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南

四个男人
撩得风生水起
可能最喜欢的
还是许老师

【太中】七夜

背景及世界观:Harry Potter


***

中原中也原先可以成为一名更举世闻名的巫师。他想。可他最后却没那么做。

十一岁那年分院帽用苍老缓慢声音对他预言时,他从未想过那句“你会干一番大事”是真话,他以为只是这顶老糊涂对斯莱特林学生例行的宣告,而他,只是特别聪明的斯莱特林罢了。

一起回忆下他的从前吧——

中原中也是个有着非凡魔法天赋的人,这或许与他父母的血统有关,但讲真的,他的父母也只是恰好不是麻瓜而已的这种程度。而他,显然已经超越了不少传统魔法家族出来的小孩。比如小时候即使不用父母的魔杖,单靠后院捡来的一根树枝就足以让羽毛浮空,再比如当所有人都恶心芥末味道的时候,他眨眨眼就能把刺鼻的芥末变成甜甜的蜂蜜,欢快得吃得满嘴都是。

所以父母原想让他隐藏魔法属性去读学前班的想法被打消了。那会儿隔三差五被魔法部找上门的滋味一点都不好受。法律执行部的人甚至在客厅语重心长地说,如果你的儿子继续在小麻瓜面前使出魔法,即使他只是无意识,我们也不得不带走他,替你们管教。

所以中原中也毕生也只在麻瓜社会中生活过四个月不到,而且当时年龄太小,等他可以记忆大把事的时候,脑子早就被其他事填满,根本没空记得当年那些被他吓得不轻的小伙伴。

记忆中那些大把的事——似乎另一个男人就占据了百分之五十,甚至更多。

他在十一岁那年暑假毫不意外地收到霍格沃兹的录取通知书,里面列明了他一年级需要学习的基础课程、需要购买的学习用具、教科书、还有寄宿生活的必备用品,所以他的妈妈抽了个星期六撒了两把飞路粉直接带他来到对角巷购置这些必备品。

当妈妈牵着他在奥利凡德选好魔杖、在摩金夫人那里定制好合身的学生长袍、在魁地奇精品店给他买了把昂贵的飞天扫帚后,天色已经几近黄昏。他们提着大包小包停在鹅卵石狭长街道旁总是人来人往的丽痕书店旁,今天的客人似乎都是即将开学的学生,从一年级到七年级,挤满了人。

中原中也找到黑魔法防御术教科书的时候还剩下最后一册,封底有些刻痕,但作为最后一本,他没有挑选余地。他伸出手,另一只手也在这时伸向书。

两只手恰好同时搭在厚重教科书的一头一尾,手腕用力,互相较劲。

“我先看到的!”中原中也着急地用力向自己这侧拖,想抽走这最后一本。

“明明是我先看到的,”那只手的主人也丝毫不让地紧紧摁住,“我只是去其他地方先逛逛买了本最新的小说。”

“可谁能证明你?”

中原中也有些生气了,他抬头对上了那双黑色的干净眼睛,黑发少年与他年龄相仿,细长的四肢却让他看起来比自己高上不少。

“我自己就能证明啊,伟大且血统纯正的巫师家族从不说谎。”

“放手!”

“你放手!”

“再不放手我就把你变成一只血统纯正的蠢老鼠!”

“哈,来试试啊?”

被激怒的中原中也眼疾手快掏出新买的魔杖真向对方抛出一个轻微的变形咒,而男孩几乎也在同一时间向他抛出一个踢踏舞咒。

幸好一个看店女巫即使赶到,一句“解除武器”挥出的同时他们手中的魔杖都被打飞出去,咒语不受控地向无辜路人飞去,结果正好反弹到听到争执匆匆赶来的中原夫人身上。

后果当然严重。中原夫人变成一只半人形灰老鼠,还疯狂地跳起踢踏舞。在她的生命里还有没有一刻可以比这时候更丢脸,这件意外发生后,除非去上学或者出门在外,否则中原中也的魔杖都必须上交给她看管。

黑魔法防御术教科书也未能幸免,被打飞了的魔杖捅了两个洞,最后店主出面让他们一人赔偿一半。而谁都不肯吃亏,就把书撕成两半各自带走。


*

到达霍格沃兹的第一个晚上,分院帽把中原中也分进斯莱特林。他毫不意外,他一脱帽子就跑到斯莱特林的餐桌区,接受来自高年级学生的欢迎祝福。他当时满心的欢喜,心想这座历史上辈出沉稳狠戾的巫师的学院再适合他不过,也许因为父母分别从拉文克劳与赫奇帕奇毕业,即使他们拥有可贵的魔法品德与高尚的君子精神,可他还是认为那里只是平庸的没有天分的巫师待的地方——而他显然不适合与那里的学生为伍。

中原中也视线透过餐桌上的点点烛火看到那天与他抢书的少年也在排队等分院,他希望彼此没那么霉运还在一起,可是分院帽在犹豫了许久之后,还是把这个名叫太宰治的少年分到了斯莱特林。

斯莱特林的学生兴奋极了,仿佛抽到了一张彩色小丑牌,使劲儿鼓掌欢迎他的入座。太宰先是坐在死死盯着他的中原的对面,但又一转身绕到另一边,直接坐在中原旁边。

“我在火车上还在想那半本教科书该怎么办。”

太宰微微一笑,拿起水杯喝了口,松了松领口,仿佛终于落得一身轻松。

“什么怎么办?”

中原向他抛去一个不太友好的疑问眼神,要知道那天的惨痛教训他还没忘,魔杖还是上火车前妈妈才刚还给他的。他度过了最不愉快地暑假尾巴。

“那本书你有一半我有一半,所以上课的时候我们两坐一起就行啦。我是太宰治,你是中原中也吧,刚才我听见了。”

中原想这话也挺有道理,既来之则安之,第一学年的第一学期他不想让自己的学院生活有不快乐的地方,所以经过再三思考他接受了太宰的提议,并且让对方保证不会再施踢踏舞咒。

而太宰轻笑一声,礼节性地伸出一只手,向中原提出他也不能老想着怎么把人变成大老鼠。

当天晚上他们跟着学院长回宿舍,血人巴罗从他们身边飘过时朝太宰点头打了个招呼:今晚终于来了一个太宰家的。

他消瘦的脸庞有快乐的情绪在溢出,对于巴罗而言这很难得。自从上一个太宰家的毕业之后,他好几年都没看到这个学院还有这群天才巫师活跃的身影。

因为一天疲于入学手续,男生们几乎沾床即睡。中原中也躺在床上睁着大眼睛,顶上墨绿色的床幔垂直挂下来,像是剧院幕布,引人遐想。

他的心因为兴奋而在胸腔内咚咚直跳。

十一岁的中原中也失眠了,满脑子都是父母给他说过的巫师故事,英雄是如何收服魔物,伟大的魔药是如何救助世人,甚至那些古老残酷的巫师大战。

睡不着的他看着幕布开始数数,一只蜘蛛,两只蜘蛛,三只蜘蛛……数着数着从床沿边爬来一只手,宛如蜘蛛脚,那只手甚至慢慢地爬上了他的被子。

他惊得弹跳起身,发现是太宰治正穿着睡衣双手托腮在他床边朝他咪咪笑,随即握紧拳头直接挥了过去。

然而被隐藏于夜色里的太宰治稳稳接住。

“你好像也没睡着,中也。”

“你干嘛管我睡不睡。”

“不干嘛,玩游戏嘛?”

“玩什么游戏啊,”中原把被子扯了些过来,给自己盖好,“睡觉睡觉。”

“我说真的,你会下巫师棋吗?”

太宰百折不挠的精神显得他特别有毅力,他没被打回去,反而一手一脚爬上了中原中也的床,掀开了他的被子公然扰人好梦(虽然中原也没在睡觉)。

“会,但我要睡觉。”

中原一把抢回被子又躺下,顺便送了太宰一记眼刀。

“好吧!那我也睡觉了!”

然后太宰直接往他旁边大大咧咧地躺了下来,还把中原裹着被子的身体挤过去了一点。

“下去!”

“我不。”

“你下不下?”

“那你下不下?”

“……不下!睡觉!”

“那我也睡觉咯。”

然后相对无言地背靠着背,只是一个裹着被子,一个什么都没。黑夜很黑,时间挺晚,中原被睡意渐渐席卷,却听到太宰从背后轻轻地喊了他一声。

他很疲惫,就没回应。

过了半晌太宰又喊了一声,确认他是不是真睡着了。

中原中也睁开眼转过身,在黑曜石的注视下把带着体温的被子分出一半,七手八脚地盖到太宰身上。

“再啰嗦一句明天起床直接把你变老鼠。”




未完。


虽然未完但我也不知道会不会有后面啊……

一时心血来潮的摸鱼。而且很久没看HP了希望在设定上面我的记忆不要出错。

评论(16)
热度(289)

© 边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