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南

出右固定,正儿八经地胡扯。

【佐鸣】无迹可寻的和有据可查的

背景架空,六千字不到,一发完结。

摸鱼产物,到底还是觉得宇宙什么的最浪漫。

背景音乐有,是MC的For the record

 

 

 

【Cause when I'm looking in your eyes feels like the first time.

因为当我注视着你的双眼感觉如同初恋。】

 

 

01

天才的他第十七次在这间起居室中转醒,窗外还透着光亮,应该是下午了吧,他发现手机就在手边,拿起一看是自己二十七岁这年。

宇智波佐助走出卧室,发现这间公寓很安静,没有漩涡鸣人的身影,抱着一探究竟的心理他熟门熟路摸到另一扇卧室门前,推开,那套看了无数次的睡衣正乱糟糟地堆在床上,床头也摆着他和鸣人的合影照片。

看来这个宇宙他们还在一起。

也许是去工作了吧,这个吊车尾。他记得在最初那个世界,早于两人二十七岁,漩涡鸣人就和他大吵了一架,两人从此产生了很大的分歧,宇智波佐助选择沿着自己设定的轨道走下去,而鸣人则想当个普通人。

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凡人,朝九晚五,甚至还有可能娶妻生子。

“漩涡鸣人,你浪费了你的天赋。”他在离开前丢下了那么一句话。

鸣人却淡淡然地笑道:“佐助,每个人想要的东西都不一样。”

可这样的话说得到底也是够多了,再争论下去没意思。

两人为了证明高中突发奇想的理论,用了将近十年来论证与研发,却在最后关头分道扬镳。

“你下一站去哪里?”

在那个思维穿梭机启动前,漩涡鸣人从旁边摁着他的肩膀,问道。

佐助没有回答,因为他不想告诉鸣人,自己想去寻找一个认同自己并可以与他一起走到最后的鸣人。

 

02

但是他用十七次的时空旅行证明了时空旅行这件事本身就充满了不确定性。

他在十七个世界里见过十七个鸣人,每个鸣人的人生轨迹都基本相同,但却在细节处都有出入。而每次进入新的自己,他都得先确定一番这是几岁的自己。

这次还算不错,二十七岁,漩涡鸣人也还和他同居。

说不定他们两个人现在还是志同道合的同伴。

他走到厨房给自己倒了杯水,随后简单炒了个饭,就在时针走到五的时候漩涡鸣人回来了,提着大包小包。

“佐助,你的车我停在车库了,那个啊,修理厂通知我这个星期六去拿车,所以你的车还要再借两天,谢啦!”

佐助当然不记得前一个佐助和鸣人之间发生的事,但根据对话其实不难推断,于是他嗯了声,主动去接过鸣人手中的东西。

他不记得鸣人是个喜欢花的人,那束红色玫瑰却刺入他眼内,他无法不在意。

“你买花?”

“对啊,你忘了么。”鸣人把手上那个打着结的大纸袋堆到佐助怀里,“花是给雏田的,衣服是给你的。”

佐助看了看,是一件新的西装。

“……”

心中升起不好的预感,连手掌心都紧张得沁出汗水。

“这件西装我自作主张替你拿回来了,省得你再跑一趟……啊对了,关于搬家,我下个星期就可以和雏田搬进新公寓了,你看……”

“哗——”

杯子被打翻,水洒在桌上,慢慢蜿蜒,直至弄湿装着西装的纸袋。

没有颜色的水,就像宇智波佐助的眼睛,安静得像死了。

“你怎么了?”鸣人莫名地问,“身体哪里不舒服么?”

“……没事。”

除了如此机械的回应他无话可说。

而鸣人则担忧他身体状况似地将手掌覆上他的额间。

眼前这个鸣人的所作所为突然令他无比厌烦,他竟然忘记二十七岁也有可能是漩涡鸣人与日向雏田结婚的那年。

是。

他与鸣人向来以友之名互相往来,无人可诉的感情被压抑在心底,可能就连穿越数亿光年的光线也无法照透彼此的心。

这个宇宙也不是他的理想场所,他该走了。

 

03

接下来的宇宙旅程对宇智波佐助而言漫长而又孤寂。

他根本看不到所有宇宙中关于他们,哪怕是万分之一的,可能性。

第十八个平行世界,他三十五岁,醒来时见到了漩涡鸣人的儿子,而那个和鸣人面容相似的小鬼竟然喊他老师。

第十九个平行世界,他二十二岁,但却在一次实验室的意外中失去了一条手臂,而鸣人则失去了生命。后来他一个人坚持完成了他们俩的实验,迫不及待地离开了。

第二十个平行世界,他十九岁,鸣人在樱花树下对他坦白自己喜欢春野樱的心意,希望身为朋友的佐助,可以支持他。

第二十一个平行世界,他二十五岁,恢复意识时发现自己正身穿白色西装参加鸣人的婚礼,而新娘,他不用想也知是谁。

第二十二个平行世界,他十七岁,与鸣人在下课时间意外接了个吻,但同时也被对方狠狠揍了一拳,大骂他是个卑鄙之徒,抢走了自己留给未来老婆的初吻。

第二十三个平行世界,他五十岁,说老不老,却也不再年轻。他与鸣人都没结婚,却也没在一起。这个世界的鸣人对他极度冷淡,说是陌生人都不为过,彼此保留又警戒,这令他心灰意冷。

第二十四个平行世界……

一段段那么伟大,又那么孤寂的旅程。

当他夜半无人仰望星空时,时常暗想这漫无边际的旅途根本是一惩罚吧。惩罚他从第一个鸣人身边逃开。

他开始有些混乱,时常搞不清自己一次次的旅行究竟所为何物。如果这场梦也有尽头的话该有多好,他开始渐渐疲惫。

 

04

再次醒来,他已经身处第三十六个平行世界。

鸣人正趴在他旁边呼呼大睡,口水沿着嘴角流下来,黏糊糊弄湿了被压着的草稿纸。

看样子应该是更年轻的自己。

因为这样的场景只在思维穿梭机被研发出来之前才存在——那些他和鸣人泡在实验室不眠不休的日子。

佐助起身,脱下自己的外套给鸣人披上,杯中拿铁早就冷了,又苦又涩,他替鸣人倒掉,把杯子洗干净放一旁,然后打开了笔记本电脑,推断起两人的研究进行到了哪个阶段。

因为经历过完整的研发,所以无论在哪个阶段,他都有自信可以帮助这个世界的鸣人和自己加快进程。

无数个平行宇宙在他看来就像一个完整的圈套。

他旅行的任务之一就是必须确保每个平行世界的他们都可以顺利将机器带到世上并投入使用,他的旅行是无法停止的,所以必须让这个圈上任意一点都足以提供可持续的传输点。

这也是他(与鸣人)的初衷。

通过快速游览资料,他发现这个宇宙的自己与鸣人还算顺利,在两个人的努力下机器已经初步成型,但是一些细节是鸣人还没注意到的。

细节事从来不是鸣人所擅长的……即使在旅行起点的那个世界,也是如此。

“佐助你醒了啊……”

就在他专心完善机器细节的时候鸣人不知何时醒了,他边打哈欠边踱到佐助的座位旁。

“饿了有拉面,刚才你睡得熟所以没喊你起来吃,自己去热一热。”

佐助头也不抬地给他指了条饕餮之路。

“哦哦哦还是佐助最好了!”鸣人转身,果然看到了那碗闪闪发光的一乐拉面,像是一头饿狼一样扑了上去,“饿死我啦!”

 

05

除了确认这个世界的机器研发进程没有问题之外,这几日他还确认了这个世界的鸣人生命中最亲密的人只有他。

这令宇智波佐助十分满意。

“佐助,你最近怎么像是突然开窍啦。”

这进展得也忒快了吧。

鸣人看着手指在键盘上飞快敲着的佐助,惊奇地询问道。

“你不是一直觉得我是天才么。”佐助回道,“帮我拿一下昨天那个文件夹,蓝色的。”

“哦,”鸣人不仅把文件夹递给了他,还顺便给了瓶番茄果汁,“给,请你的。”

他冰冷的手指在接过瓶子的时候触碰到了鸣人温热的手指,心狠狠跳了一下。

这是三十六次旅行中许久不曾体会过的感觉了。

佐助唇角不自觉扬起一个不易察觉的弧度。

“喂,吊车尾。”

他将果汁放在一旁,伸手拎住鸣人的袖口一角,抬头看着那张熟悉又陌生的脸,仿佛想要透过一切进入他那双湛蓝眸子。

“怎么了?”鸣人满脸问号,最近的佐助真是十分奇怪。

“以后每天给我送一瓶番茄汁吧。”

然后伸出手指,弹了鸣人的脑门一下,像是让他永远永远也不要忘记一样。

“啊?……”

鸣人摸着额头,对于佐助眼中的笑意不甚理解,但还是答应了下来,毕竟这个要求并不过分。

宇智波佐助在想的是,这个宇宙的他们应该充满了无数个美好的可能性,他想留下来试试看。

 

06

之后漩涡鸣人每天会为他准备一瓶番茄汁。

宇智波佐助十分乐于接受鸣人对他的每个细节动作与灿烂微笑,对于他而言,这样的日子是无比踏实的,实验枯燥也无所谓,这份无聊每时每刻都被鸣人在他耳边“佐助佐助”的吵吵嚷嚷给冲淡。

这让他找回了初始那个世界,关于他们俩最美好的那几年的记忆。

但他心中也很清楚,最开始的那个世界是有问题的,如果他不在这里做出一些改变,那么一切都会重蹈覆辙。宇宙世界那么多,可能性那么多,想要再次遇见这个会给自己每日准备番茄汁的人是如此之难。

所以他要把握这个机会,留在这个世界,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漩涡鸣人是个十分迟钝的人,迟钝到他甘愿为你付出一切,却仍意识不到那就是爱,佐助原本是一直等他开口的,却一直到耐性耗尽都没等到,失望之余擅自离开的代价,便是整整三十六次的轮回,以及事到如今无法计量的时间。

他找准一个合适机会开口了,那是一个初秋的傍晚,鸣人生日前夕。

“如果你觉得讨厌,就推开我,我们还是朋友。”

意料之中的,鸣人没有推开他,两人一开始只是在实验桌旁碰了下嘴唇,接着佐助将他脑袋扣牢,侵占了他的每一寸口腔,像是要将这么些年的感情全部让怀中人知道,这个吻深沉到令人喘不过气。

这个世界的鸣人成为了他的。他们在一起,这就胜过一切,没有什么比这更妙不可言。经历过三十六次失败的他比谁都清楚,两颗互相靠近的心是如此得之不易。

宇智波佐助为此高兴,被压抑的情感一旦释放出来便如汪洋大海那样深沉,双臂拥抱鸣人的他觉得自己在这一刻拥有了全世界。

不,是全宇宙。

无垠宇宙潜藏的数以万计的可能性中,瞧,他还是找到了属于自己的漩涡鸣人。

 

07

宇智波佐助不想离开,因此就在机器快要研发出来的时候,悄悄地将一切都停止了。

就让这个世界成为梦的尽头,剩下的全交给时间。他要和鸣人在一起,直到尘归尘土归土,然后再踏上另一段旅程。

春天他们一起看八重樱,夏天他们一起去大海边,秋天他们一起听蝉鸣,冬天一起数落雪。

所有关于你的美好遐想都在一一实现,每一晚抵死缠绵都恨不能将你融入我的血肉,我终于找回了渺小的我存在于这个宇宙间的所有意义。

愿此刻永恒。

他拿过鸣人的手,五指交叉握在一起,手指摩挲的瞬间觉得少了什么,于是想起来他应该给自己买一对戒指了。

鸣人听了后脸色都变了,连忙说不要,说是两个大男人带对戒,真的说不上来的奇怪。

“我只要有佐助就行啦!”

然后是令人熟悉的嘻嘻一笑外加一个亲吻。

但佐助还是买了,非但买了,还请人在指环内部刻上了两人名字的缩写。曾经他觉得这样的做法无聊又肤浅,但到了自己身上,却又显得意义非凡。

两周后,他在一次拥抱过后将戒指悄悄套上了鸣人左手的无名指,脸红前就先转过了头说要睡了,但是鸣人却稀奇极了,从背后抱住他嚷嚷了好久。

他觉得他真的很吵,于是转身直接用唇封住了他嘟嘟囔囔的话:

【谢谢这个宇宙的你。】

【还有我爱你。】

但是这两句话他却失去了说出口的机会。

这个吻过后,他失去了一切知觉,陷入一片黑暗无际的宇宙之中。

 

08

手指和嘴唇还残留着鸣人的温度。

宇智波佐助的思维很清醒,他明白已经离开那个世界,只是这次不是自愿,而是被动。

另一个自己在旅程中到达了那一站,所以这个自己就被赶向另一个点。

他无从抱怨,因为之前三十六次他都做了那个赶走自己的人,只是这次立场颠倒了。

所有的旅程都有始有终,他的每一次起点,都是另一个自己的终点。终点亦如是。

他不知道自己下一个世界会降落在哪里、哪个时间点、遇见哪个鸣人,但可以肯定的是,在那么多可能性中,他怕是无法见到第三十六个世界的鸣人了。

他送他戒指,是想彼此套牢到那一世的尽头,谁知因果却使这段美好成了宇宙星辰中不值一提的渺小瞬间。

两情相悦,与他亘古的孤寂比起来,转瞬即逝。

他是谁?

他在哪?

他爱谁?

他为何诞生?

他为何存在?

他不知道,他心如死灰。

 

09

醒来之后他谁都没看见,这个世界正在下雨,灰蒙蒙的天压得很低。

他想自己大概是得了抑郁症,好半晌就这么一动不动地坐在座位上,什么都不想做。即使什么都不做,他也会不停地被投入整个宇宙的循环中吧?一次又一次看见不同的他,爱上不同的同一个人。

没有尽头的因果循环。

这时手机突然亮了,他拿过一看,时间是许多年后,这时的自己应该已经很老了。走到镜子前,他发现这个世界的自己果然已经两鬓泛白,是个古稀老人。

这个世界的漩涡鸣人……或许已经过世了吧。

他翻起了这间卧室,并不是他们年轻时的公寓,而是一间完全陌生的屋子,当他翻遍所有抽屉后发现一本厚厚的笔记本。

笔记本的主人是宇智波佐助,是他自己。

出于必要的了解,他从第一页翻阅起来。

现在是2064年,第一篇日记记于2014年,是距离【今天】十分遥远的曾经了。

【我不是这个世界的宇智波佐助。】

日记上那么写道。

【之所以写下这些文字,是因为我相信以后来到这里的我肯定可以看到。】

没错,另一个他是看到了。

【……我一直在寻找那个漩涡鸣人,但我根本不确定是否还能找到他,我们曾大吵一架,但第二天依然和好如初……】

他无意识看向自己的手指,空空落落,什么都套不住。

【突然离开,无人可爱……直到我在另一个时空发现,他也在寻找,寻找宇智波佐助,虽然那么多次的旅程中,我已经无法确定,他究竟是要找哪个我。】

他整颗心都颤抖起来。

【无论如何他始终在找你。】

那个“你”便是千万个宇智波佐助的其中之一。

正如我现在也在做的事,寻找千万分之一的你。

 

10

看完那本日记花了他整整一天,然后他从箱底发现了那台看上去依然很新的思维穿梭机。正是这个罪魁祸首铸就了无数次的偶然性,然后从无数次偶然性激发了必然性。

茫茫星海中无迹可寻的旅程,却衍出了两个个体间有据可查的爱意。

第三十七次旅程的终点是一个春暖花开的午后。

年老的他突然重新投入一个年轻的身体之中,那么年轻,不过二七,就像做了一场梦,而且这个梦转了个弯,还在继续。

宇智波佐助正在樱花树下午睡,花瓣掉落在他黑色的发上,就像一个发旋。

鸣人从远处向他跑来,直到气喘吁吁。

“唉,佐助!总算找到你了!”

鸣人将他发上的樱花瓣吹开,一屁股在他旁边坐了下来。

“你……”他不确定了,“从哪里来?”

“你说我从哪里来啊?!”鸣人伸出指,弹了他脑门一下,“你该不会是被风吹傻了吧?”

“……”

“佐助?”

然后他低头,浅浅笑了:“这是第三十七次了,鸣人。”

“你走以后,我就追上来咯。”鸣人言辞间依然是一股“我向来说到做到”的自信。

“吊车尾的,就你还想追上我?”

“这不就追到了嘛!”说着,鸣人将手伸出来,摊开在他面前,“那枚戒指,我带不走,追你的时候中转了十六次,发现你竟然都没有给其他的我买过!”

太过分了啊太过分了啊你。鸣人在他耳边一刻不停地吵嚷。

这次他还是转过头用吻堵住了那张一刻都不消停的嘴。

“……我见过对你很冷漠的我。”鸣人有些愧疚的说。

“那是因为我一直在离开,”佐助摸着他的无名指,虽然现在那里还缺少一枚戒指,“不过说到这个,我还见过结了婚的你。”

“啊啊啊我的天哪!”

“还不止一两次。”

“我的天!?我会爱上除你之外的人么!?”

“你怎么不会?”

鸣人的心在暖洋洋的春风中都快碎成渣渣。

佐助看着鸣人哭丧的脸却笑了……真好,真好。现在他只想紧紧握住这双手,和他一起笑语春风。

他起身,牵着他往出口走。

“你干嘛去?”

“补买戒指呗。”

“哦!这次还能写字吗?”

“你想写什么就写什么。”

“那写佐助大笨蛋好不好。”

佐助点头,这种事根本无所谓了。他牵着鸣人穿过一个又一个人影,就像他们在宇宙间穿过一颗又一颗星辰,很多很多次的擦肩而过,最后来到彼此身边。

 

鸣人。

又怎么了啊?

你刚刚怎么确定要找的那个佐助就是我?

诶?这个嘛,嘿嘿……

 

 

 

【你问我为何如此确定你就是你?】

【因为当我注视着你的双眼感觉如同初恋。】

 

 

 

 

完。

评论(23)
热度(117)

© 边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