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南

出右固定,正儿八经地胡扯。

【三日鹤ABO】Abyss - 尾声

 ***

 

鹤丸睡醒便听到门外有人在说话,即使压低了声音,他仍听出那是石切——他平静如水的讲话声有多久没听到过了?

雨过天晴,大家都没事真是太好了。鹤丸唇角扬起微笑。

几天前的狼藉被人收拾过了,前几天两个人散了一地的衣服现在都叠得好好放在一旁柜子上,房中央的矮桌上放着茶壶和杯子。

只是他刚起身下床,腰一软就跌回了床铺。

“…………”

——!!!

原本起床的精神气瞬间恹了下去,自己现在连腰都直不起来全都因为那谁不眠不休的和他那啥……鹤丸愤怒地把被子踢到一边,深呼吸,一个鲤鱼打挺站了起来,虽然还有些不稳,腰也是真酸。

他下了床,鞋都没穿,披了件衬衫赤脚走到桌边,拿起水壶仰头就灌——水冰凉冰凉,而且味道怪怪的,也不知放了几天。

“喝了该不会拉肚子吧……”他擦擦沿唇角流下的水渍,小声嘟囔着把空水壶放了回去。肚子也仿佛为了响应他的想法,很争气地咕噜咕噜了两声。

他摸摸肚子,有些饿了。其实那啥的期间有人送过饭菜,但好像都是三日月起身去取来,几乎是以一种十分色情地方式喂他吃了之后,两人又迫不及待地那啥……很快就运动消化完毕。

想到这鹤丸脸突然一红,好像那啥期间的时候,每次还都是自己主动要求那啥……

有人从外面推门而入,是三日月,他抬首看见鹤丸站在桌边,思考三秒后问了句:“你身体还好么?”

“还,还好……”不知为何竟觉有些尴尬,而且腰部那里好像又开始隐隐泛起酸痛。

“很累的话,不必勉强,发情期之后人都会有些虚弱。”三日月从旁边抽出一件外套,包住鹤丸身体,倾身吻了吻他的额。三日月的唇很暖,一阵暖意在鹤丸心底流窜,弄得他心痒痒的。

“……噢好的。”鹤丸任由他抱着,静默片刻后问,“你们刚在门外说什么?”

“都是些善后的事。”三日月和鹤丸一起坐回桌边,挨得极近。

“啊啊……那你接下来都应该挺忙了吧?”

“石切他们这些天已经把当时暗中支持红叶的人查出来了,接着的事就按部就班,他们都有分寸……”三日月伸手抚平鹤丸因刚睡醒而翘着的头发,一眨不眨看着鹤丸的眼睛说,“很抱歉,那时候让鹤为我担心了。”

鹤丸明白三日月是在说那时候他执意让自己先走的那件事,那天漫天火光的情景仿佛又浮现在眼前。

“啊……担心那也算不上……”鹤丸假装莞尔一笑,挥了挥手,却被三日月一把抓住手腕,无比认真地包在自己两手之间,犹如魁宝。

“鹤丸国永,你那时眼睛都红了。”三日月将那个瞬间的鹤丸牢牢印刻在了自己脑海,他可能一生都无法忘记当时的鹤丸了吧。

他的声音,他的身姿,他的表情,还有他眼神传递出来的深刻担忧。

“……大概,也许,是那时进灰了吧?”被三日月认真唤着全名的鹤丸找了个完全不靠谱的拙劣理由,甫一说完,脸皮向来很薄的他脸发烫了。

“啊原来是这样的么……”下一秒,三日月猛然凑到鹤丸眼前,好像真的在很认真地观察他眼睛,“咦,还真有些红,看来那灰应该还没出来?我负责到底,替你吹吹?”

“……不要。”

“你在害羞?”

“哪得出的结论啊?!?!”

“哈哈哈哈哈……”

“喂,再笑我真的要扁你了哦。”

但三日月却按下鹤丸的拳头,额抵着鹤丸的肩,说出了令鹤丸心如雷锤的话语——

“谢谢你当时那么担心我。”

三日月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很近很近,温和宛如四月里的和煦春风。

“也谢谢你之后选择了我……”

 

***

 

经历了这次的浩大事件,三条需要不少时间来修复重整,但也因这次揪出了潜伏于黑暗中的不利因子,虽付出了些许代价,但长久以来动摇人心的力量终于得以铲除净化。

石切查出五条家中也有人同红叶合伙,于是三日月在之后一起陪着鹤丸回了次五条。他向所有人宣布了鹤丸与他已经结合的事实,但鹤丸国永之后还将是五条的家主,没有人可以取代他的地位,无论在五条,抑或在三条。

“啊……完了……现在全天下都知道鹤丸国永是Omega了。”

“错了错了,”三日月笑眯眯地把鹤丸垂头丧气的脸板正,“是全天下都知道‘鹤丸国永是三日月宗近的了’。”

“……老爷子情话讲得那么厉害,跟谁学的?”鹤丸嘲讽到。

“不,我是真心实意的,”三日月说,“有些话,见到你就自然而然……”

“啊啊啊——打住打住,别说了。”

鹤丸连忙挣脱了三日月的魔爪,捂着耳朵,惨兮兮地跳到一旁去了。

也不知怎么搞的,自从两人那啥之后,三日月动不动就从嘴里蹦出几句即使是女孩子听了也绝对会脸红的情话。三日月那张脸又长得俊美,成天对他那么说,他心脏哪里称受得了……更何况,Omega对于自己的Alpha本身就有依赖和吸引。

说着说着擦枪走火怎么办?

他捂着心口,知羞知臊,但心头像吃了一整罐……不,是一整箱蜂蜜。

 

另外,三日月为了表示对粟田口的谢意,邀了一期他们一起吃饭。鹤丸听说有热闹可凑,也发了信息让许久不聚的烛台切和大俱利来了。

包间很大,古雅大气,菜色精致,服务周到。

鹤丸坐三日月身边低头吃了不少,偶尔抬头就看见自己那两位老友满脸复杂但饶有兴味地盯着他看,看得他莫名其妙。

“……我说啊,我脸上有什么吗?值得你们看那么久?”鹤丸放下碗筷,摸了摸自己的唇角周围。

“呃……没有,完全没有。”烛台连忙摇摇手否认。

“别动。”一旁的三日月却突然出声喊住了他,并且以掌包住鹤丸的手,引导他摸到自己下巴上的一点酱汁,再慢慢揩干净。

“噢,谢啦。”鹤丸擦了擦被弄脏的手指,旁若无人地莞尔一笑,继续吃了起来。

烛台切和大俱利感觉自己快要瞎了。

这边安静地吃着,另一头却传来了不小的声响,是岩融和今剑——

“喂,你别……啊!!!”

岩融想阻止今剑已经来不及了。将暖银色长发扎成一个干净马尾的少年在餐桌另一头撑着桌边好奇地问了出来:“那……鹤丸和三日月是不是真的会有孩子啊?”

“……”岩融狠狠拍了下自己的额,悔恨不已摇了摇头。

“……”小狐手上的叉子哐啷当一声掉下了桌。

“……”石切摸着茶杯笑得高深莫测。

“……”烛台切手一抖,汤洒到了桌上。

“……”大俱利瞬间哽咽,咳到脸红(虽然因为肤色问题看不出来)。

“……”一期轻咳了声,盯着对面的油画,双颊微红。

“……”五虎的宠物大虎,两爪子赶紧捂住了主人的眼睛……捂错了!要捂耳朵!嗷嗷嗷!

“……”鬼丸眼带好奇神色,上上下下扫了鹤丸好几遍,最后停在他腹部。

“会有的吧?”只有今剑还在状况外,兀自兴奋,说个没完,“噢那可真是太好了,我想抱我想抱……哎等等!岩融你拉我做什么!……喂!快放手啦!”

岩融边把人扛在肩上边逃也似地溜到餐厅门口:“啊抱歉,我想起还有点事,所以就先走一步了。”然后头也不回地带着还在抗议的今剑开溜了。

“今晚我还和人有约,抱歉……”小狐匆忙丢下吃了一半的牛排,拿起西装,大步流星出了门。

“新建的院子还没打扫完毕呢。”石切跟在小狐身后也走了。

“家里的弟弟还在等着我回去,不方便留得太晚所以先走一步,失礼之处还请……”一期起身鞠了一躬随后牵着一旁的五虎离席。

“呃……鹤丸,明天我和俱利还得工作,要赶车,所以也先走了哦?”烛台切小心翼翼地说道,大俱利也跟在他身后,给了鹤丸一个沉默又谜的眼神,一言不发地走了。

待人走尽,鬼丸仍在慢条斯理地切着牛排,一期却匆匆从门外跑了进来,随后拎着鬼丸的后领口,边说“失陪”边拖着人离开。

只是廊上鬼丸声音响亮,一路传入鹤丸耳中:“哎?哎哎哎?!我牛排都还没吃完——一期你停下!停下!啊啊啊……”

声音渐渐远了,末了走廊尽头传来鬼丸不甘心的最后留言:

“鹤丸小子,我看好你——!!”

……

散发着食物香的房间在经历良久沉默之后,终于有了点动静,三日月仿佛没听见刚那些人说什么似的,又往鹤丸盘子里又夹了些山珍海味。

“这个很好吃,这里的招牌菜,中国菜。”

“……这是辣的,我吃不了。”

于是三日月二话不说接手了鹤丸的餐盘,吃起了宫保鸡丁……唔……吃相还是一贯的文雅。

鹤丸想着有些问题是有必要说清楚,便开口叫了声:

“咳……三日月,我说啊……”

三日月吃着宫保鸡丁。

“三日月?”

三日月吃着小切牛排。

“三日月老爷子哟?”

三日月喝了口海鲜汤。

“咳……三、三日月哥……?”

又是哐啷当一声。

但这回是三日月手上的汤碗落到地上,洒了一地汤水,但他没叫服务员进来收拾,而是擦了擦嘴角,挺起身直视鹤丸。

鹤丸则是耳朵都烧得发烫,他低垂着眼睛,盯着银质餐具猛看,只差看出一个洞来了。

“怎么了?”三日月问。

“……”鹤丸屏足了一口气,但片刻之后还是全泄了,然后闷声闷气,“没,没什么……”

“鹤啊,这里就我们两个人。”三日月眼神无比真诚。

“哈,那说起来,还真有件事……”

“唔唔?”

“今晚是谁买单?”

“我请客,石切买单。”

“可他刚走了,你身上有钱吗?”

“哈哈哈,鹤这是在说笑吗。”

是真的,三日月宗近很有钱,但他出去身上却没一分钱。

“…………”

“啊啊今晚我们就留下来洗盘子体验生活吧?这里环境不错,厨房应该也够大,我们可以……”

“……哟,老爷子这是好了伤疤忘了痛吗?”

“这哪是伤疤哪是痛?”三日月摩挲着骨瓷做的茶水杯,悠然地答了回去——他可从不在意鹤丸言辞之中的尖锐。

鹤丸对此轻哼了一声。

但是,下一秒,三日月却搂过鹤丸,就像往常他所做的那般,只是这次却笑着说道:这全是因为我喜欢鹤啊,你知道的。

——是啊我知道。

但鹤丸依然屏着气不出声,他将一张渐渐喜上眉梢的脸缓缓别了过去,没让三日月见个正着。

一只紫蝴蝶不知何时乘着夜风飞进了屋,它翩翩然飞过鹤丸眼前,短暂停留于他指尖,随即又振翅飞走,停驻在墙上那幅风景画中。

也许是旅途太长,飞行太累,紫蝴蝶翅膀张合了几下便停歇下来,木槿紫的蝶翼渐渐融入了画中月色,鹤丸眨了眨眼想将它看真切,而那只蝴蝶竟已消失不见。

 

 

 

全文完。

 

 

感谢大家一路陪伴,让我有足够的动力写完了这篇文!

如果能让你喜欢上这个三日鹤这个cp,或者变得更喜欢三日鹤这个cp,那真的是太好了!

每次完结一篇文的时候我竟然都一点都不激动orz,只有【啊太好了他们圆满了】这样的感觉,大概算松了口气。

 

 

 

 

啊……对了……

这篇文作为自己的纪念,会出本,想参加822的上海Only!目前封面已经有了,美美哒(不是自吹)!

还有故事、还有故事、还有故事。所以想写番外,能写多少是多少,到时候一起放进本子=3=。

2333弄得好像广告(。

很高兴很高兴很高兴因为这篇文认识了你,讲真。

爱你们所有人,爱你们(づ ̄3 ̄)づ╭❤~

评论(88)
热度(627)

© 边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