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南

四个男人
撩得风生水起
可能最喜欢的
还是许老师

【三日鹤ABO】Abyss - Chapter03

***

 

 

 

虽然三日月建议他换一套合身西装,但鹤丸却没料想到他的说做就做。第二天刚用完早餐,三日月就令人备了车,等在门口。

 

“我说啊,这种事不必亲力亲为了吧?明明我自己来就好了啊……”

 

鹤丸弯腰进了车,刚坐定想拉上车门,三日月一只手从外面挡住了车门,随后把他推到里面,也跟着一个弯腰低头闪进了后座。

 

“……”

 

“我今天也有事,所以就想带你一起去店里把衣服做了,顺路而已。”

 

“那……好吧。”

 

然后车门被人关上,司机先生一句话都没说,直接将车开了出去。

 

车后座足够宽敞,他与三日月一人靠着一边车窗,一时之间车内无声。

 

终于在看厌烦车窗外一路向后倒退的树木后,鹤丸忍不住开了口:“呐三日月。”

 

“嗯怎么了?”

 

“能不能来点音乐。”

 

“你想听什么?”

 

“随便吧。”鹤丸只是为了让车内气氛活跃一些,“或者,广播也行。”

 

几秒后车内响起了播音员甜美清晰的声音,刚刚播报完今日天气的她正准备开始晨间新闻。

 

新闻直言不讳道昨晚发生在闹市街区一起性质恶劣的案件,起因是失控的罪犯Alpha在押送途中逃出警车,随手抓住一名路过的女性Omega,就在企图以她作为人质逃之夭夭时,被及时赶到的警方当场击毙。而那位女性Omega虽然毫发无伤,但身理与心理却都蒙受了不小惊吓,如今正在医院接受心理治疗。

 

“又是Alpha啊……”鹤丸想了想近期报纸和网络上的几起案件,“喂,不觉得最近失控的Alpha越来越多了吗?”

 

“唔……”三日月的回答却有些模棱两可,“根据三者的体质划分,Alpha原本就是最危险的,尤其还是处于发情期的Alpha,一名合适的Omega对他们而言确实十分致命。”

 

“但Omega一旦在结合后被标记,只能与那个Alpha在一起了吧,”鹤丸摇摇头说,“如果同时被两名标记,三角恋的下场会很糟糕吧?”

 

鹤丸所言的很糟糕,是指一旦两名Alpha同时看上一名Omega,为了获得配偶权,双方极有可能会在协定好之后进行战斗,直到一方心甘情愿退出。

 

“但这种情况本身就很少吧?还未寻得伴侣的Alpha若是看到被标记过的Omega都会绕道行走,这不仅是对自己的保护,也是对对方的尊重。”

 

“哎……如果人人都能有你这样的觉悟就好了。”鹤丸啧啧称奇,“说来我倒是从未听到过你提起自己的Omega……怎么,难道事到如今还没找到称你心意的吗。”

 

三日月瞥了眼鹤丸,倒映着新月的眼睛澈露出些许笑意,细微清冽犹如月华看进鹤丸的双满月之中。

 

“唔竟然是鹤问我这个问题吗……哈哈哈。”

 

“所以你这算什么回答……”鹤丸对他不合时宜的笑声表示鄙夷,“我只是想要知道三日月会选择什么样的人……好奇一下而已。”

 

三日月不以为然将视线从鹤丸脸上移开,坦然一笑:

 

“你迟早会知道的。”

 

 

 

***

 

 

 

车又开了一会儿,最后停在了一家高级服装定制店的门口。这条偏僻的静谧小街中并无什么行人,客人也不若一般服装店人多……倒不如说除了他们就没有客人了。

 

三日月令司机原地等候,他和鹤丸走了几步台阶后推开玻璃店门。几个穿着正装的模特之后横摆了一张红漆木的桌子,而一个长发男人正在用量尺丈量桌上的一匹布。

 

“抱歉,抱歉,请让一让——!”

 

安静的空间被打破,三日月与鹤丸旁边突然闪出一个人影,一名短发男孩手上抱着比他人还高的深棕色布料,借道走过。

 

“国广,这个放旁边沙发上就好。”

 

“好的,兼先生!”

 

小个子男孩一溜烟跑到沙发前,将手臂上的重量都卸了之后才跑来招呼三日月与鹤丸。

 

“早上好,三日月先生!”

 

“早安,哈哈哈,还是那么精神呐国广。”

 

“是的,因为我和兼先生一起工作!先生说他喜欢精神的人,只有精神的人穿上精神的衣服才会显得好看。”

 

“喂喂……你有些吵了啊!”

 

长发男人终于肯放下手中工作,他走到三日月面前,眼睛却瞥着站他身旁脸色苍白的鹤丸,上上下下打量了好几眼。

 

鹤丸想这也许是裁缝的职业病。

 

“老爷子啊,你电话里说要带个熟人来,就是这家伙吧?”和泉守兼定问道。

 

三日月点头首肯,又将鹤丸推到他跟前,“他现在身上这套并不合适他,我认为他更适合白色,你说呢。”

 

和泉守只瞥了一眼,先是微微一愣,随后吃惊地问道:“这不是我当时给蝶丸做的那套吗?!”

 

“嗯是啊,他是蝶丸的弟弟,也是……”三日月一个停顿后才说了下去,“五条家新的【鹤丸】。”

 

“哎……你就是蝶丸那家伙三句不离的兄弟啊……”和泉守似是想到了往昔的时光,略显怀念地对鹤丸说,“不过你们俩长得一点都不像,除了身形差不多。”

 

“是不像。”鹤丸应和他说,“我更像是哥哥的另一个极端表现。”

 

 

 

黑色与白色。

 

两个截然不同的个体。

 

但不知为何,和泉守却觉眼前站着的人更夺目些。

 

也许因为他是白色的关系吧?

 

白色,是象征光明的颜色。

 

 

 

“……也难怪三日月说你适合白色,黑色穿你身上虽然也不难看,但始终不是你的……等等,我拿件东西给你。”

 

和泉守转身走到一个衣柜前,打开之后取出了一套纯白色西装,递给鹤丸。

 

“你看这个款式怎么样?”

 

“挺好,”鹤丸还没开口,凑上来看的三日月就替他决定了,“要不去试衣间试试?”

 

“啊那专业建议还是搭配全套看一下效果比较好……”和泉守边说着边又取来一件黑色衬衣,还从领带柜中挑了条素雅的白色领带一并交到鹤丸手里,还交代他说,“对有实力的男人而言外观不重要,但也不是说外观好就华而不实,不过是增添更多个人魅力而已。现在的尺寸肯定不会百分百合身,但之后试下来如果你喜欢这一套,我必定大显身手一回!”

 

 

 

之后,鹤丸被热心过度的和泉守推进一旁的试衣间,三日月也满脸理所应当地跟了进来,此时正站在鹤丸身后,盯得他汗毛直起,一颗扣子都解不开。

 

“……咳,三日月。”

 

“嗯?怎么了?”

 

三日月双手揣在和服宽袖中,倚靠在深暗花纹的墙纸上,视线并没有直接接触到鹤丸,而是越过了他的肩膀,盯着镜中的那个鹤丸看。

 

“你不出去等着吗。”

 

“如果我说我等在这里是想看你换好衣服后的模样呢。”

 

“……明明出去等着也能看到吧。”

 

“但我在这里等着也没什么?还能早一秒看到?”

 

明明不是这个问题啊……鹤丸有些佩服三日月厚脸皮转移话题的功力了。不过转念一想两人之间确实也没什么是看不得的……

 

话虽如此,但身处这样一间密闭空间内,在三日月宗近这人面前脱下一身衣服,再换上一身衣服,也很奇怪了。

 

停顿了片刻,鹤丸终于开始了手上解扣子,松领带,抽出皮带的动作。起初,三日月还盯着镜中的他看了一会儿,两人间无言沉默,只有衣服摩擦的细微声响在耳畔不间断响着,待到鹤丸将贴身那件衬衫也脱下之后,三日月彻底将视线转移开了。

 

在镜中无意扫到这一幕的鹤丸松了口气,立马取过衣架上的黑衬衣,迅速套上了身。

 

原本就十分削瘦的男性躯体在一席剪裁卓越的黑衬衣包裹下更显瘦挺。因鹤丸没有将衬衣扣子全部扣上的习惯,锁骨以上的皮肤全露在了外面,不健康的苍白皮肤与深邃的黑色形成刺目对比。

 

宛如一幅摆放在黑暗之中的艺术肖像。

 

鹤丸又将手套进白色西装的袖子,毫不费劲就套上了身,只是似乎大了一圈,即使扣上扣子也不见得会多好看,反而略显几分颓废吧。

 

但这样一套的款式确实十分精致漂亮,他可以想象若是贴身裁剪定制一套,上身效果会是多么精神挺拔。

 

他转身拍了拍三日月的肩:“喂,三日月,你看。”

 

“啊,你换好了呀……”

 

“嗯,”他一笑,“白色还挺不错。”

 

“唔……”三日月看着他略有所思,“比我想象中还要好看,但是……”

 

“啊?”

 

三日月并没有急着回答他,而是靠了过去,伸手探上他黑衬衣的两边领子,灵活的手指替他将不小心翻起来的边缘整平。

 

因贴得极近,三日月的指间动作便不经意碰到了鹤丸的颈侧皮肤,他指尖带些许凉意,划过皮肤的动作很小心细琐,反而激起了鹤丸身体的微微颤抖。

 

他一连串反应,三日月也察觉到了。

 

“鹤丸,你在抖吗?”

 

“哈哈哈,没有吧……”

 

被人揭穿的鹤丸尴尬一笑,脸色难看地移开目光。

 

“真的没有?”

 

三日月一笑,指尖又碰了碰鹤丸的颈间皮肤,这次动作稍大了些,像是挠他痒痒。

 

鹤丸其实很怕痒,三日月一定是知道这一点才故意来这一招,他连忙向后退了一步,逃开三日月手上的恶作剧。

 

“喂,别搞……!”鹤丸挥开他的手,“我说有,有总行了吧。”

 

“啊呀啊呀……这样像是回到了你小时候啊。”

 

“……那都多少年前的事了啊老爷子。”

 

“鹤丸,我才三十。”

 

“噢是吗。追忆往昔什么的我还以为都是老头爱做的事呢。”

 

“诶……就是想起你小时候很怕痒这回事嘛,哈哈哈。”

 

“你……”

 

“鹤丸。”

 

“嗯?”

 

鹤丸发现三日月正在盯着他看,那个目光和之前都是不同的。

 

“……没什么,”三日月突然转了个话题,“只是你领口又翻起来了。”

 

随后三日月伸手又替他将领口整好,袖口拂过他的面颊。

 

啪的一声,鹤丸惯有的呼吸频率在这个细小瞬间被什么东西打破了,变快了,心也跟着轻盈起来。

 

这是一种很奇怪的感觉,从未有过。

 

三日月则敏锐察觉到空气里隐隐泛起一丝香甜气息。

 


 


 


 


 


 

tbc。

 


 

——————————————————————

 

三日鹤好苏啊这到底是为什么orz……

 

一边苏得不能自已,一边写完了今日更新。

 

好久没有日更过了……这次的日更却很愉快!

 


评论(30)
热度(351)

© 边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