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南

四个男人
撩得风生水起
可能最喜欢的
还是许老师

【太中】只有你知道 04-05



00-03


>>>



04-中原中也

我想我真的碰到神经病了,还是个有名的神经病。

太宰治手劲特别惊人,怎么甩都甩不开。他放着快速电梯不乘,拉着我从二十层一路跑到G2层的停车库,虽然学生时代体力是不错,工作以后也经常去健身房,但也经不起突如其来这么一番折腾,跑到G2的时候我几乎是扶着墙壁大喘了好几口。

“你不打算解释一下?”

我冲前面那个自说自话的男人喊。

他却掏了掏口袋,然后摊开空空如也的手:“哎糟糕……车钥匙忘在那家伙桌上了。”

“喂,你这家伙听我说话了吗?”

作为回答,太宰治一回头看到一面镜子,盯着打量了自己一会儿,捋了捋自己的刘海然后掏出一副墨镜,酷酷地带上。

“……喂喂。”

“中也今天开车来了吧?”他冲我扬扬嘴角。

“当然开了。”

话说出口才觉得不对,这根本不是重点,重点应该是我和他已经熟到可以直接喊名字了吗?

“那好,借我一下。”

“……你要干什么?”

“嗯……我想想……先去买个衣服好了。”

“哈?买衣服?”

太宰治在说什么想干什么我已经看不懂了,看着他的笑脸我心里只有一个想法:天,这人有病吧。

如果一定要有第二个想法,那就是:为什么会被我碰到呢。

“因为这身衣服品味实在太烂了,”他指了指身上那件干净素雅的限量版白衬衫,“再不换我真要自杀了。”

“……”拜托,这个理由让我才想自杀。

虽然他说是借用我的车,但上了车之后自然而然坐到了驾位,我被挤到了副驾,车门关好后他让我戴上墨镜。

“毕竟你也是个名人啊,”说着他凑了过来,修长的手指把我勾在Tee领口的墨镜取了下来,然后自说自话替我戴上,“蹲在周围的狗仔一会儿看到这辆车出去,你觉得他们会怎么想?”

怎么想,还能怎么想?

我又不是女人,太宰治的绯闻对象怎么也搞不到我身上吧?

“比起他们怎么想,你难道不该问问我现在怎么想?”

讲真的,我现在真的恨不得撬开这个人的脑子看看他到底在唱哪出戏。

“哦也是。”太宰状似认真地点点头,下一秒出口的答案却让我恨不得把他摁在方向盘上揍一顿,“那中也就想想一会儿买好衣服我们去哪约会吧。”

“……”

我原以为太宰治会带我去银座或者港区的高级商场,毕竟按照他的身价规格是这种商场特别接待的VIP也不奇怪,但他却跟着电台哼歌,十分钟就开到了附近的里原宿。

……原来他是这种高街风格的人吗?我对着后视镜确认了一下墨镜把我大半张脸都遮好,这才有些狐疑地打开车门,跟着下了车。

“钥匙先放我这,”他把我挂着搞怪鼻涕虫挂件的宝贝钥匙丢进自己口袋,利索地关上车门,“走吧。”

靠,宇宙大明星太宰治现在不仅绑架了人,还绑架了车。

而且对象还是我,中原中也,宇宙大歌星。

这样奇怪的私料如果爆给杂志社的话我是不是可以拿到一大笔钱?

我跟在他后面进了一家叫Billy’s的鞋店。太宰治刚进门摘下墨镜,一个混血的男店员就迎了上来,热情地给了他一个拥抱,嘴里说的名字不是太宰治而是DZ这两个英文字母。

这是我今天第二次听到这个称呼了,觉得奇怪但又说不上哪里奇怪。

太宰治拿了本手册就到一旁迫不及待挑了起来。我有些尴尬,站在隐蔽的地方不耐烦地等着——因为店里正在放的背景乐竟然是我的新专辑,还是一首煽情至极的情歌。

“这不是……中原中也!?”

……这种地方真是危险啊,戴着墨镜伪装都没用,还是立马被人认了出来,我干脆摘下墨镜和对方握了握手。

“我听了中原先生的新专辑,真的超喜欢!”他有些激动地打开自己的iTunes证明粉籍,我的专辑赫然出现在第一页,“中原先生下一张我也会支持的。”

“那我代替中也谢谢你啦,我也喜欢这张专辑。”原本在看鞋子的太宰治从我后面凑上来,笑眯眯地看了眼音乐列表,“还有中也拍的这张专辑封面。”

只是很普通的一张侧脸照,雪白的背景,出专辑的时候红叶笑话我说太简单了吧,所以设计又ps了点满天星上去。

“你喜欢?下次送你一张,带签名。”

“哎真的吗?”

太宰治这个语气好像我那些粉丝一样,惊喜得不像话。

——原来他是我的Biggest Fan?

“要就送,不要就算了。”我回头对太宰治说。

“十张我都要。”然后他竟然大庭广众之下从后面勾住我肩膀,一边笑一边凑到我侧脸印下一个吻。

他在干什么?

我彻底愣住了。




05-中原中也

我正想说些什么缓解尴尬,太宰治手机铃声就适时地响了,他掏出来的时候我瞥到了来电人,是国木田独步。

就是那个戴着眼镜看上去比太宰治正常多了的经纪人。

他接通了电话,因为没开免提所以没人听得清电话另一头说了些什么,从太宰治看不出无表情的那张脸上也判断不出。

……但是他突然这样突然地从公司跑出来,经纪人不可能给他好脸色的。

“别想着把我找回去。也别想问他我们在哪里。”

我的手机也这时候也响了起来,我拿出来一看是个陌生号码。

刚想接通,太宰治就一手挂了自己的电话一手拿过我的手机。

“喂喂,你……”

我还没来得及阻止,这家伙就把那个号码来电摁掉屏蔽,然后直接关了机。

“……靠,你这又是干什么!”

我气急,想去抢回我的手机,他却把手机举过头顶,不给我碰。

“不这样的话他们会一直来烦你,”他摇了摇手上的银白色手机,笑道,“这个,我先替你收着。”

“太宰治你有病?!”一而再再而三,我快忍不了了。

“嗯,有啊。”他脸皮还挺厚地笑了笑。

“……”

好了,太宰治现在就算杀我的人灭我的口也没人能来救我了。我有些悲愤地瞪着他手上的手机,想着我的手机我竟然救不了,心如死灰。

太宰治把一身衣服鞋子都换掉之后已经是下午五点。他现在成了一身黑的高街青年——黑色的棒球帽,黑色的Supreme短袖,黑色的牛仔裤,以及一双黑色的板鞋。

“太宰治原来你的品位是这样的。”

我有些无语地瞥了眼他手腕上那个刚买的Cartier手镯,明亮又圆润的白金就像一条小蛇,在他手腕上缠了两圈,霸气精致。

他嗯了一声,把之前那副墨镜也脱下丢到后座,换上刚刚才买的茶褐色镜片的粗框墨镜,准备倒车出车库了。

“好了,现在你准备开着我的车去哪,”我点了根烟看着他,有些反讽意味地用上了敬语,“太宰先生?”

“一个好地方。”他伸手把我的烟取下来,抽了一口后塞回我嘴里,浅浅笑道,“你会喜欢的。”

他带我去的的确是个好地方。

今天交通情况不算太烂,车子一路放风到台场,正好赶上了夕阳落日。

他把车停在海滨公园门口,因为不是双休日的关系现在不算人满为患,只有为数不多正在散步的市民和随便转转的外来游客。

港湾潮水的声音延绵不绝从远处传来,年轻女孩在喊自己恋人的名字,男孩跑来牵她的手嬉笑着跑过我们眼前。老人将看了一天的书放回口袋,拄起拐杖往回走,沙滩上留下一串串他们的足迹。而那些白鸟在远处的海面盘旋鸣叫,一些停落在延岸而筑的木道围栏上,眺望夕空等待下一次振翅飞翔。彩虹大桥素雅的白色桥体被染上姹紫嫣红的日落之色。很快,那些仿若指路星星的夜灯就会被一齐点亮。

有几秒我甚至觉得,这是在我梦里见过无数次的场景,内心有什么莫名情绪在暗自涌动。

我们躲开了所有人群,找了处几乎无人的沙滩边缘。

一旁的太宰治不知从哪里变出了一瓶香槟,我目瞪口呆地看着他熟练地开香槟,根本不记得今天有看到他买。

“高级服装店的VIP问他们拿一瓶香槟总是没问题的,”他笑着开了香槟,那些带着气泡的酒液一瞬间疯狂地向外涌出,一些洒在了夕色尽染的沙滩上,“你喜欢这个,不是么?”

他说得没错,可他又是怎么知道的?

……也许是身为Biggest Fan的太宰治看过我的相关访谈吧,只能那么想了。

我们没有杯子,只能粗鲁地直接对着瓶口喝了。

——Cheers。

太宰治从我手中接过香槟的时候无声地朝我对了个欢愉的口型。

潮湿的风吹着他的刘海,让他扬起的侧脸看起来是如此漫不经心,突然静止下来的画面险些让我错觉今天发生的一切都是一个梦境。

但是当我想起那个印在我侧脸的吻时,那里的触感仿佛又回来了,如此鲜明……

于是黄昏夕阳下的我像个傻子一样开口问他那个时候为什么突然就亲了上来。

怕彼此尴尬,还急匆匆地补了一句:“即使你是因为喜欢我的音乐,这种表达方式也太热情了点啊。”

“不是音乐。”

太宰治看着我,否认道。

“……那就是不小心碰到的吧。”

“也不是意外。”

“……”

他的表情认真到让我接不了话,只能不自然地笑了笑,想转开话题。

反正只是脸颊被一个男人亲了一下,冷静下来仔细想想还是那个知名度爆棚的太宰治,我也不算亏……大概,嗯。

可是他接下来那句话让我彻底傻了。

“因为你说过想来看看啊,所以带你来了,今天。”

“……”

我正看着他不知所措,后面传来一阵嘈杂不已的脚步声,我还没反应过来,香槟酒就从太宰治手上滑落了下去,酒液流了出来,黏湿了那些沙子。

是国木田独步。

他从后面狠狠揍了太宰治一拳,直接把他打晕了。身后还跟着一个我不认识的女人,秀气的眉轻皱,看着倒在沙滩上的太宰治。

——眼前这个躺在我脚下的人叫太宰治。

——直到他倒下我都不知道他在说什么。

——但他像是认识了我很久……很久。





待续。


ps.

之所以背景设在东京是因为我对横滨真的很不熟悉,写起来各种恶补考证很吃力的,还是东京比较顺手。
而且娱乐圈这种感觉还是在纸醉金迷的东京更合理…啊…也好发展。

嗯……看到留言有读者说很童话,其实这篇是狗血虐文,我先打个招呼……


评论(39)
热度(268)

© 边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