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南

四个男人
撩得风生水起
可能最喜欢的
还是许老师

【三日鹤ABO】Abyss - Chapter09

***

 

进了房的小狐丸差点打了个喷嚏,房内的气味令他脸色一变,他越过三日月的肩看到坐在桌子另一边的鹤丸正用茶杯挡着半张脸,在喝茶。

而被这位意外访客打断的情欲就此消失得无影无踪,鹤丸将头撇向一边,掐了自己一记,提醒现在要保持清醒。

“小狐丸?”

三日月起身向个头比他还要高出一截的长发男子走去。

“……我有事找你。”

小狐丸说着看了看鹤丸,鹤丸明白了他的意思,撑起身离开了这间气氛挺不对劲的房。经过三日月身边时还被他一把捏住了手腕。

“一会儿来找你。”

“……”

鹤丸不想回答他,也想不出回答什么。

 

人一走,小狐丸脸上一直假装的淡然表情终于被打碎,他半是疑惑半是调侃,索性挑了挑眉,开门见山:

“老爷子,你真和他……搞上了啊?”

“你不是有事要说么?”三日月对这只大狐狸的问题选择避而不谈。

“喂喂,我要揍你了哦,不要无视我的问题!”

“我现在不谈这个问题,”三日月倒了杯茶直接送到小狐丸跟前堵住他的口,“那么,我们还是先来说说你要和我说的事吧。是查出了什么吗?”

“也不算……”小狐丸打了个呵欠,眯着眼,盘腿而坐,换了个惬意姿势。

“那你想说什么?”

“我的意思是,西家并没什么过分举动,只是最近同其他那些不算亲密的人突然有些亲密了。”

“拉拢关系?”三日月狐疑地看着高大男人反问,“具体有哪些人?”

“名单有点长,但主要对象是三条家那些权利被极度分散的分家与起不了决定作用的合伙人。”

“往来多久了?”

“……要说实话吗?”

“嗯,有必要知道一下。”

“啊呀啊呀,老爷子这是担心自己的地位受到威胁了么?”

“不,也不能那么说,只是……”三日月心中有种隐隐的感觉,如果只是针对他的话,他倒也未必如此心慌,“防范于未然。”

“说的也是。我看他们应该不是最近才开始联系的。”

推测他们之前的交往一定极度低调,因此才会令三条宗家这边放松警惕。

三日月思考了会儿,又在沉默中问道:“那么,五条呢?”

“五条倒是没有和西家那群家伙过多接触,”小狐丸说,“但是他们对于自己当家的刚上位就被三条家主的你安置在身边,表现出极大的……不满。”

又嗅了嗅房内渐渐转淡的信息素气味,小狐丸露出一个暧昧至极的笑。

三日月不甚在意,只问他:“那你怎么认为?不满?”

“哈哈哈,这话可真是幽默啊三日月……”小狐丸抬眼看了看眼前这个他忠心护卫了多年的俊美男人,“不满之类的情绪?不不,我人虽大,但并不笨手笨脚,脑子也好得很,鹤丸国永在你身边的话,对彼此而言都是保障,如此一来三条宗家才能确保战神为己所用,对吧?”

“对。”三日月微微点头,并不否认小狐丸的观点。

但是对于他而言,事情却变得更简单了。

若是问三日月宗近即使得罪五条也要那么做的原因的话……这个理由的另一端是一个已经通往往生的人,以及一个需要用一生完成的约定承诺。

 

***

 

十年前。

三条本家。

 

夏至未至时节,纯白中点缀微紫色的八仙花开得满庭院皆是。三日月宗近自昏迷中清醒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推开守在床边的几个人,抓了个人问过后跌跌撞撞跑廊外,站在一扇和纸门外,听着里面的动静。

里面躺着一个人,而几名三条家的私人医生正在全力进行抢救,然而里面传来的谈话却不令闻者乐观。

“诸位,病人伤势大家都了解了罢?”

“了解。”

“诸位先前一定也都做过思考,那谁能给出一个治疗方案,现在,立刻。”

——救人这件事刻不容缓。

但房内所有人却在一瞬沉默了下来,并非他们医术不精或者小心谦逊,而是五条家这位当家大人——【鹤丸】的伤势的确十分严重,失血过头的唇苍白无力,脸色发青,浑身上下缠满了绷带,烧伤,还有割伤。

而这些,都是为了保护三日月宗近而受的伤。

就在一天之前,他们刚从一场爆炸事故中死里逃生,当时若非【鹤丸】第一时间反应过来用自己身体扑倒三日月宗近。如今躺在这里昏迷不醒的应该就是两个人了。

“我们已经为这位大人止了血,但是……”有人怯怯地开了口。

“五条的次子已经临时回国了,情绪已经安抚下来,也在安排下做完了血液检测,”另一个人接着道,“只是十分奇怪的是……”

“怎么了?出什么问题了?”

“还是请您亲自过目吧,这是刚刚出来的检测报告书。”

房内一片如死的寂静,就在此时,再也无法克制的三日月推开了门,走了进去。

“三、三日月大人……”

他们显然没有想到他会醒得那么早,诧异与担忧的目光一瞬间聚集到三日月身上。

“东西呢?”

“请问您说的是……?”

“国永的血液检测报告书。”三日月站在男人面前面色冰冷地开口,严厉的目光盯着对方。明明只是一个二十岁的年轻人却令对方感到股巨大压迫,“还有我希望你们记住【鹤丸】是为了我才躺在这里昏迷不醒,这有一部分是我的责任。但是情况只能到此为止了,懂吗?”

三日月宗近不会允许情况再恶化下去,他想看到的是一个完好无损的战神,再次并肩站在自己身边。

“……了解。”男人擦了把冷汗,随即反应过来,将手中的报告书递给了三日月。

三日月接过那张薄薄的纸,左上角写的是国永之名,那是被他视为最重要的存在之一。他仔细看了下去,国永是个健康的人,血型等各方面也与他的哥哥完全一样……直到他看到某个诊断结果。

 

——Omega。

这纸报告书诊断流有五条战神之血的国永是一名Omega。

 

三条家在医学领域也有涉足,并且在这方面所取得的成就永远领先一步。比如,这项血液检测已经可以测出一个未分化的人类将来会成为哪种性别的人,甚至是刚出生的婴儿也可以。

因为人类的基因是固定不变,无法进行欺诈的。他们只是找到了方法,如何从基因中寻找这种本源,来提前告知分化的性别走向。

国永这次的检测结果是一个意外。原先只是为了对【鹤丸】进行输血而做的检测而已,却连同被告知了这个结果。

三日月将报告书折起来收进怀中,神色凝重跪坐在重伤的昔日好友身边,凑过去看了看他毫无血色的脸。

“您请放心,我们必定……”

此时三日月虽然背对着他们,但他们也可想象得出三日月宗近的表情:

“他救了我,所以现在我救他。你们知道‘救’这个字,怎么写,什么意思吗?”

“知……知道。”

屋内之人默默擦了把冷汗,目送他们家这位年轻的当家出了房门。

然而心中那口气还悬着。

 

三日月刚出门,身上似乎还带着微微的血腥气,不知是来自他又裂开的伤口还是刚才【鹤丸】身上的。

却发现国永一直站在门外的花丛中看着病房的纸门。

想到刚才窥探到的检测报告书,三日月向他走了过去,随后将白发少年揽进怀中拍了拍他的背,安慰,安抚。

“好孩子,他会没事的。”

三日月伸出还能正常活动的那只手替国永捋了捋他鬓角的碎发,双眼弯成了两轮新月,温和笑道。

“真的?”少年依然担心。

“真的。”三日月说,“你不是都输血给他了么。”

“嗯……”然而他的声音还是很消沉。

三日月余光注视到少年手上是一朵被折下的八仙花,因为情绪的紧张被绞得根茎枯烂。

“啊呀啊呀……这可不美了呀……”

于是三日月将洁白带紫的丰满花朵从少年手上接过,以指撷折了绿色的枯烂部分,转手插入少年刚才被他整理过的银白鬓发上方。

看着白紫缀落在少年耳畔,三日月叹了口气:“还真是……意外的合适啊,国永……等你哥哥身体好了,也给他看看吧。”

 

 

值得高兴的是,三天后【鹤丸】转醒了。

三日月去看人时,他正安安静静坐在床上被人喂着进食。说是进食,也只是一些稀得不能再稀的营养物,味同嚼蜡。

“哟,三日月?!”他看清来者是谁后想扯出一个微笑,伸手打个招呼,却牵扯到了刚开始愈合的伤口,“嘶——疼疼疼……好疼!”

三日月却笑了,如果这家伙还能说疼,那就证明还活着。

如此甚好。

“喂喂喂,你怎么样了啊?我可是躺了三天——还梦见了地狱阎王哦——”

“情况比你好多了吧,”三日月坐在床边,看人收拾掉餐盘后才开口,“你好好休息,还有这一次,多亏有你。”

险些被炸去地狱的人却表示不必在意:“毕竟是我的责任所在啊……啧,倒是对象是谁,查出来了吗?”

“小狐丸和岩融他们正在调查。”

“哦。”

“蝶丸。”

三日月宗近并不常喊他这个名字,只有在私下无人时,才会那么喊他,而且每每此时必定是要同他讲要事。

“又怎么了?”

“你的弟弟,我是说国永——”

“他怎么了?”

“为你输血前做的那份血液检测,显示他是Omega。”

“……”

病床上的男人愣住了。

五条的战神之位一直由族中长子所承袭,因为基因纯正的关系多数战神都为Alpha,虽然历史上也曾出现过零星几位Beta的战神,但Omega的少年却似一个奇迹,出现在了这支血脉之中。

虽然战神仍在,但Omega意味着将来会服从于另一个Alpha。

这份力量无论如何都无法交给其他人。

“你准备怎么办?知道这件事的人已经都和三条家签署了生死的保密协议,但问题是……”

问题就在于,即使瞒过了接下去的几年,一旦成年分化之后,这件事依然会被所有人知道。

“三日月,我们来做个约定吧。”

“好的,约定什么?”

既然性命都是眼前人救下的,对于三日月而言,并没有什么是不能承诺的。

我会用我的所有一切,包括生命,来守护你和三条。”男人咧嘴笑着说,“但也请你和三条,来守护国永。

好,我答应你。”三日月在这间白色的安静病房中对着他做下承诺,“我会守护好他。






tbc。


————————————

喜欢哥哥,所以一开始就把他便当了我心里还是挺不是滋味。

那么好的哥哥啊——!!

本来今天没想着更新的,但是听着see-saw的《あんなに一緒だったのに》真的好感叹……于是就来铲土了。

嗯,这次更新最后对话的黑字部分其实是我动笔前脑洞最大的一个场景,铲了三万字终于写到这里了,我现在已经满足到哭!!

OwO,嗯这个故事已经讲了一大半了!

有生以来最快的一次填坑就献给三日鹤了。

评论(35)
热度(393)

© 边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