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南

四个男人
撩得风生水起
可能最喜欢的
还是许老师

【三日鹤ABO】Abyss - Chapter22

***

 

奔走在被染上火色的夜幕之下,鹤丸国永从未有过如此强烈的情绪——在高热的体温即将吞噬他之际,如此迫不及待地想见一个人。远处的火烧火燎似乎燃到了他身上,灵魂快被融化,他脚步渐慢下来,高热温度飞速消耗着他的体力、吞噬他的神智。

“这玩意儿现在更有用,”几分钟前自称鬼丸的家伙从一个动弹不了的男人手上卸下他的手枪丢给鹤丸,却发现他险些没接住,“喂喂喂……你还行吗?”

“没什么……”

“但你可不像没什么的样子。”

“……”

鬼丸国纲说得没错,此时在他体内所发生的变化的确不是“没什么的样子”,唯一的解药只有尽快解决眼前的危急情况后与三日月宗近他们汇合……只是想到这一点,想到那张脸,高热的感觉又在体内躁动不安,令他难受。

“……啊啊,在见到那家伙之前我不会倒在任何一个地方。”

鬼丸一愣,随后有些开玩笑地感叹:“哦哦,‘爱情的力量’吗……”

鹤丸无视了调侃,扶着墙气喘吁吁地道:“既然如此就别让‘爱情的力量’断在这里好吗?你……带路……”

该说是佩服这个男人的意志力和幽默性格吗……即使在体力耗极的情况下还有力气调侃回去的鹤丸从某种意义而言也令人吃惊。

此时一旁传来嘈杂声,又爆出一声爆炸声,动静太大鹤丸扶着墙勉强站稳了身体。

“……如果看到这里被夷为平地,三日月脸上的表情一定精彩至极。”

“啊啊,就是因为想看到他那样的表情所以才安排了爆炸表演,”鬼丸微笑说,“不过大可放心,三条家放了宝贝的地方我可没动他主意,都是些早就需要改善的地方,从地下室进行引爆,然后让那块区域全部塌陷。”

“也多亏你的爆炸工程,”鹤丸看着周边迅速蔓延开来的火势,捂着口鼻,“我现在都认不清路了。”

“不,我们不需要认清路。”

他露出一个微笑。

“?”

还来不及反应,鹤丸国永就被旁边一声巨响震得捂住耳朵,一辆车顺着刚才的爆炸残迹冲破被炸出缺口的外墙,灰尘和火花四散,被撞碎的土块向他们砸来,鹤丸被鬼丸扑倒在一旁。

有人推开了车门,鹤丸看到一只皮鞋进入视线,然后头顶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总算没找错地方……我说,这次爆炸搞得有点过头了吧,无论如何这里也是三条的地盘。”

鬼丸抬起头看着那个陌生人,眨眨眼笑道:“啊……小药研!”

这个可爱的称呼使得低头的人低声咒骂了声,随后不动声色将倒在地上的两人拉了起来。没有做出解释,直接拉开车门把两人丢进了后座。随着车门“砰”的一声被关上,驾驶座的药研将视线转到鹤丸身上,确认般点了点头。

“你现在情况不太妙,撑得住吗?”

“可……”

“这种时候就不用逞强了,”一旁的鬼丸打断他,“我们都没法让你解脱,能让你解脱的只有他。”

鹤丸没有反驳,只是静静地坐在后座,有些痛苦地倒在了后背靠椅上,任汗水濡湿他的衣物,整个人热得发烫,如同窗外近处的火焰与光亮。

“刚一期哥给我发了消息。”

“他怎么说?”

“他让我们去接应那些家伙,如果情况紧急,直接给予支援,但是……”

因为“那些家伙”的说辞鹤丸睁开了原本紧闭的眼睛,盯着药研,闪过一丝期待神色。药研对着他点点头。

“那等什么?”旁边的鬼丸像是吃了兴奋剂,跃跃欲试,“我们有车,直接冲到那里就好……小药研手上有地图吧?”

“……哈,把这里炸得乱七八糟的家伙竟然和我说看地图!”

“我说,如果不把鹤丸国永完整带到那位客人面前,也许我们都会被一期责怪吧?再说了你难道想看一期言而无信,被他们秋后算账吗?”

“……闭嘴,我知道了。”

药研踩下油门,哪怕前方地狱这回他也硬着头皮上了。

 

***

 

三日月宗近并不喜欢血光四溅的生活,但这不代表他是手无缚鸡之力的懦夫。

在岩融和小狐解决掉旁边的枪声来源后,他利落地给枪上了膛,动作并不优雅地踢开挡在眼前的和纸拉门,被橙黄灯光照亮的安静屋子空无一人。

他沉默,从表情看不出任何情绪。

“跑了?”

岩融皱眉问道。逮不到人,积着的满腔热血没处发,因此不由有些郁闷,如果现在有个敌对阵营的出现在眼前他才高兴。

“应该还在附近。”石切丸环视了一下周围环境,窗紧闭着,并不像有谁翻窗而出。

“啊……真是烦死人了,事到如今还不乖乖等着,真不省心啊……”小狐啧了一声,沉声道。

三日月宗近向窗边那个自己并不陌生的书桌走去,桌上收拾得干干净净,一尘不染,只看了一眼便转身到另一幅墙上的挂画前,只是移动了一下旁边的烛台,装饰用的挂画就卷了起来,墙分成两半向两边移去,直到露出一个只容一人通过的暗门。

三日月走了进去,却发现这里先前就被人翻过一遍,原本该躺在抽屉里的东西全部不见了。

“她果然拿走了。”

“什么拿走了?”岩融反问。

“……啊啊,属于三条的所有东西。”

前一代的遗产证明,三日月所握有的股份,以及作为极道的三条那些账目和交易渠道。

“需要追回来吗?”

“只要我还在这里,她就一定会回来。”三日月这份自信很有理由,“如果不把我一起杀死,那些东西即使在手……”

 

话至一半,突然察觉到头顶有异样气息的三日月宗近抽出了腰间那柄几乎不怎么使用的刀,替自己挡住了来自上方的偷袭。

未能在一招内制敌成功的始作俑者利用灵巧优势,滚向一旁,同时踢开花瓶让门又砰的一声关上,将多余的家伙隔在了另一边。

 

不再穿着一身行动不便的华丽和服的女性将发高高竖起,手持锋利太刀露出一个微笑:“让他们先别进来。”

三日月对外面有些不安躁动的他们嘱咐了句“别进来”,满脸无畏无惧,只是眼中新月已没有平日温和之色,而是冷月般的犀利。

“这回算是彻底的敌人了吧?”

“你说呢。”

红叶呵呵笑了笑:“还有点期待呢,最后如果是你输了……”

“算我输也可以,”三日月打断她的话,“如果你认为自己办得到。”

对方显然无意与他再多说废话,顺着三日月最后一个尾音,手中利刃便又挥了过来。她早已听说过三日月宗近并非一个容易对付的角色,即使平时鲜少轻易上阵,但剑法刀术却一直精进,动起真格的男人身边犹如绽放一朵又一朵的死亡之花,而本人却心冷如冰,毫不在意。

这个时候的三日月宗近,眼中是不存在生命的,只有血红色的花。

“你是为了鹤丸国永而来的吧?”红叶开口。

“……”

“一直压抑着他的本性,你不觉得很残忍吗。”

“啰嗦。”

“所以我让他彻底找回了自己,”漂亮女人露出一个诡异笑容,“没准现在已经发作了,无法忍受的话,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样的事。”

三日月一刀向她劈去,她躲闪不及,发尾被削掉一层。

“所以才要尽快解决了这边去接他回来。”

“谈个交易吧三日月,”她说,“他归你,而作为礼物,三条给我保管。”

“原来这就是你的目的吗。”

“这难道不是我一直以来的目的吗?”

“你的口气,还真有把握啊。”

“因为你的弱点还在我手上,我可以让你再也见不到他。”

“……”

“即使如此你也无所谓?”

“鹤怎么了吗。”

“我的拿手把戏,只是给他吃下了些暂时不足以致命的东西,”红叶露出一个戏谑的笑容,看向三日月,“但我可以替他解除这个危机。”

“你的意思就是全看我一个决定吗?”

“我想我的意思已经表达的很明确。”

“啊啊……”三日月沉声道,“如果我拒绝你这条事先设计好的路,是不是显得很无情?”

“是。因为你爱他。即使为了他……”

“十分抱歉,但我想纠正一点,”三日月打断她说,“虽然是Omega但鹤并不是任人宰割做交易的那种人,而且如果事后让他知道自己被这么看待了必然会十分生气……而我不想让他生气或失望。”

“那就是不想和我做这笔交易的意思吗?”

“你说呢。”

“只是原本想愉快解决,现在觉得有点可惜。”

三日月唇角上扬。可惜?他可并不那么认为,他再次举起了手中的刀剑,想来也是很久不曾品尝过血的味道,甚是想念。

一对一的武士对决,胜利者可以得到所有,失败者连性命都必须留在此地……两人身上都已经带有些许伤痕,但手中的刀剑依然不断铿锵有力地撞击,咬了牙豁了命也要把对方拿下的力道震得两人虎口都有些发麻。

红叶借力翻身至三日月身后,另一只手从腰间抽出一把短刀向他脖间滑去。

往旁边躲了开的三日月却无可避免被另一把太刀划伤了腹部,瞬间殷红的血渗在了衣服料子上,闻到对手血腥味的红叶兴奋了起来。

三日月神色一暗,握刀更紧。

当两人再次陷入胶着时,暗门却再次打了开来,三日月刚想说“不要动”却被另一个声音盖了过去——

 

“你这家伙!!又以为你一个人轻轻松松就可以摆平一切吗!!

喂喂,别开玩笑了啊老爷子……这回也试着稍许借一下我的力量吧?”

 

——三日月宗近发誓,这是他听过鹤丸国永对他说过,最清晰最温柔最有力的一句话。

 

 

tbc。

 

——

已经忘记上次更新什么时候了,来混个倒数计时的更。应该还有一章+尾声就完结了(。

评论(47)
热度(379)

© 边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