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南

出右固定,正儿八经地胡扯。

【维勇】Eureka 02

-背景/现代职场AU
-简介/与上司从炮..友变基..友
-分级/略略略略= =


-

维克托笑眯眯地让胜生勇利先去他办公室门口等着,说他五分钟后就来。

天,五分钟!

五分钟也够他受了!

想想看那个场面,他一个人站在新上司门口,接受过路同事的集体注视。胜生勇利觉得让他经历这种事还不如让他做条默默无闻的办公室咸鱼!

他想反抗,但维克托毕竟是他上司,在还没摸清新上司路子之前他岂敢做出格之事?其实即使摸清路子,依照胜生勇利的职场性格,这种事他也是不敢的。

于是小职员如他,毕恭毕敬点头哈腰后就去维克托的办公室门口等着了,他不敢看路过人的眼光,于是低着头一心一意盯着自己那双平价皮鞋看,专注到恨不得把皮鞋头看出一个洞,让他钻进去算了。

五分钟过得像五十分钟,每一秒都让胜生勇利更加忐忑:维克托会不会是故意针对我?维克托该不会也要在咖啡桌上泼回我一杯咖啡吧?他要泼……泼就泼吧,如果被泼回一杯咖啡能让他觉得心理平衡,我也不吃亏啊!但最好是冷咖啡,千万别是烫死人的这种!

想着想着,胜生勇利已经开始寻思这附近哪里的冷萃咖啡最出名,等维克托来了直接带人去那里。

“勇利,”维克托远远就看到了那个低着头站在自己办公室门口的男人,三步并两步向他跑来,友好地碰了碰对方的肩,“不好意思啊,让你等那么久。”

“没有没有,没有等很久!”

职场铁律:上司和你客气,千万别当福气。胜生勇利回了维克托一个很治愈的笑容,对他说了句开会辛苦了。

但其实心里在想,这个会议维克托开得辛不辛苦他不清楚,但他为了防维克托确实挺辛苦的,只是千防万防,依然躲不过致命一击。

懊丧的他又偷偷瞥了眼正在往身上披黑色羊毛大衣的维克托,觉得他就像黑色的魔鬼,指不定一会儿就皮笑肉不笑地把他连肉带骨吞下肚子。


-

对于在寒风乍起天带自己去喝冷萃咖啡这件事,就算是抗寒三十年的俄罗斯人维克托也是不解的。

银发帅气的上司站在收银台前看着点单,皱着眉:“你确定点两杯这个?”

胜生勇利顺溜地答:“嗯嗯,冷咖啡更香。”

明明是一年到头都喝不了几杯咖啡的人,闭眼就是一句诚意满满的瞎话。

“可是客人,最近天气有点冷,我比较推荐新出的冬日特饮咖啡哦,本店可以为您做成低咖啡因咖啡,甜度也可调整。”

店员小姐一句热忱的推销直接兜在胜生勇利热情的脸上,冷冰冰的,毫不留情。

“既然勇利那么喜欢喝冷的,”维克托无奈地笑笑,抬头对店员说,“那请给他来一杯冷萃吧,我就来一杯不加糖的拿铁,OK?”

“等……!”

维克托没有给胜生勇利开口的机会,在他诧异的目光之中,抢先把一张金光闪闪的信用卡递了过去,还说:“另外再给我两份牛肉三明治吧,加热一下。”

“等等,等等!尼基福罗夫先生!这样不太好吧,不是说好我请您的吗?”

胜生勇利一把夺回那张已经被收银员傻傻拿在手里的卡丢还给维克托,又匆忙拿出自己钱包,手往熟悉的夹层里掏卡,结果掏了半天什么都没掏到,他赶紧打开钱包翻了个遍,然后囧得恨不得给自己两拳——早上刚起来那会儿他赖在被窝里还信用卡,为了看卡面信息取出了那唯一一张信用卡,然后就被没脑子地放在床头柜上忘记再塞回钱包了!

但不要紧,他有现金!

胜生勇利用最快速度将钱包里的纸钞硬币全倒了出来推到店员手边,店员看了眼那堆钞票,抬起头,又像看什么神奇生物一样扫了眼前两个男人一眼,然后才很有职业精神地数起钱来,五百,一百,一千,五千……

“对不起,先生,还差五十元。”

“什么!?”

“两杯咖啡两份三明治,共计两万四千三百五十元,您这里只有两万四千三百……”

天,这个世界,这个运气,胜生勇利只觉得他快要疯了!

“那,那就……那就……”

十一月的天,冷汗直冒,这正常吗?

“那就我来吧!”维克托把胜生勇利给店员的钱都塞进他那个一看就很名贵很限量的钱包,回头对他灿烂地笑了笑,“钱我拿走,刷我的卡,剩下的五十就算啦。”

“又要麻烦您,真是不好意思……”

胜生勇利低下头去,声音越说越轻,脸颊越来越红。

人啊……也是越来越背!


这顿午饭吃得倒是出乎意料的平静,并没有预期中的回泼咖啡报复大戏。只是因为对象是维克托,胜生勇利难免毕恭毕敬,活生生地把一场友好饭场吃成了客套职场,一些特别生硬的地方连向来亲易近人的维克托都皱眉不语了。

他这副样子让胜生勇利更颤颤兢兢,前后左右思考自己是否说错了什么话。

维克托叹了口气:“勇利,我们部门的工作氛围都这样拘谨的吗?根据我们的企业文化,同事之间难道不该更欢快一点吗?”

还欢快?彼此间的欢快能换来升职加薪吗!企业文化答卷做成满分,公司会把年终旅行升级成豪华五星邮轮吗!

但胜生勇利当然不会说这种话,他吸了口那杯来之不易的作死咖啡,冷得牙齿都打颤,缓了缓才说:“其实大家关系都很好,只是我比较怕生,和尼基福罗夫先生今天刚认识了,还发生了些不算很愉快的意外,所以就会比较拘谨啦!”

哦?是这样吗?维克托有些意外地看着对面认真作答的胜生勇利,显然不知道自己竟然给这个下属带来了那么多的烦忧,这下他反而有些不好意思了。

“勇利,其实你不必在意,我真的没怪你,以后也不会怎么样。”

还觉得这样的人挺可爱的。维克托这句话当然也没明面上讲出来,而是藏在心里,面上一笑。

胜生勇利嘿嘿的尴尬一笑,咬了口好吃的牛肉三明治,维克托真诚的说辞与浓浓的芝士味简直抚慰了他一颗七上八下的心。

“真的,我以前在俄罗斯就最喜欢和部门同事打交道,我们经常会去喝酒烤肉。”

“哦那很好啊,呵呵。”

像是为了证明自己那颗赤诚之心似的,维克托往胜生勇利眼前靠了靠,胜生勇利觉得再这样下去他俩鼻尖都要碰上了,于是习惯性向后让了让。

“勇利。”

“啊?”

下一秒胜生勇利还没反应过来,维克托的速度比他还快,微微抬起上半身够到他的面颊,然后又轻又娴熟地就在那张脸颊上亲了一口。

刹那间胜生勇利整个人石化了,店门外冷风吹进来,碎成了一块块小石头。过了片刻,因为脸颊上那份突兀热度又把自己的理智好不容易给拼回来,却彻底忘记维克托是他上司这回重要事,脸爆红,吼出去就是一嗓子:“尼基福罗夫先生!请你自重!!”

维克托看着他,眨了眨那双好看的眼睛,样子很无辜,好像特别不理解胜生勇利的反应为何那么大,满脸“我怎么了吗”的表情。

“你,你……”

你怎么可以在这种地方突然亲了我!只是那个动词,胜生勇利实在讲不出口,于是脸红着,指着维克托你了半天,什么后话都没有。

“啊!”维克托看着他害羞的样子,想了想,忽然就释然地一笑,“难道是因为我亲了勇利你啊?”

“……”

胜生勇利点头不是,摇头也不是,只能隔着桌子傻傻瞪着维克托,半个字也憋不出口。

活这么大,除了家里的长辈还没谁亲过他这张脸的任何一个地方!本来上次年会,他可以得到女神的一个幸运之吻,结果到了抽号码的时候,他肚子开始狂痛,跑去厕所蹲了半小时坑,回来时同事满脸同情看着他,告诉他女神刚才抽到了他的号码,只是他不在,就又抽了一个,结果倒好,便宜了销售部那臭小子。

而那销售部的臭小子,西郡豪,现在似乎已经和女神小优走到一起了,别人都说似乎是因为那个吻看对眼了。

想到这桩此生无法弥补的陈年遗憾,胜生勇利就恨不得时光倒流回那天,狠狠踹那个坐在马桶上痛得半死不活的自己两脚。

“这只是吻面礼哦,勇利,”维克托还轻松地笑着,在他眼前雪上加霜,“因为我的外婆是法国人,我小时候跟着她在巴黎住过一段时间,那里的人都这样,我习惯之后就改不回来了。”

那也是在法国才这样好吗!拜托!他们现在可是在日本!胜生勇利都想买一本日本礼仪一百题送给这个热情过分的新上司了!

然而维克托又像想到了什么重要之事,豁然开朗地嗯了一声。他站起身来,走到胜生勇利身边,神情严肃又认真。

“你又要……”

胜生勇利警戒地看着眼前的男人,“做什么”三个字还没说出口,维克托又凑近他的脸,在另一边脸颊落下一个轻轻的吻。

“哎,差点忘记这一边了。”

维克托看向他的眼里盛满了笑意,满面春风。

而胜生勇利则是彻底傻了,他捂住被亲的那一边面颊,手指摁住那块热到不可思议的皮肤,整个人呆若木鸡,不会思考。理智是什么?他现在还有那种东西吗。




tbc。



出去了几天在玩儿就没更新了。

今晚等着双11刷卡呢,突然就灵感了,极速来一段找找手感。

明天恢复那篇维勇校园abo的更新!

评论(13)
热度(298)

© 边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