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南

出右固定,正儿八经地胡扯。

【太中】苏眉 06

久违的更新,其实一度毫无手感想弃文……然后看到第二季小野狗找了回来。

哎……愁容满面。



>>>



06-Welcome


下课路上有些晕乎的中原中也脑子犯抽,嘲讽起方才特别配合他的太宰治,说一个平常的练习他怎么突然那么煽情,差点就把他给感动了。太宰治还没想好怎么回答,漆黑天空中忽然就下起了雨,雨水滴在脸上很冰凉,太宰治竟然配合地从包里掏出一把伞,黑色的伞骨,透明的伞面,撑起以后很大,容纳两人绰绰有余。

但是太宰治人高出中原中也很大一截,所以就算挨得近,中原中也还是不免淋雨,其实他很不喜欢被雨淋湿的滋味,湿衣服贴身上也容易感冒,于是不假思索,温暖的手心贴上了太宰治被风吹凉的手背,将伞又往他头顶拉低了些。

太宰治头顶乱翘的黑发被伞面压下来,不得不顺势弯腰。但这才一弯腰,嘴唇就正好贴上了肇事者的侧脸。

雨珠成帘,毫无罅隙,异样的暖意令两人皆是一顿,沉默片刻后太宰治笑嘻嘻的声音在雨中响起,温热的气息吹到中原中也微红的耳畔:“……嘿,原来这是中也的特别服务啊!”

“……这项’特别服务’是需要付出代价的。”

手肘狠狠朝太宰治腹部一戳,被打的那位吃痛皱眉,在伞下哎哟了一声。

原本还绷着个脸的中原中也心情突然变好,忍不住笑了。


两人回到寝室,一路上各怀心事,不过原本还处于尴尬的局面很快就被一通电话打破了,来电人是江户川乱步。太宰治盯着手机屏幕看了好一会儿,犹豫这个麻烦家伙的电话究竟要不要接……铃声吵得中原中也从玄关回头,送了他一记眼刀。

“……”

太宰治转身,识趣地接了起来。

一刻钟之后,客厅多了一个背着书包带着帽子和口罩的不速之客。

“你就算失恋了也犯不着来我这里吧。”

这里没有恋爱专家,更没有失恋联盟阵线。

“你才失恋。”江户川白了他一眼,把笔记本放到桌上,接上电源,“是田山啦,田山那家伙给我看了个有意思的东西。”

“他这次又黑进哪个有趣的地方了?”看来那个成天窝在棉被里的电脑天才,又在给他们找事做了。

“他……”

江户川瞥到太宰的新室友——中原中也也在客厅,略显尴尬,欲言又止。

“中也你有兴趣加入我们的讨论吗?”太宰治神秘地笑笑。

“完全没兴趣。”中原中也转身去厨房,替自己准备睡前红酒。

“哎……”太宰治像是吃错了药,不依不饶地绕过客厅跟进厨房,“我以为中也会感兴趣,毕竟都是些这里学不到的事。”

“……你们……该不会在干什么违反校规的勾当吧。”中原中也毕竟是个哨兵,第六感了得,嗅出一股猫腻味道。

“这个嘛……”说实话他们的确经常打擦边球,但是,年轻人就是要狂嘛。

看来是真的。中原中也立马往旁边走了几步,拉开和这个不法分子的距离,义正言辞道:“太宰治!我要告诉校长你违反校规的事实!”

现在还想怂恿他呢。

“违反校规?”太宰治闻言一笑,从背后贴近中原中也,几乎咬着他耳朵说,

“本校校规第二十五条,拥有向导的哨兵必须服从其向导的命令。但中也看起来好像……不怎么愿意听我的话呀?所以,是你违反校规在先?”

“哼,别以为你是珍贵资源我就不敢揍你!”中原中也朝太宰治撸起袖管,一副“要干架吗?来啊!”的架势。

论打架,他行家,还真没怕过谁。

太宰治饶有兴味地打量眼前这位“正义”的新室友,中原中也那认真又臭屁的脸色真是令他忍俊不禁——这家伙啊,仿佛随时会把他打一顿然后丢出窗户似的。他也完全相信自己这位室友干得出这样的事儿。

“放松,”人畜无害的招牌式笑容又挂上了唇角,“相信田山的情报吧,我们在做的事……是在帮助那些有需要的人。”

太宰治的语气极其认真,中原中也看着他的眼睛,知道这个总是连篇轻浮的家伙现在没和他开玩笑,是认真的。

“你这家伙果然是BT。”

“纠正,我不是变态。”

“……BT,Big Trouble。”

虽然你也有变态的一面。中原中也在心里替他加了句。

“哎那……彼此彼此。”

药丸,总觉得被对方轻而易举就骗上了一艘大大滴贼船。

中原中也边在心里囧囧地怀疑边跟在太宰治身后回到了客厅。江户川乱步正抱着他的宝贝电脑,躺在沙发上恭候多时。

那朝他微微一笑的眉眼之间……呃,看来也绝非善类。


田山的全名叫田山花袋,是一名已经从学院毕业了的向导。作为向导,田山并不出众,但作为一名黑客,他却是十分难得的高手。

田山也很清楚自己的长处和短板,所以毕业之后干脆在公会挂了个无关紧要的文职,每晚回家再干点“正事”。

换下西装衬衫的田山可以在一秒之间脱胎换骨成阿宅。这个鼻梁上架着黑框镜,躲在电脑屏幕前不修边幅的男人很难令人联想到他就是网络上那个牛逼闪闪战绩累累的黑客:棉被。

是的,许多女黑客心目中的那个棉被都有着一副帅气非凡的好皮囊——瘦瘦的,白白的,高高的,斯文败类……反正不是田山花袋这副挫兮兮的秋叶原宅王模样。

中原中也自诩记忆力不错,听了太宰治的诸多形容……依旧想不起学院有那么了不起的一号人物。

“想不起来就算啦,反正那家伙从以前就像个地下生物,被人记得反而会不高兴吧。”

“那他和你们究竟在干些什么事。”

“中也,问你个问题,看过《WHOAMI》吗?”

一部德国的黑客电影,主角非常帅,当年盛极一时,许多年轻人都看过。

“你听我说了以后别生气哦,其实我们的角色就和里面的主角差不多,算是个秘密组织,田山负责过滤情报和技术支持,我们就像是他的手脚,实施每个计划。”

中原中也一愣,然后反应过来:“……’我们’?你们到底有几个人?”

“没多少人。”

“都是学校里的学生?”

“大部分是。”太宰顿了顿,又解释说,“都是自愿的,没人在意报酬这种事。”

“……那你们到底是为了什么啊。”

不为功名也不为财色,这不科学。

太宰治和沙发上的江户川一同看向他,笑得居心叵测,异口同声回道:“为了好玩。”

“……”

他那么无耻,说什么都对。

沉默片刻,中原中也又问:“既然是秘密组织,那为什么要告诉我?”

“因为你是我的哨兵啊。”太宰治笑。

即使今天不说,日后也会知道,互配的两人之间藏不住任何秘密。

“说什么废话呢,还不是你想让中原中也加入组织。”江户川面不改色,边敲键盘边补刀。

中原中也显然也更信服江户川这个理由,朝太宰治哼了一声:

“就说你心怀不轨吧。”

“那也因为是中也才会心怀不轨啊。”

中原中也拼命强忍着,才没在笑嘻嘻的太宰治跟前抖落一地鸡皮疙瘩。

-

虽然有公会与学院这种强大的存在,但社会上依然有不少既黑又白的灰色地带,政圌府很难插手个中事务。

太宰治和田山他们的组织,就负责这方面的事。虽然是自愿的业余地下组织,但专业水平令人惊异。网上也有不少论坛谈及这群人,但由于总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所以论坛上的美誉与八卦也就仅限于YY阶段了。

田山这次摸出了一个来自俄罗斯的黑客组织,虽然表面上没什么特别之处,但近来网络上人气颇高的一个网站似乎与之有关。

“瘾君子经常访问的一个网站,那上面公开兜售毒圌品给日本的年轻人。”

中原中也微微皱眉,有些惊讶:“怎么可能,这样的服务器早该被端了。”

“因为上面有人从中分成,所以对这样的事就会睁只眼闭只眼。”太宰治笑着耸耸肩,“网页本身也伪装得极其隐蔽,一般人根本找不到入口。”

“那种事小菜一碟,田山在那个网站替我们注册了几个新账号,你们现在想搜什么最新型毒圌品都可以搜到。”

江户川把电脑转向他们,眼前的网页类似eBay,只是放在上面兜售的商品都是见光死的各类毒圌品。

“所以接下来我们要做什么?”

中原中也舔舔唇,有些跃跃欲试。

“我想我们需要来一回角色扮演了。”

太宰治接过键盘,飞快地完善了个人资料,进行了身份认证。为了在行动之前得到更多情报,他们只能以瘾君子的身份深入虎穴。





tbc。

评论(13)
热度(216)

© 边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