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南

出右固定,正儿八经地胡扯。

【维勇】无情人

来自外网的一个梗:




***

前女友与他断然分手的理由说来着实悲惨:她在那场令人炫目的恋爱中极速衰老,而他的外表却毫无变化。

维克托看着镜子里那张同夺冠那年区别不大的年轻脸庞,有些自嘲地一笑。
为什么就是不见老呢?他想。

哪怕眼角这里爬上一点鱼尾纹,也好啊……他明明那么虔诚地想谈一场真正的恋爱,却发现无论自己换了多少个女朋友,换了多少种类型的人交往,自己那俊美到不像话的面容,始终年轻。

不行就是不行。他也许真的是一个无法恋爱的人吧,无可救药。

他记起前女友离开那天的情景,透过十二月漫天的鹅毛大雪,她心情复杂地看着他,略带怜悯地说:亲爱的,你知道吗,多情的人其实非常无情……

他愣住了,随即微微一笑,亲吻了一下那个漂亮女子的面颊,祝福她可以找到真正的幸福。

多情人无情。

这话挺对的吧。说的就是他维克托·尼基福罗夫。



无情人
笔|边南
2016.10.16
BGM|If You Want Me



那个人在诸多选手中毫不起眼,就他专业眼光来看,甚至是有些蠢过头了。
肢体僵硬,不够协调,也不连贯,每个动作的衔接都有问题。

维克托回头问他身后的工作人员,现在正在比赛的那个人是谁。

工作人员连忙低头翻了翻赛程表:“胜生勇利。”

哦,日本人。

在工作人员准备继续汇报胜生勇利的职业生涯时,维克托却没再追问,也没作多关注,转而对坐他旁边的尤里阐述起接下来的战术。

但这个听起来同尤里差不多的异国名字,却意外留在了他的脑海。

赛后想同维克托·尼基福罗夫合影的人太多了,粉丝也有,职业选手也有。所以当他察觉到那一抹异样目光时,毫不吃惊,即使对象是他认为不够专业的那个日本人。

那人也有可能是自己的粉丝,对吧。

维克托回头摆出自认为最公关的笑容,友好地问他要不要合影,日本人也很认真地回看他,却一个字都不说,甚至连点头和摇头都没,几秒后鼻子通红的跑开了。

那双镜片后的漆黑眼睛给他印象很深刻,和场上那蠢到极致的气质不同,那双眼睛非常聪明,但也很迷茫,透露出一种求而不得的执念。

这种人他看得多了,每个无法登顶的职业运动员或多或少都有这样的遗憾与执念,并不稀奇。

但他的鼻子红了呢……肯定不是因为天气太冷的缘故吧。

维克托有些好笑地想,又不是孩子,输了就输了,下次赢回来就是,怎么还会哭鼻子呢?作为运动员,这样的人未免太过懦弱。

他很欣赏尤里·普利赛提这个风评不怎么好的坏孩子,其中最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因为尤里无论输赢,骨子里都透着一股初生牛犊不怕虎的骄傲与狠劲。

维克托认为那是非常难得的品质和气质。体育竞技,努力固然重要,但这种奋不顾身的唯我独尊会将天赋秉异的人送到更高更远的地方。

接下来一段时间他完全将胜生勇利这个人抛在脑后,根本记不起这个无名小卒。他有太多的事要忙,自己的比赛,尤里的比赛,还有俄罗斯花滑事业那些大大小小的事。

维克托太忙了,以至于忙到再谈一段恋爱的时间都没了。就有一日,他抽空上了下社交网络的私人号,看到前女友前些日子竟然订婚了。照片里的那个男人,外表没有他俊帅,也无他事业有成,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工薪族罢了。

但前女友亲吻他的侧脸,两人站在少女峰峰顶,笑得很甜蜜,很幸福。

祝福成真了,她终于找到了自己的Mr.Right。

他依然一个人忙里忙外,游刃有余,享受那些最热烈的掌声欢呼,内心却像脚下的冰块那样冷。

维克托是一个起居习惯不怎么好的人,说得直白点,就是根本不会照顾自己,更别提还养了一条巨型贵宾。

但狗老了,反而很乖,懒得闹人,管吃管喝就行。

所以当维克托家的老女仆回老家一周后,他的狗看起来过得比他还好,至少保持了狗模狗样,而他已经宅成了个见光死。

那日吃完外卖,维克托百般无聊地蜷缩在沙发上拿手机上网。莫斯科的冬末春始非常寒冷,他怀念那些春光明媚的景色,于是一不做二不休,打开网页搜索机票,准备带上爱犬去海岛度个假,晒晒太阳,吃吃新鲜水果,潜到冰化成的海洋里去,放松放松。

再说贵宾本来就是水猎犬嘛……对吧?

刚要下定机票却跳出来一条消息,他的教练发了段视频过来,说是让他看看。
那段视频走热得很厉害,厉害到夸张。等他打开来时,热度已经比油管上几个网络红人的视频还要火了。

视频一开始播放他就愣住了,那首曲子和那套动作他很熟悉,正是他的杰作之一。而复制这套动作的人,完美到挑不出缺点,宛如冰上的另一个神祗。

当然令维克托吃惊的都不是这些,而是视频里的那个神,竟然是胜生勇利。

那个不专业的专业人,赛后还没出息地哭红鼻子。

任何看似愚蠢的东西,它一定也有值得喝彩的地方。克雷尔特这句话想来实在很有道理。

“……”

所以这个日本人,有点意思啊?

他眉毛挑挑,把原本去毛里求斯的机票取消,改飞了日本。

后来维克托靠着视频定位找到了九州长谷,他原还以为要花一些时间才能找到人,谁知下车后随手一指地铁站里的那张花滑海报,操着生硬的日语问路人甲这人在哪时,对方竟然热心地同他聊了起来:啊,你是说勇利吗?勇利前段日子刚回家……话说你是我们勇利的粉丝吗?哎呀,想不到他还有海外的粉丝呀,真是厉害……

厉害吗?

是挺厉害的,如果他是视频里那个水平的话。

戴着墨镜的维克托唇角微微一扬,声音明朗又有亲和力:“是啊,我是胜生勇利的粉丝哦,您能告诉我去哪里可以找到胜生选手吗?我准备了一份……大礼,无论如何也想亲手送给他。”

对方高兴极了,把胜生家的温泉旅馆告诉了维克托,又热心地给他指了条好走的近道。

“啊对了,如果您见到勇利的话,请一定给他打气加油,让他知道自己也是有粉丝在期待着的选手,那孩子其实……还挺在意的。”

“……好呀。”

维克托微微点头,笑得自若坦然。他当然不会让对方失望。

后来很多年他一直记得胜生勇利在温泉池旁看到他时那副惊慌失措的模样,那模样未免太好笑,好笑到可爱,可爱到让他禁不住生出一种恶念:以私教的名义狠狠欺负他,试探这个日本人作为维克托粉丝的底线会在哪里。

毕竟见到他真人反应那么大的,胜生勇利是他生涯中见过的第一个,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粉丝嘛,他见得多了,花痴的女友粉,单纯欣赏技术的运动粉,爱操心爱八卦的妈妈粉,还有最变态的私生粉,那种惹人厌恶的粉丝甚至会跟踪到他家门口敲门告白,和扰乱社会安定的疯子没什么两样。

胜生勇利这种粉丝他倒是第一次看见,也许因为对他投入的感情太多太杂,他一时之间反而想不通这种人的属性……不过如此一来,第一次见面匆匆一瞥的沉默、不甘、羞耻都有了一个合理解释。

因为他是一个不太一样的粉丝。

维克托朝他伸出手,毫不吝啬自己的俊美皮相,甚至是充分利用,朝青年暧昧不明地抛出橄榄枝。

“什……什么?你说什么!?”

那双好看的黑色眼睛充满不安与惊吓。

明明是那么雾气腾腾的地方,胜生勇利看着他的表情却看得那么清楚……清楚到每个表情细节和肢体动作,他都记忆深刻。

第二次见面的那个胜生勇利就一直留在了心底,像根倒刺,拔不去。

胜生勇利必然是拿他没辙的吧?谈过数段恋爱的维克托在那日后思路渐渐清晰,想得很开。作为一个被爱慕者,他的姿态势必是高人一截的。

他很明白胜生勇利关于他的那些心思与心情,胜生对他的诚惶诚恐,战战兢兢,他回以日复一日地优雅飒爽,讳莫如深,欲擒故纵……就像那些佯装淡然却绮丽盛放的日本樱,繁花似锦于每个驻足欣赏自己的路人,却从不肯为之停留,风起了便逝落枝头,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美丽樱色残留眼底,如故。

多情人无情嘛……对吧?

所以这不怪他。这场关系中维克托·尼基福罗夫一开始就是赢家,赢得霸道,赢得毫无道理可讲。

直到他某日起床,看到镜中的面容似乎有些不同往常。

维克托起初以为是自己没睡醒,看到了幻觉,直到他被胜生勇利拉去鹿儿岛,在某个神社旁自拍时,才发现自己脸上的确有了千年难遇的变化。

他好像……显老了些。

苍翠的高山森林,涓涓的小河清溪,古老的朱红神社,比出V字的自己笑得温文尔雅,眯起的眼睛甚是好看,放大一看眼尾却有点小细纹。

向来注重保养的他很是诧异,都不知这种东西是何时爬上眼角的……心中生疑的维克托放弃了把这张照片上传网络的做法,原本是想删了这张令他不舒服的照片的,但当胜生勇利递来一只耳机,在和煦阳光下朝他腼腆微笑时,他熟门熟路的动作慢了一拍,全然愣住了。

真是奇怪,他以前怎么没发现,这个爱他十年如一日的青年其实长得那么好看?

即使眼尖如他,在胜生勇利一头茂密黑发中发现了几缕白发。但此刻就连那几根细而柔软的银白头发都在阳光下显得很好看。

结束了三天落不寡欢、心不在焉的旅途,在从鹿儿岛回长谷的路上,胜生勇利问维克托接下来的赛事准备怎么编舞,这几天在鹿儿岛有没有找到灵感。

“嗯……”

自从发现自己那个秘密后维克托就一直思来想去,如今,看到总是对自己满怀期待的胜生勇利,似乎总算明白了些什么。

他开始期待胜生勇利这个人了,陌生又新鲜的感觉。

“有是有,但我有一个问题想先问你。”

他微微一笑,一改往日里温和却尖酸的语气与说辞。

那趟安静的列车上,维克托·尼基福罗夫第一次在胜生勇利面前抛开了教练身份、朋友身份、前辈身份和偶像身份,以一种不曾见过的姿态向他抛出了一个新的问题。

维克托就像一个撒网多时的渔夫,总算到了翘首期盼的收网时刻,却没料到这次的鱼太肥太沉,以至于没有稳住脚步,意外地失了手,被对方连人带心拽进了那张网。

他问胜生勇利,《莫瑞斯》里莫瑞斯最爱的克莱夫最后为了世俗场耀眼的一切抛弃了他,而渺小的阿列克却对他不离不弃,如果他是莫瑞斯的话会选择哪一个。

胜生勇利喜欢维克托那么久,维克托最喜欢的作家,他也喜欢,所以这本书他自然看过好多遍。

胜生勇利沉默地想了很久,这次的回复没有任何惊慌,很镇定。

他反问,那你是克莱夫还是阿列克?

维克托笑了,这个人果然很聪明,一点都不蠢。


——如果我是克莱夫,我不会让那种情况发生。

信誓旦旦。这就是维克托对胜生勇利的回答。







完。



***

赶稿其他文的时候随手写的……呃……管不住麒麟臂。

评论(42)
热度(973)

© 边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