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南

出右固定,正儿八经地胡扯。

【轰出】两个世界 03


*设定及背景:由于中了敌人的英雄能力——返老还童,轰焦冻与绿谷出久一起凭空消失在这个世界,消失的他们会随机出现在过去的任何一段时间内,出现与离开均无迹可寻也无预兆,两人可能一起去往同一个时空,也可能分别散落在不同时空,按照几率,两个人或许会在某次穿越中遇到。只有当那些被返老还童超能力送回过去的人,在时空的任意一角找到对他们施以能力的英雄并夺走他的能力,流散在过去时空的所有人才能被解救。但这个破解方法目前无人知晓。


前文

00-01

02





-
-Side Deku.


被确诊为无个性已经一年。

冰冷无情的鉴定报告像是绿谷出久生命里一棵忽然倒下的参天巨树,蛮横地截断他的英雄之路,任凭瘦弱身影怎么努力推翻它,都是无用功。

愤怒,沮丧,不甘,无奈。一夕之间,这些混杂情绪使绿谷出久成长得比同龄孩子更为懂事。

他不像他们那样热情洋溢如初升朝阳,不再雀雀欲试地期待曾经最爱的体育课。他也不喜欢校内各种活动,尤其同学间的社交,因为他不喜欢和其他人产生过多交流——他知道他们是怎么看他的。

他总是托着脑袋坐在自己座位上,看窗外一花一叶徐徐飘落,这片刻宁静是他独有的——只要烦死个人的小胜不来找他茬。

“你以后——会成为比欧鲁迈特还厉害的英雄。”

一年前,那个出现与消失都毫无征兆的人叫轰焦冻,他自称是他未来的朋友。

绿谷出久怎么也想不明白自己这种瘦弱废柴怎么可能成为一个英雄,他捏捏自己胳膊,怎么看也不像拥有成长为欧鲁迈特那种健美先生体格的潜质。插播一句,其实他从小就最喜欢那一挂的身材,要问为何?因为他觉得这种人仿佛很挨揍的样子。介于他动不动就要挨小胜的揍,所以他是很希望自己变得耐揍一点的。

他若干年后才会醒悟小时候的自己怎么会有这种斯德哥尔摩一样的傻了个比的思想——心甘情愿被人欺负到回家找妈妈。

当然,绿谷出久被揍了是不找妈妈的,他会挂着眼泪回去充值一波信仰——翻出一柜子欧鲁迈特模型,摸摸,看看,以自言自语为开始,用发愤图强做结尾。

轰先生还会不会出现?这个疑问闪过他脑海千百回了。如果千分之一的几率还能碰见他,这次一定要问清楚未来的自己到底有多牛逼,以及,为何会那么牛逼。

“废~久~”

校园一霸爆豪胜己拖着长音喊他,听这语气肯定又没什么好事。

“下节体育课,我跑鞋坏了,你的那双拿来。”

说着还把那双臭脚丫抬到他桌上,砰地一声压住他最宝贝的英雄笔记。绿谷出久气红了脸,“太过分了”这四个字是花了半分钟硬从牙缝里哆哆嗦嗦挤出来的,每个字之间还充斥着犹豫惊怒的省略号。

“给你那我穿什么啊?”

说出来他就后悔了,真是句很傻很甜的废话。

“谁管你啊,”爆豪胜己笑得像个爆破小魔头,却忽然画风一转,假仙起来,“嘿,玩笑啦玩笑,我怎么可能让废久没鞋穿嘛!嗨,我这双你拿去穿,但穿坏的话记得赔双一样的给我哟。”

这双乌漆嘛黑的脏鞋子已经破了个洞啊喂!小胜的脚趾头都看见了好吗!臭得快吐了!伯母到底给你洗袜子了没?

当然,对爆破小魔头喊出正义之言是需要勇气的,可惜这会儿绿谷出久并不具备这玩意儿。

“……”

呜呜呜呜呜好希望欧鲁迈特来救救自己,他做错什么了要这样对他?他一点也不想和小胜交换。

“喂废久,你几个意思?我让你赶紧脱……啊哟!”

正当爆豪胜己那可恶的魔爪要揪起绿谷衣领时,不知哪里飞出一块小石头狠狠弹到他手腕——不,那不是石头,而是一块极度坚硬的小冰块。

再恶霸的孩子也会一瞬懵逼,爆豪胜己也不例外。他呆子似地看着发红的手腕,上面还有一点冰凉的水渍,冰块已经掉到地上,化了半块。

太坏了太卑鄙了!!男子汉大丈夫竟然放冷箭!到底哪个混球胆敢挑衅他爆豪胜己的权威?

爆豪胜己怒张双目,像头被惹怒的小豹子,四处找罪魁祸首。

只是,任凭他那小脑袋瓜思索到宇宙尽头,也不可能知道有个叫轰焦冻的来自未来的人正在窗外一棵树上看着这里,保护了他口中的废久。

“你!给我赶紧把鞋子脱了!”

目光转了一圈毫无收获的爆豪胜己更为光火,直接上手就要抢绿谷出久的鞋子。

更神奇的事情发生了。窗外忽然窜出一条射线形的火苗,目标非常明确——直接烧着了爆豪胜己头顶那一撮黄毛。

懵逼。

大懵逼。

小小的爆豪大大的懵逼。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小胜啊啊啊啊我来救你!!”

绿谷出久一下子就忘了刚才是谁欺负自己来着,飞快取下挂在椅背的水壶,幸好里面是满的!救人心切的他飞速拧开壶盖,直接就往爆豪胜己那张懵逼脸泼过去。

这个泼水镜头仿佛被拉长一万年——就电影里一盆水泼过去的定格画面,精确到帧的那种。

水能浇灭火,但却浇不灭……呃,是改不了它带来的新头新气象。

没错,爆豪秃了。

也不是光头的那种秃,只是中间那块被烧短了,四周安然无恙,旺盛依旧——也因此导致爆破小魔头现在看上去,就像头顶顶了个鸟窝。

空气凝固了,场面一度很尴尬。

还有几个留在教室的小女生看到帅帅爆豪同学的鸟窝头,一个没忍住,笑得喷水,笑得捶桌,笑得毫无人性。

“……那个——”

“…………”

“……小胜刚才那是渴望有人来救你的眼神啊……”

他的解释却是越描越黑。

不好,不好……不好不好不好!

绿谷出久惶恐地向后退,直到靠上窗户,发现退无可退。

小胜一言不发的状态才是最可怕的哇啊啊啊啊!他现在逃还来得及吗?会被追上吗?会被揍到鼻青脸肿吗!

他窒息,有种小命不久矣的预感。

“绿谷出久,你死定了。”

爆豪胜己暴厉恣睢地一把揪起绿谷,指关节都用力到发白,横眉怒目。

但是,放狠话的爆豪胜己眼角却有些湿润——他憋得五官都要变形才忍住耻辱之泪,绿谷的跑鞋也不要了,转身跑出教室。

绿谷出久留在原地懵逼,小胜似乎是哭了……一定是哭了吧?他做梦都没想到自己竟然还有这种牛逼哄哄的实力?

他恍恍惚惚神魂颠倒地跟在女生后面走出教室,连老师叮嘱过最后一个出教室的同学记得锁门这事都忘在脑后。

他算KO了小胜一回吗?

好像算吧。

但好像又不能全算自己的功劳。

绿谷正纠结着,草丛里忽然伸出一只手,把他拉到一边。

“别慌,是我。”一直藏身暗处的轰焦冻阻止了他想要呼喊的冲动,“你还记得我吗?”

绿谷出久却看到那张熟悉又陌生的脸,瞬间又惊又喜,满肚子疑问咕噜噜全冒上来,方才KO小胜的事瞬间被丢到脑后。

“轰……轰轰轰先生?!”

“看来是记得了。”轰焦冻上上下下瞧了绿谷几眼,虽然对方还是小孩模样,但似乎比上次要高一些,“上次我们见面是什么时候?”

“一年前!”绿谷不假思索回道,比划道,“那个傍晚,轰先生从路边的树丛突然出现。”

按照时间正常轨迹已经过了一年吗?轰焦冻默默记下这个时间点。于他而言,和绿谷出久相隔两次的见面不过须臾之间,他刚才接触的还是一年前的绿谷出久,只是话都没说完感觉又被一股无形之力拉扯进虚无,再睁眼已身处一所陌生的小学校。

第一次穿越,他碰见了小时候的绿谷出久,那有没有可能第二次穿越,依旧如此?

他需要求证自己的猜想,但贸然行动于校园之间一定会被当成可疑分子处理。正准备去找人,就看到另一个熟悉的小身影从眼皮底下大摇大摆走过。

……果然是爆豪胜己啊。

一瞬间心生嫉妒,略微不爽。这两个人果真是从小一起长大的,而他,彻头彻尾的局外人。

再然后,他就在窗外看到了那校园欺霸那幕。出于一种保护心理,他理所当然悄悄帮了绿谷出久一把——他必须藏起来,他不是这个时空的住客这件事越少人知道越好。

对方的个性能力非常匪夷所思,某种意义上讲根本就是一种无敌。轰焦冻猜测那应该是一种类似于时空穿梭的能力,能把对方从原本的时空送到其他时间点。

但是,只能送到过去吗?还是未来亦可?

任何一种个性都有破解之法,即使是欧鲁迈特那种传说一般的英雄,也会败于人手。所以他接下来要做的就是利用停留在各个时空的这段时间,找出破解之道,把自己送回最初的时空。

但是每次停留一个时空的时间能持续多久?是像第一次那样,还是不固定的?
要解开的谜题实在太多了。

“那个,轰先生……”绿谷出久看他皱眉不语,有些紧张,但又耐不住想问,“你一年前消失的时候,最后想对我说什么?”

这个问题困扰了绿谷一年之久。

轰焦冻看了看眼前这个孩子,刚才还被欺负惨了,如果不是自己横空出现,肯定已经把鞋子给出去了吧。

“我说,你要坚持自己的想法。”

绿谷头一歪,满脸问号。

“你不是从小就想做大英雄么?我现在肯定地告诉你,你会,并且会做得比任何人都出色。你是我见过最能带给人希望,改变其他人命运的家伙。因为你和我们这种天生具有个性的人不同,你付出一百倍的努力获得英雄资格,付出一千倍的努力用这种资格去帮助人们。但是你的能力并非你出色的核心。”

“你的独一无二,是因为你比我们这些笨蛋还要笨,在你这里,不存在瓶颈,即使遍体鳞伤你也会一次次超越自我。然后有一天,你会站在我面前告诉我,我到底想要什么。”

平静沉稳的一言一语都真实到无以复加,绿谷出久睁大眼睛,仿佛真的从这个人的话语中见到了自己的未来——一个属于他们的英雄时代。

“所以,请你不要被现在的糟糕情况打败,这样才能让我在未来遇见你。”





tbc.



垂泪,我妈喊我出门……

大家给个红心蓝手好不好,也是动力所在之一好吗!

喜欢就评论啊!路上和大家唠唠嗑。

评论(15)
热度(156)

© 边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