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南

出右固定,正儿八经地胡扯。

【太中】苏眉 02


-向哨背景,私设良多,学院时期。

-无脑恋爱故事。

-BGM/ つつみ込むように・・・


>>>>>>


02-水逆期

中原中也觉得自己下半年一定是进入了水逆期,否则怎么会诸事不顺,倒霉透顶。

就拿那个每年都会举办的学院舞会来说,向来意气风发的他竟然被坑得凄凄惨惨戚戚。

当天他不得不穿了女装去参加,当然他本人是完全没女装癖的,所以为了防止被人认出来,还偷偷给自己带了个面具,因为实在是太丢脸了……

至于这件一言难尽之事的前因,其实是这样的——

某日天气不错,中原中也上完了最后一节体术课,回寝室的路上走着走着就停了下来,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静静发呆……

画面很文艺,心思很无奈。

今天在课上他再一次打遍全班无敌手,又替自己骄傲,又觉得这学上得真没意思。

毕竟无敌是多么寂寞。

这个时候一辆轿车在他旁边缓缓停了下来,车窗被摇下来,一个小脑袋从里面探出来。

是森鸥外校长的宝贝侄女儿爱丽丝,小女孩儿长得粉可爱,一看是认识的中原中也,甜甜地喊了一声“中原叔叔好”。

咳,叔、叔……叔?

年方十九的中原蜀黍三滴冷汗。

“你是刚下课吗?”爱丽丝看他额发都被汗水浸湿,眨眨眼问。

“是的,你怎么突然来学校了?”虽然平时脸比较臭,但对爱丽丝还是有所收敛的。

“森鸥外他竟然停了我的信用卡!”大小姐想到这个就粉生气。

“啊?为什么?”

中原中也的印象里森鸥外对这个侄女儿粉是疼爱,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心怕摔了,要什么给什么,别说刷一万,信用卡一次刷十万眼睛都不眨一下。

“我怎么知道!?”大小姐气呼呼地说,“今天我在店里买娃娃,一个国际限量版的,就因为突然拉不出卡,被梦野久作那臭小子给抢走了!”

“……”

无法理解现在的小学森啊……中原中也看着她,反而不知道怎么接话了。

“啊!想起来了!红叶姐姐让我给你传个话。”

诶那个大姐头又有啥事儿啊?中原中也看向爱丽丝的眼神都是“???”。

“说你之前说的那个想提前毕业的事,她想了想,觉得你说得有点道理,想和你当面谈谈。”

“!!!”

“今晚她来学校,在校长办公室门口等你,让你别迟到了。”

“她真来啊?”

“红叶姐姐又不像你,说话不算话。”

“……”

靠,他中原中也什么时候说话不算话了?这小妮子讲话未免也太损。

后来目送爱丽丝离开的中原中也倒是想起来一桩或许称得上出尔反尔的事。之前有一次他和爱丽丝在网上下飞行棋,说好的会手下留情,结果他好胜心一起来就什么都不顾了,把爱丽丝快走到终点的棋全部吃光,一个不剩。

他是赢得漂亮了,但爱丽丝却扑在森鸥外怀里哇哇大哭。

当天晚上他准时等在校长室门口,五分钟后尾崎红叶来了,还是老样子,穿着贵的要命的和服,提着精致的小点心,一袋给了爱丽丝,还有一袋给了中原中也。

“你最近工作很轻松吗,怎么还专门来学校了。”被请进会客厅的中原中也从长姐手里接过点心,问。

红叶瞥了这个弟弟一眼,说:“我一直很忙。”

“那还有空来我们学校……”

“所以我们速战速决吧,”她坐在了会客厅的沙发上,端起茶喝了一口,“你说你想要提前毕业?”

都说长姐如母,这个质问的气势,让中原中也浑身紧绷,不得不跟着认真起来。

“因为我每次考试都是第一,觉得很没意思,还不如早点进公会工作。”

红叶没正面回答,反而问他:“你有想在一起的向导了吗?”

中原中也干脆得回:“没有。”

红叶放下茶杯:盯着他看:“为什么?”

“没一个看上的。”

“那你还想提前毕业?”

哨兵是不能单独进公会的,从白塔毕业的时候一定会分配到一名向导,两人一起去公会进行登记,记录在案后才能正式开始工作。

“不提前毕业也行,课程申请提前结束,放我三个月假。”

红叶脸色一沉:“放假?你放假想干什么?”

“我想去东非大裂谷转一圈。”

“哦,想去非洲啊。”

“我同学说那里特别有意思。”

“哦,觉得很有意思啊。”

“对,所以大姐你看……”

一直心平气和的红叶气得一拍桌子,顾不上手心被拍得通红,举起桌上的茶杯就往地板上一砸,气氛瞬间跌到冰点。

中原中也被尾崎红叶突如其来的火冒三丈吓得战战兢兢,不再嬉皮笑脸地说话了。

他们家大姐发起火来……那可是……雷神级别。

“你觉得你现在就很厉害了是吧?好,你和我打一场,如果赢了,你想干嘛我都同意,但如果输了,你就给我乖乖待这里,哪儿也别想去!”

大姐说打,他不得不打……

长姐如母,母命难违。

只是谁不知道尾崎红叶是现役哨兵里数一数二的优秀苗子,S级以上的任务也从未失手,才接受专业训练两年多的中原中也怎么想都不会是自家大姐的对手。

总之年轻人被修理得很惨,东非大裂谷这五个字从此再也没提过。

尾崎红叶教育完了这不争气的小弟,恢复了之前的优雅气质,看了眼被打趴在地上的中原中也,说:“年末你们学校会举办舞会的吧,今年最后一年了,你也上点心,给自己找个优秀点的向导。”

她是真的苦口婆心,给的都是过来人的意见。

中原中也都快被打吐血了,哪里还有什么心思反驳,只能一边爬起来一边连连说是。

“还有,今年我亲自替你挑了套礼服,到时候会有人转交给你的,你敢再逃一个试试!?”

“不敢不敢,再也不敢了!”

他哪儿还敢?

直到上周,当中原中也看到站在他寝室门口,向他递过一件超超超豪华的洋服的爱丽丝时,脑子彻底当机了。

自家大姐之前说的“会有人转交给你”,那个人竟然是爱丽丝!

然后爱丽丝理所当然地,公报私仇了……

只见笑得甜甜的大小姐亲手把裙子交给中原中也,还给了他一双尺码正好的水晶鞋。

离开前还送了句气死人不偿命的话给囧穿地心的中原中也:“信用卡解冻后买的第一件就是这件限量版的灰姑娘套装,你一定要穿上它美美地去参加舞会哦,我也会去的,加油!!”

“……”

中原中也不想说话,只想问大姐知不知道这次她所托非人。他觉得自己接下来,不是在沉默中爆发,就是在沉默中毁灭到渣渣都不剩。

所以舞会那天,他只能对同寝室的同学撒谎说吃坏肚子,一会儿自己会去,让他们先走。等确认人都走了之后,才敢偷偷摸摸换上了这身kirakira的灰姑凉套装,做贼似地摸到了舞会会场。

幸好一路上人不多,也没人认出他来,不然他是真的不想在这里继续混下去了。

一切都很顺利,就连同寝室的同学和他正面走过,都没认出他来,松了口气的中原中也摸了摸肚子才觉得自己饿了好久,于是准备胡吃海喝一顿就提前打道回府。

本来都这么想好了,结果半路杀出个太宰治。

太宰治!

向导班尖子生No.1的太宰治!

他自问与太宰治平日无怨素日无仇的,你不认识我我也不认识你,就算面对面走过也不会多看对方一眼,但就在今天这种关键时刻,对方竟然好死不死地叫住了他……

他真是恨不得把这个多嘴又多事的太宰治摁在地上暴揍一顿。

但还没揍到人,就被对方反将一军。太宰治眼疾手快,自说自话做出一道精神屏障,擅自闯进他敏锐的大脑里和他对话,这种宛如被强X的感觉太难过了,恨不能反手赏这个向导两个耳光。

而最最最气人的是,太宰治竟然心知肚明他是谁!

完了完了,大势已去,今晚的自己在对方眼里一定可笑到爆炸。

音乐是好听的,但中原中也不想跳舞,也不会跳舞,偏偏太宰治这个神经病找上他就不肯放过门了,强行把他拉进舞池,转啊转转啊转……他头不晕,但脚快痛死了,他现在只想踢掉脚上那双碍事的鞋子,再顺便踹太宰治一脚。

音乐有多美,他脸就有多臭,好在面具遮住了他的表情,不算太坏气氛。

以太宰治为中心的一圈都很安静,偶尔交头接耳的声音,都是在猜测这个“面具女”到底是何方神圣……中原中也心里有些得意:猜吧猜吧,伪装成这样你们还能猜出来,老子就跟你们姓哈哈哈哈!!

但他的得意超不过一秒,就被太宰治的声音给浇灭了。

“说来……你今天这身……还挺特别的。”

在舞池中心跳到一半,太宰治突然在他耳边低声笑了句。

中原中也故意凑到他衬衫前,抬头就是一句:“你就不特别!?白衬衫被染成这样,太宰同学走艺术风的吧?”

“嗯,”太宰治表情凝重地一点头,“我们都是搞艺术的。”

中原中也冷哼一声,脚下故意重重地踩了一脚,给太宰治擦得蹭亮的黑皮鞋留下了一个不可磨灭的伤痕。

不过太宰治说艺术,那一定就是艺术。这个血泪教训,直到几个月后某人在床上被太宰治干得连腰都直不起来,才深深顿悟。

——太宰你他妈是泰迪吗!痛死老子了!

——我就一搞艺术的。

——啥?

——行(性)为,艺术。

——……

靠,要是早知道太宰治这个老狐狸挖了个坑给他跳,他今晚一定找个机会把人揍死,省得日后成为社会祸害。

一曲毕,太宰治抓着中原中也的手依然不放,反而像个绅士一样将他的灰姑凉牵到大厅一旁。众目睽睽之下,中原中也也没有把太宰治拒绝得太狠,干脆半靠在他身上,痛苦难耐地走出了场中央——没办法,那双鞋实在太磨脚了,而且他一大男人此生就没穿过高跟鞋。今晚真算是开了眼,明白女人这种生物……有多自虐了!

一到人稍微少点的地方,中原中也就甩开太宰治的手,赶紧找了把椅子坐下,刚跳舞的时候或许和太宰治那家伙靠太近了吧,所以他现在有点热,人一热,就开始烦躁,五官变得敏锐,一时之间人与人之间的交谈声,碰杯声,甚至连盥洗室水龙头的声音都在他耳边响了起来……他越来越烦躁,热得只想把面具拿下擦把汗。

太宰治看出了他的不舒服,就主动给他去拿杯冰果汁了。只是他的离开好像让某些人误会了什么,他前脚刚走,后脚就来了三四个女生,中原中也抬头看了眼,那几张脸他不认识,但一目了然是他们哨兵班的人,也许是低年级的学妹吧。

“走开。”

警告只说一次。他现在实在没什么心情和人说话,挥了挥手,作势让她们换个地方待去。

但人家此行目的很明确,就是来找他的。

壮壮的短发女生,趾高气昂就是一句:“你,什么来头。”

中原中也眉头紧皱,我了个大靠了,这该不会是传说中的太宰治老婆团吧?

几人之中比较英气的女生:“现在不说话了,哑巴啊你?”

躲在几人身后那个瘦瘦的小美眉:“太不要脸了,竟然和我穿一样的衣服!太宰前辈答应我要做我的向导的呜呜呜呜,都怪你!!”

中原中也惊得差点咬到自己舌头。

这他妈都什么跟什么事儿,太狗血了吧?他怎么就莫名其妙成了被同专业小学妹羡慕嫉妒恨的对象了!?这不科学!

壮壮的女生再次凶神恶煞道:“我们哨兵班怎么从没看到过你,你到底哪来的!”

连他中原中也都没看到过,眼瞎的啊你们?中原中也虽然很想这样吐槽,但一想到现在这丢脸样子,苦水只好吞下肚,假装听不见眼前人咄咄逼人的质问。

对方看他不说话,于是趁他一个走神,作势就要把他戴在脸上的面具给抢下来,他虽及时别过了头,但还是被拽住了面具边缘,眼看就要见光死。

这一死,他就别想复活了,没脸。

关键时刻太宰治突然挡在了他面前,女生看到是太宰治来了,原本强拉面具的手也不由得缩了回去,一时之间无言以对。

“晚上好,各位小姐。”

中原中也顺着声音抬头,只看到太宰治清秀瘦长的背影,很高,很安全,完全挡住了他眼前富丽堂皇的光源。

“你们认识他吗?”

几个女生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虽然依然心有不甘,但都不说话了。

太宰治笑眯眯地看着她们,然后转过身把冰凉的果汁递给中原中也,中原中也机械地接过,条件反射喝了一口……又喝了一口……才惊觉自己就像一个看校园八卦的三八。

不过他这一点倒是想错了,他现在这情况根本就是狗血剧的女(男)主角!

就在太宰治扶他起来转身离开的一瞬间,那个瘦瘦的小美女终于忍不住质问出声:

“喂,怎么回事,太宰前辈不是说好等我努力瘦下来就做我的向导的吗——!?”

太宰治头也没回,但声音还是温柔中带了一丝清冷地回她说:“你很漂亮,但不适合我。”

中原中也冷得鸡皮疙瘩都快抖一地了,因为他发现,太宰治说到后面,那眼神是直勾勾地盯着他瞧的。

两人离开是是非非的会场,中原中也吹着冷冷的夜风感觉舒服多了。

他把鞋子脱了下来,丢一边,坐在花园栏杆上沉默不语地……吸着那杯快见底的果汁。

太宰治虽然一直站他旁边,但反而不像刚才在会场中那般靠近了,等到中原中也完全喝完了那杯果汁,他才蓦然开口:“你觉得我怎么样?”

中原中也想了想今晚发生的一切,于是答:“不好,也不坏。”

听到回复的太宰治轻声笑了:“那身为一名专业向导,你觉得我怎么样?”

“……不错。”

中原中也看他轻轻松松就构架起一个隔离了一切噪音的精神屏障,就明白了太宰治这个第一的确不是浪得虚名。

“那你要不要做我的哨兵?”

时值十二月末,太宰治看着他的这个笑容却令中原中也这块万年硬石头都觉得如沐春风——有点活见鬼了。

太宰治的心思他不懂,现在他脸上的表情想也不用想,一定尴尬得一塌糊涂。过了片刻,中原中也才条件反射一样傻不溜秋地反问:“……你今晚到底什么意思?”

“字面意思,”太宰治笑望着呆在原地的那只,进一步补充说明道,“你要不要试着和我交往一下?”





-TBC。



>>>>>>


这流水账写得,我都被自己给狗血笑了……

别打我啊,别打我。

接下来都是无脑恋爱文,也不知道自己会胡扯到哪个章节,所以长短不一定~~~全看心情写~~~呃~~~


评论(11)
热度(293)

© 边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