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南

出右固定,正儿八经地胡扯。

【维勇ABO】风月意外 04


-年龄操作,同级生
-假设双方年龄相同情况下会如何搞基(明明是自己想看长头发的少年维- -)
-烂俗的ABO,我流设定多如牛毛
-秋雨在耳边缠绵悱恻,非常怀念夏蝉之音,思之成疾。BGM/同級生~Innocent Days~



-

胜生勇利是被忽然收到的信息一震,才再次捡起了可怜的手机。

发件人是一串陌生的号码,但那个语气,除了维克托也没可能是其他人了,维克托问他在哪里,要不要一起吃午饭。

胜生勇利看了看被自己扔一旁的便当盒,才想起昨天答应维克托要请他吃家里做的猪排饭,就说让他等在教室,他去找他。

维克托发了个笑脸,他看着那个非常友好且礼貌的小表情,又觉得维克托这种人怎么可能会对他……

“……算了,不可能的。”

虽然想到那个帖子,心里还是怪怪的。

由于昨天晚上光顾着写作业看手机,忘记让家里多做一份猪排饭,胜生勇利只得把自己那份给了维克托,再满头大汗跑去小卖部排队,买两个饭团和一瓶牛奶当自己中饭。饭团都是咖喱猪排味的,他的最爱。

乌云渐散,灰蒙蒙了好几天的云层之间终于得见暖金阳光透析而出,校园小路旁的草坪还披覆如钻的雨露,留恋在草叶尖头,红花枝叶,亭亭洋槐。维克托不知怎么找到的这个角落位置,他招呼拿着便当和饭团的胜生勇利,也不在意裤子会湿,直接坐在了那路边的木长椅上。

“啊,猪排味的饭团。”他指了指胜生勇利的午饭。

“啊?”

“我想吃那个。”

“可是……”胜生勇利不确定地看着他,“还是猪排饭比较好吧?而且这个饭团学校每天都有卖,以后也能吃到啦。”

而且饭团是冷的,便当加热过,入口会比较好。

维克托没说No了,直接把便当推还回去,又把他手上的饭团直接拿来。

胜生勇利觉得手里便当正在慢慢变冷,仿佛闻到了猪排香正在消散,其实挺想吃的,但是……

“这个……果然还是维克托来吃比较好?”

“好啊,那勇利你喂我?”

“……”

啊啊啊什么鬼啊这个Alpha!

他还是闭嘴乖乖吃自己的猪排饭吧。

“对了,”胜生勇利吃到一半突然想起来,“维克托今天放学有空吗?”

维克托一口就塞半个饭团,把自己塞得讲不出话,脸鼓起来像个包子,啊啊了半天,点了点头。

胜生勇利忍住了想笑的感觉:“那放学一起去社团活动吧。”


-

胜生勇利:今天放学我会带一个新的社员来社团。

小优:诶诶诶这个时间点还有人进我们社团吗!

胜生勇利:我们班的转校生啦……

小优:诶!难道是那个超帅的俄罗斯Alpha?!

小优:是嘛?到底是不是啦!

“……”

胜生勇利叹了口气,把手机放回了课桌抽屉里。

难道每个女生都是八卦中转站?这消息太灵通了。


-

社员们约了时间放学后等在校门口,胜生勇利是所有人里最后一个到的,今天他值日所以拖了点后腿。

整个社团实际上人数很少,除了两个一年级的学弟学妹,二年级社员只有三个人。至于三年级的学生,今年都不参加社团活动专心备考了。人数那么少的社团还能一届届艰难地延续下去,全是靠指导老师不断做校领导思想工作的关系。

小优并没有过问维克托的加入动机是什么,因为他可是传说中的转校生维克托·尼基福罗夫啊!

她已经在盘算着怎样才能说服维克托替她一起宣传社团招揽新社员了。

“啊对了,DVD还你吧。”

胜生勇利从包里拿出一个透明盒子递给小优,外壳用记号笔标着“Eros/Agape”。

小优终于把视线从维克托身上移开,看着他:“怎么样?有什么想法了吗?”

“对不起……”胜生勇利声音越来越小,实在是非常羞愧,“也许真的不行,我连一个英语单词都想不明白……”

一周过去了,关于Eros这个关键词,胜生勇利还是毫无灵感,即使阅览了那么多国外选手的成名之战,可只要正式站在冰场上,他依然束手无策。笨拙得仿佛双脚都不是自己的,无法迈出一步,只有匠气十足的机械动作。

没有任何灵性的花样滑冰与那种只能在音乐盒上一圈圈转动的娃娃没任何区别。

“没关系嘛,勇利也有自己擅长的地方啊。”小优安慰他说。

“不能说这种话哦小优,”维克托从旁凑过来,一脸轻松随意的插话,“我祖父祖母说过,花样滑冰是讲究天赋与努力的东西,也就是说如果只有百分之九十九的努力,缺了那百分之一的天赋,就会一事无成。灵气其实是非常重要的东西呢,只有那种技不如人的傻瓜才会安慰自己说有努力就够了。”

“……”

胜生勇利最在意的软肋被狠狠一戳,整个人瞬间像泄了气的皮球。

“……维克托君?”

小优困惑又讶异地看向笑眯眯戳着胜生勇利脑袋的维克托,也许这人也不会好了,她想。

“啊没什么,只是习惯性喜欢说实话罢了。”

“……”

这个Alpha是真的不会好了。她肯定。


-

然而维克托不仅是嘴上说说,他是真的具备如此实力。

第一次看到他上冰场,不仅整个社团的人都对着维克托目瞪口呆,连冰场的保洁员工都看呆了。这根本不是业余水准,而是专业级大神的水平。

她拉了啦胜生勇利的袖子,傻傻地问他是怎么回事,怎么给他们找了个专业选手回来。

胜生勇利不比她好到哪去,不敢置信地推推眼镜,想说什么,哑口无言,看向小优的眼中饱含感动的热泪——即使他自身水平有限,他也给社团找了个超级棒的社员!

“你说……”

“嗯?”

胜生勇利才发现小优的鼻血都流下来了,眼睛完全成了爱心状。

“社团节让维克托代表我们社团去台上表演,台下会不会都疯了啊?”

“……会的吧。”


因为他真的非常美丽。

就像冰上最骄傲的王者。

胜生勇利对现在的维克托心动不已。

他想这应该不是任何客观因素在作祟。他只是单纯地,对一个人心动了。

心动是什么样的感觉?是从窗玻璃上窥见你无所事事数着我后脑勺白头发的样子,是你替我戴上镜架时的手指温度,是乌云刚散在老洋槐下吃着便当的沉默无言。

是如今你在我眼前滑出我最向往的美丽姿势。

动作收尾时你朝我这边走来,汗水被你的手背楷去,微微一笑:

——看到了吗,这就是我的Eros,勇利。


-

“Eros,追求性【】欲的爱。

紧接着快乐之后还是快乐……一味地沉迷于快乐之中。

全世界的人都还不知道勇利真正的Eros,那或许是连勇利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魅力。

希望你能快点告诉我呢……对你而言,勇利的Eros到底是谁。

……

年纪轻轻做个春【】梦没什么,但对象是后桌的Alpha男,这事情就大条了。

胜生勇利一早是以脑袋朝下屁股朝上的姿势掉下床的,连人带被,昨晚下半夜几乎都在无限循环一个画面,他在那个平常一直去的滑冰场,和穿着黑色高领的维克托越靠越近,越靠越近……

梦里的维克托似乎在指点他那些关于Eros的事,但两人说着说着味道就变了。
维克托抬起他的下巴,在近到窒息的距离,给了他一个吻。

天呐。

他怎么可以……

他怎么能够……

他竟然能够往这方面意【】淫一个男人……虽然维克托的美是超越性别的,令人心动的。

天呐!

胜生勇利一早只想找块豆腐撞死自己算了。


“勇利——”

一个浑厚的女声从门外传来,胜生勇利匆匆忙忙应答了一声,急忙跑去开门。

年近四十的胜生夫人身材发福得厉害,托了胜生先生宠爱她十年如一日的福吧,也是许多人艳羡的模范夫妻了。

“那个……妈,怎么了?”

一般而言周六早上胜生勇利都会好好睡一觉,所以胜生夫人并不会打扰他。

“我说勇利!”

胜生夫人审视自己宝贝儿子的表情越发凝重,就像提审犯人。

都说母子连心,该不会自己做了个和男生接吻的春梦,都被妈妈看到了吧……胜生勇利心里一抖。

“你怎么可以……”

“哈?”

“你怎么可以……”

“到底……”

“你怎么可以藏着那么帅的朋友不和妈妈说啊!”

“哈啊!?”完全不明所以。

“而且还是外国朋友诶,头发又长又好看!”胜生夫人面露春色,仿佛一夕之间回到十八少女,“而且人家好有礼貌,说是你的后桌,今天约了你去他家玩所以来接你哦!”

“……维、维克托?!”

“啊对,好像是叫这个!”

“……我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维克托是怎么知道这个地址的?胜生勇利用自己那还没睡醒的脑子想来想去还是不明白。

而且两人之间哪有约好什么之类的,莫名其妙。

“什么误会!你这个孩子真是的!人家车子已经等在家门口了你怎么还在睡觉?”

胜生夫人一把扯掉挂在胜生勇利身上的被子,把他推到床边让他赶紧换衣服洗漱洗漱,别让同学久等了。

“不是,妈你听我说啊……”

“说起来你那个同学家里是不是很有钱?哇那辆车屁股上有四个圈圈,好像是名车的样子诶。”

“……是奥迪啦!不是四个圈圈!”

胜生勇利现在觉得,母亲说起维克托和“四个圈圈”的那个表情,仿佛自己才是买手机充话费送的。





待续。



很晚了很晚了明天再看吧

晚上11点才开始写的。

黑字部分是第三话里维克托的台词。

评论(6)
热度(509)

© 边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