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南

出右固定,正儿八经地胡扯。

【维勇】美错 06

*黑道AU

*本章简介:不是黑帮喜剧了,怎么往正剧方向越走越远……

*快速阅读电梯:01   02   03   04  05   



-



/
[16.04.17  Note]


除了“代课”以外,维克托很少出现在校园,学生要交作业报告也只能放在他的书桌上,他知道低调做人的好处,所以即使是保护勇利也不会堂而皇之出现在他周围,同他走在一道。但勇利的直觉告诉他,维克托就在周围,在暗处看着他的一举一动,可他老道圆滑,不露面不声张。

这样的距离很好,免去了很多不必要的猜测与麻烦,该说的话那天在咖啡厅已经说得很清楚。


出事那天勇利正好有课,那堂课是维克托的,但是从不迟到的男人却迟到了,五分钟后学校有人来通知他们,说今天不圌上圌课了在教室自习,理由是维克托出了交通意外,学校也是刚接到的通知。

勇利脸色发白,一把抓起包从后门跑了出去,他一直拨电话给维克托却从没打通过,刚到学校门口却发现一个意外之人正好开车过来,对方粗暴地把车停在他眼前,摇下车窗冲他大吼:“上车!”

开车来的是Yuri,两人有过一面之缘,虽然不是善茬,但勇利对他的印象也不糟糕,因为是维克托也很信任的人,所以他直接上了副驾驶,上车之后才反应过来应该给一会儿来接他放学的真利打个电话。

“啧,还打个屁啊,”Yuri伸手一把打掉他手机,“那边的人已经知道你被我接走了。”

“哦,哦……”勇利把手机揣进怀里,慌乱中才想起来,“对了,维、维克托他……”

Yuri急急地打了个弯,车子拐进一条小路:“那家伙有政圌府的人保护,死不掉的,就是有点麻烦。”

勇利以为自己听错了什么,诧异地盯着Yuri。

小路两旁堆满了居民清理出来的大型垃圌圾,车子开得磕磕碰碰,但Yuri毫不在意,嫌热似地扯了扯自己领口,不耐烦地解释:“是维克托说的,万一他出了什么事,让我无论如何也要先接到你,保证你的安全。”

勇利第一次听说这样的事,他虽然知道维克托和自己父亲达成协议,插手负责他的安全,但男人的万全令他一时之间说不出话。

Yuri一笑:“那家伙不愧是老派作风的黑手党,又土又傻,答应下来的事再难办都会做到。也不看看自己什么处境啊,真是老年痴圌呆了吧。”

“处境?”勇利察觉到了一些什么,机警地反问,“什么处境?”

Yuri瞥他一眼,仿佛在看什么不谙世事的少爷,讥讽道:“什么处境?你的’保安’没和你讲过么?”

“维克托不怎么说他自己的事……”Yuri的讥笑让勇利心里很不是滋味。

“那看样子,你也没问过他啊?”Yuri无动于衷地看着前方开车,说辞一针见血。

勇利被堵得哑口无言,心里觉得的确很对不起维克托。但是他的确和维克托交流不多,一是因为维克托总给他一种不好接近的感觉,二是因为两人第一次见面过于坦诚。当然第二个理由是打死他也说不出口的。

就这样看着窗外沉默了会儿没接话茬,之后勇利突然开口执着地问:“但政圌府怎么会想保护一个黑手党?”

政圌府看到他们难道不都恨得要命,又无可奈何么?

绿灯跳闪红灯,Yuri踩下刹车。他胳膊搭着方向盘,饶有兴致地侧过脸审视勇利,说:“看来维克托还真是什么都没和你说啊……”

勇利目视前方的红灯,抿唇不说话。

“不过,这事告诉你也没什么大不了的……”Yuri顿了顿,然后正色道,“身为我们的家族顾问,听说维克托从上任顾问手里接过这个位置的时候就有一个习惯——每完成一笔’生意’他都会记录下来,一些无法对外公开的收账支出也会在那本笔记本里被一一列明,其中当然也有现任政圌府官员之间与黑手党的交易。所以这本笔记很重要,上面的一些交易人和交易内容一旦公开会动摇他们的地位。”

“所以那些人是要杀了他……”

勇利话音未落,Yuri就瞅他一眼,纠正道:“杀了他?不,那群人模狗样的狗屁东西才不会动维克托一分一毫。你啊……大概是真的不懂维克托是个什么样的家伙吧……总之政圌府那些人对他一直很尊重,处处保护。对他的威胁来自一些自诩正义的家伙,他们急切要拿到维克托手上这本笔记,如果条件允许,他们还会强迫他去法庭做污点证人,指证那些和黑手党有往来的官员。维克托会来东京也非我们所愿,俄罗斯的形势比上头预计的还紧张,想得到那本笔记本的人太多了,想捉住他的人就更多了,所以老板只好暗中安排维克托来日本躲一阵,也多亏政圌府里那些官员的安排,这次才能顺利度过海关进入日本。”

勇利之前从未听闻过这事,他瞬间明白了所有因果关系——维克托平时的模样与做派太有恃无恐,所以他从未看出他竟是个逃亡人。

“那么这次的意外也是因为他们?他们追来日本了?”

红灯跳回绿灯,Yuri那双漂亮的眼珠斜了勇利一眼,然后把油门一踩到底,说:“还没查清,但我想可能性很大,你可以见到维克托直接问他当时的细枝末节。”

“……他伤得厉害么?”

“轻伤。”

“现在在医院?”

“他这种情况根本没法去医院吧,去医院就是个活靶子。我们把他安排进了一个很安全的地方,那地方还是胜生……啊就是你爸提供的。”

“啊?父亲?”

“车还得开一会儿才到,累了饿了自己解决,中途不会停车。”

勇利看了眼窗外,惊觉他们似乎正在渐渐驶出东京市区。

一瞬间,勇利脑海里闪过的竟然是胜生的老家——一座坐落在箱根群山内的日式庭院。


车又开了会儿,随着两旁山峦绵延起伏,深山的半腰之上都被烟雾缭绕,晴空天色被阻隔,变得灰昧不清。勇利觉得他想得没错,Yuri的目的地果然是箱根。

小时候学校放假他来过几次,和母亲一起在老宅子里住上一阵。但现在由于胜生组大部分家业都在东京,所以箱根老家的人反而越来越少,但父亲还是保留了这处地方,也许是出于乡情,也许是想留给自己一处穷途末路时的安全屋。

窗外景色一沉不变,两旁的车子也越来越少,也许是记忆之地让忽上忽下的心安定了。如果是这里的话,维克托一定没问题吧……勇利松懈下来,眼皮酸沉,小睡过去……

再睁眼的时候车已经停在一个门庭萧瑟却整齐的老宅前,Yuri眉头皱得紧紧,嘴里不停嘟囔这破地方怎么那么难找,差点在上个岔路口迷路。

勇利笑了笑,小声地说抱歉,一会儿进屋了请他泡温泉,吃好吃的。

但现在,他急切地想知道维克托的情况。


庭院周围种满了无法计算树龄的参天大树,胜生组的老家就处于这片鲜为人知的深山老林之内,再加之箱根群山因为温泉常年烟雾缭绕,天然的地势和环境让人很难找到这里,但又因此成为一处很好的安全屋。

胜生家早该退休的老管家先前就得到了消息,站在门口迎接许久不见的少爷。

“长那么大了啊,我们少爷。”

白发苍苍的老人拄着拐杖,精神气不错,看到勇利忍不住露出了温和的笑容。

“藤木先生!”

勇利见到记忆里的人后也喜出望外地握住对方的手,Yuri跟在后面,面无表情看着日本人寒暄来寒暄去,心里只觉得蛮无聊的。

“有话进来再说,你这次来这里也是有特殊目的的吧。”

勇利想起正事,看着老管家低头笑笑:“啊……是,这次真的要麻烦您了。”

“胜生家的事,哪里谈得上麻烦呢,是我的本分。”藤木让一个家仆接过勇利的书包,领着他们穿过前院,“更何况那位先生还是少爷的贵客吧?被送来的时候明明已经受伤昏迷,但嘴里梦呓的还是您的名字……”

勇利心头一紧,喉咙口滚了又滚,什么话也没说。但Yuri在一旁清楚看到那个瞬间勇利眼睛里写满了话。

“他现在怎么样?”勇利问。

“请您放心,”穿过一条长长的走廊后,藤木带他们来到一间和屋前,“那位先生的伤并不严重。瞬间的冲击太强,后脑勺撞上车座失去了意识,现在休息得差不多应该快醒了吧……就在这扇门后面。”

勇利低头盯着拉门把手,视线一动不动。

仿佛凝结的空气之中,他忽然开口道:“我不管你们用什么方法,尽快查清这件事的肇事者。”





-TBC。






………………对不起啊我现在才更新!!!没有放弃,真没有!!昨晚还认真写了个大纲呢!!!

你们不要放弃我呀!!!

请继续爱爱我><><><,我会变勤奋的!!!!


评论(18)
热度(236)

© 边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