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南

出右固定,正儿八经地胡扯。

【维勇】美错 04

*老司机维克托三三和不想做Mafia但必须做Mafia的新手勇利
*黑道AU,喜剧风格(大概了),HE
*一句话简介:为了让我继承Maifa我爸通关系找了个外国大佬来,但他为何第一面却睡了我?

*快速阅读电梯:01   02   03    

*这章有轻微奥尤!


-


/
[16.04.08 Michi道]

四天后,码头的集装箱区忽然起了火。万幸的是这天恰好磅礴大雨,消防队也很快赶到控制住火势,但几个集装箱还是被烧了,后来在那对废墟里找到一具已经烧得无法辨认的焦尸,当局与一名码头失踪工人的名单对上,做了处理。

二十四层高的市中心公寓里摆放的都是后现代艺术感的家具,颇具品味,大片面对市中心街道地落地玻璃上因为雨势布满了透明雨滴。一尘不染的室内,灯具打出的一道道暖黄光芒也无法驱赶室内的清冷,一种无名压抑在室内蔓延扩散。

“都搞定了?”

维克托从冰箱里取出腌渍好的牛排,放在玻璃碗里,另一个透明碗里都是他切好的蔬菜。

他的面前只有一个笔记本电脑,他正在与人视频。

“Take it easy,日本警圌察识相得很,没多纠缠。”

“嗯,胜生组之前就在工人名单上动过手脚了。”

“哇,你消息真灵通啊。”yuri啧了一声。

界面里向他汇报工作的正是Yuri Plisetsky。老实说当年从孤儿院把他领出来的时候,维克托没想太多,只觉得那如豹子一般的眼神很入得了他眼,这个孤儿和其他孩子不一样,他不绝望,有欲圌望有狠劲,或许天生就是干圌他们这行的料——欲圌望让人渴求财富,有狠劲才有胆子犯罪。

巴尔扎克说过:财富背后,总有犯罪。

还有一件事,更让他坚定了自己的想法。

当时他在孤儿院办完了认领手续准备带他上车了,七岁的Yuri却忽然用力扯住他的西装袖子,稚声稚气却一本正经地说,要同他谈条件。

维克托摆着玩味的心态,在合宿房间门口笑着问他是不是对自己有什么不满意。

七岁的小Yuri穿着打了好几块补丁的破衣服,但一张脸却被这里的妈妈擦得很干净,秀气的眉皱了皱,然后用脚踢开半掩的门,回头指了指房里的另一个男孩子,抬起头看着维克托,大声地、不容反驳地说:“我可以跟你走,但你必须把他也带走。”

“为什么?”维克托声音带上点笑意,“我有什么理由,必须答应你的条件?”

“喂,我说,你是黑手党吧!”Yuri的眼力似乎远比维克托预计得要毒辣,“你把我带走不就是让我替你打架杀人的,对吗?他,很会打架!我每次打输,都是他替我打回来的!这样,那样,几拳就能把人揍飞!比我们大的也能被打趴下!!”

“哈哈!”维克托被逗得笑出了声,摸了摸小Yuri的脑袋,说,“你以后会变厉害,不会再输,不需要他替你出头。”

“那更要带走他了啊!”小Yuri仿佛有些生气了,他大声说道,“他那么笨,被欺负了,我就能替他出头了!!”

“哈哈哈哈。”

维克托看了眼站在窗前的那个小孩,他的眼神和Yuri很不一样,一点也不跋扈嚣张。如果说Yuri给他的感觉像只未出师的豹子,那这个Yuri执意要带走的孩子就更像一头非洲草原上伺机而动的狮子。

“成交。”

维克托思考片刻,做出了让步,他牵着Yuri走进房间,来到那个孩子跟前,蹲下圌身问他的名字,那双沉默的黑眼睛看着他,良久良久,最后还是Yuri替他开口回答的:奥塔别克·阿尔京。

对了。维克托把他们带上自己的车后,回头问坐在后座的Yuri知不知道唐·维托。

Yuri摇头,他在孤儿院只读过几本他嗤之以鼻的破烂童话书,知道的东西有限,最熟悉的可能就是彼得潘之类的蠢家伙吧。

维克托嘱咐他们系好安全带,又让司机先去一趟书店,然后回头笑笑说:很好,那我们就从唐·维托开始吧。至少你得知道,打架和杀人并不是你要面对的全部。

……

汇报完工作的Yuri没有立刻切掉画面,而是边看维克托在厨房有条不紊地忙着做牛排,边不痛不痒地闲聊。

“所以在你教那位少爷正事之前,该不会也先送了他一本唐·维托传记吧?”

维克托没回答。他又洗了一次手,把西兰花和胡萝卜块下到盐水锅里焯水,同时在另一个平底锅上抹了层橄榄油,油很快烧熟,腌渍了两次的牛排被平放进去,滋滋地慢慢煎熟。

一切都进行得有条不紊,就像一个神圣的仪式,关于美食。

眼尖的Yuri发现维克托多准备了一份牛排,想了想,然后嘿嘿一笑问他:“啧,今天请谁共进晚餐?”

维克托瞥了眼白墙上的钟,时间差不多了,他对着电脑吩咐Yuri也好好吃饭别整天吃垃圌圾快餐就直接切掉了同他的视频联系。

牛排熟了,与此同时门铃圌声响了起来,维克托关掉电磁炉又擦了擦手才去开门。


外面雨势很大,胜生勇利又没有坐车的习惯,下了地铁后打着伞找到这间高级公寓来的路上几乎淋湿了全身,书包也没能幸免,浅绿的帆布被雨水染成大片大片墨绿。

收好的长柄伞还在不断往下滴水,雨水很快就被门口地毯吸走。维克托没在意这些细节,让勇利把伞插进一旁的伞筒就行,然后给了他一双拖鞋,又问他要不要换套衣服。

“不用了,不用了!”勇利连忙摆摆手,“我想借用一下洗手间,可以吗?”

维克托给他的感觉好像永远有一堆换不完的衣服。第一次见面的翌日,维克托给他置办了一套新衣服,今天才见面,依然问他要不要换一套衣服。

但他其实和维克托存在不小的身高差,维克托身形修长,肩膀也比他款,所以勇利穿他的衣服一定会大一圈,不合身的。

“这条走廊直走左转就是。”维克托接过他湿漉漉的书包,给他指了条路。

“谢谢。”

“柜子里有干毛巾。”

“好,好的!”

勇利换上拖鞋后飞快跑去了洗手间,其实被雨淋了之后他身体和四肢都会发冷。现在站停下来,那些湿漉漉的衣物贴在他的皮肤上就更显冷了,他脱了自己的衣服,从柜子里翻出干毛巾用热水沾湿后擦了擦身体,最后用力擦了把略显狼狈的脸。

突然,洗手间的门被敲响三下,门外人没征得他同意就擅自把门拉开,但只是拉开了一条缝隙,然后一双皮肤白圌皙的手抓着套运动衣裤探了进来。

“我想了想,你还是需要这个的吧?”

勇利停下正在擦脖子的手,瞥了眼一旁脱下的湿冷衣物,又看了看那灰色的干燥温暖柔软的新衣服,小小的犹豫之后还是选择了后者。

“谢谢!”他伸手接过,词穷得很,除了谢谢不知道还能说什么。

维克托送完衣服就走了,什么也没说。

这样的维克托又与那日在宾馆的人像又重叠起来。他和举枪时候的那人截然不同,温文尔雅,善解人意,远离一切暴力血腥。

他套上维克托给他的卫衣,又利索地穿上裤子,运动裤的确有些长,但卷了一次后完全没问题。剩下的湿衣服他捡了起来,正愁于怎么办的时候,维克托又神不知鬼不觉地出现在门口对他说,湿衣服丢一旁的洗衣袋里就行了,饭做好了,就等他了。

勇利换好衣服出来,维克托正靠在墙边等他。随意套了件藏青色薄毛衣的男人截住勇利正在找他的视线,从头到尾飞快扫了眼,然后笑了:“嗯,这套好,穿在你身上灰得很干净。”

勇利不知为何,被夸得脸颊都微微发烫,但表面还是镇定自若地道了谢,跟在男人身后来到餐厅,餐桌上果然已经摆放好了食物和红酒,甚至还点上了蜡烛。

两人入座,一片静谧中维克托给他倒了红酒后又给自己倒了半杯,然后在烛圌光之前,举起了自己的杯子。

勇利也手忙脚乱拿起了自己的杯子,从刚才开始就一直在走神的人蓦然之间动作太大,差点打翻一支蜡烛。

“勇利,”维克托透过摇曳烛火盯着他的眼睛,微微一笑问他,“你知道这一杯我们敬什么吗?”

“不知道。”

“敬你的父亲后继有人。”

勇利还没反应过来该说些什么,维克托的酒杯已经“叮”的清脆一声,碰上他的杯子了。

那晚在港区高级料理店,维克托在离开前附在他耳边轻声说道:我给你三天时间,如果三天后你想通了,欢迎来找我,我手艺不错,你来尝尝吧。

他笑笑,却没留联络地址给勇利,因为他知道勇利若是真想来,这都不是问题。

勇利呆愣愣地看着维克托喝完了杯中酒,直到对方提醒他“你怎么不喝啊”,才唔唔唔的捧起酒杯一口干了。

维克托看着他:“这次你不会还喝醉吧?”

勇利立马摇头,斩钉截铁地答:“不会!”

只是一口红酒,维克托未免太小瞧他的酒量了,而且若是他今晚又喝醉了,谁知道……

想到这里他偷偷瞄了对面的男人一眼,那双沉默如迷的蓝色眼睛,那双手指修长的手,还有让人很想抚摸的银发……那个晚上他们两人到底……一些暧昧不明的火圌辣记忆烧到了他脸上,他触电一样赶忙低下头,拿起刀叉用力地切起牛排。

冷静。要冷静。他在心底一遍遍提醒自己。

“勇利。”

“哈?”

“刀拿反了。”

勇利低头一看,刀刃朝上,刀背朝下,难怪怎么用力都切不开这牛排肉。

“你还好吧?”

“还好,还好,哈哈……”

维克托也看着他轻声一笑,用遥控器打开了背景乐,一首咏叹调从印象里轻缓得流露出来,如水如月如星辰。

“好好听,这什么曲子?”

“Stay close to me,don’t go.”

“诶这个名字听起来好悲伤。”

维克托用沙哑的声音回他道:“一千个人眼中一千个哈姆雷特。”

勇利不置可否,好在牛排的香气很快让他不那么尴尬,他不知道维克托究竟是怎么做到的,但送入口中的牛排,每一口都像是经过精心计算后做出来的绝世佳肴,让他这个日本胃都快爱上牛排了。

“好好吃。”

“你喜欢就好。”

房间在烛火的映衬下也很温暖,仿佛外界的冷雨与他们相去甚远。

“好暖和。”

“你不冷就好。”

其实勇利在洗手间的时候,维克托送完衣服给他就把室内温度调高了些。

“那……”他咬着牛排,忽然想到一个重要问题,“我以后是不是要叫你老师……还是维克托先生?”

“还是维克托就好。”

主人不再说话,他将音乐声调高了些,感情丰沛的男声咏叹调恰好在这句陡然拔高情绪,夜幕四合,烛圌光摇影,浑圌圆周正的声音在窗外大雨的映衬下美丽到无可救药,令人痴迷不已。





-TBC.



第一次写了个副cp,想不到写起来还……还挺顺手的(冷汗.jpg

评论(18)
热度(283)

© 边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