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南

出右固定,正儿八经地胡扯。

【维勇ABO】风月意外 12

-年龄操作,同级生
-假设双方年龄相同情况下会如何搞基(明明是自己想看长头发的少年维- -)
-烂俗的ABO,我流设定多如牛毛
-BGM/キオクノ蜃気楼 -Stack


-

这几天胜生勇利都请了假没去学校,手机关机,不同任何人联系。小优去过两次胜生勇利的家,但都没见到他。

胜生勇利这几天除了吃饭基本都窝在被窝里,肚子又长两斤肉,但他无所谓了,看着天花板摸摸肚子还觉得手感特别好。胜生夫人每次推门进来,看到儿子在床上一动不动深入冥想世界,说他孵小鸡呢那么专心,胜生勇利就一本正经地说,自己是在思考人生大事。

胜生夫人出于关心问他什么大事,那张脸就在被子后面慢慢变红,死也不肯说下去了。

三天后,他忽然明白这种事一个人愁白头也没法解决,就准备静下心来同维克托好好谈谈。

胜生勇利再次回到班级上课是周四的事,结果他一来就傻眼了,维克托的座位上此时哪有什么人,除了空气什么也没,他急忙拉住了一个女生问维克托去哪了,结果那个女生瞥了他一眼,说:“班长这几天请假了所以都不知道吧,维克托君也请假了,这几天都没来。”

胜生勇利当然没想到会这样,强压下满腔讶异,急忙追问:“那他有没有说什么时候回来?”

“这个不知道诶,维克托君就是在你请假之后的第二天也跟着请假了。”

“那你们知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请假?”

“这种事情……我们不可能知道吧。”

胜生勇利像泄了气的皮球,好不容易找回来的一腔力气瞬间都没了,他目光注视着窗边那个空荡荡的座位,原本内心那种七上八下的期待感和不安感仿佛也被清空了。

到了第二节课下课,他实在忍不住,就去小教室里拨了那个熟悉的号码,但维克托始终处于关机状态,无人接听。

贴着耳朵的听筒一遍又一遍循环着那个该死的关机告知,胜生勇利举着手机忽然茫然,不知所措,他才意识到,其实只要维克托愿意就可以在每一个下一秒走得干干净净,不留任何痕迹,让他完全找不着人,也摸不到半点头绪,自由得就像一阵风。

他忽然后悔。

然后责怪自己。

两人之前的最后一面,维克托的意思已经再明显过不过了,那次是他自己做了胆小的逃兵。

神情恍惚之间有人拍了拍胜生勇利的肩膀,提醒他有东西落在地上了。胜生勇利机械地弯腰捡起那张掉落在课桌旁的小纸片,当他看清那是什么的瞬间又是一愣。

手心静静躺着的,是维克托替他要来的小鹿学姐告别演唱会的入场券,右下角印着的开唱日期就在明天。



-

咖啡已冷,胜生勇利仍然坐在那里,侧过脸看着窗外,手机页面始终停在维克托的联络页面,但无论拨多少次这串数字,另一边都无人接听。

从中午开始飘起了霏霏小雨,落地窗外的学校花园的更冷清了。

透明到清亮的珠帘缠绵住每个屋檐角落,阻隔了他的视野,胜生勇利依然望不太清花园里那颗古老巨大的洋槐。低头看了眼腕表,还有十分钟就要上课了。

裤袋贴着的那块皮肤发着热,因为口袋里那张维克托给他的入场券莫名变得很烫,仿佛要烫伤他的皮肤。

掏了出来,放在手机旁。手机页面仍然停在维克托的号码上。

整个世界都变得没意思,胜生勇利觉得维克托也没他想得那么在乎他,同学间的小道消息都传维克托是和外国朋友去度假了,说得天花乱坠,好像亲眼看到过他发在SNS上的照片。

但事实是维克托的所有SNS就像他的人一样,全都安静地消失在胜生勇利的世界里,不知所踪。

维克托本来就和他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为什么会来到这里都是个谜,会和自己发生关系更是个谜中之谜。

所有一切本就很不真实,从陪他打针到咖啡馆的一首歌。

胜生勇利终于想明白其实像他这样的人,对维克托而言是可有可无的。

手指摸上那张薄薄的入场券,在手心用力捏成一团,回头毫不留恋地抛向角落的垃圾桶。

但小纸团却没如预期般稳稳落入垃圾桶,一双手在半中间拦住了它。

“……维克托?”

几米之外的瘦高身影令胜生勇利在一瞬间睁大了眼睛,是失踪许久的维克托,银发依然被扎成一束干净利落的马尾,与窗外的阴蓝色调格格不入却依然令人眼前一亮。

“这是好不容易托关系拿来的,不想要的话不能给其他人吗?非要丢了,多可惜呀。”

维克托的倦意根本遮不住,但依然提起精神朝他笑笑,把那张被丢弃的入场券重新展开,夹在手指之间向他轻轻挥了挥。

窗外,胜生勇利最爱的那颗老洋槐还站在那里,枝头的森林绿与雨水一起飘摇,仿佛即将幻化成风。


-

下午第一节是很重要的数学课,但胜生勇利破天荒地翘掉了,和维克托一起。

胜生勇利在自动贩卖机前买了一罐运动饮料给维克托,维克托接过喝了一口,但面上的倦意并没因此消退,两人坐在废弃的音乐教室里一言不发。

教室前方,许久没人弹奏的钢琴键盘落满了灰,蓝灰的窗帘斜斜地挂在窗前,有几扇窗户没关上,落雨的声音清晰飘进来,叮叮咚咚,潮湿地滴落在这片静默空间。

是维克托开口,打破两人之间僵硬的气氛。

他放下饮料,轻声问了句:“你还好吗?”

“什么……”

胜生勇利呆呆地反问,一下子没反应过来维克托是在指什么。

“我是说之前那些媒体,没打扰到你的生活吧?”维克托看着胜生勇利的眼睛,很认真,“而且我走之前你就请假了,现在好些了吗?”

“好,好多了。”

胜生勇利机械地回答,手指绞紧了自己的裤侧,不知接下来如何的他很紧张,看到维克托的脸就更紧张了。

那些媒体根本就没对他产生半点影响,似乎是不知道他同维克托的关系。自始至终,对他产生过影响的,只有眼前这个人罢了。

身体也没什么不适,只是心魔到处作祟。

听到胜生勇利还算不错的回答,维克托松了口气,他露出浅浅的笑容,说那就好。

好什么好,一点都不好!

“那么你呢?你这几天去哪里了?”胜生勇利话说出口才觉自己冲动了,只要硬着头皮继续质问,“我知道你没在学校之后就一直打你电话,你都没接!”

维克托先是吃了一惊,随后像是难以置信一样瞪着胜生勇利渐渐绯红的脸笑了:“真的?真的吗?勇利一直打我电话吗?”

“……嗯。”

胜生勇利视死如归地点点头,然后视线一转,落在钢琴上,不去看兀自高兴的维克托了。

“我很高兴勇利能那么……把我放在心上。”

维克托的声音很雀跃,他似乎从没那么高兴过。

“对不起没有接到你的电话,我的手机似乎掉在飞机上了。”

“飞机?”

维克托点了点头,终于全盘托出失踪期间去了哪里:

“我……你那天和伯母回家后,我想给你一些时间,也给自己一些时间来思考清楚我们之间的事情,所以我想离开一段时间,去找我一个好朋友。”

“但是我刚落地到朋友那里,甚至还没到酒店,爷爷就打了一个电话给我,说俄罗斯那边出了些事。”

“其实都怪我们家的人啦,这次在日本搞出的动静太大,让我曾经的……一个订婚对象知道了,他家和我爷爷一直是好友关系,生意上也有各种往来。他们知道了这件事很生气,向我爷爷不断施压,要我放弃日本,回俄罗斯。”

“但是我不想,更不会同一个自己不爱的人在一起。”

“我立即买了机票回俄罗斯,为了向他们说明我们的情况和自己的决心,这几天变化太快了,我都没空上网,连着好几天没睡,所以我现在脸色一定很难看吧……你不要介意。”

“对不起,没及时联系到你。初步搞定那家人我就买了半夜的航班飞回日本,飞机上睡太死了,手机也忘在了那里,都没空去机场拿回来,所以勇利发给我的消息才都没看到。”

“虽然发生那么多事,但是幸好赶上了。”

维克托坐在下雨的窗前,坐在他的眼前,随着雨声一句一句温柔地说给他听,一呼一吸之间有种平静的力量,拂拭了胜生勇利那颗忐忑紧张的心……直到最后的话语与笑容在胜生勇利的眼前绽放开来。这个瞬间,雨声仿佛也听不见了,维克托恍如跳跃在线香花火一端的花火,温柔绚烂,在胜生勇利心间的那片迷雾里点亮着燃烧着,驱走所有不安和茫然。

重新回到胜生勇利身边的人微微一笑,缓缓开口说:“因为我答应了你,明天要一起看前辈的演唱会。”

看着他的那双眼睛在闪闪发光,维克托的情绪那么真实,那么细腻,那么清晰,那么透彻,就好像线香花火末端的火光淌了下来,幻化成流星雨,一颗一颗,砸在他心上。



tbc。



不好意思啊!!!现在才更新!!!!我有罪!!!

这篇文写不长吧,还有3章应该就可以结束了!yeah!!

这次贴的那首BGM真的很有感觉!写文的时候,尤其到了最后,写到教室那段告白,听着音乐仿佛场景都出来了,太浪漫了!这浪漫的不像我(。

评论(39)
热度(505)

© 边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