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南

出右固定,正儿八经地胡扯。

【维勇ABO】风月意外 14

-年龄操作,同级生
-假设双方年龄相同情况下会如何搞基(明明是自己想看长头发的少年维- -)
-烂俗的ABO,我流设定多如牛毛
-这章很齁啊……做好准备,其实这篇就没写过啥大虐,从头谈恋爱到尾(。你们要相信边南别的不会,是一个只会写谈恋爱的女人。呵呵。


-

胜生勇利一出门就看到站在家门对面的维克托,隔开五六米的距离,站在荧荧路灯下的人围着一条米白的羊绒围巾,正在向他挥手。

家门前的这条路称不上灯火通明,每隔几米才有一盏灯,指明了唯一一条通向主干道的路。胜生勇利没在维克托旁边发现车,他探头看了看,大路口果然停了一辆车。

天气开始转冷,他一个人还真是说来就来。

空气中飘散着关东煮的味道,是维克托刚才路过便利店买的,他问胜生勇利要不要吃鱼豆腐和海带。为了自己那容易发胖的身体着想,胜生勇利直接拒绝了。

两人见面,彼此沉默,只口不提方才电话中的思念之语。

“你找我出来什么事?”胜生勇利问。

维克托大口大口吃着鱼豆腐,满脸满足,消灭完最后一口汤汁后顺手把纸杯丢进路边垃圾桶。

“没什么,就是想带你去一个地方,之前在家附近发现的。”

“……都那么晚了。”

“就是要晚上去才好看嘛,”维克托笑眯眯地看着他,指了指停在路口的车,“你不会后悔的。”


-

起初是随眼可见的灯火人家,但晚上路况比白天还好,开了一会儿便进入了维克托家的住宅区,车子开在山路,一边山墙树木,黑影憧憧,一边是千篇一律的栏杆,维克托心情特别好,车开得有些快。胜生勇利如今才想起一个问题,垂死病中惊坐起,瞪大眼睛看着驾驶座上的人:“等等,你有驾驶证了?”

“之前想去办,但他们告诉我年龄没到还差一年。”维克托看着前方,随意地脱口而出。

胜生勇利急忙让他把车停在路边,刚刚脑子晕晕乎乎,没注意到维克托根本是个无证驾驶的,他一把扯下自己的安全带,维克托不得不急刹车停在一旁,让他赶紧系上。

“你放心,我在我们国家的时候一直公路开车,而且这条路我开过好多次,真的放心啦。”

维克托一脸“本人劳斯基请君安心上车”的自信模样,胜生勇利赶紧伸手摸了摸他的脸和额头,温度正常,原来没怎么喝酒。

维克托被胜生勇利小心翼翼又慌张惊悚的样子逗笑。胜生勇利则觉得他不正气,也不正经,脸难得黑了下来。

维克托最见不得胜生勇利生气,对方脸一拉下来完全不知道怎么办。

“你别生气了吧,你一生气我就要分心担心你的情况,这个车就真开不好了啊!”

随口扯了个理由手忙脚乱地解释给他听,在胜生勇利侧过头看他时,露出安慰意味地微微一笑。

“……离那还有多远?”

“不远了,十分钟。”

“那你看着前面,开慢点。”

“好。”

维克托帮他重新系好了安全带,夜风灌进车窗有些大,又替他把身侧的车窗关小了点。


-

下一个岔道口拐弯,再往上开一会儿就到了。维克托把车艰难地卡在唯一一块可以停车的平台,然后让胜生勇利下来,带着他跳进一处灌木丛,两人走了几步,夜晚世界在眼前豁然开朗。

站定后朝脚下望去,长谷津犹如黑夜中的湖泊,点缀其中的玩家灯火如天上繁星倒影其间,成了另一条璀璨银河。

星灿而月明,云海呈白雾在山顶影影绰绰,就像天女轻薄的羽衣。

“我也是无意间发现这里的,其实就是通往我家的另一条岔路,但平时很少有人上来……不开车的话,其实会很难走。”维克托站在他身边,深呼吸,“怎么样,漂亮吧!”

“太……太好看了……”

这句回答完全是下意识的。此刻胜生勇利脑海中一片空白,他第一次从这个角度俯视自己的家乡,冷风掠过他的面颊,迷幻到不真实的山顶景色侵略了他的注意力,视野看到的景色令他无比悸动。他是如此向往这片湖泊,仿佛下一秒便可为此坠落,一路坠落,直到底端,化成湖中的一颗星子。

伴着风声,耳边蓦地响起维克托的口哨轻扬:“你喜欢就好。”

胜生勇利不再责怪,反而回头笑着问他:“难道你经常来这里?”

“晚上睡不着才爬上来看看。”

维克托低头笑笑。

那一声微笑不知为何听起来讳莫如深,胜生勇利就没再追问为什么会睡不着之类的话了。

山上的风忽然变大,吹起他的发。胜生勇利没遭受住,忽然打了个响亮的喷嚏。

下一秒米白色的羊绒大围巾就从后面包裹住他裸露在外面的脖子,松松垮垮地绕了一圈,半张脸都被遮在软软的围巾里。

围巾还带着维克托的气味,胜生勇利对此十分敏感,他闻得到。暖暖的围巾替他抵御了冷冷的山风,胜生勇利窝在里面轻快地道了声谢。

呼吸之间都是维克托的气味,费洛蒙令他瞬间有些昏了神智,面颊都莫名发烫了。

维克托指了指旁边的两块石头,说那里可以坐着,他把从车里带出来的可可牛奶塞到胜生勇利手里,自己则开了瓶弹珠汽水。

维克托很喜欢日本的这个饮料,一直说很有意思啊,喝完还能收集弹珠玩。

他还记得维克托最喜欢桃子口味的,看了眼瓶身,似乎还是这个口味的。

“我们玩个游戏吧,勇利。”维克托在喝完汽水后突然开口,他把弹珠取了出来擦干净放在手心,往胜生勇利身边又靠近了点,“你知道小戒指么?”

胜生勇利摇摇头,他对这种小游戏一直不是很了解,小时候也玩的不多。

“哎很简单。本来这游戏要至少三个人一起玩,但现在就我们两个,所以规则变了变。”维克托将自己右手手指弯曲成小船的样子,然后把弹珠放了进去包住,抬起头看着胜生勇利微微一笑,“看到了没?这个弹珠现在就是小戒指了,我随便换,你猜在我哪个手上。”

改了规则后这不就是猜硬币么,胜生勇利看着眼前这个兴致很高的人,蛮无语的。

“如果勇利猜对了,硬币给你,你让我猜。如果你输了,我就继续。”维克托看着他,忽然一笑,“对啦,输了的人,可以被提一个问题。”

“可不可以不玩?”

胜生勇利觉得这肯定有问题,他不玩游戏就是因为没游戏运,无论体育课的篮球赛还是手机上的游戏都很能说明问题了。

“呵呵,你怕了?”

“呵呵,我玩。”

胜生勇利毅然决然的表情令维克托轻笑出声,他掂了掂弹珠,然后双手背过去,几秒后都捏成拳,送到胜生勇利面前让他选。

“右手。”

“空的。胜生勇利的血型是什么?”

“……A型。”
所以胜生勇利是个很在意其他人怎么看自己,优柔寡断,常常自责的笨蛋家伙,还很喜欢藏真心。

“再来!”

“还是右手吧。”

“哈哈又错了!胜生勇利的身高是多少?”

“……173厘米。”

他们之间差了一个Lucky7。

“再来吧。”

“左边那个!”

“你什么运气啊勇利!说吧,胜生勇利的体重是多少?”

“我可以拒绝回答吗?”

“不可以哦。”

“……127斤。”

最近他一直请假在家里睡觉么,又长了几斤,不是自愿的。

“再来最后一次吧,这次无论输赢,我都把小戒指给你,不然勇利一直输真的很可怜诶。”

维克托还同情起他来了,虽然是没什么游戏运,但被这么鄙视的胜生勇利还是很不爽的,他暗暗发誓发誓自己一定要赢回一局!

“右……不,还是左边!”

“你确定?”

“确定!”

维克托看他无比较真,朝他笑了笑。这个安静又带了些甜味的笑真的很好看,他心脏都漏跳一拍。

“那你把手伸出来确认下吧。”维克托说。

胜生勇利不信邪了,他把手伸到维克托身前等着维克托的左手张开,揭开这一局的真相。

夜风之中呼啸,犹如一声口哨。维克托在黑夜里把手张开,并不见什么弹珠。
只有一枚戒指落从他的掌心落入了他的,金属质地,仍带着手心温度。

“我喜欢的人,A型血,身高173,体重127,喜欢花样滑冰,还加了社团,曾经养过一只叫Vivi的可爱泰迪,喜欢吃猪排饭,娃娃机玩得不怎么好,屁股上有一块被我家马卡钦咬过的痕迹。”

“他叫胜生勇利。”

“十一月二十九日刚刚到了,祝他生日快乐。”

“想了很久,依然想不到比自己更好的生日礼物。”

“所以我把自己送给他,希望他可以接受。”

来不及等他的反应,也容不得他继续诧异,维克托伸出双臂将眼前傻愣愣的人完全圈入怀里。

靠近再靠近的结果就是唇瓣碰到了一起,不只是细细贴合时的温暖,更是无法言喻的奇妙滋味。

胜生勇利习惯性闭上双眼,却看见由整个宇宙倾泻下来的璀璨星光。




tbc。


下章,下章一定开车+完结了。

骗你们我是小狗。

突然想写点浪漫的你们原谅我啊!!!

我下次车那个啥还不行吗!(。

以前朋友说我可能会一万种告白方式,我今晚再次信了,跪求到底是我会撩还是维克托会撩(x

 


评论(75)
热度(648)

© 边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