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南

出右固定,正儿八经地胡扯。

【太中】尾巴颂



“中也,你这个情况不太妙啊。”

沉静的和屋中尾崎红叶放下正在摆弄的茶具,盯着对面人看。

“是的吧?”

窗外阳光明媚,屋内愁云惨淡。

“多久之前的事了啊?”

“我想想,就是上次合作吧,那混蛋又把我撂战场上没管之后……”中原中也眉头紧皱,又顺着回忆仔细想了下去,“之后没多久,那家伙有事来找森鸥外,我突然就看到他长了一对耳朵和一条尾巴。”



尾巴颂

文/边南

BGM/甜点颂


那天中原中也因为没什么差事就睡到太阳晒屁股了才起来,睡了足足十二小时的后遗症就是神清气爽。他悠闲地逛到附近一家咖啡厅吃了个Brunch,再然后突然接到干部开会的简讯,于是急匆匆赶到森鸥外那里报道去了。

会议也没什么好说的,就是例行的上周工作汇报,本周工作确认,因为有几个干部被派去海外执行任务了,所以中原中也这周自然而然多承担了些港口的工作。

任务虽然多了些,但总体而言他的心情依然不错。

会议快结束的时候他想起有事要和几个手下交代,所以召集人去隔壁小会议室继续讲了几句,再出来的时候天都暗了,人也都走光了,只有森鸥外还坐在会客室……他对面还站着个脑袋上冒出两个猫耳朵尖儿的人。

靠,这不是太宰治么,他跑来黑帮干嘛……这人就算化成灰他也能一眼认出来,但又觉得不太对劲,太不对劲,劲不太对!

太宰治的能力什么时候和月下兽一样了?

脑袋里飘过十个问号的中原中也随即有注意到不仅是耳朵,太宰治的风衣后不知何时还多出来一条尾巴,黑色的猫尾巴甩来甩去,像搞催眠似的。

不仅是十个问号了,现在有一百个一千个问号在他脑袋里此起彼伏地唱着歌。

难不成人虎的能力还具有传染性?

中原中也杵在门后,抓耳挠腮,越想越有道理,于是赶紧打了个电话给芥川,因为芥川前阵子一直和中岛敦搞不清楚,所以就小心地试探他最近有没有觉得身体有什么奇怪的变化。

芥川今天难得没加班,正在和妹妹吃饭,所以接电话的语气不太好。尤其在听到中原中也莫名其妙的问题后更是低气压,沉默十秒甩过去一句“没有”就不给面子地直接挂了电话。

他盯着早就黑屏的手机略有所思摸了摸下巴,既然芥川说他没什么变化,那就能排除这个可能性了吧。还是说,得接触更深更多才会有变化?

难道都没人发现这个惊天秘密?

难道他还成了走近科学第一人?

越想越肯定的他目光又扫了过去,偷偷盯着太宰治那对随着明快情绪耸动的猫耳朵看了又看,真的就和爱丽丝养过的那只黑猫一样……让人还蛮想摸的诶。

呸,说错了,他才不想摸!

哼,说起来这该靠得有多近才会被传染得那么严重啊?他有些不爽地鄙视太宰治。瞧瞧那耳朵,再瞧瞧那尾巴,黑得发亮,亮得碍眼,就和这人的心一样黑。


……

“所以就是从那一天开始,你就一直能看到太宰的耳朵尾巴了。”

“是啊,太奇怪了,我这几天越想越奇怪,总有种不太好的预感。”

尾崎红叶淡淡地扫了眼那个拿起茶杯一饮而尽的发愁之人,其实她是知道怎么回事了,但是这事真的不太妙,她都不知道怎么开口挑明才能让中原中也看开一点。

转念一想,这事不管怎么坦白,事实总是摆在那里的。正所谓长痛不如短痛,退一万步说,反正痛得也不是她。

“我倒是想起来一个传说,”于是她不动声色地把茶具往自己这里挪了挪,防止一会儿知道真相的人一个激动就把她最喜欢的宝贝们给全砸了,“一个……或许、可能、大概不太靠谱的传说。”

一听这口气就是个知情者啊!——于是中原中也用那种好像小型犬一样的眼神盯着这个被自己视若长姐的人看。

尾崎红叶被这眼神看得有些于心不忍,但觉得一无所知的中原中也会更可怜,所以心一横,还是说了出来:


——如果你真心喜欢一个人,就可以看到对方的耳朵和尾巴。


“……传说是这么说的嗯。”

“……”

“中也?”

“…………”

“你还好吧?”

“………………”

“中原中也!!”

中原中也现在什么都听不进去了,整个世界都崩塌了就这种感觉吧。他希望自己立马变成一只动物,有尾巴的那种。

他想变成一只乌龟。

一只,缩头,乌龟。


“人虎那个尾巴真是讨厌啊,让人看了就想拽掉。”

当芥川某天冷言冷语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原本怏怏地缩在椅子里翻阅文件的中原中也一下子来了精神劲,用那种“终于被我碰到同道中人了!”的热忱眼神盯着这个脸色苍白又冷酷的后辈直看。

三分钟后芥川被这种stk的目光盯得整个人实在不太好,就偏过头问中原中也怎么了,皱着眉让他有话直说。

“你知不知道有一个传说——”中原中也像是无所不知的大前辈一样,骄傲地站在芥川面前迫不及待地给他科普,“你喜欢谁就能看到谁的耳朵和尾巴!”

“……嗯。”

芥川没接话,也是实在不知道接什么好。于是低头继续做自己手头的事,无视了中原中也。

“芥川?”

“……”

“你不是被吓傻了吧。”

看到芥川的反应,中原中也心里甚至想发笑。一想到不只是自己那么懵逼,人生路上还有个伴,心里顿时舒畅了一点。

“中原中也你是不是傻,”实在看不下去这种智商的尾崎红叶小心翼翼地插话进来,“我也能看到人虎的尾巴啊……”

“说起来我还能看到他爪子呢。”

端茶来给芥川的樋口一叶也在一旁笑了,是那种跟着调侃的语气——那可是中原中也大前辈哇,能调侃一下还有红叶大姐护着,赶紧来一句爽爽。

终于意识到自己智商掉线的中原中也尴尬地笑了笑,来了句“干嘛那么较真啊我就说着玩玩嘛”然后灰溜溜地回了自己座位。

回到座位后他意识到一个问题:如果那个传说是真的,那喜欢中岛敦的人岂不是一辈子都分不清自己是不是真的喜欢中岛敦?!

“哎……”

这个坑爹能力。

安静了五分钟后,芥川突然来了句:

“人虎那对耳朵平常倒还好,变成粉红色以后很碍眼,让人看了也很想拽掉。”

尾崎红叶:“……”

樋口一叶:“…………”

中原中也:“………………”


中原中也近来也是比较空,所以总是天马行空地想东想西。他想既然太宰治是只黑色大猫,那自己又是只什么动物?

……别真是一只乌龟了吧。

别,千万别,乌龟可一点都不帅气啊,即使是忍者神龟那级别的也不行!越想越后怕的他盯着镜子,希望自己此刻是个极度自恋的人,这样就能知道自己到底是个什么动物了。

只可惜他自恋程度远没到那喀索斯那个境界,镜子都快被他盯得裂开了,还是死活看不出自己是个什么。

他总不可能到处问别人,嗨亲爱的小姐你看得到我耳朵和尾巴吗。那要是对方说看得见,他是不是还得负责?

于是他越想越纠结,越想越有求知欲,有时走在路上路过宠物店,也会不自觉多看几眼那些小猫小狗小兔子。那天一只刚出生三个月的奶油柯基犬盯着他奶声奶气叫了好几声,他就不自觉地摸了摸自己脑袋,怀疑自己该不会是只竖着大耳朵的柯基吧。

……虽然不太愿意承认,但他这个身高,的确挺有可能的。

于是脸更黑了。

老实讲他不想走可爱路线,他想走酷炫狂霸拽那一路的,比如美洲豹啊北极狼啊什么的。

想想就很酷。


“我说,难不成你最近还在纠结那事啊?”

尾崎红叶实在看不下去为伊消得人憔悴的中原中也,就主动找他吃了个午饭,顺便再找他说个事。

“开玩笑,谁纠结了?!”

中原中也一听这忧心忡忡的姐姐式语气就不爽,搞得自己多在乎太宰治那人似的。他激动地拍案而起,路过的服务生都被他的粗鲁吓了一跳。

“行吧,不纠结了最好,”红叶费了好大的劲才让自己没笑出来,继续保持一本正经地说,“谈正事吧,今天是来给你传达个事的。”

“哦什么事。”

中原中也恢复冷静,端起红酒喝了一口——又香又醇的好酒,再抿一口。

“其实也没什么,就是接下来有个任务要你和太宰一起完成。”

噗——

下一秒入口的好酒被中原中也全喷了出来。

也幸好坐在对面的人早就预料到了会这样,及时躲开了。

冷静下来后中原中也擦了擦嘴,然后移开眼睛一板一眼地说:“我想还是不要了吧,任务能有多难啊,我一个人就可……”

“不允许中原中也拒绝这个任务与合作对象。”尾崎红叶看中原中也那怂样差点笑出声,“——Boss的原话。”

……

天呐做什么柯基啊他还是做一只缩头乌龟吧!

中原中也都想钻进手机里的Pokemon真变成一只杰尼龟算了,丑帅丑帅的水箭龟也行啊,他不介意的!



中原中也收拾完了最后一个根本不经打的敌人,离太宰治站得远远的,像在躲大瘟神一样。

“中也——”

太宰治还好死不死地朝他这里走了过来,他不得不朝那里看了眼——太宰治那该死的耳朵和尾巴正嘚瑟着呢,工作完大家的心情都很不错,太宰治那条猫尾巴甩来甩去,耳朵也机灵地耸动着。

哦天呐——为什么他还是看得还是那么清楚啊,啊啊?

中原中也真是尴尬得想表演一个就地死亡。

“有话说话,别往这走,我们不熟。”

说着他往后退了几步,太宰治看着他在笑。而他心脏有病,跳得飞快。

“我们之间还叫不熟,那世界上都是陌生人了。”太宰治只要一和中原中也说话,心情就出奇地好,一条黑亮的大尾巴在背后扫来扫去,笑弯了一双眼睛,“对吧?”

对你个头。

中原中也没理睬这个厚脸皮的大猫,自顾自地捡了衣服往回走,但那个大招实在耗费了他太多力气,没走两步就快摔了的样子。

好在太宰治人高腿长,及时赶过去扶了一把。

就在太宰治站到他旁边的时候,中原中也似乎感到那条尾巴无意间轻扫过了自己的小腿,酥酥麻麻的感觉一下子传了开来。

于是,他就特别没出息地腿一软,直接倒了……其实倒了不算什么,关键是他竟然直接倒在了这个臭不要脸的大猫怀里。

苍天大地杰尼龟,宝可梦里水箭龟!

刀子有吗,绳子有吗,急流有吗,龟壳有吗?

他想自杀。

“我说中也你是不是在躲着我啊。”

太宰治微微一笑主动凑上来,和他靠得老近老近……近到都能看到他眼中的自己了,于是脸快烫爆炸的中原中也不知哪来的力气,一下子推开了那只让他不太好的大猫,立马往前跑了几步,在确定离对方三米开外后才回过头看了眼太宰治,假装镇定地朝他恶狠狠喊回去:

“对啊我讨厌你所以躲着还不行吗!”

惹不起还躲不起了?

“行啊,”太宰治懒懒地应道,那条大尾巴还是得意地甩来甩去,哪有半点被激怒的样子,“但那么晚了,你一个人是准备去哪啊,前面是死路诶。”

中原中也这才想起来他们还在任务中,一时半会儿根本分不开,于是只好心不甘情不愿地往太宰治走了回去,但始终和对方保持了一段距离,一旦太宰治用那个好死不死的声调喊他名字,他就跳得远远的。

而这时太宰治总是用一种“你这人怎么那么好笑诶”的眼神看他。

其实中原中也也觉得自己像只弱智至极的惊弓之鸟,可问题在于一旦离太宰太近就会被那条尾巴扫到……他实在不想再丢脸地腿软一次摔一次。

那天晚上赶不及下山了,于是太宰睡在废弃的小木屋左边,而他干脆睡到了另外一头,哪怕那里破窗漏风也认了。

当晚吹着夜风,他做了个很惊悚的梦。

他梦见自己在摸太宰治的尾巴,还嫌摸不够似地摸了摸太宰治那对耳朵,他意犹未尽摸了好几下,那手感毛茸茸的,实在是棒极了。

然后太宰治说想摸他的,他就主动把脑袋凑了过去,梦里的自己似乎还挺高兴挺期待,但太宰治刚伸手过来脸就黑了,讽刺地笑他:你这只光秃秃的乌龟,连个耳朵都没有,滑溜溜的样子真是滑稽死了。

……

第二天惊醒后的中原中也黑眼圈很重,困得恨不得用两根牙签撑住自己的眼皮。



盛夏蝉鸣声中和中原中也一起下山的太宰治说是为了节省一个回去的路费,厚脸皮地蹭进了中原中也的车里。

“靠!下去!”

中原中也愤怒地瞪着他让他赶紧滚,太宰治蹭车就算了,关键蹭得还是他副驾!

这家伙那条可恶的尾巴一定会让他分心的,一定会的!

可是这种可笑得要死的丢脸理由他又不能明面上讲出来。

“诶别啊,”太宰治掏了掏自己的口袋,可怜兮兮地摊开空空如也的双手,“你看,我真的没带钱。”

“你不是很会对女孩子说花言巧语的吗!”中原中也恨不得手动拉人出来,但还是怂了,只能在语气上放得狠点,“所以你站在路边拦车啊?女孩子看到是你,肯定会带你一段路的!”

“可我不要啊。”太宰想也不想得拒绝了中原中也的意见。

“什么要不要,你给我下车!”

开什么玩笑,这可是他的车,中原中也不信自己今天还做不了主了。

“可是你也不想我下车的,中也。”

“什么我不想,我真心诚意地想!”

中原中也对天发誓他的一颗真心比真金还真。

“那中也你的尾巴还紧紧缠着我尾巴死活不放啊?”

“什么我的尾巴紧紧缠着你的尾巴,你有病……”

正想指着太宰治鼻子骂一通的中原中也不小心瞥到了后视镜,那里面一条黑色尾巴上正紧紧缠着一条火红火红的尾巴,顺着尾巴看下去,他竟然看到那条尾巴是从自己背后长出去的。

靠!!!

红尾巴主人一惊之下急忙松开了太宰治的黑尾巴。那条好看的火红色的大尾巴在背后竖得老高老高,仿佛正在遭受一万年份的惊吓。

太宰治现在的神情倒是真的像极了一只心情不错的心机猫,盯着中原中也五味陈杂变来变去的脸看得无比欢乐。

“你你你你……你他妈什么时候看到的!”

中原中也反应过来后脸爆红地指着太宰治颤抖着声音问。

“诶我早就看到了啊——”太宰治伸手把魂飞天外的中原中也一把拉进了车,顺手砰地一声关上车门,“你耳朵也是火红色的,尖端带了点黑色,你看上去像一只狐狸,其实也是一只猫,对吧?”

中原中也惨白着一张脸,不想说话了。

太宰治倒是抱着他,顺手就摸了一下他在颤抖着的耳朵尖,然后像是终得所愿似地叹了口气:

“手感真不错,我早就想摸了诶。”


……

太宰治是真的早就想摸摸看中原中也脑袋上这对毛茸茸的火红耳朵了。

那是很久以前就能看见的存在了吧,久到他自己都快忘记了,太宰治一开始觉得自己是看走眼了,直到后来无意间听到尾崎红叶他们在说“如果真心喜欢一个人就能看到他的耳朵和尾巴”。

他那会儿还在港口黑帮,起初确实被这个事实弄懵了好一阵,但惊讶之余,很快就发现这项秘密特权简直太好用了。

两人一起任务时他总能不用开口就知道中原中也最真实的内心想法和状态,平时见面也能知道中原中也不是真的讨厌自己——他总是一边指着自己说三道四,身后那条大尾巴却摇来摇去,耳朵也兴奋地跟着耸动。

那明明是高兴的样子吧?

太宰治为中原中也十年如一日的口是心非觉得好笑,但也像所有猫科动物一样,受用得不得了。

他那会儿甚至开始想,自己要不要先养一只猫熟悉起来。





完。



为了庆祝朝雾先生的肯定,我连夜烘了个甜饼。

夸我,然后再夸朝雾妈妈!

黑尾巴和红尾巴是参考了卡酥的那个挂件。我问她那啥红色的中也是不是狐狸,她说是猫来着的。

……

评论(41)
热度(1103)

© 边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