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南

四个男人
撩得风生水起
可能最喜欢的
还是许老师

【维勇ABO】风月意外




-年龄操作,同级生
-假设双方年龄相同情况下会如何搞基(明明是自己想看长头发的少年维- -)
-我流设定多如牛毛的烂俗A+O。
-秋雨在耳边缠绵悱恻,非常怀念夏蝉之音,思之成疾。BGM / 同級生~Innocent Days~



***

咖啡已冷,胜生勇利仍然坐在那里,侧过脸看着窗外。

他已经想了一周关于Eros的表达方式,心中有过千万主意,但都被否决,乃至死线之前还是无计可施。窗外正是今年第一场秋雨婆娑而下,透明到清亮的珠帘缠绵住每个屋檐角落,阻隔了他的视野,令他望不太清花园里那颗古老巨大的洋槐。低头看了眼腕表,时间也是差不多了。胜生勇利摘下耳机,mp3里流淌的爱神之音渐渐远去,取而代之的却是另一个从未听过的爽朗声音。

问他问题的男孩不是他们学校的——那人带着浓重的异国口音,因此说出口的日语都显得奇怪,胜生勇利的学校可从没有过什么外国人来就读。

外国男孩问了他教务处怎么走以后就离开了,他也没多在意,只在收拾课本的时候往入口处匆匆瞥了一眼,入目的背影又高又瘦,穿着白色衬衫和黑色牛仔裤,罕见的银色头发被扎成一束干净利落的马尾,与这秋时雨的阴蓝色调特别格格不入。

胜生勇利离开学校咖吧时又看了窗外一眼,他最爱的那颗老洋槐还站在那里,枝头的森林绿与雨水一起飘摇,仿佛即将幻化成风。


-

——安静!

夹着课本走进来的班主任训了他们一句,整个班级立马收起了声,更收敛了前一秒横七竖八的坐姿,静静地看着他们那位年过四十的班主任走上讲台。

胜生勇利就坐在这间教室的靠窗倒数第二排,课桌上书本和笔袋整齐地摆放在那里,如他坐姿那般端正。其实本来他的座位比较靠前,但自从配了新眼镜能看清黑板之后就主动请调到比较靠后的位置了。考虑到他品学兼优,人缘尚可,老师也就很放心地把他调到后面。

“正式上课前先说一件事,从今天开始有位新同学要中途加入到我们班。”

话才说了个头,教室里就响起了此起彼伏的窃窃私语,好奇和兴奋清清楚楚写在了每张脸上。

这种学期中途,谁会平白无故突然转学啊?

然而当令人期待的转校生走进教室的刹那,所有疑问都被抛诸脑后,窃窃私语都成了鸦雀无声。

这已经不是令人期待,而是根本超出了所有人的预期值。那张宛如欧美明星的俊秀脸庞和超出日本人平均身高的清高身姿,让班级所有女生都忍不住心头雀跃,一时间私语声不绝于耳。

甚至于,一些男生也被这样的人打动,大大方方欣赏起这样的男生。

胜生勇利看着那张脸吃了一惊,二十分钟前在咖吧就是这个人问他教务处在哪。那时他只看了背影,如今看到正面,才知道世界上真有人可以长得那么完美。

不在电影画报,也不在神话小说,这一秒活生生地站在在自己眼前。

完美。胜生勇利现在只能想到这个形容词了。

“维克托同学,做一下自我介绍吧。”

转校生微微一笑说了声OK,转身挑起粉笔槽的白粉笔,在黑板上用可爱的英文字母写下了自己名字:Victor Nikiforov,然后他那一口非常奇怪的日语又开始了:“大家好,我是俄罗斯的维克托·尼基福罗夫!喜欢的科目是体育音乐和语文,不喜欢的科目是除此之外的所有,非常喜欢吃日本的猪排饭!其他日料也很喜欢哦,啊对了……”

在女生的窃窃私语中胜生勇利又吃了一惊,这个叫维克托的转校生喜欢的科目竟然与他完全一致,未免太过巧合。

还有一个巧合,胜生家温泉旅馆的招牌就是猪排饭,那也是他最喜欢吃的。

诧异的视线向讲台上投去,维克托仿佛也感应到了胜生勇利的注视,往他这个方向看了过来。

一时之间,四目交汇,两人都友好地微微一笑,仍可算坦然。

这份坦然过后,维克托接下来那句话却是:“……我是一个Alpha。”

所有的窃窃私语在这一秒,重归安静。

Alpha不是什么稀奇事。

稀奇的是,Alpha出现在他们这所再普通不过的学校。

“大家不要觉得我是异类啊,”维克托耸肩一笑,继续说道,“如果隐瞒可能会引起不必要的意外事故,所以我选择坦然交代,对吧,老师。”

他特别真诚地看了一眼站在旁边的班主任,班主任因为之前在教务处就了解了相关情况,就尴尬地点了下头,台面上说了些同学之间还是要好好相处之类的废话,替他圆场。

好好相处可能很难,毕竟Alpha也算社会稀缺资源,更何况还是一个异国风情十足的美少年Alpha,很难让人不心动。但发生意外的可能性却着实不高,一个Alpha混在一群Beta里,信息素什么的都不对盘,根本不可能对谁特别青睐,发生不可描述的关系。

因此维克托所忧虑的那些风月意外,无从谈起。

“你的座位……”老师巡视了眼教室,最后指指胜生的方向,“靠窗最后一排,胜生君后面。”

意外吗?

并不。胜生勇利从维克托进来的时候就知道他会坐在自己后面,整间教室只有这个座位还空着。

维克托这个人是真的长得好看,这辈子好像还没见过那么好看的人。他想。

胜生勇利看着向他这里走来的维克托产生一种前所未有的感觉,他想努力描述清楚,可实在难以形容。

那名罪魁祸首在走到他课桌旁的时候停下脚步,忽而一笑。

“胜生君?”

被点名的人喉头一紧,忽然很窒息。

“刚才谢了。”

不客气。回答的声音轻到只有自己可以听见。

胜生勇利不明白的事又多了一桩。雨落洋槐树叶的声音与维克托讲话时低低的声音,哪个更好听?


-

堀辰雄把《海滨墓园》里保罗·瓦勒里那句“il faut tenter de vivre”用作自己小说的书名。

《序曲》《春》《起风了》《冬》《死影之谷》逐渐深入,讲述了“我”与节子平静到不可思议的爱情故事……啊对了,“爱情”与“生死”之间的关系是这部作品始终在探讨的主题。

肉体的死亡。爱情的死亡。精神的永存。爱情的延续。

……

白墙上的圆钟嘀嗒嘀嗒永不停息,分针距离走到四十五分只有一格。老师还在讲台上认真讲课,内容是堀辰雄的《起风了》。

课本停在第一百二十五页,胜生勇利的心思却没在上面。他握笔转了圈,看向窗外,虽然仍然阴雨连绵,但并不妨碍他们社团的活动。

胜生勇利的社团冷到北极圈,人很少。是总共就三个人组成的花滑社。他,小优和西郡豪。因为学校无法提供像样的社团活动地点,所以他们在舞蹈课老师的保证和介绍下去了几条街之外的滑冰场活动,但胜生勇利觉得,他们这个小社团更像是放学之后约上小优他们去放松心情。

还剩一分钟下课。

身后那名转校生却在此时高高举起了手:“老师,我有个问题。”

全班人的视线都齐刷刷看向了维克托。

“既然是爱情小说,关于性圌爱作者为什么提也没提?这真的很奇怪诶!”

男生以为维克托在讲黄色笑话,唏嘘大笑,几个大胆的还给他送去了掌声,女生则不好意思地捂嘴笑道“维克托君在说什么呀”“难道Alpha都是这么思考问题的吗”……

——安静!

头疼的班主任以与开头一样的方式迎来了下课铃声。

“那个,咳,维克托君,你跟我来一下办公室,其他人下课。”


-

霏霏不绝的雨声有所减弱,被震了一下的心脏却渐渐跳起强音。

关于维克托那个荒谬的问题,坐在前排的胜生勇利没头没脑就想到了E、R、O、S。

就像万籁俱寂的黑夜忽然响起的雷霆之声,就像在极冰之地忽然燃起的一把熊熊烈焰。


-

下节是体育课,由于最近雨水肆无忌惮,所有班级只能在篮球馆上课。

不知道老师与他谈了什么,耽误了点时间。胜生勇利又是班长,所以留在教室等他一起去篮球馆。但这是他个人的决定,没有人让他那么做。

他坐在自己的座位,依然不明就里。

“哟,胜生君在等我吗?”

维克托从后门进来,还是穿着他的白衬衫与黑色牛仔裤,口哨轻扬。

“这节体育课,不在这间教室上课,所以我……在这里等你一起上课。”

维克托眼睛里逐渐加深的笑意,应该很像阴霾之上的金色阳光吧。

“啊,今天第二次了。”

他没头没脑地冒出来一句。

然后在胜生勇利疑惑的目光之中他用异国语言回道:

“Cпасибо。”

——谢谢你。


-

已经打了上课铃的走廊异常安静,这个班级在讲解英语语法,那个教室都是写字的声音。

还有走廊上,胜生勇利与维克托一前一后的讲话声。

胜生君的全名叫什么啊?

胜生勇利。

诶……那勇利的生日是几号?还有星座?

……十一月二十九,射手座……小心这里有个台阶。

谢啦!我生日在圣诞节……哈哈哈。

胜生勇利其实并不擅长应付太热情的人,偏偏维克托天性如此,喋喋不休说个没停,银色的马尾随着他的动作在白衬衫领口滑来滑去。

走廊旁那一排排窗户外是鼠灰色的天空,以此为底色,映衬出维克托瘦瘦高高的白色身影。这一秒若在眼里快门定格的话,是罗里吧嗦截然相反的安静气质。

对了,勇利平时除了读书还喜欢做什么?读书?茶道?射箭?

大概是……滑冰。

Wow,Amazing!真的假的啊?

胜生勇利心想,骗你我还能多吃一块炸猪排不成?

Bravo!我也喜欢那个!在莫斯科的时候,爸妈从小就带我一起去滑冰场,他们以前是花样滑冰的世界冠军。

……哦。

诶诶你听到世界冠军的反应好冷淡啊勇利!

对不起,我只是比较……

嘿,要不我们去滑冰吧勇利!我可以教你,你知道这里哪里有滑冰场吗?

胜生勇利想,这种情况下自己或许应该说这样的话吧,所以他回过头看着那双湖泊蓝的眼睛,脱口而出——

“那你要不要加入我们花滑社?”





待续。




长短不定,更新看心情看时间。

写给呀不的ABO,因为她说写了有惊喜!!!哦好吧!!

评论(23)
热度(971)

© 边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