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南

出右固定,正儿八经地胡扯。

【太中】苏眉 05

-向哨背景,私设良多,学院时期。

-无脑恋爱故事。



05-心之景


晚上七点太宰治与中原中也准时到了模拟练习场,入夜之后这栋建筑物依旧灯火通明,几乎每间房都有学生在练习。

与谢野晶子比他们到得早,在三号练习室等了有一会儿了,看到两人推门进来直接开口训道:“以后决不许出现来得比我晚的情况,念在你们都是第一次,下不为例。”

无论讲话的语气还是看人的眼神,与谢野晶子表现得都比傍晚时要严肃得多,但太宰治毫不奇怪,他上过她的课,知道与谢野晶子工作时的脾性。

“总之废话少说,从今天开始你们两个要进行精神图景的融合练习,由我负责训练期间的所有事宜。你们有任何问题都可以向我提出,明白了?”

明白了。两人对视一眼同时点点头。

其实两人对于这个安排也是心中早就有数,任何一对向导与哨兵都需要磨合期:了解是一回事,弥补互助心意相通是另一回事。

更何况,他们两人目前的关系就连了解都称不上。

“那么,就从了解各自的精神图景开始吧。”

说完与谢野晶子往墙壁往后退了几步,将空旷的房间留给太宰治与中原中也。

每一名向导和哨兵都有各自的精神图景,这是在觉醒时就开始逐渐形成的东西。图景为何,因人而异。他们在思维中形成的那个世界,可以是错综复杂的水泥森林,可以是一望无际的汪洋大海,可以是闷热潮湿的热带雨林,甚至可以是无边无际的蔚蓝天空。

虽然对太宰治仍有几分抗拒,但身为哨兵的专业素质让中原中也在第一时间服从了与谢野晶子的命令。

一秒之内,太宰治看到了一片悲伤苍茫的雪景,还有纯白雪片从形如灰色天空的天花板飘落,他身处其中,伸出手却无法触碰。

目及之处皆为雪地,中原中也的精神图景瞬间扩展延伸到整个练习室,他的精神图景与本人很是不同,如此安静,甚至有点悲凉。

与谢野晶子不是没见过以雪地为精神图景的人,但是中原中也这片灰蒙蒙的雪地,令她体验到了不曾体验过的悲伤情绪——身陷精神图景的人如果具有善于感知他人的内心,是可以感受到景色造物主的内在情绪的。与谢野晶子往太宰治站的方向瞄了眼,发现他此刻脸色也不太好,深沉地注视着房间中间的中原中也。

想必也是察觉到了中原中也的心情吧。

来不及深思,与谢野晶子突然感到有一只毛茸茸的小东西在蹭她的小腿,她低头,一只通体红色的小狐狸不知何时出现在雪地里,两只尖尖的耳朵耸立在小脑袋上,以一种“会暖床求抱抱”的眼神盯着她看。

“……”

与谢野晶子按捺住女性天生爱萌物的本能,拼命克制住自己想立马俯身抱抱揉揉这只小狐狸的冲动。这只可爱的小家伙一看就知道是中原中也的精神体,别问为什么,反正那眼睛那气质那身材,和中原中也是从骨子里的像——当然中原中也是绝不可能用这种萌萌哒眼神看人求人就对了。

但这只小家伙一出现就找错对象了,它要认识的向导可不是她,而是他。

太宰治主动走到那只小狐狸旁边,伸出手摸了摸他火红色的脑袋,手感毛茸茸的,真是棒呆了。

“它有名字吗?”

太宰治一边抱起了它一边回头问中原中也。

中原中也站在雪地里回看太宰治,脸上写满了一堆问号,这才后知后觉与这小东西朝夕相处那么久,竟然从没想过为它起一个响亮又好听的名字,然而——
喂喂,精神体又不是实体宠物!!要什么名字啊!?

“没有,它不需要!”

哼哼~~小畜生就是小畜生,更何况还是他yy出来的小畜生。

“嗷嗷,嗷呜嗷呜!”

锋利的小爪子朝主人那里狂挥不停,激动地表示抗议。

太宰治摸着小火狐的脑袋,边安抚它边朝中原中也笑着说:“咦,看来他对你这个主人很不满意啊。”

“……闭嘴!还有你,谁教你卖主求荣了?给我过来!!”

中原中也伸手想从太宰治怀里把小火狐抱回来,结果小东西睁着一双滴溜滚圆的眼睛看着他……

然后嗷呜一口咬住中原中也的手不放了。

中原中也又痛又气,他痛心自己和小火狐相处了那么久从来都没被咬过,如今太宰治才第一天出现,他的精神体就成了颗墙头草……他生出一种自己被绿的感觉——头顶正绿油油地疯长出一片青青草原,而无数匹草泥马正在上面边啃草边以(Θ▽Θ)的表情看他。

太宰治把小火狐抱远了些,把他的手从狐狸嘴里拯救出来。他拍拍小火狐蓬松柔软的屁股,轻声叫它放松。

“现在看来……”太宰治点点头,赞赏地说,“个子挺小,但挺有攻击性的,所以精神体果然是主人的体现吗?”

这话怎么听着又像夸又像骂呢?中原中也恨恨地瞪了那一人一狐一眼。

小火狐突然兴奋起来,在太宰治怀里挣扎,挣脱了他的怀抱后稳稳地落入雪地中,小爪子被白雪埋住,它甩甩漂亮的大尾巴,朝远方叫了两声。

中原中也也感应到了什么,于是随着狐狸的视线朝那个方向看去——

他看见山顶被皑皑白雪涂刷的富士山屹立在眼前,宛如一座海市蜃楼。

“!!!”

他吃了一惊,因为他的精神图景中并不存在这样的景色。

“啊,你们发现了啊……”太宰治走到中原中也旁边,与他并肩看着那座大山,他像是见到了最爱的情人,露出温和的笑容,“那就是我的精神图景,富岳百景。虽然我可以自由地想象富士山四季,但现在,果然还是白雪的它最应景吧?”

话音刚落,方才还只是洋洋洒洒的雪片飘得更加肆意,在视线里纷飞模糊那座引导雪中路人的苍茫大山。

中原中也这才反应过来,太宰治让他们两人的精神世界建立了链接,而他竟然毫无知觉,一切都发生得那么自然。

“虽然那样的可能性很小,但是日后万一我出了意外不在了,中也只要朝着这座山走,记住,那就是出口。”

向导或哨兵任意一方死亡,另一方就会深陷精神图景的迷宫,永远走不出去。人的肉体虽然一时半会儿不会死亡,但灵魂却因为过于悲伤和痛苦,彷徨在图景中,被精神的迷雾包围,逃不出生天。

“所以,像是这样在你的精神图景里建立起我的精神图景,中也你就永远不会迷路了。”

太宰治看着这副苍茫的雪山景色,淡淡一笑——他很满意自己的构想,并且将它轻而易举地付诸现实。

这就是他身为向导的实力,在中原中也的图景中插入构架自己的图景,为他的哨兵输出出色的辅助,并且指引他走向光明。

“……它……”

细致轻盈的雪声中,中原中也有些不自在地慢慢开口,但还是有些窘迫的样子。

“嗯?”

“那只小火狐,”他像是终于下定了决心,“以后就叫它富岳吧。”

小火狐像是感应到它拥有了一个新名字,在雪地里回过头看着自己的主人,嗷的叫了一声。

“如果说那座山是你给我的指引,那如果哪天我……我不在了,你就跟着富岳走吧,它会代替我带你离开这片雪地。”





tbc。


————————————————————


说好的要更新却拖到现在,我对不起你们QAQ……

好晚了,我去睡了,人在旅途实在是抽空在摸鱼。

呜呜呜呜呜呜呜!!!

评论(15)
热度(251)

© 边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