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南

四个男人
撩得风生水起
可能最喜欢的
还是许老师

【维勇ABO】风月意外 11

-年龄操作,同级生
-假设双方年龄相同情况下会如何搞基(明明是自己想看长头发的少年维- -)
-烂俗的ABO,我流设定多如牛毛

-这章!特别的!纯情!啊!!没有车,想看车的不用看了= =|||


-

也许是维克托给的这个刺激太大了,胜生勇利那天请假回家之后整个人都闷闷不乐,他担心其他朋友来电慰问不知如何作答,索性谎称重病,手机关机,一了百了。

但他心里知道,主要还是在害怕维克托脑子再抽一抽给他发个什么信息,那他可能真的在家都能五雷轰顶,不得安生。

他需要吃点猪排饭,静心休养,理理头绪。他抓来一包薯片,打开电视机,发现电台在做俄罗斯风光人文介绍,换了个台,竟然还在俄罗斯个不停,在放那部红极一时的纯爱玛丽苏电影Dragons,男主角的颜还和维克托差不多一个等级的帅,脱了衣服感觉身材也差不多,哦他的身体……

胜生勇利脸颊温度暴升一百度。

电视里画面唯美,气氛忧伤,传来女主角对男主角的深情告白:

——是人,还是龙,无论你是谁,我都爱你。

把罗宋汤味的薯片一口气灌进嘴巴,吧砸吧砸,气得用遥控器关了电视。

今天的电台简直像是被俄罗斯承包,哪壶不开提哪壶。

虽然太阳还没落山,但是百般无聊心烦意乱的胜生勇利直接把被子抖开钻了进去。他摸来Ipod打开,纯白的小小播放器放在枕头边,音量开大,竟然是那首歌。

Got a secret
Can you keep it?
Swear this one you'll save
Better lock it, in your pocket
……

胜生勇利快被这种如影随形的感觉烦闷到窒息,于是一把扯了耳机丢到一边,白色耳机正好丢到什么金属表面上,发出轻微的声音。

他手伸过去一摸,发现是维克托之前送给他的一盒巧克力,旁边还有一只毛茸茸的小雪人。

是某天逛街时维克托硬塞到自己手上的。那个场景鲜明,历历在目,那一日的夕阳余光恍如仍笼罩在两人身上。

心底深处真的是躲不过如剧院魅影的维克托,就像因为音量开大而不断泄出的音符:

Why do you smile
Like you've been told a secret……


-

那天维克托陪他打完针从医院出来,时值双休日下午,路上行人特别多。

双休日出来聚会的女生们路过他们身边时都会偷瞄几眼维克托,然后兴奋地红着脸小声讨论他。胜生勇利早就习惯这种场景了,受欢迎真是好啊,他由衷感叹。

他还想到维克托即使每天中午不带便当也不会饿死吧,几乎每天中午都有女生匿名送给他爱心便当,但维克托似乎吃不惯那种东西,反而凑他旁边像只大狗狗一样讨一口猪排饭吃,维克托在他旁边撑着脸笑眯眯的样子实在令人拒绝不了,于是胜生勇利从那之后每天就会准备两份便当,不是猪排盖浇饭就是猪排咖喱饭。

反正同学之间,也只能算举手之劳。而且当胜生夫人知道是带给维克托吃的之后,比他更来劲,给维克托准备的猪排比他的大比他的厚,胜生勇利心里很有意见。

而他的这点意见仿佛总能被维克托看穿,打开便当盒的维克托喜欢把自己的炸猪排放到他碗里,反而吃起他碗里那块,还说什么,我就是喜欢吃你碗里的,勇利你别介意啊,要不你吃我的吧。

可能真的是吃别人碗里的香吧,维克托夹过来的猪排好像的确好吃了那么一丁点。

维克托说时间还早,既然今天小龙虾不太正常,那要不他们两个在这里随便逛逛,作为赔罪他请胜生勇利吃晚饭,随便吃什么都行。

打针之后忌口也多,而且一想起刚才在医院那股消毒水味道,胜生勇利也提不起往日里的吃劲,就说他没什么特别想逛的,但闲着没事可以陪维克托走走。维克托一听,眼神都亮了起来,来日本之后还没人陪他好好逛逛这里,现在胜生勇利主动开口说了,那他也就不客气了。

维克托兴致冲冲走在前面,隔开半个人的距离,胜生勇利跟在他身后,因为从小住在这座小城的缘故,胜生勇利对这条街反而没什么热情,但那天天气很好,适合他这种伤患晒晒太阳散散步,他眯起眼睛,透过镜片看着树叶枝桠后的杲杲秋阳,耳边是维克托在喊他的声音,依然奇怪的日语发音,依然帅到闪瞎人眼的笑脸,却令人心情舒畅。胜生勇利回头看了眼铺满落叶的街道,仿佛整座城都成了触手可及的安静美好。

沉浸在惬意的胜生勇利被维克托拉进一个商店,一楼被建设成游戏厅,里面都是游戏机和各种抓娃娃机,维克托像个女生那样看得眼睛都快直了,直夸这里真有意思。

胜生勇利瞥他一眼,对他说这不算什么,以后有空带他去东京的秋叶原和池袋,那里才叫ACG天堂。

“诶勇利你是在邀请我一起去东京玩嘛。”

后知后觉自己说了什么见鬼话的胜生勇利悔得恨不得割了自己舌头,看到维克托笑意渐深,堪比阳光的笑脸,他又怂了,只能不好意思地抓抓脑袋,轻点了下头,说如果大家都有空的话。

“当然有空啊,”维克托说,“等学校放假了就有空了,可以去关东多玩几天,我请你好不好?请勇利做导游。”

他们边说这种无关紧要的废话边去买了游戏币,店里几个穿着可爱衣服的女孩子看到维克托,还以为他是在cos什么动漫人物,要合影,维克托全都不好意思地拒绝了,说自己只是和朋友来玩。

他抬手一指先走到前面去的胜生勇利,女孩子一看胜生勇利戴着好学生眼镜,走路还一拐一拐的模样,瞬间没了兴趣,转过头继续兴奋地同维克托搭话。

这什么人形自走荷尔蒙机啊!?胜生勇利特别不爽看着被三三两两女孩子包围的维克托,心想Alpha就是Alpha,气场非同凡响。

他掏出几枚游戏币,气愤地投了进去,然后操纵起游戏杆想去吊后排那个已经歪倒的小雪人,结果身后突然传来一阵维克托的笑声,心思一抖,手也跟着一抖,下爪的时候偏得家都不认识,水平极臭,惹得旁边看他抓娃娃的小朋友都笑他:大哥哥你眼镜度数是不是不够了。

前些日子才配了副新眼镜的胜生勇利看着娃娃机,郁闷得半死。

他又投了几枚硬币进去,撸了撸袖管,重新握住游戏杆,准备一雪前耻,他和那个胡萝卜鼻子的小雪人杠上了,于是又把爪子推到那笑脸碍眼的雪人头顶,正准备一按钮下去,从自己胳膊下方探出一双手,他把胜生勇利握住游戏杆的手完全包裹住,温暖的气息喷在他的耳边,说:“从这里看过去虽然角度正好,但还是稍微往前推一些更容易得手……”

维克托干燥而温暖的手叠在他的手上,把游戏杆往他的身体拉了些,调整了一点点的距离,这点距离简直可以忽略不计,就像维克托靠在他耳边的距离那样近。

有些长的银发今天没有束起来,落了些在胜生勇利的肩头。两人之间近到迷离,迷离到窒息。

“啊,差不多了。”

两人的另一只手又重叠在一起,轻巧地摁下了红色按钮。

透明窗里的爪子又沉了下去,渐渐接近那个小雪人,其中一个勾爪正好勾住了小雪人衣服上的商标,竟然吊了起来。

小雪人一路摇摇晃晃地来到掉落口,明明很短的一瞬,却好像拉成成倍长的时间,胜生勇利的心脏也随着一起摇晃,最后倏然停止,噗通一声掉落下来。

维克托的手总算放开了他的,他弯腰去掏出那个小雪人,拍了拍,拿在手里夸了句这家伙笑得真好看。

它笑得真好看,就像你,又碍眼又好看。

胜生勇利以为他要作为纪念收进自己包里,但维克托却拿到他眼前,让他收好。

“你不喜欢它?”胜生勇利没有接过来。

“喜欢啊,”维克托看着他的眼睛,笑了笑,“就是因为喜欢才送给你。”

首战旗开得胜,维克托又很有兴致地拉着胜生勇利一个个玩过来,赢了不少东西,都丢给了胜生勇利。其实胜生勇利起初是不要的,但维克托很烦恼地说那这堆东西怎么办,要不去送给那边的女孩子们吧,她们应该会要。

结果就是这句话,不知道戳了胜生勇利哪根软肋,他抓过一大袋东西放到自己身边,像个圣诞老人抗礼物袋那样一把扛上了肩,被咬的屁股又是一痛,咬着牙说那还不如都给他,他回家还能送送亲戚家的孩子。

送什么孩子,胜生勇利哪来什么亲戚家的孩子,亲戚家的表哥表姐早就上大学了!

害怕谎言被戳穿的人扛着礼物就跑,维克托奇怪地问他走那么快干嘛,胜生勇利没回答,只是在街上越走越快,直到眼睛没看路撞到一根电线杆,撞得他头昏眼花,鼻血直流,原本停在上面叽叽喳喳的麻雀都被这股傻劲吓得飞走。

后来两人走累了干脆找了个街角的小咖啡馆坐会儿。因为打好疫苗许多东西不能碰,维克托就请他喝了一杯草莓蒸鲜奶,给自己点了杯Flat White。

坐定的维克托掏出刚才在便利店临时买的OK绷,凑到彼此呼吸可闻的地方,替今天屁股被咬、额头被撞、鼻孔流血的胜生勇利贴好伤口。

今天真的太倒霉了。

胜生勇利脑袋上仰,努力止着自己宝贵的鼻血,那样子虽然滑稽,事到如今顾不上那么多了。他接过维克托递过来的干净纸巾,又换了一拨塞进鼻孔,感觉好多了。

维克托还是好奇,问他刚才干嘛忽然跑那么快,他在后面几乎都追不上了,一点也不像屁股受伤的人。胜生勇利还是没说话,低头闷闷地喝了口眼前的草莓蒸鲜奶。

没得到的答案的维克托笑了,胜生勇利不想让其他人知道的事果然很难让他开口,就像一个死守秘密的骑士。

双休日的咖啡馆设有即兴表演,店主会在咖啡馆中间摆一架电子琴和一把吉他。一个穿着牛仔裤的苗条女生刚唱完一首,现在那个座位空了下来,咖啡馆内恢复安静,音符没了,空气淡薄到只剩烘焙咖啡豆的香气。

维克托对那把吉他很感兴趣,于是他喝了口咖啡后脱下毛衣外套走向中间,那里没有话筒也没有电线,一把木吉他和一个座位就是所有。瘦长的手指拨出几个音符,试了试音。

尔后他拨出了流畅且带了些俏皮的音符,异国歌词与柔和气息合并成一股轻风,风从四面八方蔓延进他的耳中,他的心底,带来那些他从不知道的事。

……
Look into my eyes
Now you're getting sleepy
Are you hypnotized
By secrets that you're keeping?

维克托的目光朝他这里看来,眉眼倏然一弯,里面好似盛满恬静又迷人的宝石。

完了。

鼻血好像又要流下来了。





tbc。


这章里出现的那首英文歌是《绯闻女孩》的插曲Secret!

维克托唱歌是开这个坑时一个好友太太说要看的,写到这篇快结束了才想起这件事,就顺手让他唱了一支歌。

评论(35)
热度(560)

© 边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