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南

四个男人
撩得风生水起
可能最喜欢的
还是许老师

【三日鹤ABO】Abyss - Chapter16

深夜重新思考后做出了细微修改。

这里是16的第二版QAQ…呜对不起,我犯了个蠢。

 

——————————————————

***

 

石切丸打电话给鹤丸的时候,他和三日月刚好从烛台切的摊位走出来。

吃下不少东西的鹤丸打了个嗝,满意地将战利品拎到眼前看了看,那是两条在透明袋中游曳的金鱼——鱼尾宛如散在水中的柔软花瓣,或者是女孩子夏季的百褶裙边,静静盛开在水中。

其中一尾是白身,只有头和尾点上些红。烛台切告诉他这是名为鹤顶红的金鱼。

另外一尾则是彻头彻尾的黑色金鱼,但墨黑得非常好看。

这两尾金鱼鹤丸都很喜欢。

其实三条家有个观赏用的小池塘,但鹤丸却坚持把这两尾鱼送给了三日月,要他担负起饲养的责任。

“小鱼池塘可不好放养啊……”

“那就买个鱼缸吧,老爷子。”鹤丸把两袋金鱼送到三日月手上,“啊对了……你可别养死了,不吉利的。”

“哈哈哈,这可就令我困扰了……”三日月接过注满清水的袋子,面露苦笑,“即使是后院池塘里的鱼,也被我无意间喂死过不少,虽然每次都是秉着一番好意呐……”

“啊……原来还有老爷子办不到的事?”但鹤丸并不是一个嘲讽语气,反而语带笑意。

“哎,别那么说,他们以前就禁止我饲养任何动物,”三日月说,“再后来,也不允许我喂养池塘里的鱼,嗯……还真是彻底的不信任。”

鹤丸心想并非别人不信任你,而是你确实就是个动物绝缘体。

“说来,正常情况下的金鱼活个七八年不成问题吧!”走在前面的鹤丸回头瞥了他一眼,笑道,“所以如果把我送给你的礼物就这么折腾死了的话,说不定我真的会伤心哦。”

三日月微微摇晃手中注满水的袋子,朝他微笑:“嘛……既然鹤都那么说了,那认真起来也无妨。”

 

***

 

鹤丸看过的花火大会并不算少,但和三日月宗近却是第一次。

他和三日月是最后到的。在此之前,石切丸独自去神社祈了个愿,小狐丸买了几个有趣的面具,至于今剑,正趴在岩融肩上抢着岩融手上的棉花糖。

辉映的灯光之下,小狐丸第一个注意到三日月手上的金鱼。

“呐,三日月,你要养金鱼啊?”

“唔……可不是嘛。”三日月笑着回答。

可接下来向他砸去的,全是三条家的埋怨之言:

“我说,它们会死的吧?”

“哈哈,我想到上次清早去池塘边散步,结果竟然看到池中鱼翻着白肚皮浮在池塘上的恐怖景象……”

“三日月在这点上,也算天赋非凡啊!不愧是老大。”

“呐呐,三日月大人,这两条鱼好漂亮,放过它们吧!”

三日月被围在中间,勉强维持着笑脸不断反问“有吗?”,而鹤丸则在一旁捂着肚子,笑得只差在地上打滚。

“但是啊……它们是鹤丸送我的礼物,”三日月打断他们说,“所以鹤丸也会负起责的,对吧?”

他把话题转移到了一旁自顾自笑得正欢的鹤丸国永。

唔哦!帮凶鹤丸。

三条家人在下一秒齐心协力把矛头转向了鹤丸。

“喂喂,拜托,我是无辜的啦……”

忙着给自己开脱的鹤丸擦了擦眼角笑出的泪水,余光瞥见对面河岸的黑幕之中有点点亮光,像是夏夜缓缓飞舞的萤火虫。

——是仙女棒。

鹤丸对这种短暂的冷烟花很有印象,虽然十几岁之后就很少会玩,但小时候的夏天吃完西瓜的纳凉间隙,他和哥哥会互相比划——

 

“仙女棒的花火是冷的,不信你看——”说着,蝶丸用手指碰了碰刹那花火,继续对记忆中年幼的国永说,“即使用手稍微触碰,也不会有被灼烧的痛觉。”

“——啊,真的!”他也跟在后面高兴地试了试,“不会痛哎!”

“很温柔吧?”

“对,就像哥你啦!”

“哈哈哈,是吗……”被夸赞的人却垂下了眼眸,一心看着快要燃烧殆尽的仙女棒,“但是温度低到无法传递热量的光华,我想,也许更像月亮吧……”

“不一样,月亮是冷冰冰的啊,”矮小的他想到冬天的夜里总是很冷很黑,皱着眉头反驳道,“而且,也没那么亮那么好看。”

“啊啊……国永真那么想吗?”

相比白日骄阳他并不那么喜欢月亮,于是重重点头,却引来对方一阵笑声。

“诶……但日后会有改观的,我相信。”

记忆中的人伸手揉乱那一头银白色的柔软头发……

 

从回忆抽身的鹤丸国永若有所思地盯着三日月的侧脸看了一阵,随后询问身边咬着棉花糖的今剑,这里是不是有售仙女棒。

“有哦,流动摊贩我看到有卖……”今剑一五一十地回道,“咦,鹤丸大人是要去买吗?如果买的话,也帮我带几把好不好?”

鹤丸对此比了个OK手势。

“去哪里?”三日月眼疾手快一把抓住他的袖口,“这里马上就要开始了。”

“所以赶紧去买点惊喜啊!”

“……你一个人?”

“喂喂,你该不会连我离开一小会儿都紧张吧。”

“只是不想再发生任何意外了……我还是和你一起去吧。”三日月作势要将手中金鱼交给一旁的小狐丸。

“那就是不信任我的实力哈。”

“我更情愿相信现在的你有把我痛揍一顿的实力。”三日月看着鹤丸神采奕奕的双眼,无比认真。

此番肺腑之言引得鹤丸由心底开始愉快起来,仔细一想两人的确没有交过手。鹤丸清楚三日月宗近是个十分擅长剑术的厉害角色,但从不曾互相切磋过一场。

也许是因为内心有个声音一直在低低告诉他,这个男人自己无法战胜吧。

“呐……我说,喜欢操心的老爷子啊,既然信任了就拿出个信任的样子,”鹤丸将三日月往反向推了推,“安啦,我不乱走,就是买点东西。”

他太强了……强大到光是待在他身边就令人感到莫名安心。

就像温柔的亘古月华。

这样的人一旦处久了,原本逼人的刀光锋芒或许也会被他的温柔力量渐渐磨光吧。

然而鹤丸并不需要这样蚀人的温柔月华。

他并不需要被任何人,以任何理由,过度保护。

 

***

 

“难得你会对一个人那么上心,”石切丸在鹤丸走后,和三日月一起靠在栏杆上看着对面一片虚无的天空,但目光并没有具体的停留点,“三日月。”

“哎这种说法……好像说得我对大家都不在乎了,这真是伤透了我的心啊……”

“一码事归一码事,”石切丸说,“你总不会想要我们之中的谁,成为你的那位吧。”

正是因为同为三条家人也一直待在三日月身旁工作的缘故,石切丸的观察正确得令他无法反驳……可他也无意反驳,因此唇角牵扯出一个淡淡的笑。

“明明一开始拼命压抑自己,只想做一个遵守承诺的人而已。”

短暂沉默之后石切丸开口:“无论你和之前那位【鹤丸】有什么约定——但如果只是为了那个约定的话,你绝不会是如今的样子。”

石切丸又追问他,你知道你现在看起来像个什么吗。

三日月的眼神递给他三个问号。

“就像一个——”也许太过好笑了吧,石切丸竟然抿唇笑了,“第一次谈到恋爱的昏恋者。”

“……这个观点我并不打算否认,因为这是事实啊。”三日月宗近无奈,面露苦笑。

“可是,你将他视之为‘恋爱’对象,那么他呢?”石切丸用沉静的口吻说了下去,“也许作为一个旁观者可以看得更清,他看你的眼神,并不是单纯的‘恋爱对象’吧?虽然也有一些成分在里面,但还有崇敬,还有憧憬,还有点……怎么说……类似于对兄长般的亲近?”

凉爽夜风吹起两人衣角,三日月宗近思考着石切丸所言的那么多种感情……但无论哪种不明言状的感情,即使单独无法成立,混合之后都会成为两人的羁绊。

也许在三日月的生涯之中,都无法体会到单纯的爱情是怎样的一种感情了。但他可以肯定的是,鹤丸国永可以带给他的,是远超于单纯爱情的一种感情。

这样就足够了。

“能够担当的角色太多,所以在想要分清的时候,就发现已经无法抽身,说是暧昧似乎太过轻浮,但大体就是因为无形的感情过于复杂混乱,因此怎么也无法分离开来的感觉吧……”三日月此时所言都是真心话,“嘛,就像有形的事物都喜欢黑白分明,所以说离开的时候都很轻松。”

石切丸轻声叹了口气,像是终于对“恋爱”中的人认了输。

 

 

 

tbc.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过渡章,写爷爷感情告白的那里超级痛苦_(:з」∠)_,爷爷真的太难以捉摸了。

应该快完结了吧,至多再更四章。

评论(41)
热度(316)

© 边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