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南

出右固定,正儿八经地胡扯。

【太中】苏眉 03

-向哨背景,私设良多,学院时期。

-无脑恋爱故事。

-BGM/ つつみ込むように・・・



>>>>>>


03-告白失败

你要不要试着和我交往一下?

你要不要试着和我交往一下??

你要不要试着和我交往一下!!!

……

“我——拒——绝——!”

中原中也还没被风吹傻,当然不同意了。他赤脚踩在地上逼近太宰治,十二月了也毫不觉冷,一把怒火烧得正旺。

哨兵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真动手了太宰治一个向导哪是中原中也的对手,所以中原中也现在底气超足的!

“我们很熟吗?我明明认都不认识你,”中原中也强忍住手痒痒的感觉,像只小狐狸一样地笑道,“事先声明啊,我是直的,对男人可是一——点兴趣也没有。”

他只想找一个温柔成熟又有实力的向导美眉,身高最好不要太高,一米五左右。这个太宰治,性别不对,性格不对,身高更不对,他脑子有问题才答应这个基佬的疯话。

“我就猜到了你会那么回答。”

瞧这话说得,好像他太宰治已经对中原中也这个人了解得不得了一样,他算老几!?

中原中也看这个一米八的大傻个儿,真是越——看越——不顺眼。

“废话就免了,你还有什么屁——”

“我说,中原同学~~~”

中原中也被这个笑面虎喊得鸡皮疙瘩抖抖抖地都要抖落三层。

“你说话好好说!”他盯着太宰治欠揍的笑脸,已经爱理不理了,“要喊我名字就好好喊!”

太宰治哦了一声,然后:“中也~~~”

中原中也拳头已经握好,在想要使出几成力度打他一个下勾拳了。

“今天你拒绝了我也无所谓,”太宰治在这件事上对中原同学是无比地信任,他信誓旦旦地说,“反正你迟早也会答应。”

嘿嘿嘿,今夜月色,可真是好啊。

-

太宰治说归说,但告白之夜过后并没采取什么实际行动。中原中也一开始还隐隐担心他真搞出什么出格的大动作,但——

还不是雷声大,雨点小嘛。

所以中原中也接下来的日子,瞒住大姐该逃的课还是逃,该打的游戏还是打,该犯的浑还是犯,但对于找个向导这件事的确上心了点,比如最近去食堂的次数明显变多了,而且专挑向导班下课的时候去候着,像个街头混混一样在门口晃荡,一个个瞄过去。

这种决定终身的事交给别人,他不放心,必须亲力亲为。

然后,不够美的,不够矮的,不够聪明的(看起来)和不够温柔的(看起来),都被他一一筛选了,到最后竟然全部牺牲,无一入选,所以他兢兢业业地看了一周仍然一无所获。

哎……要完。再不抓紧点办了这事儿,怕是到时候真会分配到太宰治那守株待兔的狐狸。

中原中也有个叫芥川龙之介的室友,和他关系勉强算得上不错。芥川是个天资聪颖的好学生,平时就喜欢黑着一张扑克脸让人捉摸不透。其实中原中也一直觉得芥川的性格让他看起来更像一个向导,但事实是他现在在哨兵班待着,成绩全优。

但芥川是一名独一无二的哨兵,这个和我们的主线剧情目前没什么关系,先跳过不说。

三年级临毕业前,特设了一门实际作战理论课,这门课的授课老师是一个叫广津柳浪的老头,听说是森鸥外的远房亲戚。老头六十多了,身体特别好,早些年哨兵生涯历练了他的意志也锻炼了他的身体。

当然这些都和中原中也没什么关系,他喜欢这门课也欣赏这个老头,纯粹是因为——

从!不!点!名!

呃,所以每周五的上午都是呼呼大睡的美好时间……在梦里跑世界各地,吃遍山珍海味,顺便再搂着身边那个温柔可爱的向导美眉山盟海誓道:我会保护你的,一辈子!

然后就捧着人家脑袋,Mua~~一口肉麻兮兮地亲了下去……哇,嘴唇软软的湿湿的,好舒服哦。

陶醉地从温柔乡中睁开眼,这才惊恐地发觉他那温柔可爱的向导美眉竟然变成了最不想看到的笑眼狐狸太宰治。

中原中也吓得立马清醒,扑通一声从寝室小床上翻了下去。

枕头旁边的手机屏幕闪个不停,大早上的也不知哪个缺德的打给他电话,孜孜不倦十几个未接来电,他不情不愿地接了起来。

那个“缺德的”就是他室友,芥川龙之介。

“广津先生今天病了,森先生来代课,一个个点名,你没来——”

“…………”

“森先生说,让你去他办公室一趟。”

“咳咳,那个,我现在去上课还来得及吗……”

“还有二十分钟下课。”

“那个……芥川,我病了……”

“这个你自己去和森先生说吧,他让你下课就去找他。”

芥川替人转了个话就果断挂断了电话,速度之快仿佛多说一秒就要他一万话费,冷冰冰到不带任何感情。

中原中也挂了电话后也变得冷冰冰的了,不过是手脚。

无妨,一颗心脏也是哇凉哇凉的。

森鸥外与尾崎红叶是多年老相识了,他这回还被抓个现行,岂非死无葬身之地……

欲哭无泪的某只恹恹地起床,恹恹地刷牙洗脸,恹恹地换上了校服,然后恹恹地出了寝室门……今天的背景乐自动切换成黑色星期五。

他穿过了教学一二三四号楼网球场足球场体育馆和食堂,停在了最豪华最高大上的那栋建筑物前,此时恰逢上课,没什么教职员工,他又恹恹地摁了电梯,直接坐到最高层。

官最大,层最高。

大BOSS森鸥外早一步到了办公室,已经在里面等着了。小喽喽中原中也又在门口犹犹豫豫地浪费了三分钟,终于下了必死决心,牙关咬紧,推开了门。
壮士一去不复返。

他已经找好一个烂俗却无敌的理由,了不起就一口咬定自己昨晚吃坏了肚子,抱着马桶睡了一夜,今日早晨还在与它继续缠绵,所以不得不缺席了您森先生的课。

而且他深知,认错要诚恳,态度要端正,发言要积极,这样才有被原谅的可能——主动权,很重要的!

于是一站定就哒哒哒开起了机关枪:“校长是我不好我不该无故缺席课程没有事先开假条是我不好但实在是因为我肚子太痛了痛得生不如死谁知道昨晚吃的那碗海鲜饭那么厉害我拉肚子拉了一夜我还以为我要拉到天荒地老拉到世界末日……”

“停停停,你罗里吧嗦在那里说什么?”

中原中也咦了一声,缓缓抬起头,向办公桌后的森鸥外投去一个小心翼翼的疑问目光。

难道不是为了翘课一事喊他来的?

“我最近啊,一直在思考红叶她拜托我的事。”

森鸥外看着中原中也的目光是辣么滴和蔼慈祥,然而被如此关怀着的中原中也,一颗心……抖得更厉害了。

“呃……什么事情?”

“行,那我也不说废话了。”森鸥外笑了笑,把手上那叠成绩单往桌上一放,“我仔细看了看你入学以来的所有成绩,除了出席率差了点,所有考核都令人十分满意,说你是难得一遇的天才也不为过。中原中也,你的确是我们的得意门生。”

“……谢谢校长。”

对方夸得越厉害,事情就越要紧……中原中也现在已经紧张得一颗心扑扑直跳,无法控制了。

可别是看上了他的能力,所以想还在校就给他安排什么艰巨任务吧?

“以后你出了学校,面对外面那些任务……”

天哪,还真是!

说实话,S级的他还有信心,但如果是SS级,或者SSS级的呢???

他年纪轻轻一三好青……三好天才,还不想死啊!

“……所以我与你大姐都认为很有必要……”

一想到自己悲惨死亡的现场,中原中也再也按捺不住了,他急急忙忙打断语重心长说个不停的校长:

“不行!我认为没那个必要!!”

看向森鸥外的一双眼睛,充满了果决和忧伤。

森鸥外眨眨眼,反问:“可是毕业之后,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向导不是吗?”

“……啥?”他在说什么?

中原中也一脸莫名……

森鸥外也一脸莫名……

两人莫名来莫名去了好几回依然没分出胜负,这时又响起了莫名的敲门声,打破两人间的莫名。

森鸥外说了声请进,门被人从外面推开。

“森校长,你找我?”

诶这个声音真耳熟!?中原中也一回头。

他信了吧,什么叫不是冤家不聚头!那个噩梦般的太宰治竟然就站在他身后!

太宰治在看到中原中也的一瞬间,也小吃一惊。

然后微微一笑,用口型无声说道“真巧啊中也”。

“太宰同学,你来得正好。”森鸥外见推门而入的是太宰治,于是笑得特灿烂,他离开座椅走到他们两人面前,目光在两人身上流连一阵后,饱含欣赏与期望地说,“这位是中原同学,你们先认识一下,毕竟以后就是搭档了。”





-TBC

评论(13)
热度(286)

© 边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