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南

四个男人
撩得风生水起
可能最喜欢的
还是许老师

【维勇ABO】风月意外 02


-年龄操作,同级生
-假设双方年龄相同情况下会如何搞基(明明是自己想看长头发的少年维- -)
-烂俗的ABO,我流设定多如牛毛
-秋雨在耳边缠绵悱恻,非常怀念夏蝉之音,思之成疾。BGM/同級生~Innocent Days~


-

篮球馆内日光灯将每个角落都照得敞亮,被推得一尘不染的地板仿佛可以当半面镜子,运动鞋跑过地板的声音盖过了篮球落地的声音。

进攻、回防、抢球、投篮。

“维克托君好帅!”

“田中君刚才是被他带球闪过了吗?”

“三步上篮,原来可以那么潇洒呀!”

维克托所在队伍的男生和他一一击掌,汗水浸透了他干净的白衬衫,但脸上却扬起进球的喜悦笑容。他说过自己喜欢的科目是体育,所以特别擅长也不足为奇。

“Give me five!”

“Nice,维克托!”

“果然是Victor啊!”

“保持势头,把他们打个落花流水!”

男生因为关键性的一球彻底沸腾了,胜生勇利和维克托在一队,其实他不太擅长打篮球,虽然喜欢体育,但比较偏向温和美丽的项目。

但胜生勇利的体育细胞不算太差,从没拖过队伍后腿。除了有一次飞来横祸:他在比赛最后半分钟被忽然砸过来的篮球打飞眼镜,导致连人带球摔了个狗啃泥。

人长得好看,还有一技之长,那一定会很受欢迎。胜生勇利其实很羡慕维克托这样自带光环的人,因为自己实在非常平凡,除了书读得好,滑冰也颇有天赋之外,每天回家还要和妈妈的猪排饭做革命斗争,光是保持自己不发胖不变搓就好像花光了全身力气。

想到美味的猪排饭,好像又饿了。

“喂,勇利,球!”

可维克托还是提醒晚了。

胜生勇利因为对猪排饭思念成疾走了个神,被飞来的球砸中半边脸,眼镜直直飞了出去,啪的掉在地板上。

“……”

该庆幸吗?这次至少没有摔成狗啃泥的惨样。


-

后知后觉今天的社团活动不能去了。

胜生勇利摸出用了好几年的手机,以脸几乎都要贴在屏幕上的样子发了条信息给小优。

本来今天还要带维克托去看看他的新社团,现在看来打水漂了。


-

其实胜生勇利一点也不想被维克托架着回家。

尤其还在一把伞下,肩并肩,对方每个呼吸都清晰可闻。

体育课上自己那副眼镜彻底报废了——镜片碎了一片,整付都不能再戴了,偏偏他度数不浅,一旦没了眼镜,就从一个自主自立的三好学生变成瞎子摸象的盲人。

维克托特别抱歉,当场就替他收拾了眼镜尸体,剩下几分钟球也不打了,送他去了医务室。校医看了看他的侧脸,说没什么大碍,就是眼镜没了可能看不清东西,需要人帮衬一下。离开前又顺手贴了个OK绷在伤患脸上,下手力道重了点,胜生勇利呲牙咧嘴一阵痛。

维克托自觉担此大任,随行护航,一直道歉,还问他几度,他会重新买一副给他的。

“不用了……真的不用了!是我自己不小心。”

胜声勇利真的不怪他,真要怪……大概只能怪猪排饭实在太好吃了吧。不过这样的理由,打死他也说不出口。

“这附近哪里有眼镜店?晚上还得写作业吧,放学我陪你去配一副吧!”

“咳,我说……”

“你喜欢有框的还是无框的呀?我觉得都特别适合勇利!”

维克托根本不管他在说什么,活在自己频道,自顾自讲了下去。

但其实没了眼镜确实很不方便,胜生勇利连自己储物箱的号码看起来都吃力。

“你几号?我帮你找吧。”

换好鞋的维克托在他耳边问。

“C237……我记得就在这里啊,奇怪,怎么找不到了……”

“……勇利,这里是D区,C区在前面……”

“……”

看吧,他个纯种瞎子。

反正,今天随身带着的零钱也不足以让胜生勇利再配一副眼镜,所以最后还是妥协了。

到了商业街,维克托比他还有兴致,他仿佛是来这里以后第一次逛街,即使街道布满了水塘,天空还在飘雨,也影响不了他的好心情。

“啊这是什么,看起来好好吃的样子。”“好酷,为什么日本限量的款式都那么好看!”“诶柳拜这张黑胶我们莫斯科都绝版了这里竟然还有!”“这是最新的宠物罐头吗!包装看起来好可爱,想买给小龙虾!”……

“小、小龙虾?”

“我家贵宾的名字。”

说起陪伴多年的爱犬,维克托不经意笑了一下。

胜生勇利脑海里浮现出那条自己最好的童年伙伴,有些伤感。

“啊是吗,贵宾啊……”胜生勇利说,“我以前也养了一只泰迪,去年刚走,后来就没养过了。”

想来自己那只泰迪还叫Vivi,妈妈总是喜欢小维小维的喊它。

“生病了吗?”

“寿终正寝。”

因为Vivi在睡梦里走得很安然很幸福,所以胜生家内心也没有多么痛苦多么遗憾,只是受不了这种离别,就没再养了。

维克托想了想,对他说:“以后有空你来我家看看小龙虾吧,他很亲人,你会喜欢他的!”

“啊好……”胜生勇利发现自己越来越拒绝不来真诚的维克托,“如果不觉得打扰的话。”

雨一直在下,偏偏他们进店之后神奇地摁下了暂停键。

短发的女店员看到维克托进店先是诧异随后变得不好意思起来,招待他们时的声线格外甜美,笑容简直和女明星一样闪闪发亮。

胜生勇利不由感叹了句这个看脸的世道。

维克托在挑眼镜这件事上比胜生勇利还要认真,或许因为仍然抱着愧疚之心吧。他在店员的推荐下挑了几幅和原本那副很像的镜架给胜生勇利一一试戴。

胜生勇利特别囧,维克托不仅把一排镜架摆在他们眼前,还不辞辛劳亲手帮他试戴……

一点点的手指温度,一次次擦过他的眼睛旁边的皮肤,星星之火带起一片蔓延到皮下的灼烧感。

虽然谈不上厌恶,但同第一次认识的人过于亲近,他并不习惯。

奇怪,欧洲人都那么热情的吗?

“我想自己来……”胜生勇利拖长了音调,有些忐忑地拒绝维克托过于热情的VIP服务,“自己戴更能调整好角度。”

维克托手上的动作停了一下,然后不好意思地挠挠头,说也是。

胜生勇利在心里默默擦了把冷汗,对着镜子继续试了起来,其实他感觉每副都差不多,上脸后都是一副“我要读书放我读书”的好学生样,但旁边的维克托总能说出每副的优缺点,看见他觉得特别好看的,还情不自禁用母语发出夸张的感叹。

来来回回试戴了好几遍,胜生勇利最后指了指躺在中间的那副黑框镜架:“这副吧!感觉和本来的差不多,材质也一样。”

维克托让店员收好镜架,胜生勇利进了验光室,镜片度数是增加了点,好在散光度数没变。

付了钱后店员说打磨镜片需要时间,他们可以先出去吃个饭再来拿,大概需要一小时左右。

听她那么一说,维克托来了精神,他拖着胜生勇利出了店,正好刚才路过的一家家庭餐馆他很感兴趣,兴致超高地拉着胜生勇利往那里去了,说要请他吃晚饭。

“这这这……就不用了!”他今天实在被这个热情的转校生搞得诚惶诚恐。

“你的脸都被我砸伤了,”维克托轻轻点了下胜生勇利的额头,笑道,“就当我给你的精神赔偿吧!”

被维克托蜻蜓点水的地方有种说不上来的奇异感觉,好像很烫,又好像很舒服。


-

维克托是真的很喜欢吃猪排饭。

两人面对面坐着,桌上是两碗超大碗的猪排饭和送的海带豆腐味增汤,碗口冒着热气,猪排配着松软米饭,香气四溢。

维克托原本是被海报上热腾腾的牛肉寿喜锅吸引进来的,但坐定后看了一圈菜单,还是忍不住叫了猪排饭,又觉得一块炸猪排不够,就单点了一块,还问胜生勇利要不要也加一块。

“谢谢,但是不用了!”

胜生勇利拒绝得干干脆脆。

他何尝不想炸猪排吃到爽,可他是易胖体质,照维克托这种爆炸式长肉的吃法,他脚下的冰刀可能用不了一个月就可以把厚冰压碎。

维克托唯一的缺点,可能就是因为太喜欢猪排饭所以吃相称不上优雅。

胜生勇利坐在他对面看着他以扫荡之姿摆平了猪排和饭,而自己才刚刚吃完一半。

“好吃,太好吃了……猪排饭真是令人感动的料理啊!”

一边感叹,一边用筷子夹起另一块炸猪排,维克托继续吃了起来。

胜生勇利也觉得好吃,但是比起胜生家的水平还是有点差距,到底是商业区的连锁餐馆,切出来的猪排不如家里的厚实。

维克托狼吞虎咽的模样莫名戳到了胜生勇利的笑点,虽然没有眼镜,看什么都模糊一片,但还是看着维克托那张模模糊糊的脸,笑着说:

“如果维克托君不介意的话,明天中午我带便当给你尝尝吧,我母亲特别擅长做这个。”

“诶真的,真的吗!”

听闻有人请客猪排饭,维克托猛地抬起脸,视线恰好撞上了胜生勇利那张腼腆温和的笑脸。

没有了眼镜的阻隔,那双棕黑色的眼睛飘忽不定地停在他脸上,神色有些迷茫,更多的是诚挚,两颗虎牙都笑得露了出来。 

Nice and sweet——

他不自觉舔了舔唇角。

维克托觉得这样的胜生勇利,比家里那套最精致的俄罗斯套娃还可爱。





待续。


***


回见!我去等TV更新了!

给我留言呀!

评论(26)
热度(629)

© 边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