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南

出右固定,正儿八经地胡扯。

【维勇】美错 02

*老司机维克托三三和不想做Mafia但必须做Mafia的新手勇利

*黑道AU,喜剧风格,HE

*为了让我继承Maifa我爸通关系找了个外国大佬来,但他为何第一面却睡了我?

*快速阅读电梯:01


02
/
[16.04.05 Teacher]

这家坐落在港区的高级料理店今晚包场的客人十分特殊,身穿素色和服黑发盘起的女服务生毕恭毕敬站在狭窄的榻榻米走廊一旁,一群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脱了皮鞋走上榻榻米,最后走上来的是一个中年男人,相比这些严肃刻板的属下,微微发福的大叔看上去反而和蔼可亲,就像哪个大学校门走出来的教职员工。

跟在这个男人身后的也是一个看上去很和善的外国男人。

除了一个穿着黑色西装的女人和这两个人之外,所有都留在了包厢外,一丝不苟地站成一排,比笔直道路两旁的绿化带还要整齐。

“对不起啊,勇利因为今晚有个活动所以会来得晚一些……那孩子越来越没规矩,还要我们这些长辈等他一个小辈,哎这可真是……”

服务生敲门后放轻脚步走进房间,低垂着眼眸,专心致志在每人面前张罗起了前菜和茶水。

和室内一时无言。

维克托拿起刚斟满的茶杯摩挲了两下,抿了口,朗声笑了:“喝茶吧。”

服务生走后胜生组长继续开口:“我就一个独生儿子,我们家现在的情况你也了解,如果勇利日后依然坚持走他的平凡之路,我们组那么多人真要散了。”

组散了,人心也散了,几十年的生意便更无从谈起。按照如今的严峻形势,可能根本不用等到那时候,一直觊觎窥伺肥肉的四大家族就会在各个领域把属于胜生组的利益瓜分完毕。

“事情会变好的。”真利替一口气干完一杯茶水的组长又添了一杯,送到他手边不无担心地安慰道。

维克托没说话,心想这日本茶还是那么好喝。浓淡相宜,就像他前几天初见的那个男孩。

门又被拉了开来,门口出现的正是今晚的主角。

胜生勇利因为一路从青山匆匆赶来,风尘仆仆,因为一路跑进来脸都憋红了,他推推鼻梁上歪了的眼镜,鞠躬致歉。

不管怎么说让一屋子的人等一个人,这种迟到都是不应该的。

但并没人因此多嘴一句,他的父亲反而问道:“今天学校里一切都还好吧?”

“很好!”他大声答道。

“那就开饭吧,人都齐了。”

勇利长舒一口气,径直走进了自己座位,他的余光看到手边坐着的那个人正是维克托·尼基福罗夫,只好默认似地叹了口气:果然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四天前那个令人尴尬的早晨。

“那我先去洗个澡,你要是不舒服再躺会儿吧。”

人生第一次419的对象维克托像个温柔情人一样轻吻了一记他额头,当他还处在震惊中就直接下床穿了拖鞋,走进洗手间。

过一会儿花洒的水流声哗哗响起。

勇利把视线从他下床的方向收回来,其实因为没带眼镜,刚才看什么都带了层朦胧的感觉,脑子清醒一些后他习惯性伸手去床头柜找眼镜,一阵乱摸中终于找到了令他心安的熟悉之物,连忙戴上。

视界里一切物品都变得清晰,他揉揉醉意消去的太阳穴,强迫自己审视如今的情况——地上散落着一些衣物,但是不多,可能报废了或者送去洗了,他又转了转视线,看到自己旁边就是足有一面墙那么大的镜子。

他看着镜子里赤裸的自己,头发自然是睡得乱七八糟,但眼角有些微微发红,偏白的皮肤上布满了零星的可疑红痕,尤其是锁骨和脖子这里。

他二十岁了,再怎么纯情也瞬间明白过来了这是什么,一瞬间脸又快红到爆炸。

原来维克托那句热情不是空口胡说,看样子断片的那段时间真的发生了足以颠覆他认知的事。

想到这里他试着用力擦了擦这些痕迹,但它们很顽固,怎么也去不掉。

他放弃了,痛苦地嗷了一声,抱着脑袋开始思考人生了,心累得差点掉下一滴眼泪。

过了会儿洗完澡的维克托走了出来,披了件浴袍,银色头发湿漉漉的,发梢还往下滴水。他走到柜子旁倒了两杯热水,其中一杯回到床边递给了他。

“昨晚你喝多了,喝点水。”

“啊……谢谢……”

因为不想陷入面面相觑的尴尬境地,勇利接过水杯勉强喝了口后就低下了头,眼睛盯着透明的水看。

“要不要披件衣服再坐着?感冒不太好。”

“啊?”勇利条件反射抬起头看着维克托,心想你不把头发即使吹干才容易感冒吧,但当他看到男人温和笑着的眼睛就怂了,只好傻不拉几说了句,“哦,我百病不侵。”

维克托噗嗤一声笑了,因为这个笑很突然,勇利也跟着傻笑。

笑了会儿,维克托说:“那你现在感觉还好吧,后面有没有不舒服的感觉?”

勇利瞬间绷直了背脊,大声又僵硬地答:“没有!!”

维克托只觉得反应过剩的勇利有些可爱,不自觉就伸手捏了捏他的脸颊,然后说:“那你现在饿了吧,是叫酒店送餐还是我们去餐厅?”

“啊?这……这就不用了吧!”勇利惊恐地摇了摇头,挣扎了好一会热,终于从牙缝里蹦出几个字,“我还有事……想先走了,昨晚的事就,就……”

就当做什么都没发生吧。

他原本是想那么说的。

但维克托却抢在他之前说道:“没事,吃完饭再走吧,有些话还没和你说呢。”

他眼睛看着勇利,然后似乎是飘到了他身上那些红痕上,忍不住摸上了那里,继续说道:“而且……你还真把我当你一夜情对象啊,睡完就走的那种?”

是啊,不然呢?

不然还要和你谈谈恋爱结个婚吗?

勇利表面没那么说,他一口气喝完了杯子里剩下的水,然后让维克托转过身去,等他换个衣服就下去吃饭。

“那也得再等一会儿,你昨晚那身衣服早就不能看了,我替你定了套新的,五分钟后就送来。”

“……”

勇利恨不得一头撞死在旁边的镜子上算了,尤其当他反应过来昨晚穿的还是迪士尼乐园限量的大白款长袖Tee,现在早就绝版买不到了!


食材满分,厨师满分,菜色满分,环境满分,然而这场饭吃得并不愉快。

“我想我之前已经和维克托说得很清楚了,我拒绝。”

勇利打消了自己父亲的荒唐想法,无奈地扶住了额头。每次一和父亲谈到家里的事业问题就会变成这样的局面,他能怎么办,他也很无奈。

刚才在父子俩谈话时维克托始终保持沉默,低头吃菜,顶多时不时看一眼没什么胃口、只想和父亲争辩的勇利。

然后若有所思地笑笑,低下头继续吃,再顺便喝一口酒。

现在吃了个七八分饱,就把筷子放下,拿手帕擦了擦嘴,然后凑到勇利耳边用只有一个人才听得见的声音说了句话。

勇利马上闭嘴了,脸颊还越憋越红,仔细一看连耳根子都红了。

突如其来的乖戾令胜生组长也有些吃惊,虽然没听到维克托究竟同自己儿子说了什么话,但这一幕让他更坚定了自己的决定:让维克托做勇利的老师,然后让独子在他手下成长为能够独当一面的胜生组接班人。

维克托·尼基福罗夫就是俄罗斯黑手党一个不灭的神话,即使只是曾经的光辉日子,那也足够令世界上所有黑手党,甚至是正常人都为他的故事感叹。

“如果你未来不接手,不够强势,等我老了,我和你母亲的生命到时候都会有危险。”已入中年的父亲说,“我是无所谓,活得够多了也没什么遗憾,但是你母亲一生没做过任何坏事,她需要你的保护。”

勇利再度沉默了,诚如父亲所言,母亲从小便是一位虔诚的基督教徒,即使丈夫从事着这样的职业,与人为善的夫人也每周去教堂,同她的上帝交流。甚至开了一家餐馆,每年的收入全部投入了公益事业。

“维克托是个值得信赖的人,”他继续说,“他能教给你我们这一行需要知道的一切,甚至比我能给你的还多。”

胜生组长看了看并排而坐的他们,似乎是很满意这样的师徒关系,然后视线转向维克托问:“而且维克托接下来会在日本住很长一段时间吧?”

“其实也是因为这次遇到了点麻烦,所以搬来了日本。”维克托点了点头。

至于是什么麻烦,胜生组长略有耳闻,但具体也不清楚,只隐隐感觉是一件极大又极重要的事,可神奇的是不知为何,他就是觉得维克托可以搞定一切。

如果把儿子放在这种顶级高手身边,那学习成长的速度一定很快。

而且胜生勇利很聪明,身体里留着胜生家的血,说没有这方面的天赋那是骗人的。他一直认为,只要自己儿子愿意,一定可以成为比他更出色的领导人。

“那么,说说你还有什么不愿意的吧。”意见相左多年,这是站在父亲角度对儿子说的最后一句话了。

“我……”

其实从牵扯到母亲那里开始,他的内心就已动摇,如今看到父亲叹气的模样更是心情复杂无法言说。

难道真的要放弃从小向往的平凡生活吗?明明只有一步之遥了。

“抱歉,我想抽根烟了,能让勇利陪我去一下外面吗?”

勇利一回头就看到维克托正从外套口袋里掏出烟盒,然后他站了起来,那双蓝色眼睛正居高临下地看着他,唇角微翘。





-TBC。




其实题目《美错》就是美丽错误的意思。

想日更,但还是一切看缘分。

求一个支持啊!!我知道你们都爱我的是不!!!留言我都有看啦!跟着日更看的童鞋我也都认识你们id啦!真的!

2017年了,喜欢我的人还不快给我告白?

评论(35)
热度(364)

© 边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