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南

出右固定,正儿八经地胡扯。

【太中】只有你知道 00-03



只有你知道

cr.边南

ps.娱乐圈背景的双黑文



01-太宰治

猛然睁眼,意识到又是那场做了无数次的噩梦。

但我早就习惯,只当他虚惊一场。

六月中的东京,天气多雨且渐渐闷热。瞥了眼闹钟,时针指向八点,下床摸索着给自己倒了杯水。头真痛,即使昨夜睡得不晚也没喝酒但还是头痛,像是那种要把人撕裂成两半的痛。想到今天的行程就更烦,刚起了念头想推拒,国木田那家伙一个电话就来了,说他三十分钟后会等在楼下,如果我没出现或迟到,后果自负。

国木田独步是我的经纪人,他不喜欢事先做好的行程计划被打乱,对日程本这种东西很执着,看起来有点不知变通的傻气。但也是这个原因,公司才让这个刻板到无药可救、看起来与我格格不入的男人来做我的经纪人。

半小时后他果然准时出现在楼下,一辆银白的劳斯莱斯幻影在微风细雨中拉风得不得了,不过不足为奇,住这片的人普遍不缺车不缺钱不缺房,甚至不缺知名度。

比如宇宙大明星太宰治。

我随便套了件Tee穿了条牛仔裤就跑了下来,脚上随便套了双运动鞋,偶像包袱是什么根本不知道。这副邋遢模样免不了被国木田一顿训。

那个梦让我一夜没睡好,现在懒得理会他的说教,一心现在只想补觉。

“今天要录的是你生日专访,”经纪人先生边驾车出小区边给我划今日重点,“会提些什么问题都列明在你旁边的文件夹里,另外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你和那个女明星自杀殉情的传闻对方保证不会提起。”

“你也很清楚那个传闻本来就是假的吧?话说真要搞个大新闻也得给我安排一个奥黛丽赫本那种级别的大美女才对嘛……哎。”

这群编辑到现在还摸不透我的口味令我很失望。我喜欢的可不是这个类型的绯闻对象,从头到脚没一点让我钟意。

“谁关心你怎么想?而且重点根本不在对象是谁,”国木田从后视镜里看了我一眼,语气里颇有恨铁不成钢的意味,“重要的是你的粉丝怎么想,娱乐版的编辑怎么想。”

他说得挺对。我笑了下没反驳,取过一旁划好重点的几页文件认真看了起来,虽然哈欠连天,还是有些困。

文件上的重要须知被国木田整理得井井有条,重点是什么一眼就明白。他笔记做得确实不错,不得不承认国木田独步是个非常优秀的经纪人,知道如何交涉才能从那群恨不得扒光艺人隐私的豺狼嘴里保护艺人。

工作嘛……无非拿人钱财替人赚钱。干明星这行虽然不得不抛头露面很是透明,但说穿了也还是这个道理。

所以无论何时何地,只要是工作场合每次演戏都演全套,粉丝爱什么套路就给他们什么套路。

我摸良心保证,今天的生日专访也不会例外。

结束生日专访已经是下午三点的事了,下午原本没事放了我一个假,但国木田接了个电话后改变了既定行程,直接把车开回了公司。

“怎么回事?不是说好准假的吗?”

我很不爽,差点在人来人往的马路上跳车逃跑。

“临时取消了。”他说,“有个剧本刚送来公司,首选男主角是你,对方说希望尽快得到回应,所以你一会儿就先过目一下吧,有什么问题加班开个会。”

“电影?”

我皱了皱眉。现在的剧组都怎么回事,选角也不提前知会,一言不合就先送个剧本。

“是电影。其实之前对你稍微提过,尾崎参与投资的那部。”

“听说这部还搞到很多小企业家的私募?”

“所以机会难得,你好好把握。”

话虽如此,但我总觉得演员和剧本之间是存在一种奇妙缘分的,与其说是演员挑剧本,不如说是剧本和角色挑演员。

而我只是有幸成为等着被挑的演员一号。

车窗外的雨势陡然变大,天色阴沉沉的,国木田在一个红灯口停下来等候。他把电台情歌调轻了些,回头看向后座对我,镜片后的目光是前所未有的认真。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我倒是觉得这个剧本的主角非你不可,原因你知道。”
他说得不无道理,沉思片刻后我提出需要和与谢野医生见一面。

“与谢野医生早就等在公司了。”

我的经纪人总能把什么都安排得井然有序,有时甚至无需我开口。


02-太宰治

与谢野晶子是我的心理医生。

太宰治离不开心理治疗,这件事很重要,可是几乎无人知晓。

国木田是知情人之一,因为工作原因与我几乎形影不离的他终于还是发现最真实的我的面目,我还记得他第一次谈起我病症时眼神中的那份诧异和惊恐。

“我只是想不到世界上真有这样的存在。”

这是他对于我病症的评价,语气中还带有点同情。

我不以为然,也不需要,所以微微一笑地说我其实没什么太大感觉,每次那家伙跑出来我就完全不记得发生了什么事。人格分裂这种不多见的症状很难从根本上治好,而我能做的就是尽力隐藏,让第二人格出现的次数越少越好。

但情况不可能万无一失,所以有个国木田这样可以依靠的存在对我而言非常重要。

拿到手上的剧本颇有厚度,故事的主人公是一位作家,患有隐蔽的不为人知的人格分裂症,唯一的知情者是他童年时喜欢的一个女孩,他喜欢女孩,但女孩的感情早有所属。

整个剧本从第二人格的产生讲起,一直到最后在幻想出来的爱人的怀抱中死去,足足一百多页讲的都是主人公四十多年的分裂人生。

很矛盾的一个角色,两个人格是截然相反的性格——和我一样。

因为太过贴近我的现实,看着看着甚至会产生角色错位的感觉。

这样一个角色可以说是最适合我的,但是否该接下是另一回事。唯一的问题就是我现在敢不敢接下这个角色,因为连我都不知道,一旦入戏之后,会对我本身的病症产生什么影响。

这个剧本足够好,这个角色也足够好,如果我可以演好演活,今年没准可以拿个什么牛逼哄哄的奖回来也说不定。但相对的,因为我的特殊情况,我会承担比别人多太多的风险。

“你怎么想?”

我开口,回头问正站在落地窗前摩挲杯身看着雨夜的与谢野晶子。

良久后她像是终于确定了下来,将剧本丢在我面前的茶几上。

“你接吧。”她顿了顿又补充道,“我们一直找不到你人格分裂的初始原因,说不定这种环境模拟可以刺激你想起些什么,就当一种治疗手段,当然我会在旁边一直看着你。”

她说得没错,连我都不知道我为何会变成现在这样子,我甚至都没与第二个人格说过话,根本不清楚那是个怎样的人。

“你确定?”我反问。

她喝了口咖啡,一语言中我的私心:“即使我说不,你也会接下这个角色,不是吗。”

真恐怖,这个女人大概有读心术。

“上次那家伙出现是什么时候?”

“两个月前,新片新闻发布会的时候……那个时候简直太糟了。”

“当时你们都见到DZ了吧?”DZ是我体内第二个人格的名字,“他还是什么都没对你们透露吗?”

“当时发布会快开始了,你却突然跑得无影无踪,”国木田对当时鸡飞狗跳的情况还历历在目,有些头疼得皱眉道,“后来我们找到DZ的时候他好像……特别高兴。”

“诶高兴?那个自杀者?为什么?”

他们丢给我一个白眼,同时摊手:“拜托,我们怎么知道另一个你在想什么!?”

也是哦。连我都对住在我身体里的这个DZ充满了陌生感,除了知道他喜欢轻生自杀之外一无所知,更何况眼前这两个游离在我们之外的人。

男主角决定之后这部电影很快就找齐了剩下的人,我看着深夜发来的邮件,注意到OST和主题曲那一栏写的都是同一个名字:中原中也。

我有些诧异怎么会选这个男人。恕我直言,虽然中原中也很红,在歌谣界红极一时,但我之前听过不少他的歌,可以断言我不喜欢他的风格。我试着向国木田提出这一点,但他很快就告诉我别想了,唯独这一栏是决定男主角之前就决定好了的。

“什么?!”

我有些生气,连我这个男主角都还没定下的时候就先定了他?这个顺序是不是错了?

“这部电影投资方是尾崎,中原中也是尾崎家的人。”他停下手中正在写规划的笔,抬头看着我解释,“再说这个决定你有什么意见?中原也不是只靠后台,创作型歌手,还红,出道以后拿得出手的作品大把抓,你有什么不满意?”

言下之意是这样的人才请都请不来,别不知好歹得了便宜还卖乖,你就乖乖闭嘴好好合作吧。

“想起来还有件事——”他怕我不够膈应似的还来补了一刀,“导演说这次的主题曲希望你们两个合唱,词曲当然都是中原负责的,他事后会联系你,联系方式已经给他的工作室了。”

so what?这不就意味着即使我单方面地不想与中原中也接触也不行了?

还妄想一个歌手和一个演员一起打副本,进同一个录音室录同一首歌。导演真的是一个很有想法的人。

“你小心点就没事,千万别露出狐狸尾巴。”国木田提醒我,“中原中也不是什么简单角色更不是笨蛋,如果你的真面目被他看见了,指不定还会发生什么。”

所以请您高抬贵手,千万别给我们惹麻烦。国木田警告我。


03-中原中也

“——初次见面,这里是中原。”

我拨通这个陌生的号码,却发现对方设置了语音留言。

果然是宇宙大明星太宰治吗?直接找人看来比想象中还要困难。

“是关于这次主题曲的事。我想身为主角的太宰先生也会自己的想法,希望我们可以抽个时间一起喝杯茶坐下来谈谈,在哪里都可以。

——我等你回复,祝工作顺利。”

然后挂掉通话,陷入工作椅中伸了个懒腰。

眼前都是写得乱七八糟的乐谱,桌前的挡板贴满了便利贴,上面都是每个灵感一现写下的曲调或者歌词,很琐碎,都没成章。

但那些专辑里脍炙人口的歌曲都是从这里出来的,它们就是我的素材库、我的全部。

我挑了些这次电影音乐创作或许用得上的素材夹在本子里,但奇怪的是这次特别不顺,有时想好了旋律,但真的试着哼出口时又感觉不对,觉得不该是这样。

一遍遍的自我否定让工作变得毫无进展,连那些写在本子上的DoReMi似乎都在讽刺我这次的无能。

所以才打了刚才那个电话,希望这位红极宇宙的男一号可以帮助我找到些感觉。

手机震动,打开一看是条简讯,男主角发来的。

【那就明天下午吧,外面无论哪里人都太多,你方便来我们公司吗?我们这里的咖啡很不错。】

虽然是个问号,但这句话给我的感觉是,根本不给我选择余地。

第二天下午我准时到了他公司楼下,其实步行过来也不太远,都在表参道附近,但为了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我还是开了车来。

我摇下车窗问安保人员停车库还有空位吗,安保大叔看到是我,满心欢喜地替女儿要了个签名然后特别殷勤地指了路。

我停好车去一楼前台登记,接待员从我脱下墨镜那刻起情绪就特别激动,说是我的超级大粉丝,我笑了笑和她拍了张合照。

“您是说,您是要找太宰先生吗?”

我点头:“我们有预约。”

“不好意思请稍等,我马上帮您联系一下太宰先生的经纪人……”

我的超级大粉丝话还没说完,就从电梯里匆匆跑过来一个戴着眼镜的男人,他鞠了个躬自称国木田,是太宰治的经纪人,直接接我去见他。

“太宰先生正在忙,所以可能会耽误您五分钟的等候时间,很抱歉没事先通知到您。”

国木田边走边向我致歉。

“没事。”

我跟他走在后面,迎面走来的几个工作人员似乎都认出了我,捂着嘴兴奋地窃窃私语。

我很习惯这样的场景,职业使然朝他们微微一笑。

“中原先生很受欢迎,我们公司也有许多您的粉丝,这次合作所有人都很期待。”

“我也很期待。”我客套地回道。

但我更期待大明星太宰治可以快点出来见我,一会儿回工作室我还有事呢。娱乐圈哪个有点名气的不是大忙人?


很快我们就走到了太宰治的办公室,这里明显和外面的员工工作区不同,装修和摆设都别树一格很有品位,别的不说光是门口那副挂画就是画家真迹。

而且这里和外面隔开了很长一段距离,甚至点燃了沁人心脾的香薰——这个太宰治的品味不算太差。

正当国木田准备敲门的时候,门从里面被人拉了开来。

那张大街小巷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脸出现在我眼前,那双在荧幕上迷倒无数女粉丝的漂亮眼睛此时看着我,似乎只看着我。

太宰治有些放肆地在我脸上扫来扫去,然后笑了起来——

“你真的来了呀。”

他的语气和微笑让我一时之间……有些无语。

被冷在一旁的国木田突然向前了一步,横在我和太宰治之间,他眼神冰冷地看着自己老板:“……DZ?”

“你们猜。”太宰治的话令国木田产生了一瞬的犹豫。

但只是一瞬,就这一秒间,太宰治突然伸手拉过我的手腕。在我还没搞清楚发生了什么事的时候,就被这个宇宙大明星拖着一起狂奔向走廊尽头的出口。

……简直莫名其妙极了。

我边被太宰治拽着狂跑边努力让自己捋直舌头说清话,我问他去哪里,我们干嘛要跑。

他却转过头来对我说,他也不知道。

我有些傻眼,今天该不会是碰到神经病了吧?





待续。


本来这篇娱乐圈的双黑一直在文档里躺着,想写完《亡命之徒》之后再发表出来的,结果今天那个官方杂志图直接让我觉得……

我不发不行……

鸡血啊鸡血,狗血啊狗血。


真的,爱是天时地利的迷信。




评论(15)
热度(387)

© 边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