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南

四个男人
撩得风生水起
可能最喜欢的
还是许老师

【三日鹤ABO】Abyss - Chapter17

***


 


三日月宗近是在花火大会进行到四分之一时发现异常情况的。


他让今剑与岩融去流动摊位找鹤丸,两人回来时一脸严肃地汇报说在那里并没有看见鹤丸,但在询问之下,摊主说之前的确有个银白发的青年来购买过仙女棒,已经过去很久了。


“砰啪——”的一声,绚烂无比的烟花从天幕垂坠而下,但却有人再也无心欣赏。


没人会认为鹤丸国永的突然不见是为了给他们一个惊吓。虽然他平日里喜欢把“惊喜”或“惊吓”这一类的词挂在嘴边甚至付诸实际,但绝不会开性质恶劣的玩笑。


情况尚未明了,但人人都知道鹤丸的失踪不是一件好事,将身边人都排除了一通后,虽然猜测失误的可能性也会存在,八九不离十。


“我大概知道是谁了。”


三日月边说边打开了手机,就在他打开定位系统的瞬间,他看到了一个红点正在交错密布的线条中不断向一个未知方向移动。


石切丸知道三日月会那么冷静一定是因为做了什么防范措施。


“难道你一直在他身上放追踪器??”


“准确来说并不是一直,”三日月纠正着石切丸,“而是那件意外发生之后。”


“……他知道吗?”


“这不重要,重要的是现在派上用场了不是吗,”说着三日月迈开步子往停车场走去,“等追回了再向他解释也不迟。”


小狐丸问:“好吧,那现在红点到哪里了?”


“还不算太远,可以追回,”三日月看了一眼手机,“岩融,剩下的交给你了。”


“哈哈,干得好——!总算给我找了点乐子啊!”


被委派到任务的岩融跃跃欲试,将车钥匙逃了出来套在指间一转,唇角露出微笑,耳边似乎已经响起了马达加速的美妙声音。


在这之后三日月把手机丢给了岩融,和小狐丸一起上了车。车门刚关,岩融便迫不及待踩下油门,如离弦之箭一般冲了出去,驶向黑夜。


至于石切丸和今剑则被留下来请派支援。


“随时保持联络。”——这是三日月在出发前对他们下的最后一句命令。


耳边还响着花火绽开的声音,石切丸看着同被留下的今剑,好奇道:“你这次竟然和岩融分开行动,实在太少见了!”


“……嗯……是有原因的。”今剑脸有些黑。


“你们吵架了?”


“切,才没有……”今剑不会和岩融无缘无故吵架,“我只是不想坐他的疯车!那家伙有一次去参加什么赛车比赛啊……你懂的吧……就那种大半夜不睡觉跑到山上去和一群臭小子赛跑车。当时我就坐他旁边,达到终点的时候命虽然还在,但几乎把隔夜饭全部吐净!!”


那样令人绝望的体验,今剑一点也不想体会第二次了……绝对不要!


“……没有就好。”石切丸放下心来,联系了三条家的人。


“他们多久到?”


“最快二十分钟。”


“附近就没其他可供调动的力量了吗?”今剑皱紧了眉头问道。


不知为何,今夜他有种不祥的预感。


“就是最近的人,”石切丸表情也很沉重,“我定位了三日月他们,然后直接传输给了支援。”


“……希望赶得上吧。”


除此之外,今剑不知道他们还能做什么了。


 


***


 


刚上路没多久,他们就从后视镜里发现被人跟踪了。


而且远不止跟踪那么简单,几辆黑色轿车呈包抄姿态向他们逐渐靠拢。


“见鬼,我们被盯上了!”岩融破口大骂。


“现在!专心开你的车!”小狐丸恶狠狠提醒他们的专属司机,从座位底下拉出一个银箱子打开,取出几把枪,递给三日月一把,“枪法最近有练习过吗?”


“没有。”三日月答得干脆。


“……咳,自求多福。”嘲讽完毕,他亲吻了记自己手中的枪身,“我可从未忘记过这玩意儿,它们就像我的情人。”


“嘛,话虽如此,但我也没退步呐……”


三日月手中的自动步枪,枪身是他所熟悉的冰冷。


能够瞬间致命的枪支是另一种宣战与保卫,如同手中所挥的锋利刀刃一般——无惧无畏。


纵使岩融车技再好,但逐渐咬上来的车辆还是撞到了他们的车尾,颠簸了一下之后两辆车从旁边各自包抄过来,向他们车身挤压而去。


与此同时有枪从对面车窗探了出来,瞄准他们。


但小狐丸和三日月同时先发制人,拉开车门的同时“砰砰砰”几枪照准对方的手腕和手指进行一连串射击,顿时从对方车中响起惨叫哀嚎,混杂着轮胎在地面急速摩擦而过的刺耳声音。


但这一切并没有结束,甚至远比他们想象的还要糟糕——


“老大!!!”岩融在你来我往的枪弹声中冒出一声尖锐惨叫,“手机——!!手机上的点突然之间消失了!!!见鬼!!”


匆忙间三日月也顾不得局面,探身到前座看了看,果然只有一张纵横交错的城市地图,原本移动的红点不见了。


脸色在那一刹那退得刷白,而窗外的枪声并不打算放过他们。


关键时刻小狐丸狠狠推了三日月一把,大叫:“拜托!现在不是思考的时候!我们快抵挡不住了!!”


千疮百孔的防弹玻璃如蛛网,从外面再来个几枪就能被彻底击碎。


而岩融还在思考如何加速摆脱后面紧追不舍的家伙,就被迎面而来的景象惊得大骂:“XX!卑鄙的东西!”


是动真格的!这些来路不明的家伙是真准备将他们赶尽杀绝!


迎面而来的好几辆车堵住了他们唯一的去路,而此时他们正在一座大桥上横冲直撞。


——穷途末路。


今晚实在太不对劲了。但现下实在无暇思考太多,岩融知道这辆车虽然相较于一般的车在速度上有优势,但是在重量上并不占优。

即使如此,他也到了拼死一搏的时刻。


“都坐好了……小心自己的脑袋和舌头。”


他们的专属司机利落换了个档,随后一脚将油门踩到了底,全速全进向那几辆前方车辆冲了过去——


随后车身剧烈晃荡起来。


即使做好了万全准备,也被震得几乎要吐出五脏六腑。


又是一个电光石火之间,在这座逃无可逃的大桥之上,因为遇到阻力而减速的车很快被后来追上的车狠狠一撞。


玻璃也被扫射而来的子弹击碎了。


不知谁中了弹,一股血腥味在车厢内和枪药味混合在一道。


“没什么好怕的……”


是岩融的声音,他的嘴角似乎有血迹。


但依然还在微笑着。


“啊啊……今剑还在等着我回去。”


双手紧紧抓着方向盘,用尽力气狂打着转——方向是大桥一旁的护栏。


“岩融,”三日月意识到他接下来要做的事,和小狐丸交换了个彼此信任的眼神,已回过神来的脸露出一个微笑,“我再和你强调一遍,任务……还没结束!”


他们还没有找回鹤丸国永,并且,他们不打算在这里就放弃。


岩融微笑点头,他驾着已经残破不堪的车,还差一点就要撞上铁围栏了。


“喂喂喂,我说啊。”


倒数——三。


“别把人老当傻子……”


倒数——二。


“我们之中没有人…是为了送死而活……!”


倒数——一。


“砰”——几乎被撞得报废,但也因此撞开了坚实无比的铁围栏,惯性使然向前冲出了一段距离,车轮还在尽职得高速旋转,但前方已无路可走。


只有夏日闷热的空气。


倒数——零。


随后车身被地心引力所影响,无可避免,在黑夜之中向着黑漆漆的水中坠去。


 


***


 


起初,暗盒之中映入一束暧昧光线。


梦境一角就此被照亮。


梦是紫蓝色,紫蓝色的蝴蝶之梦。密密麻麻的蝶翼展开铺平在白墙之上,谁都没有翕动,如同一幅静止的巨画。


然而就在他伸出手指触碰的瞬间,这些紫蓝蝴蝶在他眼前纷纷挥舞起蝶翼,在一瞬间向四处分散而飞。唯有一只停留在了他的指尖。


指尖那两片蝶翼幻化为镜,在轻微的煽动中,鹤丸从蝶镜中看到的那张脸并非自己。


漆黑的发与灿金中抹一点血红的双瞳。


是他许久不见的兄长,是另一个【鹤丸】。


——蝶丸。


“哥……怎么……”


鹤丸诧异地发现,在这个梦里甚至声音都不是他的了。


诡异的梦境?


这个梦境……究竟是谁的?


然而就在他沉默思考之时,周围光线越来越强,慢慢照亮了整间屋子。


渐渐地,又有蝉鸣声入耳,和纸木门被人从外面蓦地拉开,强光刺得他以手挡在额前。


“——大哥!”


稚嫩的声音在门口响起,似乎是朝他而来。


“三日月大人来啦!”


身穿白衣的小不点飞奔而来抱住了自己,天真地抬起脸看着他,绽放出灿烂笑容。


“还专程带了抹茶团子给我!啊啊——真好啊——超惊喜的!”


鹤丸国永低头一看,银白色软发,金色的眼睛,白衬衣和牛仔裤。


……是自己。


是十岁的鹤丸国永。


 


 


 


 


tbc.


 


——————————————


奋斗了一个多小时,lof终于可以发文了。


我去躺了,晚安。

评论(37)
热度(302)

© 边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