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南

四个男人
撩得风生水起
可能最喜欢的
还是许老师

【维勇】美错 05

*黑道AU

*本章简介:所以,维克托为了勇利的safety潜入大学去做老师了。

*快速阅读电梯:01   02   03   04


-


/
[16.04.12  A Talk]

他原先可以有更理智的统筹安排,那才真正符合他的做事风格。但那天吃完晚餐送走男孩后,他靠在落地窗边看着夜雨思索了半个钟点,待到抽完那支从俄罗斯带来的昂贵雪茄,他走到沙发旁拿起电话,在黯淡的台灯下打给了他的某位“挚友”之一,开门见山地说希望他能在东京替他安排一个新的暂时的身份,并提出了相关要求。对方曾受过他的莫大恩惠,理所当然,答应得很痛快,并保证一定做到万无一失。

挂断电话后他又收了几封邮件,都是家族内部事务,一些简单的他直接交给了奥塔别克和Yuri去处理,一些比较棘手的事在他的亲自安排下也将会进行得井井有条。如此工作一宿,不知不觉天又亮了,在莉莉娅·巴拉诺夫斯卡娅向他汇报完最近一项工作后他才意识到新一天的拂晓已经来临。

“……告诉西西里绅士,那桩生意,我的态度只有两个字——没门,这段时间辛苦你。代我向雅科夫问好。”

“给西西里混蛋的话我会一字不落带到,至于向雅科夫问好就免了吧,那张毫无美感的老脸我可没兴趣多看一眼。”

“其实我非常希望你们复婚,快乐美满地生活在一个屋子里,”维克托听出那并非一句真心讽刺,对着电话那头笑笑,“我真怕有人抓住你们的罅隙弱点来要挟家族。”

“维克托从不真心害怕任何事,”电话那头的俄罗斯女人沉默片刻后用有些骄傲的语气说,“即使出了问题,我们的家族顾问也能解决任何麻烦。”



四月十二是个多雨过后的晴天,清风吹拂,樱花初绽,天空的颜色纯净美好得同爱情电影里如出一辙。

勇利结束了交换生活动,这学期回到东京继续上课,不出意外还有两年他就能毕业,拿到学位。曾想过平凡之路已经失去,如今能安然毕业已是不错。至于之后的路,他前些时间已经下定决心——那将是一条无法回头的道路,充满荆棘。

“你可以继续读完你的大学,我和你的母亲会一如既往地支持你。”父亲语重心长地看着他。老一辈对他的决定很满意,同时也再度肯定默许了他可以暂时维持现状,“至于组里的事,我相信你会慢慢熟悉,不着急。”

“最近这段时间比较敏感,你必须同意让我安排的人接送你上下课。”胜生组长又补充道,“但是我会尽量不惹人注意,我只想确保我唯一的儿子的安全。”

出于对父爱的理解,勇利这次没执拗,同意了父亲的提议。

他央求真利在离校门口最近的一个十字路口放他下来,他们这辆黑色劳斯莱斯未免太过招摇。但真利没理睬他,万无一失地直接把他送到了校门口,于是几乎所有人都打量着劳斯莱斯窃窃私语。勇利犹豫了很久都没胆子推开车门,直到五分钟后被失去耐性的真利一脚踹下车。

真利直接把书包丢他怀里,关好车门后摇下车窗吩咐他说,下课也别乱走,乖乖在这等她来接。

勇利在慌乱中做贼似的戴上口罩又戴上帽子,拿了书包连拜拜也没说就飞快溜进了校园。

他记得第一节课的上课地点是在教学A楼的二楼,是商学院的一节选修课,任课老师是个脾气古怪的老教授,但讲课很有水平,这也是他当时会选这门课的缘由。

结果上课时间都过去三分钟了,他仍然没见到传闻中的老教授,底下的学生当然都在讨论这事,正当几个人准备收拾东西离开时,一直没关上的前门忽然走进了一个西装笔挺的身影,同时,他熟悉无比的声音从讲台上传来:

“收拾完东西准备从后门离开的几位同学,你们上不上课无所谓,我分打得合不合格也无所谓,礼尚往来,对吧?”

两个漂亮女生的高跟鞋原已踏出教室,听男人那么一说,脸憋得通红退回教室,尴尬地回到最后一排坐好。

“我知道你们想问什么——池田教授因为一个重要项目去了国外,他的课暂时由我来代,我叫维克托,你们直接喊我维克托或者喊我老师都可以。然后,你们也看见了,我不是日本人,但我日语非常好,所以你们如果在背后说我什么坏话我都明白。”

说完,他推推鼻梁上的金框镜,露出一个足以颠倒台下众人心智的迷人微笑。
敞大的教室里果然不负所望响起一阵啧啧赞叹,几个女生甚至大胆地举起了手向他提问:“维克托老师!你是哪里人呀?”

“俄罗斯,说得确切一点,只是血缘上的俄罗斯。我从小在日本长大。”

“原来老师是日籍俄裔!”

维克托脸上继续保持微笑,一派慈祥地看向讲台下:“至于课代到何时完全取决于池田教授什么时候结束项目,但据我所知一时半会儿他没法回来,所以在座诸位这学期的成绩可能都在我手上,这一点,希望你们认知清楚。”

教室里喧哗个不停,大部分学生很明显十分兴奋,觉得自己随便选的一门课结果却捡到了宝。

“维克托老师有女朋友吗?”

“没有,也不打算有。”

维克托直接打消了那些女生的希望。

“那老师是Gay吗?需要男朋友吗!”

这个问题连男生都跟着大笑起来。

“提出这个问题的同学,课后欢迎找我去某些酒吧继续讨论。”

“诶诶诶——?!?!”

讲台下瞬间像炸开了的锅,女生一个个捂着嘴瞪大眼睛说着“骗人不会吧?!”,而男生则是更起劲地起着哄,捶桌笑得脸都通红,一个个都像喝醉了。

只有座位靠墙的勇利始终带着满脸问号看向维克托,他不客气地想,这班级所有人加起来的问题都没他一个人多。

维克托其实从进教室开始就捕捉到了勇利的身影,但直到现在才把视线放到他身上,当然还是带着浅浅的、令人捉摸不透的笑意。

“该说的该问的都说过了,那可以上课了吧。”

但维克托并没打开眼前那叠教科书,而是跨了一步走到讲台前,后背靠着讲台,语气随意地讲起了故事,期间眼神没少瞟到勇利身上,但都很快转走了。

这节课的内容勇利几乎都没听进去,铺天盖地的问题让他毫无心思关心学业,很快下课铃就打响了,维克托也恰好结束了他的故事。

“今天课就到这里,下次我们讲讲战时指导经济的几个代表人物,有空先去了解一下,下次我会课前提问。”

“是——”

学生在台下异口同声地拖长声音答道。

维克托转身拿了讲台上的课本,抬腿直接走出了教室。女生还沉迷在维克托帅气的背影里,叽叽喳喳地说个不停,勇利觉得自己在过去一个半小时就像在做梦,现在大梦还没醒。他魂不守舍地合上一个字也没记下的笔记本,木讷地塞进书包,木讷地离开座位,木讷地走出教室,木讷地看着窗外的阳光灿烂,木讷地在长长走廊上靠边而走。

“你接着没课吧?一起喝杯咖啡吗?”

走廊转角的暗处,一双手突然拦住了他的去路。原来是维克托把自己置身于暗处看着他,邀请他。

“你,你……”

勇利傻傻瞪着那张熟悉的脸,想问他难道是幽灵吗?还是一个鬼魂?怎么走到哪里都能看见他!但很快,维克托亲自向他证明了自身的真实性。

维克托笑笑,握住那双僵硬且无处安放的手,无视他半秒的渺小颤栗,小声笑道:“你有话问我,我也有话要说,现在时间还早。”


大学附近开了许多不错的咖啡厅,维克托特意选了一家美式的。他最近不喜欢意大利相关的一切,一群西西里人令他心烦了好几夜,所以也下意识地排斥意式咖啡。

坐定后他喊了两杯美式,又问勇利要不要吃什么点心,但勇利满腹疑惑,哪有心情吃点心?打发走服务员后两人在阳光下干巴巴得互看了很久,维克托无所谓,端起咖啡抿了口,目光真诚又热切地回应镜片后的年轻灵魂,等他先开口。

一分钟,两分钟,四分钟,八分钟……终于十分钟过去了,勇利死死盯着他,牙缝里终于挤出了第一个问题:“你知道自己刚才在哪里吗?”

“在你的课堂上。”

“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

“做你的老师啊。”

老师两个字被刻意咬重,维克托看着他,一语双关,倒也没错。

“你疯了?还是我在做梦?”

“我很正常,你没做梦。”

勇利终于放弃了,他收回放在维克托脸上的目光,瘫倒在柔软的沙发座里,大声叹了口气,随后嘟囔道疯了都疯了。

沉默片刻,维克托问他:“难道你不喜欢我做你经济老师?”

“问题是在这里吗!”

大声地驳斥了维克托后勇利从沙发座里慢慢摆正了面孔,心情复杂地看着他。

“勇利,请相信我,我无意打扰你的校园生活。”

他当然知道这两年的校园生活是胜生勇利的底线,但他亦有自己的打算,虽然是带着私心的打算。

“但时下非常混乱,不仅是你的父亲,你也有可能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被任何人放冷枪。”维克托从来不会将任何问题说严重或者说轻松,他只坦白事实,以及最理性的判断,“我这么做,是保护你的手段之一,懂吗?”

说得好听,无非监视。

“……所以,我父亲也知道这件事,你们都是商量好的,对吧?”

维克托点头,然后又说:“原本这件事我可以交给别人做,Yuri可以假装转学生待在你身边保护你,这些对他而言都不是难事。”

“那为什么?为什么要那么麻烦?”勇利疑惑地问。

是啊他当然知道,他知道维克托是个多么厉害的男人,他早就隐约感觉到了他的不简单。

“麻烦?不,恰恰相反。是因为真正在意的事我从不会交给其他人去做。”维克托放下咖啡,俯身凑近了勇利的鼻尖,对他轻声说,“这是我多年来唯一秉持的原则。”





-TBC.

哇——我日更了。

百年奇遇。

评论(15)
热度(295)

© 边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