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南

出右固定,正儿八经地胡扯。

【太中】圈套 01



年下,ylq宰&黑道中

BGM是薛凯琪的《倒刺》,真的非常非常喜欢这首歌,今天看了眼作曲,竟然是恭硕良,难怪。



***


01

“中原中也,你闹够了没!”

高跟鞋急急的步伐倏然停下,随着清脆响亮的一巴掌,那张挂着微笑的脸顺力偏向一旁,火辣辣地疼。

大厅里其他正在用餐的客人视线都集中了过来,目光刺人,然而事件中心受害者的瞬间反应并不是还击或反驳,中原中也只觉得心寒。

其实他只是想对她说一声:你看起来过得不错,祝你幸福。

女方显然没打算给他这个机会,两人分手前积压的怨恨就够多了,所以当中原中也不依不饶地打电话约她出来吃饭,女方只觉得事到如今还对她纠缠不休,根本是想毁了她的人生。

此刻中原中也用无比平静的目光看着对他百般嫌弃的前女友,也许是因为内心深处还没完全放下吧,那些想好的句子此时一个字都说不出口。

“讲真的,我受够你了。”女方冷冷地开口,看向中原中也的目光更冷,昔日感情的荡然无存,“请你高抬贵手,以后不要再联系我了OK?”

撂下这最后一句决绝的话,女方提起刚入手的爱马仕新款,头也不回地走了。中原中也看着她渐行渐远的背影,记得当时在杂志上看到这款新包的时候,她就一直说自己好喜欢。

中原中也终于还是叹出一口气,直到最后还是没能给他一个送出手的机会。

口袋里的手机忽然震动起来,这个时间点也不知哪个眼瞎的小弟给他来电。心情巨差的他摸出来一看,原本凉了半截的心蹭地烧起一股怒火。

来电显示并非什么黑道中人,而是太宰治。

“哈罗,你怎么样了?”

电话那头是一如既往的轻快口吻,即使隔着一个手机屏幕他仿佛也能看到太宰治打招呼时闪闪发亮的面容。

真的很烦人。

“哦?不太顺利?”太宰治笑了,毫不留情地继续揭他伤疤,“这难道不是意料之中的事?赌场认识的靓女最没心眼,你要是没钱,她肯定爬上别人的床。”

太宰治言谈中的冷漠与讥讽就像一巴掌扇在他脸上,比方才女人打他的那一下疼多了。

“闭嘴!你懂什么!”隐忍到极点,他终于忍不住朝着话筒咆哮,仿佛要把所有积压的悲愤都丢到太宰治身上,咄咄逼人,“我就是喜欢赌场靓女,你管得着?小爷我今儿个就告诉你,我就是要找个赌场靓女结婚!”

电话那头的太宰治沉默了会儿,冷哼一声:“就算是赌场的女人,你以为她就愿意跟着你一个混黑道的过日子?你要是真那么牛逼,不至于人到三十还是个炮灰。”

就像是自己的笑话被另一个人看光,中原中也的脸因为羞愤和屈辱开始发烫,说不出任何话了。

的确,和太宰治这种外表光鲜、受人欢迎的混蛋一比,他一个市井小民毫无立场去反驳。

“算了,不说这个了,你现在还在那家餐厅?”

太宰治语气温和了下来,两人间气氛稍稍缓和了些。
中原中也原本想硬气一把,直接挂电话的,但当他瞄了眼服务生递来的结账单时,断然拒绝的话是怎么也讲不出口了。

“你去地下车库等我,还有十分钟到。”

“……你直接上来找我。”

电话那头顿了顿,随即轻声一笑:“又没钱结账了?”

从贴着话筒的耳朵开始发烫,中原中也觉得一辈子的脸都在今晚丢尽了。

免费司机太宰治替中原中也买了单,看他满脸吃瘪的样子心情竟然意外不错。

吃人嘴短拿人手软,中原中也只好臭着张脸跟在男人后面来到地下车库。那辆碍眼的奥迪敞篷就停在临时车位,拉风得不得了。

“那女人这一巴掌可真够狠。”

坐进驾驶座的太宰治打量了眼中原中也,发现他左半张脸还在微微发红。

反正这句随口一说的话绝不是在担心他,中原中也权当嘲讽了,哼了一声别开脸。明明不想看太宰治那张脸,擦得噌亮的车窗玻璃却清晰倒映出那张目不斜视的侧脸。

这张脸在荧屏里究竟迷倒了多少女人已没人数得清。

“你喝过酒了?”

车子开出车库一段时间后,中原中也在空气里嗅到一丝酒气。

“喝了一点,今天的应酬推不掉,毕竟是最大的投资方。”

中原中也觉得这样的解释有些刻意了,其实太宰治喝没喝酒他毫不关心,他也只是语出无心。反正按照这个男人的性格,他不会醉到让自己开不了车、回不了家。

“最大的投资方?哼,说得好听,又是陪哪个富婆吃饭吧。”空气中不仅有酒气,还有一丝淡淡的女用香水味。

“嗯。”太宰治毫不掩饰地大方承认,继续开车。

中原中也斜昵了他一眼:“竟然没抓紧机会陪上床?是害怕人家知道你其实是个性冷淡然后撤资?”

话一出口,他就想,为什么每次看见太宰治总忍不住嘴贱。

车内气氛霎时往下降了几度。仔细想想自己确实混账,太宰治抽空来接人还买单,感谢的话一句没有,带刺的嘲讽倒是一句比一句顺溜。

“我是不是性冷淡,”太宰治在一个红灯前停了下来,夜里略显氤氲的黄色灯光落在脸上,他暧昧地向中原中也勾勾唇角,“前辈你来亲身鉴定下如何?”

前辈这两个字咬得轻飘飘的,狐狸般的黑色眼睛看着中原中也,就像盯着一个馋涎已久的猎物。

人不要脸天下无敌,中原中也不和开黄腔的男人一般计较。

他扭过头,心不在焉地看向车窗外那片灯红酒绿。太宰治如假如真的语气与所谓真心纠缠了他十多年,恰如这片夜景令他打从心底发腻。



***

“中原前辈,我有两张票,双休日一起去看演唱会吗?”

十六岁的太宰治在炎夏开始的走廊里拦住高他一个年级的中原中也,手里拿着的两张入场券正是他最爱的那支摇滚乐团。

飞快地瞥了眼左下角,还是Standing区,黄金位很难得的。

“你要请我?”中原中也还是不敢置信那么大的好运会落在他头上,毕竟太宰治这个后辈与他交情非常一般。

太宰治点头,把两张票都交到了中原中也手上,票面上还带着他淡淡的体温。

短暂的课间很快过去了,上课铃响得突兀,太宰治匆匆丢下一句“周六下午见”就跑得不见踪影。

“诶你等等……”

中原中也傻子一样站在原地,这才反应过来他还没问在哪见面。

把那两张票收进口袋,最头疼的数学课仿佛也不那么讨厌了,数学老师那张胖胖的脸今天看起来格外和蔼可亲……中原中也一整节课都心不在焉,像是已经飞到了演唱会现场。

那是太宰治第一次主动接近他,于是铸就了一整个夏日的梦魇。假如时光可以倒流,只要给他一次机会就好,他发誓自己这次绝不会收下那两张票子。

但发生的事无法挽回补救,太宰治这根倒刺早就埋在了他的每一寸血肉,经年累月,像致命的毒,正蔓延吞噬掉他整个人生。

看完演唱会的那晚,他一辈子都没那么高兴过,拉着太宰治在自动贩卖机前买了好多啤酒,在街心花园里开了一罐又一罐,到后面胡言乱语了些什么无人记得。

他唯一记得的只有第二天清醒时,旁边躺着这个请自己看演唱会的后辈,两人不着寸缕睡在一张床上,而他的身体痛不欲生,比彻夜醉酒的头痛更令他难受。

“中也,你醒了?”

太宰治刚转醒就看到中原中也僵在他身边的样子——他喜欢的人,此刻身体布满了羞于见人的暧昧痕迹,都是他昨夜的杰作。

“我们……”

中原中也略显惊慌地开口,依然掩饰不了发自心底的尴尬。可他尚且抱有一丝希望,希望一切只是个恶劣玩笑。

“嗯。”

太宰治一句淡淡的应答却彻底打破了他的最后希望,一瞬间他不知该做出什么表情,只觉得错愕非常,浑身发冷,僵在那里,无法动弹。

太宰治显得淡定许多,下床倒了杯水,塞到他手里:

“昨夜你喝多了,我又不知道你家在哪,就先把你带回我家了。”

太宰治的语气是那么无所谓,脸上也是波澜不惊的表情,仿佛这场意外事故对他造不成一点影响。

太奇怪了。

太宰治这个态度,太奇怪了。

中原中也伸手一挥,透明水杯翻在床单上,格子床单被濡湿的地方越变越深。

“这到底怎么回事!”他敲了敲自己不争气的脑袋,记忆中浮现出一些热辣又青涩的场面,但一切都是模糊的,“你……你对我……”

想质问对方“你对我做了那种事!?”,但巨大的羞耻令他根本开不了口。

“我是抱了前辈,”太宰治眨眨眼,无辜地解释,“那是因为昨天晚上前辈先主动邀请我的。”

“不可能!”

斩钉截铁地否定道。他没有被男人抱的爱好,更不是同性恋。

太宰治漂亮的眼睛望向中原中也,意味不明地一笑,说:“昨晚前辈喝多了不记得了,是你一直胡言乱语什么前女友之类的,然后抱住我就亲了上来,就在公园的长板凳上。”

“……不可能……”

中原中也那时刚和隔壁班的一个女生分手,谈不上爱到天荒地老,但想来依旧遗憾,如果……如果太宰治说的那些都是真的话……

中原中也一哆嗦,实在不敢往下想了。

“反正大家都是男的,看开点吧,前辈,”太宰治打开浴室门,回头对他交代说,“最近我爸妈都不在家,前辈想睡多久都行。”

飞快关上浴室门后太宰治瞧了眼镜子里渐渐平静下来的自己:骗子,你这个谎话连篇的骗子。

昨晚明明是自己乘人之危。

中原中也竟然在自己眼前喝醉,那张微醺的脸好看到令人彻底失去理智,平时拼命压抑下来的感情和欲望因为那一声声粘在耳旁的喘息声而失去控制……于是索性把人压在身下,亲昵地抱着他,狠狠地折腾了一夜……他那么疯狂,甚至把中原中也侵犯到嘶哑了声音,再也射不出任何东西,在自己的怀中沉沉睡去。




tbc。



新坑。

这篇和《苏眉》都喜欢,风格很不同,这篇比较蛇精病比较渣,也想写很久了。以后呢,每晚看看翻哪个爱妃的牌╮(╯_╰)╭

看文不许打我,我知道这篇很有病……

评论(20)
热度(283)

© 边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