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南

四个男人
撩得风生水起
可能最喜欢的
还是许老师

【三日鹤ABO】Abyss-Chapter20

***

 

在失去与外界联络的情况下,鹤丸国永假设了两种情况:

掌握主动权,找到这座宅子里还能信任的家伙,阻止将要发生的最坏情况。

或者继续等待,等待谁来破解这个局面。

只要时间足够他的确可以继续等下去,但身体情况却越发糟糕。现在已经进入了非自然情况,一言以蔽之,如果再不采取些行动,或许在等待救援的这段时间他的发情期就会到来。

或许他可以试着抵抗。

但对方早已有所防范,在他昏迷期间便收掉了他赖以战斗的刀剑,又将他关在了一处宽敞房间,这里家具虽然一应俱全,但任何锋利的东西都没留给他。

但从窗口看出去的庭院景色让他明白现在自己是回到了三条的宅邸,原先就不热闹的地方现在显得倒是有了点人气,匆忙的脚步声在廊外不断响起。

“喂,在看什么。”

那家伙的声音在背后响起,鹤丸回头就看到那人一脚搁在桌边一脚蹬着地板,随意翘着椅子看着他。

倒霉蛋说他叫O,目前是鹤丸国永的监视人。

“我说,又到你了啊。”

O看着鹤丸指了指桌上的棋局——黑子白子厮打交战成一片,目前为止这盘棋看不出输赢。

鹤丸又最后看了眼窗外,最终还是心死如灰地坐回O的对面,只看一眼便随便下了一子。

“我说,你也别那么悲观嘛……”

这一步走得确实没经过脑子,O轻而易举就破了他。

“绝境还能重生呢。”

O是个下棋很厉害的家伙,话也多,鹤丸虽然一半心思并不在棋局上,但也感觉得出O下棋是在让着他,并不是全部实力。

“你喜欢下棋?”他思考片刻后开口问O。

“诶?还好。”O把棋子夹在指间来回翻弄,“你不是觉得没事做嘛,帮你分散注意力。”

鹤丸却答不对题:“……你很厉害,我说下棋这件事。”

“哈哈,是吗。”

看着O的眼睛,他认真地点了点头提议说:“要不我们来赌一局吧。”

“好啊,赌什么。”O看着鹤丸,嘴角浮现笑意,“我能赌的东西很多,但你呢?事先说明我对即将发情的Omega并没兴趣,另外也不接受空头支票。”

鹤丸选择性无视了他无礼轻浮的发言,仔细思考之后应答说:“我赢的话,你告诉我现在外界的情况,只要一个消息就好。”

“什么消息?”

“三日月宗近相关的。”

“哦,那如果你输了的话呢。”

“你想要什么?”鹤丸反问。

“钱。”O简洁明了地答道,还在他眼前晃了晃五根修长手指,“一局五百万,不亏吧?”

“…………不亏。”

鹤丸已经在心里发誓等什么时候他恢复了自由第一件事就是把眼前这个见钱眼开的男人痛揍一顿。

半天过后双方厮杀的结果是一胜一负一平。

鹤丸发誓他已经拼尽了全力,但他却觉得O似乎只是抱着陪他随便玩玩的态度。

“五百万。”O向他伸出了手掌讨钱。

“先写个借条给你,等我出去了一并给清。”

但对方显然不放心:“不要。对了你那把刀值那么多吗?”

“!!!你知道我的刀在哪?”

“知道啊……”O爽朗笑了笑,“那个现在也是我负责的。”

“还给我。”鹤丸一把揪住他的衣领,不假思索。

“呜哇,凭什么?”

“听好了,那个东西不能随便碰,而且其他人拿了它也没什么用,它的主人只有五条,否则只是废铁一块。”

“既然如此那让你拿到岂不是更糟啊……”我还会被红叶姐毫不留情地修理一顿……O又絮絮叨叨地添了句。

鹤丸眼神一暗,松开了揪着O衣领的手。

“事情最后还是会恢复到本来轨道,”他说,“三条还是会回到他本来的主人手中。”

“哈哈,所以我必须帮助你吗?那换个说法,如果最后你们并没有成功呢?我岂不是跟着一块儿倒霉啦?”

“如果最后失败的话我也绝对死了吧……”鹤丸说,“所以对你并没什么影响。”

“有啊!”O瞪大眼睛,诧异地反驳他说,“别忘了就刚刚你欠下了我五百万呢!”

鹤丸有些看穿眼前这家伙不仅是个倒霉蛋,其实还是个守财奴。

“……笔呢?”

“干嘛?”

“写借条啊,就算我死了你也拿着这个去找五条家,永久期限。”

“噢噢这还不赖嘛。”

片刻后鹤丸却在那张临时借条上多写了一千万,随之递给O时不容置疑地说:“剩下一部分金额就当我向你买下那把刀,现在,去拿来给我。”

“……喂喂喂五条家的人做事都是那么擅作主张的吗……”O低头碎碎念的声音令人听不大清。

“啊?你说什么?”

“没什么,我说追加一千万买刀太少,那把刀对你很重要吧?”

岂止是非常重要,对于五条而言那根本就是无价之宝。

“……你打算要多少?”鹤丸忍住把人打趴下的冲动问道,并在心里做好了无论对方开什么价格都得答应的准备。

“三千万?”

——成交。

只有在这种时候鹤丸才会庆幸自己是这个世界上那些“该死的有钱人”之一。

“喂,鹤丸国永,”O在把借条对折放进口袋的时候第一次喊了他名字,“你就这么信任三日月那家伙吗?比谁都信任?”

鹤丸迟疑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

“为什么?他很强吗?”

“知道为什么问你要我的刀吗?”

O不说话,静静地看着他。

“我信任的不是他或者我,而是我们。”

鹤丸国永说话时的语气明明白白地告诉了O三日月宗近对他而言是怎样的一种存在。

 

***

 

而在另一边做着准备的三日月宗近也在这个瞬间心有灵犀般想起了鹤丸国永。

一期一振在情报收集分析方面比他预想得更为周到和深入,几乎是隔三差五就向他汇报鹤丸国永的情况。换言之,不仅是石切丸还留在三条家,粟田口这边目前也有人在三条家。

虽然明白不同的极道势力会在对方那里安排自己的棋子,但当三日月看到一期一振当着他的面不动声色说出这件事时,内心果然无法不在意。

此时三条家的势力和情况,粟田口已经掌握多少了呢?

“如果没问题的话,明天早上就行动吧,”一期提议道,“因为这段时间他……咳,他随时可能发生那种最糟糕的情况……”

“他现在怎么样了?”

“目前不用担心,”一期露出一个让他放心的微笑,“值得庆幸的是,现在在他身边看着的人恰好我认识。”

“现在的情况,除了感激不尽我也说不出什么了吧……”三日月唯有苦笑,同时在内心庆幸此时情况还算好的,还在他们的掌握中,否则他们还得费尽心思让石切丸去接近鹤丸,而这真有难度。

“不需要感谢也不需要担心,我们需要的只是一点人为的破坏。”一期的嗓音温和如水,即使是说着一板一眼的计划也无比悦耳,“我们让三条宅邸暂时陷入混乱,然后你们趁机进去找人。”

“说起来永远是简单的。”

“但为了他,您什么都可以做到,不是么?”一期似乎是想起了刚才听到的有趣消息,笑道,“而且,他似乎也抱着和您一样的决心呢。”

沉默一阵后三日月才继续开口道:“我所希望的只是他平安无事。”

“是因为他即将成为您唯一的那位吧。”

三日月有些诧异地看着挂上温和微笑的一期一振。

“不好意思……这个话题似乎逾越了我们如今的浅薄关系。”

“啊没关系……”三日月只是觉得像现在这样和另一个不太熟的人谈论起鹤丸心中感觉奇妙,“我在外人面前也已经表现得如此明显了吗。”

“不,您一直很冷静,只是……只是因为曾经也有个人和您一样罢了。”

“……一样?”

“是的,他对我说‘我所希望的只是你平安无事’。”

“他是你很重要的人吧。”

“是,据他所说是重要的人,但当时我却发生了意外全部忘记了,但久而久之我相信了他所说给我听的一切。”

“因为你之后记起来了?”

“没有,那些失去的东西可能永远都记不起来了吧,”话虽如此,一期的表情却瞧不出一点遗憾,“但那个人向我证明了过去并不是那么重要,那些遗忘并不影响我们活在当下。”

三日月思考了一会儿,了然于心地笑了,开口问眼前的秀气青年:“如此说来他一定是你最重要的人吧?”

一期却答他说:“重要的人很多,我每天都在想着怎么保护他们。”

“不,我是说,最重要的。”

“那也许是吧,我想,”一期用不确定的口气说出最确定的答案,“至少他是特殊的——在我想着怎么保护身边人的时候,那个人却总想着怎么保护我,而我也百分之百相信他每个决定。”

无需再多解释,一期一振说话时的专注眼神已经告诉了三日月宗近一切。

“所以也请您也相信鹤丸大人,你们一定可以成功。”

 

——因为爱是毫无理由的彼此信任。

 

 

 

 

tbc。

 

搞了把没实装的刀在里面,别问我是谁,你猜。

另外快结束了,大概还有两章。

评论(38)
热度(313)

© 边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