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南

四个男人
撩得风生水起
可能最喜欢的
还是许老师

【太中】第六百一十三次自杀(中)

4.

我和中原中也实在是南辕北辙的两个个体,从衣着谈吐到性格情绪都不太相同。如果一定要说一个共通点,可能只有都喜欢喝酒。

我偏好日本酒多一些,浓的淡的都喜欢。中也却是个不折不扣崇洋媚外的家伙,对葡萄酒那是没完没了的执着。

我又给他斟了一杯,这大概是第三杯了,看得出这个黑色矮子是喝得有点高了,但这都无所谓,他享用我递给他的美酒,而我则托着腮敲着桌面,过了会儿吹起了口哨。

“吵死了啊,太宰。”中也把杯子放桌上,发出清脆的声音,“吹得一点都不好听。”

“啊,我觉得很好听啊?你耳朵是出问题了么?”

“当然没有!你给我听好了,口哨应该……”

然后中也背过我,对着无人的夜窗,慢慢吹起了口哨。是La Vie En Rose。嗯,的确是他会喜欢的调调,法国香颂之类的。

他吹得真好听,那一声声稍上了喘息的玫瑰色五音,好像在昏暗灯光下撩拨我心中也是玫瑰色的情绪。

我从他背后看过去,他的耳廓正微微泛起粉红,看起来也成了淡玫瑰色的。

声音却戛然而止,他晃晃悠悠站了起来,脚步不稳地去开窗,刹时一阵夜风吹进来,把他那顶碍事的帽子又吹了下来。

但这次我弯腰接住了那顶黑色羊毡帽。

“喂!帽子还我。”

他转过身来皱眉踢了我一脚,但软绵绵的没什么力气,脸颊已经绯红。

“好啊,还你。”

我嘻嘻一笑,顺手就用帽子遮住了他的眼睛,现在他看不见我了。

我微微弯下腰,几乎和他鼻尖顶着鼻尖,我目光向下便看到他薄薄的唇,从那么近的距离看着中也,实在难得。

“中也,你的嘴角有东西。”

“怎么可能?!”

“真的啊,”说着我凑过去,吻了他嘴角,是白苏维翁的芳香气味,我吃得很开心,又舔了好几口,“你看,现在有了吧,我的口水。”




呵【这是一辆小小的车】呵



待续。



晚上开个车,晚安。

评论(13)
热度(352)

© 边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