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南

四个男人
撩得风生水起
可能最喜欢的
还是许老师

【三日鹤ABO】Abyss - Chapter10

***

 

从回忆里抽身的三日月宗近起身离开,小狐丸却伸手拦住了他的去路,有些担忧地问:

“你们刚才……没真的发生什么吧?”

“没有。”三日月干脆否定了他,绕过他的胳膊。

“但就在刚才,这里Alpha和Omega的信息素都很浓烈,”小狐丸耸耸鼻子,“骗不了我的。鹤丸国永难道不是Beta?”

“他不是,”三日月并没有隐瞒小狐丸,“但他并不知道自己‘不是’。”

“……这种事不能开玩笑,三日月。”

“我不喜欢拿这件事开玩笑。”

小狐丸想了想鹤丸国永那家伙,削瘦,强劲,灵活,笑嘻嘻的健气神色怎么看都不像一个Omega……当然,他本身顶着的那张脸比大部分Omega还要漂亮就是了。

“喂,如果你说的是真的……那鹤丸那家伙……

啊啊,所以三日月你才……才把他带到三条家的吧?”

三日月不可置否,与他擦肩而过。

看着他的深色背影,那一刻,小狐丸觉得自己大概懂他,又或许什么都不懂。

 

三日月找到鹤丸的时候,他还没平复下来,整个人穿着白衬衣黑西裤站在浴室的花洒下,冷水从高处浇了下来,将他整个人浇湿,水珠沿着衣角发梢滴下,被地心引力带落。

衬衣被冷水浸成了半透明,贴在皮肤上,勾勒出纤细有力的身体线条。

三日月从旁边抽过一条毛巾向关了花洒的鹤丸走去,他极力避免双方再有肢体接触,直接停在了几步之外,将毛巾丢了过去,鹤丸伸手,一把接住。

他感到有什么东西正在变化着,就在自己体内。

即使依靠外力手段也无法冷静下来。鹤丸第一次对自己的身体感到陌生,陌生到略带恐惧之情。

“换身衣服,小心感冒,”三日月说,“我是不是去外面等你比较好?”

然而鹤丸却没正面回应他,而是用毛巾盖住了大半张脸,然后问道:“三日月……我的的确确,是Beta吧?”

三日月应该对鹤丸说“不,你不是”或者“很抱歉隐瞒了你”,但他却发现区区一个假象却无论如何也开不了口去道破。

“你就是你,”花洒未被拧紧,漏出的水滴滴落在满是水的地面,响起滴答的声音,“和你是什么性别无关。”

“……而你的话听起来就像一个否定。”

三日月所言诚然是一个否定。

“我刚才对你有了身体上的反应,”鹤丸将毛巾从头上抽下,紧握在手里,双眼盯着三日月不移不动,“而且此后难以冷静,这像一个情动的Omega被Alpha吸引。”

鹤丸并不觉得这是件好笑的事,但他仍是笑出了声。

三日月思考片刻后回应说:“我承认,我刚才也对你有了身体上的反应,就像是被Omega吸引的Alpha。”随后是一段沉默的空白时间,待三日月再度开口时,便是一字一句的坦言:“但 更 多 的 , 是 心 理 上 对 你 的 反 应 和 渴 望 。

说完后一直堆积在心的事变得轻松许多。

就像三日月知道这颗名为真相的螺丝曾被他拧进去为撑住整座支架,但时间积重,最后总会压得被迫分离,堵不住的真实随着碎屑和支架瘫倒一地。

而他却主动将这颗螺丝抽出,然后站在分崩离析的世界中心,向正在被埋没的鹤丸伸出了手。


 

***

 

十年前。

三条本家。

 

那是距离发现国永是Omega之后的一段日子。蝶丸在三条家养病多时,身体已渐渐转好,八仙花开尽,庭院中素雅的繁花之景开始转向谢幕。

自从得到三日月宗近对他的承诺之后安心许多的蝶丸每日都在调查那件当日使他们深陷危机的意外事件。

一切来得过于突然,分明应该安全的地带却毫无预兆发生了爆炸,哪怕是现在再回忆起被巨焰与高温吞没的瞬间依然可怖非常,为此他的背上也被烫伤了一大块。

但幸好,保全了他该保护之人。

而且最后他也活下来了。

躺在床上思考着整件事的经过,顺藤摸瓜回想起当日的蝶丸察觉三日月这时进了屋,不同于往常的是,他的脸色是难得一见的深沉严肃。

三日月双手揣在和衣宽袖中,坐了下来:“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

“对病号好点啊,三日月!”他不以为意,反而大笑着说,“还有,如果非说不可的话,好消息吧。”

三日月将手抽出袖口,将掌心捏着的一个小瓶放到蝶丸被褥上。

“新型的Omega抑制剂,分化后可以用来拖延抑制发情期,此之前使用虽然仍然无法改变Omega先天性的基因,但却可以伪装。”

“啊啊……”蝶丸有些了然地拿起瓶子看了看,“那么你的坏消息呢?也和……这个瓶子里的东西有关吗?”

“是的,”三日月抬起眼睛,顿了顿,“因为效果显著,所以使用者付出的代价也相等。药片的成分与身体血液的初次融合是否成功很重要。”

“不成功的话,该不会就死了吧?”

“不排除这个可能。”

“那还是……”

他原本想说还是算了,因为身为一个兄长,他并不会拿自己唯一的手足至亲去做一个生死赌注。

“这件事你来决定。”

三日月语气随和,却将深沉的信任全部托到了他身上。

但若是Omega之事在分化之后曝光,那么不仅是自己家族内部的一次危机,牵扯到整个三条的话,更是可能形成一个混乱无比的争夺场面。

当然,三条的明争暗斗谁生谁死他并不在乎,他只在乎三日月宗近与国永的生死,但恰恰这两个人就会成为一场漩涡的中心。

他说过他会守护三日月和三条。

“呐,三日月……你说过你会守护他的吧?

……那么,就请你把他再完整的还给我。”

三日月却扬起一个难得的苦笑:“啊啊……早知道你会这么说了啊……”

 

此后是三天三夜的不眠不休。

名为国永的少年体质并不算好,所以当他喝下掺入了抑制剂的茶水后,体征急转直下,情况并不妙。

那几日持续的高烧不退令他烫得像只煮熟的虾子。

而莫名跌入梦魇的国永就像经历了一场看不到尽头的跋山涉水,每一步都像走在地狱烈火那般。

他的身体像是正在脱水,细胞互相挤压,像是在把什么不好的东西排挤出他的身体。全身上下所有地方都叫嚣着强行脱离本质,这份从未经历过的疼痛令他苦不堪言。

痛得几乎快要死去。

他好像每一次都看见哥哥和三日月在前方出现,但下秒就被火焰烧尽,或者被洪水冲走,然后火舌蔓延到他的脚底,爬到他身上,似要焚烧毁灭了他。

 

——国永……

 

耳边有个温柔的嗓音。

 

——听得见我说话吗?

 

这个声音无比熟悉。

 

——……我在这里。

 

熟悉到他的心都揪了起来,火焰从他身上慢慢地在消失,不那么痛了。

 

——我啊……一直在你身边。

 

充满烈火的地狱突然下了场冰凉的雨,火苗被扑灭。

而行走其间的国永正被雨水淋湿着,头顶却突然高高地撑起一把伞,然后一只手伸过来将他的手握牢。

三日月宗近的温度传到了他的手上。

他仰起脸看到了他。那个温和的笑,一如既往。

 

就像回到了与三日月宗近行走过白色花海盛开的庭院。

国永突然安心了。

在噩梦之中,紧紧握住了三日月站在世界中心向他伸出的那双手。






tbc。


——————————————

啊——

但没什么想说的【。

会尽快填完的www

三日鹤甜~

评论(29)
热度(353)

© 边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