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南

四个男人
撩得风生水起
可能最喜欢的
还是许老师

【三日鹤ABO】Abyss - Chapter07

很晚才开始写,所以更新的更晚了……泪。


***

 

朝露般消散,此即吾生。

不知为何,三日月宗近见到一期一振第一眼就想到这句略显悲伤的句子。

鹤丸则注意到一期一振的左手有被烧伤的痕迹,他心想许是那场意外事故落下的可怖痕迹,但这也毫不影响那双手一看就知是双握剑之手。

一期一振面上平淡如水,端坐的姿势正如谦谦君子,如果不是他手边搁着一把繁复华丽的太刀,几乎令人错觉他只是邻居来串个门。

他开门见山地说:“我来寻找一个丢失的人。”

鹤丸抢了主人三日月的话:“巧了巧了,昨晚我们救回一个人。”

“不见了的是我的弟弟。”

“他是说过他有个哥哥。”

“五虎退,”一期一振抬眼看着笑吟吟的鹤丸,“他叫五虎退。”

“哟,他说他的哥哥叫一期一振。”

“我是一期一振。我想,你们救回的那个的确是我不见了的弟弟。”

这时三日月笑着开口了:

“啊呀啊呀,那这个兄长当得可不够格呀……”

“你知道发生了什么吗?”鹤丸问。

“我知道事情有多严重,”一期一振略显秀气的眉皱了起来,双拳紧握,语气中满满懊丧,“小五昨晚正好处于Omega发情期,没有看管好他是我这个兄长的失职。我找他已经有三四天了,直到今早才有人告诉我在……那种地方看到他被人买走,而买走的那个人恰好是三条家的……三日月宗近。”

“所以你就一个人来了。”

“也许是我莽撞,但……”一期一振终于起身,他走到三日月宗近跟前,看着比自己稍高出半个头的男人,“事到如今我现在只想确认两件事。”

“唔……你说。”

“第一,小五是否安全。第二,他是否……已经有了自己的Alpha。”

其实这两个问题如果撇开药物抑制是可以看做一个问题的,因为如果与Alpha结合就可以安然度过发情期。

这是最自然也最安全的办法。

“噗——”鹤丸忍俊不禁了,他想一期一振这人可真严肃得有些古板了,“喂喂喂,我说你这人怎么回事啊?难道你希望自己的弟弟在神志不清的情况下稀里糊涂地被一名不认识的Alpha占有,然后莫名其妙在一块儿吗?”

“当然不是……”

一期一振被他激怒,刚想说什么却被门口响起的另一个声音打断思路。

然后那个声音的主人跑过来给了一期一振一个大拥抱,令他的心一瞬间像鼓满风的船帆,安心、满足,失而复得的喜悦在膨胀。

“你怎么样了?”他摸着五虎退的发,关切地问了问。

“好多了。那个……那个,这次都是因为三日月大人的帮忙,不然……”

接着五虎退主动和一期一振说起了昨天晚上的危急情况,以及自己确实没有与不认识的人结合,是石切丸替他注射了抑制剂,将身体情况稳定了下来。

一期一振松了口气,对三日月由衷地道了声谢。

“意外,说来也都是意外啊……”

三日月也并非谦虚,其实说到底,能够救下粟田口家的人只是行思不缜密所结成的意外之果。

但一期一振并不知道,于是朝救命恩人递去一个感激眼神,随又低头问五虎退:“但你到底这几天在哪里?怎么会出现在那种地方!?知不知道你快要进入发情期,不能到处乱跑?”

一名刚分化完毕还未来得及被人被标记且处于发情期Omega不用跑到拍卖场那种Alpha密集之处,只要随便跑上一条街,不是被警察及时发现丢进关押所,就是当场被那些深受信息素影响的Alpha拆骨入肚。

实在是太危险了!

即使现在回想起当时的心情,一期一振依旧冷汗涔涔,抱紧五虎退的动作又用力几分。

“我……我记不起发生什么了……”五虎退抬起头看着眼中涂满担忧的兄长,“只记得那天是……是学长送我出了他家门口,我和他说了再见,还约定下周一起去图书馆做读书报告,但再往后的记忆就没了……再睁眼的时候,就在……就在那种地方。”

“是吗?”也许是顾虑到五虎退说明中隐隐流露的迷茫和焦虑,一期一振不再是责备口吻,“想不起来的话就别想了。对了,狮子他也在找你,这几天快拆了半条街。”

“啊……”

不难想象,这的确像是狮子王干得出的事。一如他的名字,是个天生性格张扬的外向家伙。

“所以我都没对他说……我来这里的事,你知道他的脾气性格。”

“万幸,”五虎退舒了口气,“如果他来了的话,也许根本还没说清就会对三日月大人不利吧。”

“哈哈哈,”三日月适时插入兄弟两人对话,“唔……那么,现在的结局看来算是皆大欢喜,甚好。”

而鹤丸早在一旁看够了粟田口家俩兄弟相亲相爱的感人拥抱,有些大声地替他们摁下暂停键:“你们两个从刚才开始就一直站在那里说自家话……这里怎么说也是我们地盘啊,有些不像话啊。”

“十分抱歉,是我们失礼了。”

一期一振万分真诚地向他们致以歉意,却又被三日月宗近回了句不用拘谨。

“然而这次的事,依然十分感谢,如果不是碰到您这种好心人的话,都不知道会有多糟糕……我会记得您的恩情。”

“哎……”

“粟田口欠下您这一份恩情,所以请您务必收下这个,”说着,一期一振将一枚徽章交予三日月手中,“日后若是有需要,或许您需要帮助,请随时来找我。”

所谓盛情难却。

于是三日月宗近收下了一期一振塞给他的徽章,又将粟田口兄弟送到了门口,目送他们离开。

 

三日月回来时就看到鹤丸正兴味怏怏趴在矮桌上,把玩着桌上的小盆栽,不言不语……其实方才三日月就听出了鹤丸话中所隐藏的微妙情绪,就连他脸上略显失落的表情也没逃过他眼睛。

啊啊……这家伙呀!

哎这家伙呀……

“鹤……”三日月开口唤了声他名字,又走了几步,跟着跪坐在他身后。

“啊?”鹤丸有些莫名地回头看他。

“哎,其实也没什么……”

话虽如此,三日月却悄悄掩去声色,宽袖之下的手摸上了鹤丸的,将手心温度传递过去。

“——!!你干嘛啊老爷子!?”鹤丸连忙偏了偏身,用自己身体挡住外界视角,压低声音急急问道。

“刚才啊……因为粟田口兄弟关系好,鹤难免有些触景生情了啊……有没有的?”三日月捏着鹤丸略显冰冷的手,唇角扬笑,语气也十二万分真诚,“唔……至于现在嘛,我就暂时充当一下你的兄长角色。”

鹤丸的兄贵担当,三日月可以,三日月绝对可以!反正他与蝶丸也都是旧相识。

“……哪有啊?!”鹤丸微微挣扎了下,但没用,就是摆脱不了三日月的魔掌,“放手,快放手!”

得趁别人还没发觉他们之间的小动作之前——

“哎,可我记得你小时候很喜欢被我牵手的啊?”

“……可那都是小时候的事了啊老爷子!”

醒醒,醒醒啊三日月宗近!也不看看两人如今都多少岁了!

“嘛,你都喊我一声老爷子了。这种时候被慈祥的关爱一下,也未尝不可吧。”

“……那我改口,改口!!改成三日月宗近!”

三日月懒懒地顺势嗯了声,看向鹤丸。他还在笑,两眼一弯,笑得很温和的那种。

然后,鹤丸国永脑子里轰的一声,着了火。

再然后,大概是烧着烧着也留下了一道疤,很深很长,这疤把脑子里某些正常回路一劈为二,理智间的裂缝无法合拢。

最后嘛……就是鹤丸脸上可疑的红被三日月逮个正着。

“诶?你是在害羞哪?”

“……我就是害羞啊!”

三日月宗近自认看到过鹤丸国永的许多面。从小到大那些高兴的,难过的,悲伤的,严肃的,幽默的,兴奋的,顽劣的,认真的,怯懦的,阴沉的,甚至是挥刀那瞬间,狂暴的。

可唯独“害羞的鹤丸国永”是三日月宗近于此刻之前一无所知的。

“哦呀,鹤竟然这样就害羞了,怎么不早说。”

“……那我这不是说了吗,”若是可以,鹤丸真想给眼前这人来上一刀,“所以你也赶紧回到正常的那个三日月宗——”

“鹤丸。”

“啊?”

“如果我说,这才是正常的我呢?”

三日月宗近起身将面向庭院的纸门合上,于是风也停止了。而回到桌边的他则微微张开双臂,将鹤丸国永拉到自己眼前搂住。





tbc。


————————————

总算有了一点点进展了……还是……泪。

评论(42)
热度(369)

© 边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