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南

四个男人
撩得风生水起
可能最喜欢的
还是许老师

【维勇ABO】风月意外 06

-年龄操作,同级生
-假设双方年龄相同情况下会如何搞基(明明是自己想看长头发的少年维- -)
-烂俗的ABO,我流设定多如牛毛
-今天BGM换了!!!茶太的Secret(。



-

戴老花镜的医生看了眼被维克托架着走进诊室的胜生勇利,无视掉他那张欲哭无泪的表情,上来就问他哪里被咬,咬了多久,家狗还是野狗干的。

这个科室每天都是被狗咬了的患者,老医生完全提不起精神,还不如以前带学生做课题有劲。

维克托站在旁边替他一一答了。在说到“屁股被咬”的时候,维克托和老医生都不约而同有点想笑,出于人道主义,还是憋了回去。

“咳,注意事项都在单子上,切记看完再打针。”医生撕下一张单子,签了个名,“出门直走,左转付钱,右转打针。”

维克托扶着他走到门口,胜生勇利却突然回头,扒着门框含泪问了句:

“医生,我会不会留疤啊?”

“年轻人,没人会盯着你那种地方看的。”

老医生大手一挥,一本正经地让他别在意这种细节。

付好钱,两人来到护士站,温柔的护士小姐看到维克托,眼睛一眨不眨,整个人都快成泡在糖罐子里的小女生,但还是立马恢复理智,拿着病历卡问胜生勇利对狂犬疫苗是否有什么不良反应。

经护士小姐一提醒,胜生勇利突然想起来小时候因为被Vivi抓伤打过一次针,那次好像不太顺利,打个针也像活受罪。但具体什么原因,那个时候还小,年代又久远,大概只有自己父母才说得清了。

他把情况如实对护士小姐说了。护士小姐想了想,说那为了保险起见你先去验个血吧。

于是两人又折腾到验血室,常规验血的结果没多久就出来了,护士小姐看了眼单子,说没什么问题,可以直接打针。

冰冷的针头不留情地戳进白皙又温暖的皮肉,从小怕打针的胜生勇利别过头去不看。要不是旁边还有个人,注射室的消毒水味保准令他一秒昏厥。

“接下来还要打两针,今天只是第一针,之后打针的日子都写在这单子上了,记得准时来哦。”

胜生勇利一想到还要挨两针,不禁悲从中来。

维克托说回家一定替他好好教训小龙虾,一周之内罚他不许吃肉不许上床不许跳沙发。

“不过,小龙虾之前一直挺乖,怎么会突然咬我?”

“这个……说实话我也不知道。”

维克托也和胜生勇利一样,对这件事百思不得其解。


-

胜生勇利回家之后对父母隐瞒了自己被狗咬了一口的事,尽量让自己表现得如往常一样。虽然屁股在直接坐上硬邦邦的椅子的时候,还是有点痛。

胜生夫人是一个特别有八卦心的人,一直追问他维克托家好不好玩,大不大,是不是很有气派。

胜生勇利从储物箱里拖出去年小优送给他的一个羊绒坐垫,丢到自己座位上,抓起一个橘子边剥边回:“很有意思!妈你知道吗?维克托家的狗竟然都是个Alpha!”

自己的Vivi只是只小Beta。他掰了片橘子丢进嘴里,虔诚地看了眼被全家供奉在一旁的Vivi遗照,凑过去用袖子擦擦有些蒙灰的相框。

没关系,Vivi!就算你是Beta,也是我心里最好的Beta狗!不,应该说,无论是ABO的哪个性别,Vivi都是世界上最好的狗狗!


-

周一早上,胜生勇利家接到了一个电话,来电显示是一个陌生号码。这个时间点胜生勇利都去上课了,电话是胜生夫人接的。

对方自称是XX医院,问这里是不是胜生勇利的家。

胜生夫人一听是医院打来的,还是问自己儿子相关的,觉得事情有些蹊跷。

可接下来对方说的一番话,把原本还惦记着昨晚八点档剧情的胜生夫人彻底砸懵了。

七绕八绕的起因和经过她复述不清,但那个结论,是媲美狗血结局得令她记忆深刻:

我们怀疑您的儿子是Omega,所以请您尽快带胜生勇利再来做一次专业检查。


-

胜生勇利那天课上到一半,被班主任神色凝重地找了出去。

维克托本来被一堆英语单词和语法包围,听得昏昏欲睡,看到前排的胜生勇利起身从后门出去,整个人都迷迷糊糊地醒了。

这个时候找他能有什么事呢,他打了个哈欠揉揉眼睛,看着后门玻璃窗后的那个侧脸想。

那天胜生勇利被叫出去后,就再也没回过这个座位。

第二天还是没有来。

期间维克托不停发给他信息、甚至打过电话去问他发生什么事了,但都没得到回复,石沉大海。他开始觉得有些不对劲,打算第三天放学去胜生勇利家走一趟。

但是第三天一早,胜生勇利出现在了教室门口,他还是像往常一样穿着校服背着书包,黑框镜后的眼睛却在告诉所有人,他没什么精神。

当然这都不算什么。

令维克托生气而且想不通的是,回来之后的胜生勇利看见他就躲,甚至向班主任提出换个座位的要求,直接换到靠门最后一排,和他隔开整整一个教室的距离!

他下课刚迈开脚步往胜生勇利那里走去,胜生勇利立马一个闪身出了教室,跑得无影无踪;午休时间去找他吃饭,结果他约了班级其他同学,有说有笑地吃便当,故意把他冷在一边不接话;体育课上,原本打篮球分组好好的,他却突然说自己受伤了还没好,不能打篮球,于是和女生一起站在场边,看其他男生打篮球。当然维克托在球场哪个角落,胜生勇利肯定是在离他最远的那个位置。

甚至推脱了社团活动,说家里有事要先走。

如果是因为小龙虾咬了他一口,那他真心诚意感到抱歉,他和爸妈也都批评过那天突然发疯的小龙虾,心里觉得特别对不起胜生勇利,还在思考要不要提着一堆东西去胜生家看看。

但现在看来完全没必要了!

维克托活到现在第一次被人毫无理由地diss成这样!他一个人越想越气,手上一个用力,把刚喝完的可乐罐子给捏爆了。


-

这股熊熊怒火一直到放学才稍微得到了些缓和,理由有些恶劣,因为维克托发现同社团的小优也被胜生勇利diss了。

不出所料,胜生勇利下课铃一响立刻提起书包走了,脚底像装了冰刀,一眨眼就跑出老远,追都追不上。维克托也懒得追上去了,他悠哉悠哉,刚走到门口转角,就遇到了满脸忧愁的小优。

小优算是年级里长得很漂亮的女生,所以当她和维克托站在走廊上说话时,引起了不少侧目和窃窃私语。

“无论我问他什么,他都说没什么让我不要担心,但那个样子哪像没什么的样子,勇利他该不会真得了抑郁症了吧?”

小优越说越匪夷所思,觉得头发都快被愁秃了。

“勇利也没告诉我,”维克托微微皱眉,“但是我觉得抑郁症不是那个样子,总觉得他是在刻意躲我。”

想起胜生勇利那莫名其妙的样子,又冷哼了一声。

“现在连最期待的社团活动也不来了,勇利那天肯定是发生了什么事,但究竟是什么呢……”

维克托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就是和这个未解之谜杠上了,他拍了拍小优的肩膀,让她照常生活,不要担心,他一定会问个水落石出。

同时心里也有点窃喜,原来胜生勇利只diss和他关系好的朋友。

所以自己在胜生勇利心里就不是令他厌恶的存在了吧?


-

那天晚上八点,胜生勇利正在写作业,敲门声又响了。

他放下笔,无奈地冲门外大喊:“妈,我说了多少次了,我真的没事,不用再送炸猪排上来了,我这两天都长三斤肉了。”

摸了摸自己肚子上的肉,愁。

“是你的朋友说要找你……”胜生夫人吞吞吐吐。

“谁?不是说了我不接任何电话吗?”

“可人已经到楼下了。”

胜生勇利忽然升起一种隐隐的不祥预感:“谁?谁在楼下!”

“你的那个外国朋友,维克托。”

“那你和他说我睡了吧!”

胜生勇利最不想看到的人就是维克托,一想到维克托他就浑身毛骨悚然,完全不能想下去了。

门外没有任何声音。

“妈?你在听吗?”

还是没有任何声音。

“妈,你还在不在。”

胜生勇利拖拉着拖鞋走到门口,刚想开门看看,他的卧室门却被另一个力道从外面拉开。

哗啦一声,一张俊美到令他不想看的脸就出现在了自己眼前。

“维克托!?”

额头直冒冷汗,眼神瞥到一旁的胜生夫人,她摊摊手,一脸无辜。

“所以勇利根本没睡咯?”维克托微微一笑,朝他摇了摇手里的袋子,“我妈妈做了点心,让我给你送来,顺便看看你上次的伤好了没。”

“好了!完全好了!不劳伯母费心!”

胜生勇利觉得维克托的微笑是带着阴谋味道的,阴测测的,眼前的Alpha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变成一条狼。

“是吗?那太好了,正好作业里有不明白的地方,所以想耽误点时间请教一下勇利,”维克托回头对胜生夫人灿烂一笑,“阿姨,可以吗?”

太卑鄙了!竟然对无法抗拒美色的妈妈放电啊你!

“没错没错,同学之间是要互帮互助。”胜生夫人被一个微笑迷得七荤八素,主动伸手接过维克托带来的点心,替他减轻负担,“勇利,没事的,我相信维克托君他……是个好人!”

胜生勇利一顿,都来不及反驳,就被胜生夫人丢在了卧室,旁边还有一颗不定时炸弹。

维克托也是一顿,胜生夫人那句话怎么听怎么奇怪,说得他好像会对胜生勇利做什么坏事一样。




待续。


……

按进度看,下章至少可以写到接吻了(拜拜手.jpg)

评论(17)
热度(554)

© 边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