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南

四个男人
撩得风生水起
可能最喜欢的
还是许老师

【维勇ABO】风月意外 13

-年龄操作,同级生
-假设双方年龄相同情况下会如何搞基(明明是自己想看长头发的少年维- -)
-烂俗的ABO,我流设定多如牛毛


-

前因后果终于解释清楚的维克托彻底放松下来,回到教室后整个下午都陷入倒时差的昏睡状态。

特别不耐烦学生不听课的化学女老师看维克托睡得全然没有罪恶感,走下讲台用备课本敲了敲他的胳膊以示提醒,结果维克托抬头看了眼微怒的女老师,下一秒把脸转向另一边继续睡死,这个举动彻底惹怒了素以严格教学闻名的女老师。

“维克托君既然那么困就去走廊上站一会儿醒醒神吧。”

维克托的高富帅姿态在很多老师那里都行得通,唯独这个老师这里不行,于是他也不解释了,拖长语调说了声“是~”,带着浓浓的困意,边打哈欠边从后门走出教室,乖乖地走到走廊上,靠墙而站。

安静的教室里又免不了一阵窃窃私语,还有几个女生被维克托那副坦然姿态逗得偷笑。

只有胜生勇利一颗心七上八下很担心维克托——泛红的眼睛和浓浓的鼻音都显示着他现在严重困乏,很可能下一秒就困得昏迷,而且今天天气微凉,他匆忙赶来学校所以衣服也穿得不多。

想了想,他还是举起了手。

“胜生君?”

“老师,我从刚才开始身体就有点不舒服……”

“那么需要去保健室吗?”

胜生勇利假装难为地点了点头。

乖学生第一次对老师撒了谎,但神奇的是,此刻竟然一点心惊胆战的感觉都没有,也不觉羞愧或产生一种对不起老师的欺诈罪恶感。

胜生勇利捂着肚子从教室后门走了出来,头一偏就看到那个瘦高身影双手插着裤袋,靠在走廊的白墙上,脑袋一点一点,困得神志不清,直打瞌睡。

有点好笑,但又笑不出来。他放轻步伐朝维克托走去,直到脚尖距离那双比他大几号的白球鞋三厘米,停了下来,观察起眼前人。

他听见罚站者均匀的呼吸声,比雨声清晰一点;看见两排浅色的睫毛点缀在眼缘之前,盖住那双总是很会说话但现在累了的眼睛。

“你再这样看着我,我会控制不住我自己的哦。”

明明一直闭着眼睛,维克托的唇角却忽然向上一扬,压低了声音警告他说。

“你站在这里会受凉的吧,”胜生勇利没理睬他,只是把自己的校服外套脱下来递了过去,“你穿我这件吧,我……反正柜子里还常备了一件。”

说完,自己都尴尬得抓了抓一翘一翘的头发。

维克托睁开眼睛,看着他俏皮地眨了眨,然后微微一笑,毫不客气接过了还带着胜生勇利淡淡体温的衣服。

“勇利,你这样会害我越来越喜欢你。”

胜生勇利呆呆地啊了一声,下意识后退一步,拉开了些两人的距离。

但他一退,一直不动的维克托反而向前一步,紧黏住他。

“为什么要后退?”

胜生勇利一时之间答不出来,但他的心跳得很疯狂,就像雷捶,忐忑不安又隐约期待接下来的事。

“是害怕我会对你这样吗?”

手蓦然牵在了一起,暖暖的。

“还是这样呢?”

将人拉入怀中,收紧。

“还是说……这样……”

胜生勇利下意识闭上眼睛,下一秒,维克托的气息覆盖住他湿润的唇,他被给予一个细腻又温柔的吻。

“你喜欢这样吗?”

一吻完毕,维克托淡淡的温暖的声音环绕着他,侵入到他每个细胞,不可抗力。

胜生勇利有些呆愣愣,不知所措,一时之间哑口无言。

维克托在暧昧的沉默中紧追不舍:“那换个说法,你喜欢我吗?”

“……不知道,我想想吧。”

是啊,我是喜欢你的吧。

口是心非仿佛成了一种理所当然的事,胜生勇利在这种情况下实在没法坦然说出心里的那句话,但藏在身体里的感情都是真的。

他都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变得那么肯定这件事了。


-

意料之中,维克托被罚站了一整节课,胜生勇利竟然也陪他在那里站到下课前五分钟。如果这种心甘情愿的傻愣愣的情绪被称之为喜欢的话,那胜生勇利觉得自己也是完蛋了,他的笔记本上第一次无缘无故缺了一整节课的课堂笔记。

始作俑者还在旁边,披着他的外套,对他微微一笑,厚着脸皮问他是不是喜欢自己。

“你还是请假回家休息吧,反正也没几节课了。”胜生勇利不放心地看着困得摇摇欲坠的人,多嘴道。

“我就是想坐在教室里看着你。”维克托趴在课桌上,侧脸面向胜生勇利,边说边扬起笑容。

现在只要提起胜生勇利这四个字,他的笑意都会悄悄扬起在唇角和眼角。

胜生勇利被他说得脸颊发烫,尴尬地把视线转移开,看着前方黑板,推了推眼镜小声嘟囔:“……明明都睡得不省人事了。”

“诶我和你说件神奇的事,”维克托凑到他耳边,悄然开口,“其实只要和勇利在一个空间,梦里也都是你,你说是不是我们的信息素在互相影响?”

“……那我和你说我也是有脾气的人。”

胜生勇利相信他的话才有鬼了,而且维克托现在也不知道仗着什么,越来越肆虐地占他便宜,好像真把他当傻愣愣的Omega那样随口吃吃。

是谁告诉维克托,他很好搞定了?

“我都为了你不睡觉赶回来……”维克托那眼神仿佛受了什么天大的委屈,“勇利你却连喜欢我都不肯说,现在还要发脾气,呜哇真可怕。”

胜生勇利没理睬维克托,他只是认真整理着手上的课本,下一节是国语课,昨晚并没有预习新课,所以趁着课间连忙扫了几眼。

“勇利你在那个的时候明明不是那么冷淡的,还说要找我解决你的问题。”

砰的一声重重合上课本,胜生勇利脸红红地走到教室门口。

“哎勇利,快上课了,你去哪里?”

“去厕所,”回头看维克托一脸我也要去的样子,立马回头甩了他一个闭门羹,“别跟来。”

完了,维克托摸摸鼻子,意识到自己是真惹恼了这个Omega了。

“你生气了?”

胜生勇利冷冷地反问:“我生什么气?”

“对不起,我现在就请假回家休息。”

认错速度简直快得让人瞠目结舌。

“我知道勇利你也是关心我嘛。”

“……”

“嗯……明天别忘记前辈的演唱会,我等你。”

维克托拎起包,走出教室前还对他比了个超大的V字,脸上是媲美窗外雨后彩虹的灿烂笑容。


-

维克托·尼基福罗夫果然是一个令人心烦的存在。胜生勇利现在无比确认这件事了。

放学后时间还早,雨势收停,天空放晴,晚霞渲染半边天,美得很不真实。胜生勇利一个人慢慢走去了平时一直去的滑冰场,即使今天根本就没有社团活动。他换上冰鞋,踏入这片深爱的久违之地,行走其上令他惬意又轻松,仿佛抛却了一切苦恼、不解和犹疑。

——Eros,欲#望之爱。

这个词还真是讽刺,但也无比符合他现在的情况。

如果不是自己对维克托的一切产生了欲望,怎么会恍然大悟Eros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呢?——不知从何时起,作为Omega的胜生勇利内心只渴望得到维克托这个Alpha的爱情和欲望。

可是他真的做好准备了吗?做好准备接纳维克托,献出自己的一切,成为蛊惑他的唯一的伴侣。

镜片后的眼神不由认真起来,在冰上划出了一道自己也不曾察觉的美丽姿态,是真正的Eros。


-

——勇利。

维克托只是在手机简讯上用文字无声喊他的名字,胜生勇利都觉得自己心痒痒的。半夜时分,他正在家里经营的一池温泉中泡着,带手机进来只是为了玩最近新出的一款手游,正准备氪金试试手气,这一震动手指就选错了项,直接氪了一万进去。

“……”

转念一想再过两小时就是自己生日,对自己大方点总没错吧,小射手就不计较了,但不管怎么说莫名其妙氪了一万,还是气得不想理睬那个无缘无故发信息给他的人,就假装没看到了。

其实维克托自出现以来,一直都像突如其来的意外,就像他的这条信息,你永远不可能猜测到他在哪个时间以何种姿态出现在你眼前,打乱你的步伐和生活。这个意外似乎还很喜欢看他吃惊或吃瘪的样子,说是欺负那也称不上,深谙恋爱之道的人或许会称之为两个人间特殊的讯号,暧昧亲昵,令人沉迷其中,到最后无法自拔。

就像现在,维克托发了个信息,等了半晌发现没得到回复后就直接拨通了胜生勇利的手机。手机铃声在只他一人的温泉区域唱个不停。在犹豫够本之后,胜生勇利依然甘之如饴,满怀期待接通了手机。

“勇利~你在干嘛~”

“刚准备去洗澡,”撒了个不痛不痒的谎,“过会儿准备睡了,这么晚打电话过来有什么事?”

“没事就不能打吗?”

“那我还是挂了吧……”

“喂喂喂,勇利,别挂我电话啊!”

电话这头的人捏着手机,在夜空下忍不住笑了出来。

“你时差倒好了?”

“OK了,稍微睡了会儿就好了。”

“那我挂了,明天见。”胜生勇利想到下午与维克托的约定,又补了句,“我没忘记那件事。”

“别挂啊勇利!你是不是还忘了什么事?”电话那头的维克托有些激动。

“我能忘记什么?”

电话那头沉默了几秒,听筒里突然传来车子驶过的声音,巧的是胜生勇利在温泉池里也听见了同步的声音。

刚想问维克托在哪,对方却先他一步开了口:

“生日快乐。”

“我想你,很想你。”

“我在你家楼下。”




tbc。



下次更新就结束了吧!会开个车正式标记一下!

好,我撤了,今天我家狗子半岁生日,我去陪他玩了=3=




评论(38)
热度(543)

© 边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