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南

四个男人
撩得风生水起
可能最喜欢的
还是许老师

【三日鹤ABO】Abyss - Chapter11

***

 

鹤丸国永迟疑了一下。

因为三日月宗近就在刚才对他说了句听起来不似出自他口中的荒谬之言。

而三日月就站在鹤丸对面,盯着他眼睛,没有上前一步也没有后退一步,半米就是两人间的全部距离。

鹤丸却找不出一个合适动作、一个合适表情了,他顿了顿,说了一句挺不合适的话:“……刚刚那算什么?一个告白?”

“你说呢。”

原本因为分化后的性别之事而陷入纠结的鹤丸被三日月突如其来的告白浇灭了那股昏热,现在乱成了一团:

“等等,三日月……”

“你有什么问题,我现在都会回答你,”也许是为了安抚鹤丸略显不安的焦躁困惑,三日月重新扬起了微笑,“——无论,你想问的是什么。”

冗长的思考后,鹤丸才不确定地开口,带着犹豫:“这些天,我觉得我不像Beta……”

“不是‘不像’,而是你的确不是,”三日月向他走近一步,“我们十年前偶然得知你是Omega体质,为了你的安全做考虑,隐瞒了这件事。”

第一次得知真相的鹤丸无法说话了,但很奇怪的是,他此时却挤不出一句反驳的话。

“可我也说过,你就是你。从头至尾你都只是‘鹤丸国永’这个人。”

“哈哈。”半晌后鹤丸干笑一声,“看来我又是最后一个知道的。”

“啊啊……知道这件事的人本身不多。”

“为什么?”

“你想过这件事如果被宣布,你会面临什么样的处境吗?”

细细思考之下,鹤丸领会了三日月的意思,那届时自己就会真的沦落为一个任人摆布的道具。

“所以,从那时起你们每天给我服用的药片其实是……”

“是Omega抑制剂,只是对你而言,那已经成了一种伪装手段。但伪装是伪装,基因是不会改变的,鹤丸,”三日月像是想到了什么愉快的事一般,语中充满了笑意,“也就是说,一旦你碰到了自己也想吸引的那个人,这种天性就会释放出来,比如说,现在……”

说着三日月的一只手此时悄悄攀上了鹤丸的肩膀,顺着湿漉漉的衣服向后摸去,隔着几缕发丝轻轻摩挲着鹤丸后颈的某块区域。

——是鹤丸的腺体。

鹤丸浑身开始微微颤抖,哪怕是一秒都无法抗拒。

“还真是令人惊讶啊,鹤……”

“三,三日月……”鹤丸的语气中带着迷茫。

“‘试探’的结果,是你也在吸引着我,知道这说明什么吗?”

三日月步步紧逼。

鹤丸咬紧了嘴唇,放弃挣扎,闭上眼睛。

而为了做进一步说明,三日月则将手指在他后颈的流连,靠近,靠近,再靠近他,一片胸膛贴着另一片胸膛,即使衣服湿了他也毫不在意,只是固执地将唇凑到鹤丸肩窝,凑到他的脖颈,温暖的气息噬人心智……三日月以指拨开他覆盖在皮肤上那些细碎柔软的头发,凑了过去,然后张口在他腺体那里轻轻一咬,又伸出舌抵着这片光滑,轻舔一番。

当然他很注意,并没有用力咬破。

当Alpha彻底咬破Omega的腺体,那就意味着他在临时标记,Alpha的气味将会暂时印刻在这名Omega身上,宣誓拥有权和主导权。

就在意识都有些模糊氤氲时,三日月却长叹了口气,将唇移了开,有些认输了似地靠在鹤丸湿漉漉的肩窝低声喃喃:

“完了完了,果然还是不行啊……”

“……三日月?”

“抱歉……只是不知道可不可以这么做……”

片刻沉默之后鹤丸思考清楚了一切,对他说道:“咳,其实无论你做什么我都不会讨厌你。”

“对,即使知道你不会……”三日月轻笑,气息喷在鹤丸肩窝令他此时敏感的身体微微颤抖,“但你的名字是鹤,战神,自由,一旦成了某某人的所有物,就像是被断了羽翼的鹤,我怕你会因此变得糟糕。”

“所以说老爷子你还真是为我考虑,我该感动吗?”鹤丸笑了起来,“但是啊,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吧?比起将来被不知名的Alpha做那档子事,这只不自由的鹤更情愿蛰伏在一轮新月身旁。”

啊啊……当然对我而言这并不是什么糟糕的事……哦对啦,话虽如此,我也不会弱得被人随意宰割就是啦……

鹤丸还在最后嘀嘀咕咕添了句以示强。

“……鹤,”三日月的重点全放在鹤丸的第一句话上面,又确认般问了他一遍,“你知道你刚才说了什么不得了的话吗。”

鹤丸瞅着三日月,差点翻个白眼:“……喂喂,三日月,这点事我还是知道的!”

说完之后才发觉三日月此刻的眼神格外认真热烈,鹤丸有些懊丧自己刚才义无反顾的表现了,蹭得一下,脖子以上开始红了。

三日月看鹤丸这一记化学反应很有趣,被惹得笑了出来:“噢呀哦呀——鹤呀,那现在我可以把你刚才那句话理解为你喜……”

鹤丸知道三日月是想说哪两个字,羞得受不了,拉了个理由来搪塞眼前人:“只是觉得Alpha里你比较能让我接受,这样的说法三日月老爷子你看怎么样,接受吗?”

“唔……哈哈哈哈哈,接受接受。”说着三日月执起鹤丸的手,亲了亲他的指尖,“怎么身体是热的,就手指是冷的。”

“噢,刚冲水了吧,水渍没干,手指容易冷。”

“冲水是为了让自己冷静下来对不对?”

“嗯……”

“那你现在还冷静吗?”

“刚才是慢慢冷静下来了,但是啊,被老爷子那么一折腾又不冷静了。”

“那不如我们来做一点更不冷静的事吧?”

“这难道是Alpha勾搭Omega的方式?”

“啊…不算,”三日月微笑着凑到鹤丸唇边,眼则盯着鹤丸那双漂亮的黄宝石,“只是我对你而已。”

鹤丸没想到三日月宗近长了一张俊美和善的面相,位子也居于三条所有人之上,从小被自己视为兄长,如今彼此关系改变后,他诧异于三日月入戏得比他还快。

“啊……等等,等等!”鹤丸又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虽然这么说有点奇怪,但你此前一直没有Omega……不会也是因为我吧。”

说完这话,鹤丸才发觉这句话真是超出理性之外的自恋。

“啊呀啊呀……这个问题嘛……”

“唔——”

三日月用一个炙热缠绵的吻回答了鹤丸。

鹤丸被三日月抱在怀里,一开始就别有居心的吻越来越激烈,被吻之人被逼到了墙边,背脊抵抗上冰冷的墙面,三日月松开了一只抱着他的胳膊,摸索到了鹤丸的腰间,随手一捏,他的腰就软了,三日月似乎很满意这个反应,手不安分地继续上移,直到停在那块地方,眼色一沉,于是不再犹豫,将他翻过了身。

鹤丸额抵着冰冷墙面,当感到脖颈后方有个暧昧气息靠近时,本能地想要抗拒初次标记,却被三日月牢牢地制服在他的身体与墙面之间——被盯上的猎物再也无法逃走。

三日月喜欢看鹤丸的每一面,包括他优美流畅的脖间线条,总是疏于剪发的鹤丸后面有几簇头发特外长,隐隐约约遮住了他的颈后皮肤。银白发丝之下的皮肤总是雪白,此时如同一个无法抗拒的欲望沼泽。

三日月拨开发丝后边吻边向那块柔软的皮肤咬了下去,因为用力的缘故,牙齿刺透了皮肤,刺透了皮肤下的腺体,尝到了血腥味,却很甜腻,是属于鹤丸国永的甜腻,美好得令他沉溺。

感到被占有的鹤丸“唔——”了一声,将呜咽吞下了肚子。Omega的临时标记与正式标记一样,并不会痛苦,出于一种被Alpha征服的本能,这样的行为只会给他们带来快感。

临时的标记很快,几乎只是转瞬间就完成了。

——这就是我的答案。

三日月维持着两人临时标记时的姿势,从背后用力抱住鹤丸,还带着一丝甜腻味道的唇贴着他因情欲而染上绯红的耳朵如此说道。




tbc。


——————————————————


评论(65)
热度(452)

© 边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