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南

出右固定,正儿八经地胡扯。

【维勇ABO】风月意外 10

-年龄操作,同级生
-假设双方年龄相同情况下会如何搞基(明明是自己想看长头发的少年维- -)
-烂俗的ABO,我流设定多如牛毛

-

维克托将胜生勇利带到了那间隐秘的废弃教室,前几天的暧昧痕迹早就消散无踪,两人找了个地方坐下,相顾无言。

维克托也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到如此控圌制不住的地步,他知道信息量那么大,很难解释清楚。
这整件事的起因和经过还得从那天两人发生不可描述关系之后说起。

那一日,回到教室后的维克托终归没能像往常那般,他只能假装自己只是替有了麻烦的胜生勇利做出个“权宜之计”,当中不带任何私人感情,只是单纯地替好友解决麻烦。

可糟糕的是,他却从内心深处抗拒这样卑劣的自己。他的本心在思想边缘否认表面上这套谎圌言。

于是苦恼的维克托做了个令他现在深深后悔的决定,他发了个信息给尤里,其实也没透露太多讯息,但尤里是谁啊,这点事还不把它深扒到掏空。

那天他有件极其重要的事没有对胜生勇利实话实说,情圌动之时,他明明理智尚存,却咬破了胜生勇利脖颈后的腺体,暂时标记了他。这是维克托卑劣的私心,意外之后的几天他一直在找机会开口,却始终开不了口。

尤里沉默了会儿,说他其实不说破也没关系,暂时标记过一个月也就淡化了,而且那个Omega看起来傻傻的,也许根本就没意识到。

“勇利也不傻吧。”维克托有些不爽地反驳回去。

“他不傻就该知道那个不怀好心抱了自己身圌体的家伙,才不是什么单纯的朋友啊!”

尤里的嘴巴真是特别坏,但也特别准,说出口的都是实话,让维克托又爱又恨。

结果第二天,远在俄罗斯的祖父就打了个电圌话给维克托父母,问他们是不是真有那么回事,维克托是不是终于找到了人生另一半。维克托父母当然对这件事表示茫然,于是在维克托放学之后,三方会审,把这件事从头到尾问了个清楚。

尤里这个泄密者令他哭笑不得,维克托知道自己这个损友从小到大作风就诡异,也许这次是真的想帮他一把吧,但他并非不了解维克托祖父的作风,于是这么一来二去,得到当事人口证之后,维克托家的的人都把胜生勇利当成他选择的另一半了。

虽然维克托觉得他们这么认为是没什么错,比起其他人,他对胜生勇利从第一眼开始就有种特别的感觉。

如果这就是人们口圌中所谓的一见钟情,那么他现在只想选择胜生勇利。

因为家族关系,维克托从小就被安排见了不少达官显贵的大家闺秀,其中不乏美丽大方又门当户对的Omega女孩,但不知为何他始终觉得事情不该这样。

相爱一生的感情难道不该凌圌驾在任何性别与常识之上吗?因此他只相信自己的感觉。从懂事的时候维克托就始终怀有这种想法,父母也很支持儿子这种浪漫情怀,所以便由得他去。

到了最后,家中只剩下亲爱的老祖父还在唠叨,一心期待唯一的孙圌子维克托成年之后娶妻生子,别学他的父母,年轻时去搞什么体育,成家之后夫圌妻又一起周游世界。老人家只希望维克托好好继承家业,在俄罗斯陪着自己。

只可惜孙圌子并没有他想象中那么乖圌巧听话,为了躲避他安排的那些相亲大圌会,索性跟着父母一起来到了日本。

但维克托在这片土地却遇到了一个令他怦然心动的Omega,一桩风圌月意外不可思议的发生了。

知晓一切的维克托的祖父高兴得都快哭了,于是立马把这个消息说给了自己多年的媒体好友听,最后就发展成了如今一发不可收拾的盛况……

维克托一边照顾胜生勇利的心情,一边语气温和地向他解释了个中缘由。

胜生勇利没有插话,安静听他讲完了一切,末了什么反应都没,整个人似乎都傻了。

“勇利?你没事吗?”

破旧的音乐教室里,维克托只想陪在胜生勇利身边。他真的很担心他,也很后悔,担忧事情再发酵下去会伤害到无辜的胜生勇利。

“所以说,你那天其实标记了我?”

胜生勇利好半晌才讷讷说了句这个。

“暂时的,一个月就会消除。”维克托立马打消了心上人的顾虑,“如果勇利不想选择我,也不会妨碍你以后再找一个……真心相爱的人。”

说出这话时维克托的内心尝到一种苦涩。

胜生勇利不说话了,他轻声说了句知道了,起身走向门口。

“勇利。”

乱糟糟的老教室里,维克托从他身后叫住他。

“如果可以,我真的希望你是我的Omega。”

这句话,是一生所说最真之言。


-

——勇利。
——如果可以,我真的希望你是我的Omega。

但如果,我不是Omega呢?你是否还会对我这么说?你会不会也那么坚决地喊住我,对我说:

勇利。如果可以,我真的希望你是我的另一半。

哪怕我只是个大圌千圌世圌界里最普通的人,无法满足你与你家人的愿望?

胜生勇利想起那个雨天,转校而来的维克托在咖啡厅向他问路,许是缘分许是谁的故意为之,但当那爽朗悦耳的声音萦绕在他耳畔时,他生平第一次有种奇怪的感觉,不知道这样的声音与窗外雨落洋槐树叶的声音,究竟哪个更令他喜欢呢。

然后维克托就这么理所当然在他身边停驻下来,有时上课,他总能敏圌感地察觉到坐在后面的那个人正在注视着他,那种视线与前几日被他激烈拥圌抱的视线不同,如阳光温暖似雨雾轻柔,就像爱情电影里那种被描述得很美好的目光。

维克托拉着他放学去配眼镜,和他报名了一个社团教他何谓Eros,甚至休息日的清晨也来找他,干净美好的笑脸欢迎着他窥圌探自己的生活。

好像真有些那个什么意思吧。但每当此时胜生勇利总会清圌醒地告诉自己,这怎么可能呢,维克托那么完美,用任何形容词也无法衬托这名异国少年的美好,他只敢肖想同他做一生的好朋友。
但那么多个夜晚,他也疑惑过,该给“好朋友”下什么样的定义呢?为何当他身圌体难受,连抑制剂都起不了什么作用的时候,他脑海里只会想到维克托呢?甚至会意圌淫那双干净修圌长的手指缓缓抚圌摸过自己的躯体,下一秒抱住自己深深地接圌吻,吻到彼此都喘不过气。

就连他坐在废弃教室里那张乱七八脏的桌上自圌慰时,脑海里想到的人也是维克托。所以当维克托面无表情地出现在门口时,他刹那间分不清梦境与现实。那场风圌月意外他何尝没有扮演过卑劣角色,佯装荒唐,神志不清,享受梦里才会拥有的待遇。回到现实之后又假装一切都是自己屈服于身圌体本能,好像多面对一秒自己的心情都会立即死去那般,迫不及待逃离本心愿望。

他是小丑,戴着名为Omega的面具,惶恐地过着自己的独木桥。

而维克托的话,像一把利剑,挑掉了他的面具。

除了转身逃离,别无他法。

如果你看到了我这张躲藏其下的丑陋面孔。

是否还愿意将昔日里那些美丽的目光落在我身上,好好看着我呢?


-

胜生勇利说身圌体不舒服,请假回家了,胜生夫人来接儿子回家,顺便陪他去配了副新眼镜。

维克托这次只在窗口目送那个身影,没有追上去。过了会儿他从口袋里摸出手圌机,拨通了那个许久不联圌系的号码,半分钟后苍老又亲切的声音从电圌话那头响了起来,维克托听到久违的声音,不由笑了起来——

“媒体那边的事能拜托您暂时熄灭吗?
原本就是我们强人所难,我觉得他还没想明白。
我不想令他觉得有压力……是,是。
咦,这还用说吗?我当然没放弃,会继续争取他,因为我是真的喜欢他呀。
好了好了,别说当年是怎么追到奶奶的故事了,我耳朵都快听出老茧了。
好,嗯,我会的。
如果顺利,年底我会带他回国来见您。
我也爱您,再见。”

……

来到日本之后的这段时日,可能是他一生中最乖圌巧的时候了吧,每天扮演着好学圌生的角色,当然他不否认,之所以那么喜欢来学校,胜生勇利是决定性因素。

维克托打开网页,看了看最近那群许久不见的狐朋狗友都在地球哪个角落逍遥着了,很快选定了一个自己也感兴趣的目的地,定了张明日中午的机票。



tbc。

评论(11)
热度(573)

© 边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