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南

四个男人
撩得风生水起
可能最喜欢的
还是许老师

【维勇】美错 01



背景:架空/黑手党
分级:18R
说明:想写个喜剧成分多一点的Mafia,之前没写过这种风格,尽力一试,勇于挑战自我。
简介:为了让我继承Maifa我爸通关系找了个外国大佬来,但他为何第一面却睡了我?


-

在那天的混乱中,我只能听到雷鸣般的枪声,在空气中只能闻到血腥的气味,我回想时感到惊讶的……是我的想法竟然那样清晰真实,那三个字在我脑海里萦绕不去,像一张跳线的唱片不断重复着,You’re so cool,you're so cool,you're so cool……(①

我想我爱上了你。


-

01
/
[16.04.01  Stupid Cupid]


脑子里还在不断回旋September的旋律,这是他很喜欢的一部法国电影的插曲。他的童年因为父亲工作忙碌,无人陪伴,所以看到电视机里的德里斯随着音乐跳起舞来也会高兴地跟着手舞足蹈。

说到手舞足蹈,断片的思绪仿佛也明亮了些。

他好像真的跳了起来,身体好像升空一样的飘飘然。更夸张的是,他把自己想成了小王子,绕着一朵好看的玫瑰花跳了很久的舞……然后他后知后觉,那朵玫瑰花的顶端,怎么好像一颗闪烁银光的小行星?

……

睡得有些僵硬的手脚在温暖的被子里动了动,一想起那些细节,太阳穴就隐隐作痛,丢失的断片还没全拾起来,旁边就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动静。

习惯了独身一人的胜生勇利立刻察觉到了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还没捋清脑子里的混乱,一只体温微凉的手直接摸上了他的胸膛,他这才发觉连自己的胸膛也是赤条条的。

这时枕旁人用不熟悉的语言呢喃,于是勇利僵硬地回过头——看到的光景却让他瞬间被一道惊天大雷劈傻了——一个从不认识的外国男人正躺在旁边,呼吸均匀,睡得很香,那只不老实的手刚才还搂上了他的身体。

愣了三秒,然后脑子里惊恐地闪过一个动词。

胜生勇利,二十岁,现居东京的大学生,不普通。这辈子恐怕没有比现在更懵的时刻。


胜生勇利不普通是因为他的另一个身份:黑手党领袖的独子。

然而从个人角度出发,他是拒绝的。与父亲的抗争由来已久,且深入灵魂,冥顽不灵,组里几乎无人可以治好他,让他乖乖听话,做一个合格的继承人。说也奇怪,性格看似随意的射手座对于身份认知这件事意外地固执。

组里的副手,从小看着他长大的真利问过他,以后继承胜生组不好么,这样的人生要什么有什么。每每此时,他就会像个正义使者一样说自己对那种东西都没兴趣。

真利靠着走廊的白墙点燃一支烟,白烟缭绕在她的鼻尖,化了淡妆的眼睛盯着天花板上明亮的白炽灯,问他既然如此那还对什么感兴趣。

勇利背着暖黄的帆布包,目光透过镜片盯着被擦得白花花的子弹头运动鞋,有些不好意思地说自己大学毕业后随便找份工作就好,只要是属于正常范畴内的。

他想要一份很简单的、可以对外正大光明说出来的工作。

那你还要找一个可爱的女孩子,然后努力工作,像个普通男人那样结婚?真利追问。

勇利停了停,然后还真腼腆地点了点头,说那真是再好不过了。

真利没显得很惊讶。一支烟抽完,她丢地上踩灭,似笑非笑看着他,说像你这样的毛头小子很快就会被社会上的漂亮女人吃干抹净,连骨头渣都不留吧。

带着轻浮微笑的目光像是一条蛇,在他脸上和身上流连,盯得他浑身发冷。


勇利又在床上躺了会儿,一动不敢动,生怕惊醒旁边正在酣睡的陌生人。他这会儿盯着酒店豪华的天花板很努力地在回想昨晚的事,希望从中理清这场窘境。

昨天他刚结束了为期两个月的见学交流,从布达佩斯飞回东京,下了飞机连时差都没来得及倒,就被大学同期生叫去位于新宿的一家Bar,晚上九点驻唱乐队开唱,第一场的歌他记得都很安静俏皮,第一首唱的就是他喜欢的小野丽莎,一首中文歌,叫《等待你出现》。Waiter来点单时还笑着介绍说他们的vocal是个中日混血,唱歌好得很。勇利便往台上多看了几眼,是个高挑的美女,单手拿着话筒身体微摆,唱腔迷幻。

他随便点了份taco拼盘,又在朋友起哄下点了杯salty dog,但沾盐的漂亮玻璃杯一上桌,喝一口他就跪了。

他其实不能喝酒,非常不能,水平也就比酒精过敏的人好那么一点儿,之所以点盐狗完全是因为之前喝过一次,当时威士忌兑了点果汁全干了也没事。

但这次一口下去才发现基调酒是伏特加,整个人真的是不好了。

“诶胜生君的耳朵怎么红了,你这就醉了?”

“哪有的事,我没醉。”

笑得迷迷糊糊,为了证明什么似的喝了一口,脸皮下却是一阵温吞的灼烧感,表面还在竭力维持与同学的正常闲聊。

“……我真没醉,我给你们表演一个……”

说着说着觉得酒吧太热,就顺手脱了自己的外套。

“胜生君,你真的喝多了。”

“什么嘛,我很清醒啊!神智只是飘散在脑袋外五公分的地、地方……呕……”

胃里一阵翻江倒海,反胃的酸堵在嗓子口,很想连同刚才吃进去的taco一起吐出来。

他用力站了起来稳住身体,匆匆跑去洗手间,还没来得及进单间就抓着洗手盆一口吐了出来,秽圌物溅得四处都是,他对着空气说了好几声抱歉,然后拧开水龙头,在难受和混乱中清理起被弄脏的台盆。

他记得浑浑噩噩中好像有个好心人来拍拍他肩,问他还好吧,是否需要帮忙。

“没、没……”

难受得连话都说不下去,身体变得有气无力,只想找张床躺上去,做一只轻飘飘的飞天小猪。

这么想着,他就靠着台盆慢慢坐了下去……坐了多久也忘了,虽然地砖和穿堂风有点冷,但这样不用动的感觉真好,好到他抱着水管想直接睡。

再然后似乎是被一群人给拉了起来,睡梦里听到嘈杂的声音,好像是一起来酒吧的朋友在喊他,“喂千万别睡”“你怎么醉成这样了”。

他想开口说话,一开口又是没刹住车地吐了一地。

然后就彻底断片了,即使使劲拍自己脑门,剩余的片段依然跳不出来。

除了小王子、玫瑰花、和银色行星,其余真实的记忆全沉在了深处,奄奄一息。


又过了五分钟,勇利觉得自己快憋不住了,因为昨晚吐得够多,现在的他感到十分饥饿,这种感觉让他不自觉动了一下,这下直接惊动了那位枕边人。

意料中令人尴尬的面面相觑并没发生,男人只是看着他眨眨眼,随即露出一个迷人微笑问道:“你醒了?”

他该回答自己早就醒了?莫非这样才算419翌日清晨的正常对白?

勇利沉默了半晌,磕磕巴巴地你你我我了半天,舌头都捋不直,最后还是对方善解人意地接过了话茬,但开口就是一句足以把他一枪毙命的话。

“昨晚勇利超热情啊,日本人原来都那么厉害的嘛!”

勇利真的很想死,是真的想死。看看现在的处境,就在几厘米那么近的地方,自己被一个从未见过的外国男人赤身裸圌体抱在怀里,下圌半圌身传来的异样感很明显昭告了昨晚他们确实发生了不可言说的关系。更慌的是,对方知道他的名字,从容又坦然,像个风月老手,而他明明是个脸快红炸了的零经验白圌痴,对方却夸他昨晚像个熟门熟路的好手。

不不不,想太多了,这些根本不是重点啊胜生勇利!他在心里狠狠刮了自己一巴掌。现在的重点难道不是自己这个不推崇bromance的二十岁男大学生,竟然和一个外国男人419把一套都做齐了!?

关键是自己对这件事还毫无记忆?

对方是谁?

他们在哪?

到底怎么走到的这一步?

一想到那么多事他都该死地忘了,实在惨绝人寰,事到如今也没脸开口问,勇利就想干脆直接昏死算了吧,然后再醒来发现只是做了场色圌情圌梦。

“看样子勇利是都忘记了吧?”对方看他没反应,也一个字都说不出口,连唇角的微笑都带上了些无奈的味道,“这种事不算很奇怪吧?昨晚是你主动邀请我……你的身体或许还记得?”

说着对方的手顺着他的背脊从上到下轻轻抚摸,直到停留在尾椎附近,带茧的手指在那皮肤上流连忘返,意图让他想起些什么。

“虽然昨晚说过了,但你忘了的话,我不介意再自我介绍一次。”

相比对方不疾不徐的从容模样,勇利是真的使出了全身力气想摆脱那只手带给他的奇怪感觉,双目紧紧盯住男人蓝色大海的眼睛。

“维克托·尼基福罗夫,你直接喊我维克托吧。”

维克托·尼基福罗夫,你直接喊我维克托吧。

这句话一瞬间和昨晚零星的记忆对接上了,但当时这一句自我介绍的语境绝对不是在宾馆的床上。

“我去酒吧接你,顺便见面。把你从你朋友手上接出来的时候你就已经喝得烂醉了,说什么不想回家见老爸,然后只能把你带来宾馆。”

“你来接我!?”勇利瞪大了眼睛,这之间的关系他更难理解了。

“是你爸爸让我来接你,顺便见一面,只是他没想到你会喝醉。”

“为什么?你认识……”

“认识。”维克托打断了他的疑问,干脆回答道,“我们是朋友,虽然他比我年长,也几年不见,但我们以前一起合作过。”

维克托又低声笑了笑:“啊对……但那都是以前的事了,现在我就是个来日本旅居的俄国人。”

“……”

虽然听了对方几句解释,勇利脑海中依旧一团作乱。他现在唯一反应过来的事反而是——所以为什么这个叫维克托的人会和自己419?

即使维克托是好心来接人,他也喝得烂醉表示不想回去见老爸,也不至于发展到这见鬼的一步吧?

“你在车上吐了,我的外套没有幸免于难,你一进房就强脱了我衣服说要帮我洗干净……嗯……然后就是你把我西装直接塞进了马桶,蹲在旁边洗得很仔细,我费劲才把你拖到浴缸洗了个澡……”

维克托大概是想到了自己那套命运忐忑的西装,禁不住有些扶额。

勇利一张脸惨白惨白,是真要疯了,贝加尔湖水酿的伏特加这是把他灵魂深处的惨烈模样都逼出来了吗?

“再然后就……”

维克托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笑了笑,语速都被刻意放慢。

十分暧昧。

“……别说了。”

勇利认命地闭紧双眼,不再去看令他尴尬的男人,说话的唇都在抖个不停。

真利姐说得对。

像他这样的毛头小子很快就会被其他人吃干抹净,连骨头渣都不留。

但对象不是漂亮女人,而是漂亮男人。




tbc。


①:出自电影《真实罗曼史》




现在说新年快乐会不会太晚?

2017,新年快乐。

听说第一篇开的连载可以顺利写完的话,今年都不会坑。

那就许个愿,希望可以写完这篇吧。

评论(14)
热度(528)

© 边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