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南

四个男人
撩得风生水起
可能最喜欢的
还是许老师

【太中】苏眉 01


-向哨背景,私设良多,学院时期。

-无脑恋爱故事。

-BGM/つつみ込むように・・・

-个人觉得不能叫文……大概就是一杯甜的水。觉得写得很白痴也不要打我,反正这篇没仇人没坏人没苦大仇深相爱相杀……只有恋爱的酸臭味(ˇˍˇ) ~



>>>>>


01-学院舞会


太宰治收到邀请函的时候正在宿舍里绞毛巾,上半身赤裸着,刚从浴室出来,黑漆漆的发梢还滴着水。舍友坂口安吾对那封素白的请柬不感兴趣,直接往他书桌上一丢就瘫在了自己床上,困得打了个哈欠,连声音都显得含含糊糊:

“周六晚上八点。”

“只有我们这届?”

“这次全校都在。”

“啊哈……”

坂口安吾瞧了眼正在擦头发的太宰治,眯眼道:“你该不会在想着怎么逃吧?”

“为什么要逃?”

太宰治用一种“瞧你都在说些什么事儿啊”的眼神瞥着坂口安吾,毛巾甩椅背上,拆开了那封请柬——学院领导深怕他们向导生感官不够敏锐似的,纸上那香水浓烈到想吐。

“为什么不逃?”坂口安吾饶有兴趣地支起脑袋,看着太宰治的眼睛,大声提醒道他的风光事迹,“去年舞会被一群哨兵生眉来眼去的事情,别说你不记得了。当时他们向你抛来的好感,在你旁边多站一秒我都嫌齁得慌。”

太宰治眨眨眼,笑得像只老狐狸:“哦?我倒是没什么感觉,你要是看上了哪个就留意点。”

“想替我做介绍人?”坂口安吾翻他一个大白眼。

“是让你留意着别被其他向导给抢了。”太宰治顿了顿,又无比认真地加了句,“比如说,我。”

坂口安吾瞪着太宰治,就知道眼前这看上去温文尔雅的家伙不是什么好人,但同住一间寝,说的话千千万万句,他愣是没在口头上讨到过太宰治的便宜。

“哨兵班大部分也是男生吧,你说说,他们到底看上你太宰治什么了?”

“这你得问他们,但是——”

“但是?”

“但是你不会懂这种受欢迎到令人厌烦的心情。”

坂口安吾在床上摸来摸去,只想找个丢起来顺手的东西砸死眼前这个自恋得煞有其事的太宰治。

每年圣诞白塔学院都会举办舞会,今年也不例外,邀请了一年级到三年级的所有在读学生。

也就是说,向导班和哨兵班的所有人都来了。学院方面就没打算遮掩自己的意图,这是一年到头的一场舞会,更是一场联谊,一场考验,虽然传统上更倾向于按照成绩来分配向导给哨兵,但自从白塔换了个校长,新官上任三把火,学院的许多政策正在往人性化这方面奔去。

就比如这个不作划分的舞会,谁看上了谁,谁又搭讪了谁,学院都是持鼓励态度的。森校长有言在先:就算是向哨,也是有自由选择权的嘛。这年头恋爱都能自由了,选个生死伴侣那必须提倡自由公平,我们这些做老师的,应当充分尊重当事人意见。

这主意一出,一方面是开放了风气,但另一面也让传统被打破,一时之间向导生与哨兵生之间显得有点乱了。

就比如这个太宰治,去年舞会,被对方眉来眼去的次数已经无法计算,甚至连吊车尾的哨兵生都鼓起勇气,给他塞了一纸情书,问他以后能不能做自己的向导。

太宰治愣了一秒,随后对着那个身高一米六,体重一百六的女孩子笑了笑,温柔得不得了:现在还不行。

对方沉默几秒后才不好意思地反问:是不是因为伦家现在有点丰满……

是。太宰治回答真话一向很溜,幸好对方做好了准备,是个扛得住打击的。

那……如果伦家瘦下来了,可以让太宰前辈做伦家的向导吗?

太宰治娴熟地回她说:其实你现在也挺漂亮的,不是吗。

被喜欢的人那么一说,女孩子的脸颊连带耳朵一起红如火烧云了,半天才扭扭捏捏挤出一句:还……还好啦,总之伦家会努力的,太宰前辈!

对方太不好意思了,说完扭头就跑,在太宰治和蔼又君子的视线中跑回了自己朋友身边。至于太宰治,连那封情书都没拆,回寝室路上直接丢进垃圾桶。

睁眼说瞎话。目击了全过程的坂口安吾在旁冷哼,鄙视这个室友。

不是每个人都有“说瞎话”的机会的。太宰治笑了笑,直接把坂口安吾手上的高脚杯拿过来干了。

坂口安吾被太宰治损得捶胸顿足,回寝室路上都不想和他多讲一句废话。

-

向导和哨兵的比例向来都是前少后多,其中向导班女多男少,哨兵班则是女少男多。

每一届向导班都美女如云,偶尔出了几个男生也是学院里经常被挂在口头的风云人物。

说是风云人物,不仅仅是因为资源珍贵,还因为他们长得帅,成绩棒,人缘好。

所以不仅是哨兵班的女生盯着他们不放,就连几个wonder哨兵男也是垂涎已久。

例行的领导发言后就是一整晚的舞会,今晚的宿舍宵禁也被推迟至凌晨,圣诞老人全场乱窜着在发小礼盒,里面都是些糖果巧克力,见人就塞,连擦桌扫地的清洁工阿姨都有份。

太宰治今年三年级了,明年入春后就要和一名哨兵组成搭档进入公会工作,所以每个心仪他的哨兵生都打着自己的小算盘,想着如何才能抓紧最后机会引起男神主意,结果在被“不小心”泼了五杯果汁、撞了六个人、收了七封情书、八句现场告白后,顺手抓过坂口安吾做挡箭牌,移到了无人小角落。

“哎选择那么多,你就一个都看不上吗?”坂口安吾早就习惯了这场面,这句与其说是疑问,不如说是感叹。

“你觉得呢。”太宰治指了指自己被泼湿的外套和衬衫。

坂口安吾看到这样的太宰治不知为何暗爽了一把,他推推眼镜,然后假情假意地掏出手帕递给他,以示他的关怀与同寝情谊。

“那你一会儿还出去吗?”

“出去。”

“……为什么?!”还没被“爱”够吗你这个被虐狂!

“万一有我看上的人在外面呢?”

“你是指谁?”

“谁知道咯。”

“……”

太宰治的思维果然也是神级的,和他从不在一个频道里。

外面突然传来一阵骚动,其中不乏惊喜的叫声和喝彩的掌声。

太宰治和坂口安吾也好奇得走了出来,根据去年的经验,舞会上会统一发出这种声音,就代表一定是有哪对成了,而且双方都不是无名之辈。

话虽如此,但当他们从柱子后绕出来后,看到的那一幕还是太震撼了……

这回连太宰治都略微吃了一惊。

就在刚才,他的同班同学江户川在众目睽睽之下出了道难题给福泽主任,而出乎意料的是,这道题最后的答案就是福泽主任本身。

不得不说这个告白方式,很好,很江户川乱步。

太宰治很欣赏他,毫不吝啬地给了自己这个不按常理出牌的同班同学几声掌声,而坂口安吾则是在一旁彻底看呆了……

一是因为,他们师徒关系。

二是因为,他们都是向导。

他突然有种很不好的强烈预感,他们这一届,或许都不是省油的灯。

坂口安吾擦了擦冷汗,这厢的震撼还没完,那厢又不知从哪里跑出来一个妆都哭花了的……男生,死死拽住了太宰治的手腕哭着表白。

“太宰同学!你看他们都在一起了,我们还有什么不可以!”

“你这个死基佬,搞什么!快给我松开太宰同学的手!”

“太宰君,还记得我吗,白塔湖畔的夏xx一直在等你的说!”

“我的成绩都A加五角星,为什么不和我一起拉动GDP呢!?”

呃……这混乱的场面就有点尴尬了。

太宰治刹那间被一群人围在中间,这一波告白来势汹汹,你一言我一句,有煽情的有控诉的还有文艺腔的,根本挡也挡不住。

处于风暴中心的人现在恨不得化成一阵风立马被吹走,正当他无可奈何地微笑不语时,眼角捕捉到几米之外的一个背影。太宰治不认识那人,但那身浮夸的长裙实在有点眼熟。他想了会儿,终于想起来,这不就是去年身高一米六体重一百六的女孩子穿的那身吗?

“喂!那位同学。”

听到太宰治终于出声喊人,一时之间方圆五米之内的人都安静了,想认清他究竟在喊谁。

“那位同学”并没有停下脚步,自顾自地继续往餐饮台走去,走路的样子……说真的很不淑女,很对不起那么漂亮豪华的裙子。

太宰治还是第一次碰到这种被人无视的情况,于是脑子一抽,主动迈开脚步追上了“那位同学”。

“同学,”他抢走到那人面前,逼迫对方停下脚步,眼带笑意看着带着蝴蝶面具的人,“你不记得我了?”

对方看了他很久很久,才用很不确定的反问语气说:“……你……太宰治?”

不仅人变苗条了,连声音也变低沉了。

太宰治倒是没纠结这种细节问题,他伸出一只手,在众目睽睽之下邀请道:“这位同学,一起跳支舞吧?”

对方显然对他一点兴趣都没,毫无留恋地和他擦肩而过,只当他是空气。

看到这一幕的全场观众统一倒吸了口冷气。

拜托,拒绝了太宰治主动邀请的人……这家伙还是第一个啊!不过话又说回来,太宰治入学以来从没有主动邀请什么人,这是他的第一次。

于是乎男神宝贵的第一次,就被一个不知好歹的家伙给拒绝了……

什么叫世风日下,什么叫人心不古!

在场的所有人都在为太宰治抱不平,同时心里又有些小小地羡慕那个不知好歹的家伙,身在福中不知福。

太宰治的沉默只有几秒,然后又恢复了往常的姿态,悠闲地跟在了那人后面,继续说:“你不记得你去年说的话了?”

对方停下脚步,回头看了他一眼:“除了一分钟之前,我们以前说过话吗?”

“你去年不是找我说,你瘦下来的话就要我做你的向导吗?”

对方想也不想地打断他:“没说过,你认错人了。”

“哦,”太宰治好像接受了这种说法,但就在对方转身要离开时,直接搭上了对方的肩膀,露出一个迷人的微笑,“但我喜欢将错就错,所以还是想请你跳一支舞。”

“靠,有病就滚去吃药!”

对方显然发火了,想把他的手拍掉,但太宰治眼疾手快,直接把那双手紧紧地握住。

然后以此为契机,擅自在两人与外界之间隔出了一道屏障。

「你觉得我这个屏障做得怎么样?」

太宰治利用精神力直接向对方传输了这句话。

「……还不错,但你在他们眼皮子底下做这种事,疯了吧?」

「迟早会被结成一对的两个人,没什么不妥。」

「你凭什么那么觉得!?有病就去医务室开药吃,滚出我脑袋!」

「中原中也,你是这一届最强的哨兵吧?」

「……」

「你知道我是谁,你说我们该不该认识一下?」

太宰治这话说得也没错,如果自己没有任何意愿的话,学院方面就会根据成绩来进行向导和哨兵的配对。

向导班第一的太宰治一定会和一个最优秀的哨兵组成一对。

今年特别巧,像是商量好似的,最强哨兵中原中也那里也还没有任何动静,好几个温柔的向导女生向他告过白,但都被这个脾气暴躁透顶的哨兵给吓跑了。

「那也不能构成一定要在今天认识你的理由。」

中原中也果断又冰冷的声音在太宰治脑海中响起,惹得他不由得一笑。

「诶是吗,但我不这么觉得。」

太宰治的另一只手揽过了对方的腰,背景乐恰好切换成了悠扬的华尔兹。

“我的苏眉,必须是我自己找上的。”

精神屏障在第一个音符响起的瞬间被解除,太宰治的声音低沉又好听,捎带笑意的眉眼如窗外的夜色,温和多情。



-TBC



ps-

内个……实在懒得想名字了,向导哨兵一般都是soulmate嘛,总不能直接叫soulmate……所以就叫苏眉了><,是soulmate的音译。

还有内个……没看过其他sbxd文,就看过一点点美剧《The Sentinel》和世界观科普,呃……所以真的会私设多到爆炸><,主要想写一个酸臭味满满的无脑恋爱故事和后期一些meat,so洞mind……!!

评论(16)
热度(405)

© 边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