了八卦小灶。

Amy跟在大神晃牙后面,一夜未眠的她脸色差得无以复加——她就不该轻信她的老板!让大神晃牙一个人开车回公寓真是个天大错误!她也是Undead的粉丝,所以昨晚那档朔间零作客的节目她当然也收听了,当她一秒听出最后一通电话里的是大神晃牙的声音时,一切已经来不及了。

辛苦了一天的Amy差点吐血晕倒在自己的小公寓里,立即摸起手机打了个电话给大神晃牙,但对方早就料到了一切,索性关机,也不上网,给她搞人间蒸发。最后她不得不半夜打车飞奔到大神的公寓,用备用钥匙强行开了门,把人从沙发上揪起来恶狠狠地质问他究竟在想什么,想干什么。

“吵死了,我连开玩笑的权利都没了?”

大神晃牙完全体会不到助理小姐的悲痛欲绝,仿佛自己方才只是打了个电话给老朋友,稀疏平常地聊了一通。

“明天生日会上如果问起来你打算怎么解释?!”Amy现在最关心的就是这个大麻烦,“如果你想做娱乐圈头条,好,恭喜你,你已经成功了!”

Amy都快哭了,归根结底她是那么喜欢大神,她一点也不希望看见明天报纸上铺天盖地都是对大神的冷嘲热讽——蹭前队友的热度,捆绑炒作,搭顺风车。他们笔下不会留情,这就是娱记。

大神把纸巾递给自己的助理,语气软了下来,叹了口气:“对不起,我只是……我也不知道我怎么回事,但明天我……都会处理好的。”

“但愿如此,”Amy用还带了些许情绪的语气说,“朔间前辈……在节目结束后有没有联系过你?”

“没有。”

回答得十分干脆,但掩饰不住回答者的失落之情。

“朔间前辈还是那么理智啊……”

Amy瞥了眼大神,眼神里在责怪他也还是那么幼稚。

两人看起来都没变,但绝对有什么东西已经改变了两人之前的关系……Amy对此也一直抱有一份强于常人的好奇心,但她知这是禁忌话题,所以从未在大神面前提起。

大神,你和朔间零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

预定的小剧场外已经挤满了粉丝,由于是抽票制,只有三百个幸运儿入选了进场资格,但更多的粉丝为了看一眼大神,对他说一声生日快乐,也都来到了小剧院门口,正门一时之间被堵得水泄不通,保安正在努力维持秩序,很多拎着爱心礼物的女孩儿踮起脚尖一直注视着来往车辆,猜测自己的男神会从哪辆车下来。

但正主早就从后门进入剧场了,此时他正在二楼的准备室里看着楼下的粉丝,一同守在那里的还有几个记者几台相机,由于没有得到媒体邀约资格所以也在那儿堵人。

所以Amy才不允许他走正门,这些记者现在就像一群饿狼,都迫不及待地把话筒伸向他,把他和朔间零的陈年旧事都给挖出来撕碎。

“粉丝送的礼物我都会安排人替你收好,也会向她们表示歉意,相信她们可以体谅你吧。”

Amy知道大神心疼自己粉丝冒雨站在楼下傻傻地等早就从其他入口进来的他,递热茶的时候压低声音让他放心。

“哼,谁在关心这个啊……”大神不耐烦地拉上窗纱,重新把身体陷入舒服得令人昏昏欲睡的沙发。

“有时候真希望你能像羽风前辈一样啊。”

“喂喂,像那个花花公子有什么好?”大神不屑地嘁了声。

“至少在和女性说话的时候他都只挑好听的,很温柔,而且……他很帅啊!”

“我不帅?”

“没他帅。”

然后又看着大神的眼睛补了一刀:“也没他温柔。”

大神恨不得炒了眼前这个叛徒助理。

“好啊,既然你那么喜欢他,我就考虑考虑把你介绍过去做他私人助理,”大神忽然露出狡黠笑容,“羽风前辈刚和圈外女友分手,你近看长得也蛮可爱的嘛,我想他不会拒绝的吧?”

等Amy反应过来这只是大神在开她玩笑时,罪魁祸首已经推门离去。

她回神看了眼手表,距离生日会开场只有二十分钟了,她得去入口处把关,把那些咄咄逼人的记者都避之门外。

生日会进行得很顺利,粉丝终究是爱着大神晃牙的,所以没有人在提问环节抛出令人难堪的问题,所有人只是祝福,单纯地祝福着自己的男神生日快乐,以后也要和歌迷们一直走下去。

直到点唱环节,被选中的女粉丝拿着话筒,紧张地说出了那个歌名。

无心。

并非他个人或者UD任何一张专辑的主打,但却在当年红遍了大街小巷的一首个人solo曲,收录在之前UD某张专辑后续之中。

作词作曲编曲都由同个人一手包办,是个新人,一个从未听过,之后也再未出现过的人,署名为Namdaed。

大神晃牙以为他不会再唱起这首歌。

但却在生日这天被人提及,并且还是在一个他不能拒绝的愉快场合。

记忆依稀回到那个美丽的黄昏,在他的公寓里,朔间零坐在对面拿出手机给他看这份刚写成的无名曲谱。

“这就是你说过要给本大爷的生日礼物?”

“对啊,无价之宝嘛。”朔间零托腮,默默微笑。

“嗯……我看看。”

他拿过朔间零的手机,轻声哼了起来,随后渐渐成调,直到最后一个休止符。

窗外落日熔金,光影斑驳的金色照进一室白墙,照出两人的影子,异常宁静。

“唔……你这吸血鬼混蛋写曲子果然挺有一手。”

连对音乐要求很高的大神都挑不出什么毛病。

但这首歌听起来真是很悲伤啊……悲伤中又带出心脏最深处的感情。

“词填好了么?”他琢磨着几个细节,随口问道。

“有想法了,但还需要几天吧。”

“那你可得给本大爷好好写啊!”大神用力拍了拍桌子,眼神中都是掩盖不住的光芒和期待,“本大爷的生日一年一次,你好好表现我就考虑……”

“考虑什么?”朔间零看对面人那壮志凌云的兴奋模样,忍不住笑开了。

“考虑收录进我们的新专辑。”

“啊我还以为你考虑考虑给我一个吻。”

“你……你做梦啊!混蛋!”

随后破天荒地,他的身体越过桌子,凑上去轻快地吻了记朔间零的前刘海。

“啊,脸红了。”

他想坐回去,手腕却被飞快捉住,扣在桌上不能动,随后耳边传来温热地、一点也不像吸血鬼的气息。

“小狗,我说,今晚我就睡你这里吧……”

明明已经晕得不行,脑袋恍惚一片,却条件反射地朝那混蛋丢了个字:“……滚。”





tbc.



《无心》就是那首《心做し》,这篇文里更接近Iuz那个版本的感觉,链接:https://music.163.com/#/song?id=29491509

评论(4)
热度(67)

© 边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