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南

出右固定,正儿八经地胡扯。

【维勇ABO】风月意外 07-08

-年龄操作,同级生
-假设双方年龄相同情况下会如何搞基(明明是自己想看长头发的少年维- -)
-烂俗的ABO,我流设定多如牛毛
-闭着眼睛开车出库了科科(。)



07


-

只剩两人的卧室,一副宅男样的胜生勇利朝维克托傻不拉几地呵呵一笑,尴尬无比地抓了抓头发。

他还没真蠢到以为维克托找他是为了解答作业,那就尽人事听天命吧,他想。

胜生勇利想通之后决定慷慨赴死,他拉来把椅子坐下:“反正你也找到这里来了,想问什么就问。”

维克托手在口袋里掏了半天,然后掏出张皱巴巴的票子:“小鹿前辈下周五在学校的演唱会入场券,别人给我的……你不是最喜欢她了吗?”

校花小鹿前辈是胜生勇利的女神,三年级的学姐,组了个Band,在里面担任主唱。听说临近毕业了想在学校办一个小型演唱会,留个纪念。

因为场地很小,人也很少,校花主唱的爱慕者又多,所以没关系的人很难拿到入场券。

“……你晚上来找我就是为了给我这个?”

胜生勇利一听是女神相关,原本黯淡的眼睛都亮了,但还是咳了一声,假装正经,没直接拿。

“那个……如果我有什么地方让勇利生气了的话,对不起,”话虽如此,维克托至今还没想到自己究竟哪里惹了胜生勇利,“你的屁股被咬,我真的很抱……”

“不是屁股!”说完,胜生勇利觉得自己不只是屁股,头也跟着痛了下,“呃,我是说,不是觉得屁股被咬很生气啦。”

“那究竟是什么事?”维克托眼神非常诚恳,“我还是希望,朋友之间可以坦诚相待。”

胜生勇利心想,这件事如果和你说了,那我们可能还真得坦诚相待了。

“好,那我和你实话说了吧。”

维克托也被认真语气所感染,正襟危坐,看着胜生勇利的眼睛,一眨不眨。

胜生勇利被他直视得浑身发毛,虽不知为何,但就是很想逃。

只是逃得过今天也逃不过明天,心一横,脸一红,开了口:

“我……我其实……我其实不是Beta。”

维克托还是歪着头,满脸疑惑。

“前几天我不是不在学校吗?其实是被叫去做了个检查,结果……结果他们说我是……是那个啥。”

声音越来越轻,脸估计红得和煮熟的虾仁没两样,最后那个O字打头的单词就是说不出口。

“What?What is 那个啥?”

维克托那个发音奇怪的日语在这种严肃时刻特别出戏,尤其这句又是日英结合家乡话,胜生勇利一个忍俊不禁,竟然笑着说出了那个让自己懊丧到死的词!

“是Omega。”

说完觉得太不正经了,又点点头,科学且认真地肯定了一下。

“总之现在的情况是,我是个Omega了,所以我认为我们保持距离会比较好。”



-

因为彼此之间算是开诚布公了,所以第二天上学,原本的紧张感缓和了很多。

昨晚临走前胜生勇利再三拜托维克托不要和其他同学说这件事,而维克托自从知道了胜生勇利是个Omega后,总觉得浑身上下哪里不对劲,但具体哪里不对劲也说不上来,整个人都是浑浑噩噩的。他浑浑噩噩地出了胜生家门,又浑浑噩噩地保证了俄罗斯绅士不会和任何人说,他还发了个听起来很有病的毒誓,自己要是说出去就被爸妈珍藏多年的伏特加呛死。

胜生勇利送他下楼的时候笑了,小声说了声谢谢,还说这两天是他太紧张了,牵连了维克托。

维克托脑子一抽,觉得胜生勇利笑起来真的很可爱,比那个校花小鹿可爱多了。

这天天清气朗,洁白的航迹云在天空中划过无数道小尾巴。

维克托课间也找不到事做,百般无聊地趴在课桌上休息,他们这一排的人下课都走空了,只有他和第一列的胜生勇利还在座位上。他远远看过去,胜生勇利正在向前排的女生讲解题目,很认真,修长的手指握着一支笔在纸上来来回回。

虽然听不见声音,但那张开启静音模式的侧脸也够他看很久了。

胜生勇利好像感应到了维克托的视线,就顺着看了回来,下一秒镜片后的眼睛弯了弯,眼带恍如春风的笑意。

大概是彼此注定相吸的荷尔蒙在作祟,这个再平常不过的笑容让维克托脑子里跳出了一个词。

“Unexpected.”

心头有一阵春风拂过,少年喃喃地自言自语。

“The unexpected romance,”湖水蓝的眼眸中隐隐约约透出了淡淡的欲望,“Totally.”


-

Omega终归是Omega,身体构造与Beta真的相差巨大。

胜生勇利这几天隐隐约约感到了身体内部有什么地方开始变了,就像一场等待良久的化学反应,现在开始发作了。

当时之所以会被医院打电话到家里通知再去全面检查一次,是因为验血室医生从他那张常规验血单上看出了几个数值超出常规范围,由此结合推断他的身体状况没想象中那么简单。

然后经过绝对专业且全面的检查,胜生勇利很光荣也很狗血地,被维克托家的爱犬“咬”出了个真实性别——Omega。

起初胜生夫人和他一样,整个人都不好了。拿着单子的中年妇女在医生办公室倒抽了一口冷气,满脸不可置信!养了十七年的儿子,竟然是个稀有的男O,这什么惊人的电视剧男主概率,竟然发生在他们胜生家了!

但是一分钟后,胜生夫人立马从Beta妈妈进入了Omega妈妈的角色,秒入戏。

“所以我儿子也能替我生孙子孙女?是不是这个意思?”

“Omega的确可以生育。”老医生司空见惯,笑了笑。

站在一旁仍被体检报告震惊到魂飞天外的胜生勇利恨不得变成穿山甲,钻进地心。

说着说着,医生想到了一件特别重要的事,板起脸来嘱咐他们母子:“根据化验结果来看胜生同学第一次发情期应该快到了,考虑到他还是高中生,我给他开了些对身体没伤害的抑制剂,到时候直接给他用。”

胜生勇利几乎是用羞愧到死,不停颤抖着声音,对贴心的医生说了声谢谢。

其实他不太懂体检报告上的每项数据,所以自然看不出个所以然,但随后几天身体上变化就让他吃了点苦头,因为每天都觉得体温比以前高,所以他现在每天起床第一件事就是给自己量个体温,结果发现这几天的体温一直居高不下,但现在这情况绝不是在感冒发烧,而是难受,一种发自心底的难受,特别想……那个。

胜生勇利这几天一边小心翼翼地服用那个抑制剂,一边偷偷地自【】慰。当然自【】慰也是在实在难受到不行的情况下,趁着大家都在上课的时候偷偷去厕所解决一下。


-

维克托注意到最近的胜生勇利非常不对劲,上课上到一半经常跑去厕所,然后总要过好长一段时间才回来,一脸倦容。

他有一次关怀心切,课间跑去问胜生勇利是不是身体不舒服,要不要去医院——自从知道了他是个Omega,也许是天性使然,维克托对他总有种特别的保护欲。

除了保护欲,还有种如野兽般的占有欲。

比如说看到有人接近胜生勇利,同他多说了几句话,多笑了几下,维克托就很不开心。关于这点,他还特别郁闷地发了信息给自己远在俄罗斯的万年损友尤里·普利赛提,问这种心态是不是太变态太过分了。

损友不愧是损友,直接丢给他一句:春天到了,你这是要和你家贵宾一样了。

维克托冷哼一声,把手机摔到一边,心想这个尤里不就是目睹了一次小龙虾和大螃蟹的XXOO?至于嘲讽至今?

体育课上胜生勇利离开的时间久了些,老师有些不放心就让体育委员去看看情况。

那天胜生勇利情况的确不太好,一天的脸色都很差,体育课一直只在旁边看着,但即使如此还是令人堪忧。

维克托让体育委员继续上课,他去看看就行。

他离开操场来到教学楼的男厕所,并没有在那里找到胜生勇利。可是那里却弥漫着一股让他一言难尽的气味,那种味道仿佛在挑拨着他的神经,令他异常兴奋。

这个时候他就有种感觉了,胜生勇利的情况或许并没有表面看起来那么正常和乐观。

身为一个早就知道自己是Alpha的人,维克托在专门的教室里接受过相关教育,他知道Omega在那个来了的时候,从身体内部生出的欲望会比Alpha还要令人难以忍受。

而且这样的感觉如果不能得到及时有效的满足或抑制,后果会很严重。

维克托越想越急,但还是强迫自己冷静,顺着这股香甜的气味一路寻找,直到最后来到一扇被反锁的教室门前。

由于这里是老教学楼的音乐教室,早就被废弃不用很久了。所以经常会有不良学生聚在这里抽烟,还有一些学生情侣会在这里约会。

维克托停在门口,听到里面传来细微的呻【】吟声。

他敲了敲门,无人回应,只有那个声音依旧。

那个凄迷又低哑的声音仿佛撩起了他体内压抑许久的欲【】望,这次他想也没想,索性几脚踹开了那扇又破又旧的教室门。


08


停车场:http://bulaoge.cn/topic.blg?dmn=mikatsuru&tid=3207246#Content





***

上次还以为只写写接吻,结果竟然油门一踩到底……= =|||

算了算了,大家开心就好。

评论(55)
热度(802)

© 边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