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南

出右固定,正儿八经地胡扯。

【太中】苏眉 04

-向哨背景,私设良多,学院时期。

-无脑恋爱故事。





04-New Start

布置得学究气满满的办公室登时陷入沉默,两秒过后两个声音同时在森鸥外耳边炸了开来,一个是喜出望外,一个是受惊过度:

“太好了!”

“我拒绝!”

森鸥外看了眼太宰治,满意地点点头,又对脸色极差的中原中也黑着脸说:“不许拒绝。”

太他妈欺负人了!中原中也对这件擅自决定的事非常不服气,事先都不知会他一声,这学校还讲不讲知情权和人权了!

森鸥外看中原中也这臭小子一脸不爽,只差把“我要掐死你”这五个字写脸上,于是把他往旁边拉了拉,说起了悄悄话:“这件事你家大姐也参与了的,她对太宰治很满意,所以我也没法帮你……但是啊……”

森鸥外嘿嘿一笑,中原中也就知道这个为师不尊的又有什么坏水。

“进入公会前都有换掉机会的嘛,你如果真不喜欢,就抓他个什么错,到时候让你大姐也无话可说。”

森鸥外说得理论上可行,但中原中也还是气吐血,太宰治这种成绩全优的向导生,哪那么容易暴露致命错误给他抓!?

“好了好了,这件事就这么定下来了。尤其是你,中原,你必须知道每个哨兵都需要一个向导,这是在对你自己的生命负责。”森鸥外看看时间差不多了,下起逐客令,“其他老师那里我会打声招呼,你们日后要多多交流感情……呃,和学习生活。我还是很看好你们两个的,其他领导也很看重你们的能力!”

晴天霹雳的决定让中原中也恍恍惚惚走出了校长办公室,恍恍惚惚地坐上了电梯,他在电梯里似乎恍恍惚惚听到了太宰治说了些什么,但由于他的精神实在太恍惚了并没听清具体内容。

这件事来得太突然了,他根本不知道接下来要怎么办,也不知道能找谁商量。

-

森鸥外做事雷厉风行,他第一个去打招呼的就是生活老师,生活老师也是个手脚麻利的,立即就给予了他们“特殊关照”,通知他们收拾行李,下周起住到C楼237,朝夕相处培养搭档情谊。

白塔学院的A楼是哨兵宿舍,B楼是向导宿舍,住宿条件其实都不错,但与C楼的豪华与人性化一比,还是相差甚远。除了个别教职员工平日家远,住在C楼,还有毕业班中已经组成实习搭档的向导生和哨兵生也住在那里。

两人一间,坐北朝南,冬暖夏凉,设施齐全。

生活条件似乎比本来上了一个档次,但只要一想到接着的日子和太宰治就要变成那种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关系,中原中也还是在所难免地气吐血了。

芥川龙之介知道他竟然那么快就找到自己的向导时还有些难以置信,明明前几天还在拿着写有向导班学生名字的小本本研究来研究去,怎么去了趟校长办公室后就什么都有了。

“你懂什么!”中原中也停下正在收拾衣服的手,白了芥川一眼,“那个太宰治可不是什么善茬!”

“可他是最优秀的向导生。”芥川看着他,平静地说,“你是具有S席的哨兵,太宰治似乎也是向导班唯一一个S席的向导。”

S席是哨兵向导评定系统中的最高一级。一般而言被白塔学院与公会认证过的S席都会在国家机构中担任要职。以往战时,S席也是各国公认最强大最具威胁性的战斗力。但是这群人皆为可遇不可求的精英,白塔学院一届毕业生或许只出得了一个。

所以太宰治与中原中也组成搭档,无论怎么看都是最正确的决定。两个S席的人出现在同一届本就难得,尤其还是一个向导一个哨兵。

要知道级别这种东西是无法后天培养的。从向导与哨兵各自觉醒的那一天起,与生俱来的天赋就会被唤醒,白塔学院是一所只招收向导与哨兵的学院,同时义务提供系统化的三年教育,但此期间学院不会改造学生觉醒了的天赋,他们只负责引导和教会学生怎么管理自己的天赋,并且时时记录每个向导与哨兵的身体状态和精神性格,毕业后会给出评估与就业指导。

当然也会选择适当的时机提出对搭档选择的建议,如果学生无法在最后一年决定自己钟意的另一半,学院就会从数据库里调出每个“单身者”的成绩,电脑会根据成绩与性格,给出配对建议。

“教科书的理论无法一概而论,”中原中也用事实反驳,“我们都知道,公会里也有不少哨兵和向导不是同一个席位。”

“那你的意思是,你愿意屈就一个A席或者B席,甚至是C席的向导吗?”

“谁告诉你我是那个意思!?”中原中也“咚”的一拳狠狠砸在行李箱上,过了片刻才恢复冷静,他闷闷不乐地自暴自弃道,“……算了,如果找不到,那就不找了。”

“独身是没法从这里走出去的。越是强大的哨兵就越是脆弱,所以每个哨兵都需要一个向导来弥补他保护他。S席的你,即使到时候不愿意,公会为了你这个珍贵资源依然会想尽办法给你匹配一个向导。”

“……”

话是这样没错,然而……

“公会里的S席向导现在一个手都数得过来,”芥川龙之介看看他说,“太宰治是唯一一个还没有哨兵的S席向导。”

“……你别说了,我都知道。”

中原中也懊丧着一张脸。知道归知道,可他该怎么向别人坦白,他最丢脸的样子一不小心就被太宰治看了个精光,还顺便被调戏了一把!?

理智让他接受,情感无法低头。

……

中原中也心不甘情不愿地收拾好行李,跑去C237一看——

好了,现在就连他高贵的贞操也无法低头了!

真不知道C楼的格局是谁布置的,家具是谁置办的,为什么两人间的宿舍却要共用一张一米六大床!这种安排简直……简直……

他气得话都不会说了!

中原中也完全不敢置信,他回头看了眼被森鸥外派来做他们指导员的与谢野晶子,举起手闷闷地开口:“教练,我申请换个宿舍。”

“驳回。”冷面大美女铁面无私。

“可是——”他指了指卧室那张看起来干净又温暖的大床,“让两个大男人挤一张床,像话吗!?”

“向导和哨兵需要,”她打量中原中也,然后微微一笑,“你知道的,BONDING。”

中原中也脸一红。

“好啦不要不好意思了,迟早要迈出去的一步。”与谢野晶子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他,“太宰治又高又帅又温柔,你也不吃亏。”

“…………”

姑且不论这个“又高又帅又温柔”的评价有待商榷……拜托教练,问题是在这里吗!?

“好啦,你先整理起来吧,一会儿太宰治就来了。”

“…………”

也不知道一会儿太宰治看到这个安排会露出什么样的表情,不过那家伙性格那么恶劣,不能用正常人的三观去思考他就对了。

中原中也边在心里吐槽边把衣服整理进衣柜,然后拿出小刀,把餐桌茶几等等等等的家具上面划出了一条整整齐齐的三八线,满意地拍拍手。

与谢野晶子脑袋后划过三条黑线:“中原同学,我警告你,你这是破坏公物!”

“我不管!你们还企图破坏我贞操!”

“咦,谁要破坏中也的贞操?”

太宰治还没进门就听见新宿舍里传来某人震耳欲聋的贞操论,往里一探头就看到那个面红耳赤的新室友正指着一个女性向导的鼻子厉声控诉。

是认识的人——与谢野晶子是两年间教过他几门向导专业课的老师,同时也是名A席向导。

“你的哨兵,你说呢。”

与谢野晶子朝太宰治眨眨眼,毫不尴尬,大大方方地又补了中原中也一刀。

“哦!!”

“哦什么哦,你一脸恍然大悟的表情是怎么回事!!”

中原中也看到太宰治露出一个“这的确是我分内之事”的爽朗微笑,羞愤得想找个洞钻进去,原本想赏当事人一脚但被与谢野晶子打断了。

“你们有两小时时间用来收拾和吃饭,晚上七点模拟练习场见,不许迟到。”

与谢野晶子走后,太宰治问中原中也要不要一起去食堂吃个饭,但中原中也一言不发直接出门,在楼下便利店买了四个小牛排三明治和两杯香蕉牛奶又蹭蹭蹭地上楼了。

“诶中也,你对我真好~~~”

太宰治想接过他手上的袋子却被中原中也打掉了伸过来的那只手。

“别碰我晚饭。”

“咦不是带给我的?”

“当然不是!”中原中也都懒得多看太宰治一眼,提着东西直接走到餐桌旁,“今天香蕉牛奶买一送一,三明治买三送一,我饭量大!”

太宰治又“哦”了一声,然后躺在沙发上继续打起了游戏。

“……你不吃饭?”

“吃的呀。”

“……时间不多了。”

“那要不你分我一点?”太宰治放下手机,朝正在吃三明治的中原中也眯眯笑。

“…………想也别想!!”

中原中也急匆匆吃了起来,生怕太宰治真的要抢他食物一样。

五分钟后有个戴眼镜的男生敲响了他们寝室门,太宰治去开了门,然后中原中也就见他接过了一大盒牛肉饭。

戴眼镜的是坂口安吾,他黑着一张脸来给太宰治送晚饭的。

中原中也也很喜欢吃牛肉饭,但经常懒得去食堂买,于是好奇道:“学校什么时候提供外卖服务了?”

“不是学校提供,”太宰治打开盒饭盖子,香喷喷的牛肉和米饭看上去太好吃了,中原中也盯着牛肉看,馋虫都要被吊出来了,“是我和朋友打赌,他赌输了,给我送饭。”

“哼,你一定耍赖了吧。”中原中也突然好同情刚刚那个戴眼镜的男生。

“哪有,你把我想成什么人了。”太宰治突然往坐在餐桌对面的中原中也探了探身体,附在他耳边说,“我赌我的哨兵一定是我看上的人,然后我赢了,就这么简单。”

中原中也一口三明治梗在喉咙口,激烈的咳嗽让他脸色通红。

呃,或许也不仅仅是咳嗽的缘故……吧。






-TBC

评论(7)
热度(287)

© 边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