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南

出右固定,正儿八经地胡扯。

【维勇】Eureka


-背景/现代职场AU
-简介/与上司从炮..友变基..友
-分级/略略略略= =


-

胜生勇利最近职场不顺,情场也不顺,他觉得自己可能是要进入水逆期了。

原本他能进这种世界一流外企就是托了学校关系还不错的前辈的福,那个高中前辈在YOI公司是市场总监,他毕业后拿着本科文凭勉勉强强进了YOI的MKT,从最底层的助理做起,勤勤恳恳踏踏实实。前辈也觉得很长脸,一直夸他做得好有潜力,答应他以后有机会肯定会优先考虑升职自己的学弟。

结果就是这样一块金砖,上周喝酒时对他说,他要被派去俄罗斯分公司了,而他这个职位,不出意外不会从他们内部提拔,应该是由原俄罗斯分公司的市场总监来执行。

于是胜生勇利对工作抱有的一点期望随着前辈的调职似乎也幻化成了泡沫。他觉得外国人哪懂他们日本人的职场规矩,到时候以他其貌不扬的外表和那微不足道的职位,新总监根本不会注意到他,谈何升职加薪。

另外,他还发现他一直仰慕的公司女神,HR部门的小优似乎也有了心上人,但对象并不是他。

这两件事叠加在一起,胜生勇利突然觉得在这间公司工作真没意思,上班都没了干劲,于是产生了点暴饮暴食的倾向,一天三顿加大饭量外带各种下午茶和夜宵,嘴巴就没停过。新上司到任的前一晚他上了上秤,颓废得发现自己一个星期竟然长了七斤肉,再照照镜子,脸都圆了一圈。

算了,随它去吧,反正现在除了吃任何事都安慰不了他了!再言之,这个公司也不会有人注意到他这个小屌丝的!

他哀叹一声,化悲愤为食欲,把叉子戳进厚厚的芝士爆浆炸猪排,继续大口大口享用了起来。


-

胜生勇利永远不会忘记那一天的。

那天早上,他照常挤地铁到了CBD随着拥挤人潮下了车,路过便利店时买了搭配购买减五百元的面包和咖啡,背着公文包和手提电脑急匆匆地冲进装修得非常高大上的公司大楼。清晨温暖的阳光透过一楼大厅那高得惊人的落地玻璃窗洒进来,落在他发上肩头上,暖洋洋的,仿佛就像昨晚吃的关东煮那样暖人心胃。

他心情也跟着变好了些,一回头就看到小优今天穿了条奶白的羊毛连衣裙正款款朝他这里走来,漂亮又温婉,虽然女神喜欢的人不是自己,但彼此之间还是同事,女神也永远是自己心头的白月光。于是胜生勇利抬起手想同她打个招呼,只是他手刚举起来,就好像碰到了一个什么滚烫的东西。

哗啦。

一杯刚煮好的美式咖啡被他举到一半的手打飞,滚烫的棕黑色液体全然泼了那位咖啡主人一身,从白衬衫到黑西裤到黑皮鞋,无一幸免。

胜生勇利看傻了眼,一早就对别人干了件那么缺德的事,虽然他也不是故意的,但大庭广众之下未免太不小心了,于是手忙脚乱从口袋里掏出干净的手帕,一边拼命道歉一边往对方手里塞。

受害者的个子应该是比较高的吧,看领带和鞋子也都是他不敢想的名牌货,这个气派应该是哪个部门的高层决策了。胜生勇利即使弯着腰没看到对方的脸,也错觉自己正被一股无形的魄力笼罩着,紧张得冷汗直冒,他只希望这位大人物千万要大人不记小人过。

“%*@*#——”

对方说了个他没听懂的词,但声音很亲切。

“没关系,我是说,Never mind!”

对方有礼又谦逊的态度让胜生勇利心里的大石头放下了一半,他顺着声音直起腰,声音主人那张英俊到媲美好莱坞当红小生的脸让他这个同性都不由心动一下。

虽然他们是名企,这里每个人自身修养和气质都差不到哪里去,但这种英俊飒爽明显与他们普通员工不是一个级别的了,即使是一些初出茅庐的高富帅,恐怕也要让让路。

因为这个外国男人身上还兼备了一种超然的职场气场,仿佛他就是商界精英的代名词,这种气场不是工作两三年可以拥有的。

“可是,你没事吗?”对方用他的手帕稍微擦了擦后,看了眼胜生勇利,皱眉指指他的手,“你的手都被烫成这样了。”

胜生勇利一低头就看到了自己那个该死的肇事手背,红了一大片,就像被开水烫过的小虾米一样。

“没……没事!”

他咬咬牙,露出了一个自认轻松惬意实则痛到扭曲的笑。

“那个什么……快迟到了,我就先去办公室了!那杯咖啡我真的很抱歉!我是市场部的胜生勇利,这是我的名片,您午休时间可以来找我,我再请您一杯。”

胜生勇利看了眼手表,糟糕,还有五分钟就要例行晨会了,于是等不及对方给他应答,名片往对方手里一塞转身就冲向快要关门的电梯。

开玩笑,都烫成这样了怎么可能没事!

胜生勇利一回座位就去休息室翻出了医药箱,结果真的是命犯太岁,天要亡他,烫伤膏竟然在昨天用完了,总务处那里一早还没补上一支新的,于是他认衰地在水龙头下用冰冷的水冲了好几遍,直到灼烧的痛感被冲淡了些才用纸巾小心翼翼擦干了看起来不太美观的手。

厕所里正好两个男同事也在,他们走出去时同胜生勇利打了个招呼,然后在小转角那里吸起了烟,边吸烟边聊天。

“听说新总监今天就来了,不过挺低调的,只提前通知了人事部。”

“搞什么神秘主义啊?”另一个人不屑地说,“还是说想搞个突击检查,好搓搓我们这群手下的锐气。”

“应该不至于吧?部门里第一次见面,谁不想留下个客客气气的印象呢。”

“哎难说……毕竟是个外国人。”

“我还听说日本分公司的业绩比俄罗斯那边要好得多,所以这次XX去俄罗斯那里,听起来是个外派,很风光,但被明升实降了。”

XX就是招揽胜生勇利进公司的那个前辈。

“啊,这么说起来,现在这个莫非是在那边做得不错所以被提升到我们日本这边来了?”

“哈哈,谁知道呢……”

胜生勇利对同事间的闲言碎语向来没什么兴趣,也不太参与,但这两人说得挺像那么回事,他就一直站在那里听了下去。

他觉得自己的前辈工作态度好,有工作能力,也颇有人脉。这几个前部下背地里聚在一起贬低已经调离的前辈实在太卑鄙了!可不爽又能如何,他总不能冲出去把那两个人教育一顿,让他们不要在公司乱说话吧?

而且那个从天而降的外国新上司已经来了,他要是在这个节骨眼与同事起了冲突把人暴打一顿,那的确可以收拾收拾,直接滚蛋了!


-

从厕所回自己办公桌的路上,胜生勇利特意看留意了下总监办公室,落地玻璃墙后是一扇被拉掉的灰色百叶窗,他透过缝隙朝里看了看,并没什么人坐在里面。

这个总监太厉害了,上班那么久了还不见人影,什么叫有恃无恐,这大概就是了吧。

他迟到超过五分钟以上都要小心翼翼打量坐在对面的主管的脸色,官大一级压死人,官大N级得到的待遇都是两样的。职场如赛场,而胜生勇利显然还是个位于初级阶段,一无所有的小选手。

他到办公桌拿了笔记本,和一群人一起走进部门会议室,圆钟上的时间正好十点整,他很快找了个距离主座最远的一个位置,坐了下来。

所有人都坐定后,一个从未见过的瘦高身影不疾不徐地插着口袋走了进来,手上什么都没带。

银短发黑西装的新上司往那里一站,还未开口,潇洒清雅的精英气质已经让一票女同事芳心暗许,在座的与会者倾倒一片。

“不好意思,本来是打算第一个坐在这里等候诸位的,但今早出了点意外,临时出去换了身衣服。”

新上司开口的第一句话,胜生勇利就恨不得一头撞死在墙上算了。

但对方似乎还没发觉这个害得他计划泡汤的下属,继续放闪光弹帅瞎着所有人。

“我是维克托·尼基福罗夫,以后就是各位的Boss,你们可以直接喊我维克托,”新上司微微一笑,看了眼所有人,谦虚道,“当然我对日本这片土地和市场了解得没有在座诸位深入,今后的业绩如何,主要还是我们一起努力。”

每当新上司的目光好像要扫到自己这里,胜生勇利立马找个角度把脸暗暗藏好,他只希望自己这张脸足够路人,路人到新上司并不记得早上撞翻他咖啡的那个笨蛋长什么样。

一整个早上,这个冗长的会议他都开得心不在焉,光是躲脸就不晓得暗自里花费了他多少精力,但总算结果还好,这个叫维克托的上司似乎没有特别注意到他。

宣布散会的时候已经是午休时分了,胜生勇利离门最远,他躲在一群人后面准备走出会议室,结果正在前面和其他中层管理交流感情的新上司不知怎么竟然分了个心,朝他这里挥了挥手。

维克托看着他笑了笑,开口就是一句:“勇利,中午别忘记一起喝咖啡呀。”

“……”

被点名的胜生勇利在一群同事狐疑又惊异的眼光中,狠狠倒吸了一口冷气。

他想自己可能真的是水逆到一定境界了吧。





tbc。


-


啊——我真的好喜欢黑西装的老毛子啊!放我去苏!

今晚应该还会更新那个abo的,这个是随手摸鱼啦!

标题随便取的,正好播到Zico的炮友之歌Eureka

评论(28)
热度(496)

© 边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