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南

四个男人
撩得风生水起
可能最喜欢的
还是许老师

【三日鹤ABO】Abyss - Chapter19

***

 

粟田口向来是一处过分安静与温柔的地方,它很重要,却始终不在核心漩涡,以至于许多人第一眼并不会将它放在眼里。

一部分原因是粟田口是一个与众不同的极道组织,它很少会在社会上组织暴力活动,而是悄悄隐藏在虚拟世界之中,无处不在。

会成为如今这样的存在,大概也与它的主人性情有关。

此时,一期一振穿着干净整洁的白色衬衣,坐在书桌旁看书:

 

——今日又时雨,还同春夏秋。

 

推窗,尽收眼底的庭院绿得很有诗意,和摊在桌上的松永贞德俳句集很配。

“一期你啊……我说,和三条那几个家伙很熟吗?”正要提笔,却被人打扰,靠在门口和他说话的是药研藤四郎,“我本来以为以你的个性是不会插手的。”

“即使本意并非如此,但欠着一份恩情,偿还回去无可厚非。”

“……是五虎的意思吗?”

“是我决定的事。”

“我尊重你的一切决定,但我也想知道,等他们醒来后你会怎么处理?”本能告诉药研三条家现在正处于危险,他并非担忧插手后的自身安危,而是整个粟田口是否会因此被推入一个不妙境地。

“欠下的恩情就一份,却救了三个人。一还三,早就清了。”

说着一期一振合上了书,他的意思已经表达得很清楚了,这令药研稍微安下心来,唇角翘上一丝笑容。

一期拿起一旁的外套,向门口走去:“走吧,去看看他们,现在这个时间应该清醒了。”

还有些事他必须找当事人说清楚,既然已经知道的话,在两清的情况下反而令对方欠下一个人情也挺好。

说实话他从心底认为这场三条家的战役,三日月宗近仍是站到最后的赢家。

 

***

 

【鹤丸?】

【到我这里来。】

【我有点累,你借我靠一下好吗……】

他想这么说的,但他太累了。

以至于在梦里看到那个人的背影,都没力气喊出他的名字,也抓不住他的手。

然后那个人就在他眼前消失了,咸咸的海水随之而来吞没了他,感觉很不好受,空气逐渐流失,每片肺叶都被灌入了沉重的水,叫嚣着难受。

很糟糕的体验。但更糟糕的是,鹤丸在他眼前消失的这件事。

还可以找回来吗?

还可以的吧?

所以不可以在这里画上休止符。

三日月宗近在水牢中挣扎起来,即使摩掉了皮,流出了血,他也要从这里出去,他必须浮出水面,再见一见鹤丸国永那张脸。

——这是一个承诺。

承诺……?

当混沌与百折不挠的大脑想到这个词时,他越发清醒了,于是强迫自己撑开眼皮,一直胡思乱想的神思渐渐恢复到正常频道,前夜发生的一切开始倒放——

当时情况紧急,他们冲出了那座大桥,落到了黑漆漆的水中,在急速下沉的过程中要从内向外打开车门是一件过分费力的事,但最后还是成功了。

他记得当时是小狐受伤了,他腹部伤口被肮脏冰冷的水抚过,鲜血便在水里逸了开来,像漂亮的红花蕊,长长的,一须须,一丝丝……是生命在被水流带走。

即使心里猜测到岸边也许早已藏身了夺命的敌人,但人类无法一直待在水中,尤其他与岩融带着一个昏迷的伤员……强烈的求生意志唆使他们花尽每一分力气向岸边游去,他们大脑已经开始缺氧,他们需要些空气。

然后发生了什么……

三日月宗近静静躺在床上又回忆了会儿。

他们上了岸,拖着失去血色的小狐,一眼却看到岸边横着好几人的尸体,看衣着并不知道是谁的势力,但几个穿着黑色便服的人却自夜色中走了出来,其中一个三日月宗近认识——是之前那个被他们救下的五虎退。

那么,他们都是粟田口的人吗?

“很、很抱歉没有及时出手相助……您现在如此狼狈的样子……都是我的错……”

少年有些着急又有些愤怒,他跑过来扶住了摇摇欲坠的三日月他们。

“请不用担心,这里交给我们就好……之前的恩情不胜感激,这一次请让我们来帮助您。”

“……粟田口吗。”

“是的,是一期哥的意思。”

“啊啊……”

事到如今也没有多余的气力去怀疑什么,三日月将自己推到了睡眠的怀抱……他太累了,岩融也是。至于小狐……他知道如果一期一振愿意的话,粟田口家会派优秀的医生来救他。

该说是好心有好报吗?

之前无意救下的人,这次却及时出现拉了他们一把,以至于摔得没那么彻底。

不知现在在粟田口家的哪里……三日月回头,看到岩融躺在旁边一张床上,睡得很香,呼噜……很响。

再然后,他发现小狐不在这间房里。

“别看啦,‘萨摩耶’先生不在这里……”

门口传来带着笑意的陌生声音,药研和一期走了进来,两人无意打扰岩融的睡眠,因此直接走到了三日月的身边。

“您好,又见面了。”一期向他微笑,“您现在感觉如何,有哪里不舒服吗?”

万幸的是三日月没什么挂彩的地方,但另一个人着实令他不放心:“我还好。但小狐怎么样了,他那晚情况不太妙。”

“这一点请您放心,体内子弹已经取出来了,伤口也已经消毒包扎,现在正在另外一间安静的房里休息,小五和乱在看着他。”

三日月放心了。

“我还没对你们道谢。”

“请您不要那么客气,”一期却说,“这是我们应该做的,我不会欠下任何人恩情却不奉还。五虎是我重要的弟弟,当时若非您和鹤丸大人出手相助,他现在也不会完整无缺地和我一起继续生活。”

“啊,果然是粟田口吗……不会欠下任何一方任何东西。”

“诶,是的,这是在下的为人之道,”一期微笑,“而且三日月宗近也是一个讲究原则的体面人,能够帮助到这样的您,我本身就很高兴。”

“现在,你的恩情已经还清了。”

“不,还没有……因为有件事我想您必须知道,是小五拜托我一定要转告给您的。”

“……我猜,是不是和我们这次的遭遇有关?”

“有些关系。还记得当时我给了您一枚徽章,说是如果日后需要,可以要求我们为您做任何事吗?”一期顿了顿,“但没想到这个机会来得那么快……当天回到粟田口没多久,小狮来了,他不是我们这个世界的人,只是小五朋友……那晚,我是说小五身陷危险的那晚,他曾经去找过小五,也许是阴差阳错,虽然没来得及追回小五,却无意间听到了一些话……我想,这些还是告诉您比较好……但在此之前请先让我确认一件事,您昨晚是在找回五条的鹤丸国永吧?”

三日月无奈苦笑,是啊……他到现在还没将鹤丸带回身边。醒来后要做的事根本数不胜数,而且现在,他身边可调动的人并不算多。

虽然对方没有开口,但将三日月表情尽收眼底的一期明了了一切,他点头道:“那没错了,说明当时得到的都是真实情报。”

“……如果最后我能找回鹤丸的话,我个人不胜感激。”

三日月这次的认真态度史无前例,以至于一期都跟着紧张起来,他沉默了会儿之后又开口说了下去。

“我说了告诉您这些并不是想要您记住恩情什么的……”口气一转,眼神也跟着变犀利,“三条之所以比其他势力要强盛,这份功劳虽然和宗家的掌管分不开,但底下几个分家的贡献不少,这么多年以来恐怕一向如此吧?所谓的至高无上的权利啊……对于并没登顶但极度有实力的人而言就像点缀着瑰丽宝石的绝世王冠,知道其实自己伸手可及,便会想尽一切办法赶走原来的王者,将这顶王冠抢夺过去占为己有。”

“唔……但王冠沉重,并非人人承戴得起,”三日月反讽,“譬如脖颈纤细脆弱之辈,是绝无法顶着王冠行走太久的。”

“是,您说的并没错。但总有不自量力的贪心之辈觊觎垂涎,我相信您以前应该也思考过这样的可能性。只是这次鬼女的手段更为强硬……恕我直言,她已经将您之前万分信赖的几家分家都占为己用,您这次一旦失踪被判定死亡,而鹤丸国永又在她手上的话,三条家的实权恐怕岌岌可危。”

“不是恐怕,是即将。”

“呃是的,正是此意,”一期从裤子口袋中摸出一个对折的信封交给三日月,“这是那日小狮告诉我鬼女的地下交易之后我调查到的一些东西,也许会对您有用。”

三日月接了过来,信封口并没有用胶水密封,他轻而易举取出那张布满密密麻麻数字的纸——是一张整理之后的账单。

“如您所见,这些是入侵了他们的个人金融银行后窃取的账务信息,都是那位近几年与他们的交易,当然这只是一部分。”

三日月惊异于粟田口的情报能力,他想过会比三条凌厉有效,但却不知可以相差如此之多。

当然这与粟田口的特点分不开。粟田口看似是个平平无奇不上不下的极道组织,但真正的战场却从来不在现实社会之中,而是存在于虚拟的网络之中,利用互联网来攻击对方,以求达到自己的目的——也就是人们口中的网络极道。

拥有过硬技术的家伙可以攻入世界上任何一个系统,得到自己想要知道的情报。

现在,三日月第一次领教到粟田口的效率奇高与可怕之处了,他发誓日后即使不做朋友也绝不可与这样的极道组织成为敌人。

“啊啊……那我也许知道了……”

鬼女不惜违背三条家规也坚持做着Drugs交易,经过蝶丸和三条这边人的联手调查,最后追查到鬼女通过这些不正当交易迅速增长着自己的资金,但资金去向却不了了之……并且,鬼女交易手段极其神出鬼没,他们无论如何都抓不到实际证据……最后,随着蝶丸的意外身亡,他们的调查到这里戛然而止。

如今终于在意外之地冒出了新的信息,而这些情报极有可能变成打破多年恶局的锤子。

同时,三日月还可以将鹤丸带回身边。

“根据最新情报,三条宗家今天一早被红叶暂时接管了。”

“那么,石切丸他们当时也在那里吗?”

“很不幸,的确如此。”

“那我就放心了啊。”

“?”

“他足够聪明,知道如何暂时应对,”三日月十分笃定,“但终归还是要与他取得联系才能确定下一步。”

“我知道了,”一期点了点头,露出一个令人放心的微笑,“这方面的事就请交给我吧,我会想办法让你们联系上,至于现在,我想您还需要休息一下。”

 

 

 

 

tbc。

 

Drugs请自行翻译,防和谐才写的英文。

评论(23)
热度(309)

© 边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