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南

四个男人
撩得风生水起
可能最喜欢的
还是许老师

【三日鹤ABO】Abyss-Chapter21

***

 

三日月宗近对于在此时机向他伸出援手的一期一振发自心底表示莫大感谢,并且毫不犹豫接受了他的帮助和建议。

“你看,到处都是那个女人的人,”药研藤四郎食指点了点屏幕,“这儿,这儿,和这儿,”戴眼镜的斯文青年又回头看了看另一块液晶屏后,摊开手耸耸肩表示,“要想摸进去还真有点难度。但目前,他们唯一的缺漏就是计算机,那家伙应该还没来得及把更新安全系统。”

三日月双手撑在台面上盯着计算机看,思考了会儿开口道:“那边会有人察觉么?”

“不,应该完全察觉不到。”药研自信得笑了,“相信我,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但在此之前你有发觉过吗?”

“……”

“那就对了。”

“什么时候的事?”身为三条的正主,他很好奇。

“经常。”药研想了想,又改口道,“虽说经常,不过是无聊时拿来练手。”

“……”

三日月宗近倒是觉得这句解释说了不如别说,等忙完这阵,有机会得找安全系统顾问好好谈谈。

“顺带一说,我没看见什么不该看的东西,”药研压低声音,意味深长地暧昧笑笑,“除了有几个密码是某人的生日以外。”

调侃面前三日月宗近显得很淡定,只是扫了药研一眼,他似乎在为自己掌握了三条之主的小秘密而得意,但被窥视的人反而一笑:“但你却什么都没篡改。”

所以该对他说一声感谢吗?

药研嘀咕道:“……毕竟只是为了知道自己能力到了哪一步而已。”

——所以没必要动真格。

——只是打发无聊而已。

药研藤四郎被粟田口的行事规则所束缚,因此他只想知道每次在网络黑箱中他最远可以走到哪里,看到什么样的计算机世界……至于那些与实际利益挂钩的东西,除非是必要的行动,不然他不会给自己惹祸上身,因为即使只是隔着屏幕,曾经出现过一起潜伏于网络极道的黑客被查出来之后暴尸街头的恶劣案件。

三日月思考片刻,脑中一个计划正在成型,他开口问道:“你可以做到彻底破坏这个安全系统吗?”

“这个嘛……时间不太多,但仍值得一试,”药研有些吃惊,但也很兴奋,这对他而言是一个极大挑战,“我仍然不敢相信,你竟会亲手毁掉自己的安全系统。”

“既然被你入侵那就说明它并非绝对安全,”三日月向他解释,“毁灭和重建只是迟早的事,你给了我借口和机会。”

“不,”药研推了推眼镜,“你只是想要把他夺回来而已。他对你很重要。”

只是他很好奇,那位众所周知的重要之人,是否比三日月宗近肩上的三条之责还重要?

但这个答案只有三日月宗近自己知道。

 

***

 

鹤丸国永难以入眠。

他躺在床上估算着时间,体内温度已经热得不正常,令人心烦躁动,他不知道自己还能凭借意志力撑多久,能不能撑到逃出生天。

为了转移注意力他把目光投向窗外,夜色下的庭院美景并不知此时宅邸发生的变动,只有安静一如往昔。月华下交错飒动的剪影令鹤丸想起三日月宗近,以及他低沉优雅的声音,犹如近在耳畔。

——这里看上去一切正常。

却没人知道已有一群人往湖中心投下一颗石子,接下来就要荡起圈圈涟漪。

……

“轰”得一声,对面传来的巨响打破深夜宁静,也打断鹤丸不着边际的思绪。他甚至觉得床都跟着摇晃,片刻后外面便传来无数脚步声、人的声音,他翻身下床,从窗口向外看去,整片庭院陷入一片混乱。

此时门被突然撞开。

鹤丸回头,看见黑发白衬衫的青年站在门口,是以O为名的那个家伙。他把手中的东西向他抛去——还来不及诧异便习惯性伸手接住那细长且有些份量的东西,冰冷的金属质感令他嘴角扬起一个笑容。

“你的东西,现在物归原主了。”他说。

鹤丸注意到他的白衬衫有些脏,头发也沾满了灰尘粉屑,狼狈样子似是刚从爆炸现场回来。

“你是谁……”鹤丸追上前去问,“你到底……”

“现在是一个帮你逃走的好心人。”黑发青年停下脚步回头看着脸色红得不正常的鹤丸国永,原想伸出去搀扶的手最后还是收了回去,“你们的人在去找始作俑者算账的路上……另外,他对我说让你不要擅自行动。”

“他?”鹤丸皱起眉头。

“哦,三日月宗近。”

“!!!”鹤丸瞪着O,想问的话一堆,但还没说出口就被他催促向一条与爆炸源头截然相反的小路走去,“……但我凭什么相信你!”

“已经进入发情期的Omega话都那么多的吗?”

即使自己不想承认,还想挣扎,但的确进入了特殊时期的身体不受控的不断升温,额头的汗水已经有些濡湿刘海,苍白的皮肤下血液热涌。鹤丸国永听着不远处乱作一团的脚步声……现实的确没有给他选择余地。

——除了相信。

是情势所逼的不得已。但当那双黑玉石般的英气双眼看着他时,他心中也不自觉地想相信这个刚认识没多久的青年。

跑在他前面的黑发青年翻窗而出,然而就在鹤丸跟着他落地后,有一群不速之客从旁边的草丛窜了出来,危险信号令鹤丸行云流水般抽出了手中那把刀剑。

但就在他动手之前,黑发青年已拔出腰间刀剑,他的手反握刀柄,一脚踹开聚上来的几个男人,随后转刀相向,精准无误刺入他们要害之处。

随着夜色下一丝丝血腥味飘开来,青年握刀而战的姿态越发洗练。

当最后一个人倒下时,原本就脏兮兮的白衬衫上也染上了不少血渍,如果说之前只是稍显狼狈,那如今就是宛如骁勇善战的鬼,在月色下,从地狱来。

他从未见过有谁能如此敏捷又有力地将敌斩于刀下,除了三日月宗近。

不远处闻声赶来的人只会越来越多,考虑到这里不宜久留的青年四处看了看,然后像是确认一般往左走去。

转角口却又冲出几个人高马大的男人,枪声在黑夜中响起格外刺耳,但随即一串串血珠子染红了鹤丸的视线——黑发青年以令人惊异的速度摸到他们周围,利刃抹向脆弱的脖子,血光瞬间闪烁,片刻归于平静,刀下留予他人的只有永恒死亡。

鹤丸被回头而望的青年看着,他的脸上也染了血,却被他胳膊一挥,随意拭去。

“我是鬼丸国纲。”

他在鹤丸面前将刃上鲜血甩净,一股无法言喻的戾气在周身飘摇。

“现在相信我了么?”

 

***

 

“他现在正和那位在一起向这里赶来吧,”在内早已等着接应的石切丸见到三日月宗近后第一句话就如此报告,“这段期间我无法直接接触鹤丸,但好在那家伙还在。”

“刚才的爆炸也是他的杰作?”难得换上便服的三日月皱眉而问。

“恐怕是。”

“动静会不会有点大?”

毕竟那人是负责鹤丸国永人身安全的第一道防线,太过引人注目不是他想所见。

“万一惹出了麻烦,那位大人也能顺利解决,”石切丸不假思索地回答,“你如果见识过他你也会相信的。”

即使没有亲眼所见,三日月固然相信石切丸所言。当出发前,一期一振对他说在鹤丸国永身边的是鬼丸国纲时他就相信这场战斗他们已夺取一半胜利。

鬼丸国纲会出现在这里并不是意外。

三条家那个女人因野心而引发的一系列行为已经动摇了整个极道秩序的常态运转,放任不管对自己亦会形成威胁。

一败皆败,唇亡齿寒。

但现在的三日月宗近更担忧鹤丸国永的处境,如果可以,他只想早一点把他捆在身边。而小狐丸像是读出了他的心思,笑得犹如一只真狐狸。

“喂喂,你看起来并不担心我们可不可以赢得这场赌局啊……”他说,“反而更担心是否可以顺利让某个人成为你的‘所有物’。”

高大英俊的男人说得不错,三日月也并不想否认这就是他的本心。

“你说错了,”他如往常般温和优雅地笑言道,“即使如你所言的后者,也是或早或晚的事。”

小狐丸嗤笑了一声,看着三日月点了点头。

他说的没错,那都是迟早的事,所以眼下当务之急,是砍除那个妄图改变一切的祸乱源头,把一切掰回正常轨道。

远处因爆炸燃烧而产生的火焰和烟雾冲上夜的天幕。

以融合进墨蓝夜色的火光为背景,刚恢复伤势不多久的岩融拔出腰间手枪,对着面前的门锁扣下扳机——

“……嘛,果然还是别让我失望啊,给我点乐子……!”

门被毫不留情地打坏,被一脚踹开。

倒数计时开始。

 

 

 

tbc。

……再不铲土我都忘记自己写到哪里了。

评论(44)
热度(339)

© 边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