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南

四个男人
撩得风生水起
可能最喜欢的
还是许老师

【三日鹤ABO】Abyss - Chapter04

大家久等,我来更个新!!


***

这天夜里凉风习习,鹤丸做了一个梦。

梦中他又站在白天那间试衣间,而三日月离他很近,随后一个倾身亲吻了他……不,与其说是三日月亲吻了他,毋宁说是他主动吻了三日月。

随着彼此亲吻的深入,他的体温越来越高,额间渐渐浮出一层薄薄的汗水,一股不可抗力的无形之物似将他的身体投入热气氤氲的温泉之中,令他昏昏沉沉。

他跌入一个奇怪的热烈的梦魇,三日月在梦里拥抱了他。

 

第二天一早,鹤丸是被今剑吵醒的。

“啊……你昨晚出了好多汗啊。”今剑指了指鹤丸被汗水濡湿的额发,“呐,需要沐浴然后换身衣服吗?”

被汗水濡湿的衣服贴在皮肤上,因此鹤丸觉得现在身体有些发冷,他将薄被拉起来盖住身体,又从枕头下掏出一个药瓶,拧开倒了片药片在手心。

今剑给他递上了水。

“呐,鹤丸为什么每天都要吃这个药啊?”今剑看他吞下药片,好奇地问。

“小时候得过一场病,为了预防复发才每天服用。”

“那吃了这个就会好吗?”

“嗯,当然会。”在他病好之后服用药片的十年间,鹤丸确实没有再经历过当年撕心裂肺的痛苦,“你先去吃饭好了,我去洗澡换身衣服,可能晚点到,不用等我。”

 

鹤丸走到餐厅时三日月还在,就在刚才他似乎并没有和其他人一起用餐,而是在等他来。

“今剑没有和你说不用等我吗?”

“说了,这是我单方面的决定……你要吃什么,茶?还是牛奶?”

“牛奶……剩下的,递片面包给我就好。”

三日月将桌上的面包都堆到了鹤丸面前,蓝莓果酱也一并推到了他面前。而自己只是喝了几口茶。

“说吧,你有什么事,非得等我一起吃饭。”

说着鹤丸咬了口涂满蓝莓果酱的吐司面包,却还嫌不够酸甜似的又抹上了点。

“今晚得出门一趟,”三日月说,“你和我一起去。”

“去哪里?”

“一场晚宴。”

“啊……一场无聊人士的无聊聚会,我们真的非去不可吗。”

“嗯呐,即使鹤那么认为,这次还是得去……因为三条西家的人也会出席,如果我不去的话……”

如果三日月宗近不在现场出现的话,那么有人就可能喧宾夺主。

思及此,鹤丸眼神暗了暗。

许多事他虽然没有直接参与,但却耳闻了不少,也能隐隐约约感觉出来。

三条家业庞大,又因家族古老,原本是公卿贵族的一支,因此发展至今内部势力也盘根复杂,三条本家自上一任主人去世后自然由三日月宗近接管。但西家某些人却不那么认为。三条西家的首领与三日月宗近的父亲是手足兄弟,原本就视三条家是囊中物,却因本家扶持三日月而再次与宗主之位失之交臂。西家的觊觎之心一直是三日月宗近的头疼事。

“好吧,”鹤丸一边咬着甜度终于合了心意的吐司片,一边点头道,“其他人呢?还是就我们两个?”

“唔……就我和鹤两个人。”

“……哎。”

“你可以理解为,我百分百信任你。”

三日月微扬嘴角,拍了拍鹤丸的肩膀,而鹤丸却往一旁缩了缩,连他自己都被自己莫名的反应吓了一跳。

因为当三日月的手碰到他肩膀的那一刻,他竟会想到昨晚那个梦境。

那场梦境充斥着花前月下,令他羞耻得无法言说。

 

稍晚,三日月换了身暗灰色和服,刚入前厅就看到鹤丸已经等在那里,而因为新定做的衣服还没来,所以穿的还是之前那套黑西装。

鹤丸站在门口,抱着一柄太刀。

一身笔挺西装配着一柄古老太刀不管怎么看还是有些突兀,但三日月明白只此一件东西,鹤丸是绝对不会脱手的。因为这是他五条家主的象征,也是战神称号的由来。

更何况这还是前一任【鹤丸】临终时唯一伴在身侧的东西。

鹤丸很容易就注意到了三日月来了。因为这个男人天生的气场实在令人无法忽视。那并非一种狠戾,反而随和优雅,但即使如此儒雅的挺拔身姿无论走到哪里都能在第一时间引起人的注意。

“一会儿别离开我身边。”

“……我说啊老爷子,是你别离开我身边才对吧?”

“哈哈哈……也是也是。”

随后车门关上,以最快速度载着两人驰上通往另一座迷宫盛宴的大道。

 

宴会的举办地点距离三条家有些远,即使是开车也花了一小时才到,两人下车时天色已暗。今日会场坐落于一片静谧花园之中,从外远望如梦中城堡,璀璨的金黄点缀每一面城墙,比夜空中的月亮还要夺目。这份奢侈是鹤丸所厌恶的。

“哎哎!真是万恶的有钱人……”

“别忘记你也是‘有钱人’。”

鹤丸一顿,有些狡黠地笑道:“五条再怎么有钱啊……还不是给三日月老爷子打工的命。”

三日月看着他不可置否地笑了。

两人入场后是例行地搜身检查,带刀进场原本是被禁止的,但三条和五条的身份压在请柬函上,保安直接让两人过了。

“说起来这场会到底为了什么而举办的?”

鹤丸站在餐桌旁才说到一半,会场内的气味就令他感到一阵不适。男男女女喷洒的各色香水之下,是细闻可辨的独属于Omega的甜腻香气。

“啊啊……来了啊……”三日月没有直接回答鹤丸,而是示意他看向中间。

下一秒会场灯光一暗,原本对饮高谈的男男女女停止了讲话,视线一并转移到中央舞台上。

幕布后出现的,是几个样貌极好的年轻女子……与其说是女子,不如说是女性Omega。

一瞬间,会场上的Alpha都不安躁动起来,Alpha与Omega的气味交织,这令鹤丸背脊一凉,不自觉往三日月身边靠了靠,握紧手中太刀。

“三日月……”鹤丸喊了他一声。

“鹤丸?”三日月反握紧他的手,用力捏了捏。

“没事,就是有些不舒服。”

“我想,可能是信息素在刚一瞬间释放得有些过了。”

出于安全考虑,三日月揽着他肩往会场边缘走去,直到两人完全远离了中央人群,独处在一片黑暗中,鹤丸才缓了过来,但仍然心有余悸。

“Omega近年来越来越少,尤其是血统纯正的Omega,在社会上几乎很难寻到了。”三日月开口,不顾鹤丸抗拒反握住他的手道,“但优秀的子嗣只有通过强壮Alpha与纯种Omega的结合才能诞下,因此不仅是贵族,财力卓越的富商也开始四处寻找这类Omega,并且,不计成本。”

鹤丸完全明白三日月的此番所言。

这个社会除了自古的男女之别,另外还分化出了Alpha、Beta与Omega三种人。世界范围内最多的就是Beta,无论男性Beta还是女性Beta,各方面能力包括生育能力都十分一般,因此社会的绝大部分是由他们组成。至于Alpha,因自身分化之后渐渐显示出来的卓越领导才能与优秀体能,一般会成为社会的领袖人物,或者活跃于各个领域的顶尖人才。而Omega则是三者中最为特殊的一类人,他们柔软的身体与特殊的身体构造似乎天生注定成为Alpha的拥有物,成年之后不定期的情动会引发体内信息素的大量释放,这股甘甜气息吸引Alpha来标记、占有她/他,与他的Alpha一同诞下优秀的子嗣后代。

一旦被标记并且彼此结合,Omega从此一生只认定一个Alpha,灵魂也好身体也罢,再也无法接受第二个人。

三日月宗近在十八岁那年分化成为一名出色的Alpha,所有人毫无意外接受了这个事实,一点都不出人意料。

上一任【鹤丸】也是一名Alpha。

鹤丸国永原以为自己也会成为一名Alpha,但最后却分化成为Beta。这结果在一开始令他十分沮丧。但之后他却发现Beta也有Beta的好处,比如他活得十分自由,不用像哥哥那样担当那么多事,也不用日后被迫接受一个素未蒙面的Omega,为了维持家族的优秀基因而与之结合。

至于走到如今这步,完全是出乎意料。哥哥的意外死亡令五条一族的大任都担到了他这个唯一的继承人肩上。即使,五条家人明白鹤丸国永是一名Beta。

“——至于今天这场宴会,”三日月的声音将鹤丸有些游走的注意力拉了回来,“就是你口中所言的‘有钱人’之间的Omega拍卖会。”

闻言,鹤丸有些震惊,看着台上形如奢侈品的女性Omega一时半会儿说不出话了。

“鹤丸,你知道吗?”

“……知道什么?”

“西家这些年……背着本家通过各种渠道搜集了许多Omega。”

“他们疯了?”鹤丸觉得这简直不可思议。

“为了解析Omega的基因,然后人工制造更多纯种Omega,与他们的Alpha结合诞下子嗣,”三日月所言是一个十分残忍的实验与计划,“总之如果继续放任不管的话,那后果……”

真是一群疯子。

鹤丸对这种不可思议的疯子心态与恶劣做法嗤之以鼻。

“我说啊……”他脸色十分难看,咬紧了牙关,看着台上正在被竞价的Omega说道,“即使是Omega也是人吧?这么做岂不是人口贩卖?”

尤其贩卖的还是各国政府重点保护的Omega。

“据说这些Omega一些是试图隐瞒自己的身份自由生活被抓的,还有些则是由那些难以启齿的人口黑商制造出来的,他们手上有一批Alpha与Omega,发情期……就让他们交配,生育下来若是Omega就会被养大,然后通过今晚这种途径高价出售。”

“啊啊,这听起来就像历史上那些令人恶心的奴隶买卖。”

在今夜之前,鹤丸无法想象这样的事还会发生在如今的文明社会中。

“是一回事。”三日月附和他道。

鹤丸想了片刻,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我说啊……那你今晚来这里做什么?”

难不成三日月宗近还想为自己挑选一个Omega回去?鹤丸一想到这个可能性就有些鄙夷地离三日月远了些。

——太龌龊了啊这个老爷子!

“你在想什么啊鹤?……”即使黑暗之中三日月也听出了鹤丸语气中的不屑之情,颇为无奈地为自己解释道,“只是不想西家那些人再继续购买Omega了而已……”

听到不是那种肮脏打算,鹤丸松了一口气,但停顿片刻后又问:“……那你现在想到什么对策了吗?”

三日月思考了会儿,看着台上认真地提议道:“唔……都买下带回去你看怎样?”

“……”鹤丸也很认真地用太刀刀柄捅了三日月一下,压低声音在他耳边吼了句,“你这个老爷子……太糟糕了!”





tbc。

——————————————

………………写着写着觉着,所谓的现代+ABO就是飞驰在ooc大道上吧?

对吧?

一定是这样的……

【自我嫌弃ing——


评论(27)
热度(360)

© 边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