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南

出右固定,正儿八经地胡扯。

【太中】圈套 03

年下,ylq宰&黑道中
BGM是薛凯琪的《倒刺》



***

会客厅内安静得针落可闻,服务员端上来的咖啡很香,但中原中也没什么心情去细品,正争分夺秒地研究那份天书合同,一筹莫展。

窗外,积压大半天的雨终于落了下来,远空电闪雷鸣,一场倾盆大雨。

这时传来两声规律的敲门声,广津柳浪在门外开口:“老爷,客人来了。”

“知道了,请他进来吧。”

闻声而动,中原中也眼疾手快地把手上的纸头折好放进口袋,和森鸥外一起站起来迎客。

看来对方来头不小……今天一定要好好表现,不能出岔子,不能给老板和组里丢脸。

但中原中也的雄心壮志在看到门后那张脸的时候,瞬间瓦解崩塌。

“哈罗,外面雨好大啊!前辈你说是吗?”

靠在门口朝他微微一笑的黑发男人,让中原中也觉得像是吃了一大口屎,新鲜的,热腾腾的。

只穿一件最简单的风衣依然帅得可以直接去拍广告,这样碍眼的家伙,除了太宰治还能有谁。


“太宰先生,”森鸥外客套地上前向他伸出一只手,微笑,“好久不见。”

森鸥外现在哪像什么黑社会头目,这气派,这气度,分明就是一个纵横商海的集团总裁。

中原中也站在身后有些羡慕地想,这就是老大和小弟的区别啊!自己什么时候也能这样呢,如果有朝一日能那么牛逼闪闪的,还怕镇不住对面那个惹他厌烦的太宰治?

“森先生等很久了吧?真是抱歉。”

太宰治说起客套话的时候笑眯眯的,眼睛看着森鸥外身后的中原中也。

那视线,看得中原中也浑身不舒服。

“哪有的事,如果太宰先生真觉得抱歉,一会儿可记得手下留情啊。”

森鸥外也是只老狐狸,握着太宰治的手加重了些力道。

“当然,当然。”太宰治往前一步,友好地拍了拍森鸥外的肩。

“……”

这场面怎么那么诡异?都什么和什么啊!

中原中也看着眼前的两人你来我往的情况,很无语。

一个不像黑帮的黑帮,一个不像明星的明星。只有他一个人,仍然很像给老板打杂的小弟。


“对了,这位是中原中也,我很信任的手下,”虽然瞧出些许端倪,但出于礼貌,森鸥外还是把中原中也引见给了太宰治,“这次会议他也参加,太宰先生不介意吧?”

“不介意啊,”他往前走了几步,直接走到中原中也面前,笑得特别灿烂,“我相信有前……中原先生这样的得力助手在,这次的合作一定能洽谈愉快、进展顺利,对吧?”

对你个大头鬼。

心里那么想,面子上仍然不敢得罪,忙着赔笑:“呵呵,以前那些不周到的地方还请太宰先生不要见怪……”

“不见怪啊。”

说着,太宰治客客气气的笑脸在眼前成倍放大,随后,中原中也感到面颊传来一丝唇瓣带来的温暖气息。

他万万没想到太宰治在人前都那么不要脸那么放肆,吓得往后连退好几步,“哐当”一声直接撞到茶几,君子兰被撞翻在地,咕噜噜在地毯上滚了几圈。

“哎哟——!”腰部瞬间传来麻痹的痛意,但仍然比不上脸上的触感来得鲜明,他捂住自己无辜的半边脸,瞪大了眼睛,指着太宰治,“你你你你你干嘛啊!”

“就想和中原先生打个招呼,没想干嘛,”太宰治作出一副“你怎么啦我才好吃惊”的无辜样,“这在国外不是很常见的吻面礼吗,对吧?”

太宰治还看了眼在一旁看好戏的森鸥外,寻求意见。

对你个大头鬼啊!中原中也听着他的诡辩都要吐血了。

森鸥外想想,随后倒是不甚在意地笑笑:“太宰先生的礼节做派还真是……出乎意料啊。”

太宰治像是偷吃得逞的猫,继续胡诌:“担任我们这种社会角色的,不知不觉就会表现出某种亲和力,毕竟粉丝喜欢嘛。”

“……”

拜托,那叫亲和力吗!?以前读同一所学校,中原中也从不知道太宰治的国文水平竟然那么差,连“亲和力”和“恶狠狠”都分不清。

但是中原中也说不过他也不能说他,干脆背过身去,拿衬衫袖子狂擦了几下被亲的地方,下手力道特别狠,仿佛那已经发红的皮肤不是自己的。


空落落的圆桌就坐了三个人,连老秘书都只有站着倒酒的份,中原中也也不知道自己最近是走了什么狗屎事业运,竟然被老板那么重用,实在是受宠若惊。

除了初出茅庐的合作对象竟然是太宰治这一点,他对命运赏赐给自己的一切都那么满意。

不过这次太宰治倒是很拎得清,甚至是非常主动地想要促成这桩合作的谈成。

中原中也看过合同,愣是新手如他,都看出这场合作最受益的其实是港黑组,太宰治称不上狠赚一票,至少日后拿的没他们多。

中原中也仔细想想也是蛮稀奇的,他以前觉得太宰治有钱,那是因为他是举国皆知的大明星,片酬和各种广告费让他赚得满盆满钵。

如今心里一掂量,才明白过来根本不是那么回事,太宰治的经济来源恐怕很大一部分是通过这种上不了台面的渠道得来的。

心情复杂,不是滋味。但如此一来,就连厌恶他的中原中也也不得不承认,太宰治确实是个厉害角色……黑白两路都吃得开,还有张跑出去就能颠倒众生的脸……

哎,妖孽啊!

他在心底重重感叹了句“祸害果然遗千年”。

“这是最终协议了,”森鸥外从广津柳浪手里接过最后一版合同,刚在隔壁打印出来,纸都还有点热,“太宰先生看看是否还有需要修改的地方。”

太宰治接了过去,看也没看,从怀里掏出支笔直接签字,末了抬头一笑:“没问题,祝我们日后合作愉快。”

中原中也眼见他第一次参与的大事那么顺利就办完,不免有些激动,又松了一大口气。虽然对太宰治这个人他依然很有意见,但除去餐桌上几个过于亮眼的暧昧笑容和暗送秋波,这顿饭,总体而言还是吃得很愉快的。



“对了,其实还有个事……”

就在准备离开私人会所时,太宰治突然开口,看着森鸥外一副要说不说的样子。

“但说无妨。”谈成生意分外愉快的森鸥外直接接话。

“你看,今天都忙着谈正事,我和中原先生都没空叙旧。”

太宰治微微一笑,一脸“我知道你都懂所以你看着办”的表情。

“哎你看我这个人总忘事,”森鸥外秒懂,把喝了点小酒正飘飘然的中原中也拉了出来,笑道,“来之前我也没想到太宰先生和中原竟然是旧识,交情那么好,是该好好叙叙旧。”

太宰治点点头:“没事,贵人多忘事嘛!”

“那个,中原啊,你接下来就陪太宰先生好好叙叙旧吧,今晚组里没有需要你处理的事了。”森鸥外识趣地把人交了出去。

中原中也原本还有些混沌的思绪一下子明朗了,一口气差点提不上来。

“等等!森先生!刚还不是说今天晚上让我去找芥川一趟吗?”他垂死挣扎。

“嗯……我觉得这件事还是交给樋口做更好一点,交给你,倒是显得大材小用了。”

一点都不小用啊老板!再说我本来就不是什么大材!

中原中也委屈得快哭了,可就是没法明说。

“森先生……”懊丧,懊悔,懊恼。

“中原,你这是对老朋友的态度吗。”森鸥外沉下了脸,语带不爽地批评。

“……我知道了。”

为了个太宰治得罪组里老大?犯得着吗?他中原中也还没那么傻。


森鸥外带着手下人走干净之后,私人会所只剩一些服务生和他们两人了。

外面天色黑漆漆的,仍在下着雨,雨声很大,关着窗仍可隐约听见。

“那个,前辈就没什么要对我说的吗?”太宰治装作一副很委屈的样子。

“哦,说什么?”中原中也双手环胸,靠墙站着,周身散发一种“别靠近我”的冰冷气息。

“比如一些感激之词或者爱慕之词啊……”太宰治往他那里靠近了些,摆出不食人间烟火的天真面容,“你不会真以为,我不懂当中那些利益关系吧?给你们捡去那么大便宜,前辈认为那是因为谁的关系呢?”

“……”

中原中也最痛恨有人用“恩惠”这种东西来要挟他回报了!有些事,本就你情我愿,何况今天还白纸黑字签了字的,他太宰治不爽大可以谈判桌上讲出来,现在在他一个做不了主的小人物面前讲这讲那,算什么意思。

中原中也的脸色越来越臭,太宰治倒是坦然地一笑:“我也没别的意思,前辈不要多想了,就是希望以此为契机,以后可以多一点交流……”

拜托他们之间的交流还不够多吗!?虽然一直都是太宰治单方面黏上他。

“我觉得我们的交流已经够多了。”语气冷到冰点。

“那可以多一些肢体交流啊!”

“……”

要不是为了那一纸合同,中原中也发誓,他现在就一拳把太宰治那张引以为傲的脸蛋给揍开花。

“中也,你对我真的好冷漠哦……”

“闭嘴!”那语气恶心得他鸡皮疙瘩都快掉光,“说了多少次了,别直接喊我名字。”

“哦那好吧……前辈。”

“你还有什么事?没什么事我先走了,明天还有工作。”中原中也已经在消耗自己最后的一点耐性了。

“咦,没事就不能讲话吗?”太宰治奇怪道。

“不能!”斩钉截铁地拒绝。

“那我懂了,”太宰治的语气仿佛很受伤,“前辈果然只有在买不了单和需要人送的时候才会想到我吧。”

“……”

“昨天那张账单多少来着……那瓶红酒我记得是……”

中原中也咬牙切齿:“闭嘴!那个钱,我过不久就能还你了!”

这不生意谈成了嘛,按照组里的规矩,这回少不了他钱。

“你知道,我无所谓的,”太宰治莞尔一笑,“刚刚只是和前辈开个玩笑。”

“总之我会还你的,”中原中也沉默了下,仿佛过了很久,终于又开口,“还有,今天和昨天,谢谢你了。”

“哎你说什么,我没听清。”

“……滚!”

不知道为什么,说出那个谢字的时候中原中也觉得自己耳朵有点热。

太宰治笑了:“前辈真要感谢我,那就答应我一件事吧。”

“你想干嘛?”

中原中也警惕地望着太宰治,暗中握拳做好准备。如果太宰治敢开什么逾越条件,他就一拳把他鼻子揍歪,让他一段时间都拍不了电影接不了广告唱不了歌!

“把这周末空出来给我,好不好?”

中原中也觉得,太宰治现在看着他的这个眼神,和他家那只看到肉骨头的杜宾没什么区别。




tbc。

评论(14)
热度(170)

© 边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