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南

四个男人
撩得风生水起
可能最喜欢的
还是许老师

【维勇ABO】风月意外 05

-年龄操作,同级生
-假设双方年龄相同情况下会如何搞基(明明是自己想看长头发的少年维- -)
-烂俗的ABO,我流设定多如牛毛
-秋雨在耳边缠绵悱恻,非常怀念夏蝉之音,思之成疾。BGM/同級生~Innocent Days~


-

——知道你和维克托关系好,所以社团演出的事就拜托你啦。

胜生勇利后知后觉,刷牙的时候才看到三十五分钟前小优发给他的信息。
什么叫先斩后奏,这就是了。


-

如果不是认识了万恶的“有钱人”维克托,胜生勇利估计自己一生都很难来这种远离中心街区的半山腰富人区。

胜生夫妇的工作,往大了可以吹成旅游胜地某温泉旅馆总裁,说穿却不过一届守家业的小老板。心眼又实,过小日子的,比上不足比下有余,也就刚好跨过小资的门槛。

所以当胜生勇利坐在后座,看到他们飞驰而过的林间山路和叶隙间洒下的大片斑驳阳光,身心舒畅地升华了。

维克托和他们不同,是真的很有钱,一路上他还在旁边不停夸日本环境比他们西伯利亚好多了,气温也舒服,这里的人也温柔。

坐在前面的司机大叔不时地点点头,附和着是啊是啊,也是一派过来人的感叹口气。

出门开车,还带司机。平时上学倒是没见他这么大排场,要是校门口上演这么一出,惦记上维克托的女孩子数量估计是现在的三倍。

“勇利,你们这里到了冬天有什么好玩的地方吗!”维克托忽然凑到他耳边一问。

“会下雪吧,雪山很美。”

“Wow!棒极了!”他笑着挑了挑眉,“说起日本的雪山,我还没去看过富士山呢。”

“富士是火山。”胜生勇利切换到学霸模式习惯性纠正这个外国同学。

顶部海拔变高所以气温低才被雪覆盖。拜托,这是地理课常识好吗?

“上面有雪,就像雪顶咖啡,非常漂亮,我就把它看作雪山了……”

胜生勇利无奈笑,决计不和这种无知的外国人继续计较无聊无知的问题了。

“对吧,勇利。”

维克托暧昧不明地朝他这里靠近,而且是越靠越近。

这辆车后座非常宽敞,但胜生勇利却越来越往车门上靠,到最后退无可退,胳膊几乎贴着门。

罪魁祸首维克托却毫无自觉,在他耳边口哨轻扬:

“我希望勇利什么时候有空,可以带我去东京看看……可实在没空,这里冬季的雪山也很美丽吧?”

那个被笑意浸透的声音简直就要酥掉胜生勇利红红的耳朵,这算是邀约了吧?
以及他那还不算差的直觉告诉他,要是现在敢说一个不,下一秒极有可能就会发生什么不可挽回的事。



-

四个圈圈停在半山腰一条宽敞山路上,黑色的铁大门挡住了前去的道路。

胜生勇利下了车,老司机留在车上,往旁边一条路开,维克托说他是去车库停车了,然后他们得沿着铁门后的这条路再走三分钟才到他家。

“……维克托的双亲究竟是做什么的啊?”

这又幽静又气派的地方,可不是一般人找得到住得起的。比如像他这种戴着黑框镜的挫学生去房产中介,人家根本不会给他介绍这种房源。

“我不是说过吗?”他踩在秋日落叶铺成的山间小路之上,走在前面带路,头也不回地说,“他们都是世界冠军啊。”

“呃,怎么会想到搬来日本的呢?”

所以你们俄罗斯的冠军为什么要定居到我们这种日本的乡下地方来啊啊啊。
这一点,胜生勇利无论如何都想不通。

“母亲当年最大的恩师是日本人,所以她对日本有特殊的感情。”维克托解释说,“而且父亲最大的业余爱好是成为半个小泉八云。他们都很喜欢这里哦,来了之后我也喜欢上了这里。”

嘿,不错,连小泉八云都知道。

胜生勇利觉得维克托的双亲不仅是冠军,还是文化人了。

他心里夸赞着这一家,却忘记维克托有个大毛病,就是无论说到什么话题,最后一句都可以让胜生勇利瞬间窒息——

“当然,也很喜欢勇利你哦!”

“……”

能被这样帅气的Alpha说喜欢,他该说谢谢吗?


-

维克托家的建筑不是想象中金碧辉煌的城堡,更像是坐落在山林间的一幢双层木屋,维克托说因为父母想把这里弄成童年家乡的感觉,所以一切都按照记忆里老家的风格来的。

刚介绍完,一只母鸡带着一群毛茸茸的小鸡仔悠闲地在他们眼前咯咯走过,到右边小池塘去转了一圈,放眼望去,池塘旁则是一块菜地。

一只咖啡色的卷毛大狗从白色的花园桌椅后朝他们冲过来,大狗很粘人,起初是扒着维克托的腿不停摇尾巴,到了后来可能觉得热情不够,就把维克托扑倒在草地,爪子摁住维克托肩膀,舔着他的脸。

是只养得特别好的巨型贵宾啊。胜生勇利感叹。一只狗过得好不好,除了看毛发看身型,最主要的还是看性格。这种见到人就亲热不停但又知道分寸的,必定是在这户人家之间很得宠的了。

“小龙虾!”

维克托把热情的爱犬推远了一些,它的口水多到简直像是又为自己的主人洗了一次脸。

“这是勇利,你要和他好好相处哦!”

他从地上爬起来,把傻站着的胜生勇利往前推了推。

“汪!”——主人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嗨,你好呀,小龙虾……啊啊啊啊——”

一个招呼还没打完,胜生勇利就被热情如火的巨型小龙虾扑倒在草地上,被迫接受维克托家爱犬的口水洗礼。


维克托父母是很喜欢儿子带回来的这个日本男孩子的。

夸他长得秀气,成绩又好,一看就和他们家的维克托很不同。而当胜生勇利在看到维克托父母年轻依旧的面容时,整个人可能就是惊呆惊呆又惊呆到状态,彻底懵了。

——天啊这不就是他童年的体坛偶像吗!

活的!在动在说话的!现在站在了他的面前!和他笑着交谈!还夸他是个好孩子!

妈妈,这个世界玄幻了。

胜生勇利激动到无以复加,只会在心里和正在给客人做猪排饭的妈妈交流感想了。

维克托的父母在客厅准备了茶水以及一些俄罗斯的传统点心招待客人,胜生勇利飘乎所以地坐在了沙发上,连维克托挨靠在他旁边坐着也没发觉。蹲在沙发旁的小龙虾伸出舌头舔着他的手,而他却依然思绪放空地玄幻着,放飞自我。

“啊对了,听维克托说你们都是花滑社的吗?”维克托的妈妈温柔地开口。

“……啊,啊……是……是的。”

在冠军级老前辈面前胜生勇利已经不会说话了,舌头和嘴唇是什么,他有吗?

“Great!维克托很擅长这个,虽然这一点和我们脱不了干系哈哈哈。”维克托父亲和维克托长得很像,只是岁月给了他一点皱纹和出落得更为成熟稳重的气质,“他到了日本还能坚持这项运动,我们也很高兴。”

“是……是的!伯父伯母的比赛我小时候一直有看!真的非常棒,还感动哭了呢!”

“啊呀这孩子真会说话。”

维克托妈妈拿起茶杯遮住唇,特别爽朗地笑了起来。眉眼之间很有维克托那种感觉。

“Oh honey,这孩子如果是个Omega多好啊,我们就能有个日本媳妇了!”维克托爸爸讲话很俄罗斯,直接到令人接不了话。

“不过,其实是Beta也可以,只要维克托喜欢。”

“说得也是,这都什么年代了。”

夫妻两人有一句没一句地聊了起来,一会儿就沉浸在二人世界里,彻底无视了坐在一旁尴尬至死的胜生勇利。

维克托只是托腮微笑看着父母,从表情上来看,毫无尴尬之情。

等等。

等等。

维克托家在那么热烈地讨论什么?为什么话题真的越来越玄幻了!

为什么你们要让自己的Alpha儿子娶一个Beta男性!难道不该是Omega吗!不,就算是Omega!那第一选择也该是Omega女性不是吗!

维克托的终身幸福什么的,横竖都该与他无关吧?

“Sorry,我的父母就是这样的人。”维克托耸耸肩无奈笑道,“勇利别当真就好。”

为什么一边叫我不要当真,一边笑得那么暧昧不明!

胜生勇利唔了好几声,连忙低头摸了摸小龙虾的脑袋。

小龙虾,这里只有你和我一样,是最正常的了吧。

……

“对了,勇利你别太亲近我们家小龙虾哦,尤其是最近。”

“啊?”小龙虾明明很可爱不是么。

“它是Alpha,最近又要到发【】情期了,今年大螃蟹(维克托家另一只Omega母狗)还不在它身边。”

“……”



-

浪费了大半天时间,胜生勇利才弄懂来这里的目的。

原来是小优擅自联系了维克托,说勇利因为Eros都快患上抑郁症了,希望维克托可以抽空开导他一下,如果能想到什么解决方案那就更好啦。

维克托非常爽快,收到信息后秒回OK。

只有当事人一直被蒙在鼓里,现在却已经如他们预期那样坐在维克托家里,甚至和世界冠军都已经打成一片。

当然,还有冠军之家的Alpha贵宾。

小龙虾不知为何特别喜欢缠着胜生勇利玩,亲热程度连维克托父母都很吃惊,说小龙虾虽然喜欢和人类玩耍,但亲近到这种程度确实非常难得。

胜生勇利颇为骄傲,一边喂着小龙虾鸡肉片,一边想那是理所当然的事,他可是家门口那条街出了名的有宠物缘,连从不理人的刁钻小野猫看到他都会打个滚露出肚皮求抚摸。

手上的鸡肉片不知不觉喂完了,胜生勇利问维克托哪里还有,维克托随手一指壁炉上方的一个篮子。

他刚起身走到壁炉旁翻着篮子,小龙虾就跟着冲了过去。

下一秒,所有人都没反应过来,更来不及拉住忽然发疯的小龙虾。

巨大的贵宾犬逮着胜生勇利那肉鼓鼓的屁股就是一口,咬得直见血。

“啊——!救命啊!!”

瞬间响起一声惊天惨叫。




待续。

评论(21)
热度(525)

© 边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