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南

出右固定,正儿八经地胡扯。

【维勇】美错 07

*黑道AU

*本章简介:小勇利教你怎么撩维(。

*快速阅读电梯: 01    02    03    04   05   06       




-

维克托清醒之后再回忆那桩交通事故,第一反应就是责怪的确是自己大意了。即使在俄罗斯,出行伴他身侧至少都有一名保圌镖,但在日本由于俄罗斯政圌府承诺他安排了专人暗中观察保护,他就放心地让Yuri去办其他事,即使出门也都是独身一人。

非贴身的防卫措施在意外到来时,反应始终是慢一步的,但这一次也亏府隐蔽在暗处的政圌府的人出现得及时,才及时把他从已经差不多报废了的车子中救出,免于栽在死神手里。

相比勇利,在这里住下的维克托心情明显要好得多。昨天清醒后,藤木管家就带着勇利和Yuri出现在了门口,勇利亲眼确认了他无事,心里卸下了重担,松了口气。维克托看着眉目凝重的青年微微一笑,只说自己饿了,于是管家立即又给他端来了一些热乎乎的、比较清爽的饭菜。

维克托熟练地拿起筷子吃了几口,发现胜生老家的厨房特别合他胃口。这种一食钟情,令他几乎要爱上这里的掌勺人。

“您喜欢就好,”藤木微笑着点点头,对自己井井有条的管理很是自信,“其实除了料理之外,这里的温泉也很不错,先生感兴趣的话,可以等身体再好转一些以后去试试。”

维克托填饱肚子后放下餐具,坐在床上摸了摸自己的身体各部分,抬起头问藤木:“除了头仍有些晕,我身上还有其他严重的伤吗?”

“没了。”藤木回答,然后转身看向一旁始终严肃着一张脸的勇利,继续说,“只是不知道那些俄罗斯政圌府的人是怎么联系到胜生组的,幸好他们够聪明,没把先生送去医院。”

“这个是我之前的安排。”维克托坐在床铺上,看着他们微笑解释道,“我吩咐过他们,万一维克托出事了就去找他在东京的’老朋友’们。”

“哇,也亏得他们同意和日本黑圌帮有所交集啊,好歹也是代表俄罗斯官方的人吧。”Yuri讽刺笑道,啧了一声。

“政圌府从不讲究这个,FSB(俄罗斯安全情报机构)雇佣了多少地下黑客替我们国家做那些没法做的事?你并非不知道。”维克托顿了顿,看向勇利,转了话锋,问,“话说,你们来的一路上安全吗?”

“很安全。”勇利小声回答,“你确定今天……是那些人吗?”

维克托一顿,眼睛微微睁大看着勇利,有些诧异地反问:“你都知道了?”

“来的路上Yuri都对我说了——你的事,包括你为什么会来日本。”他说,“我们对彼此都不够坦诚,不是么?”

勇利看到维克托的眼神有些闪躲,朝他很勉强又很官方地扯了扯嘴角报以微笑。这个笑容很虚假,像在掩饰他本不愿让勇利知道这一切似的。

“应该是他们。”维克托语气肯定地说,“除了他们我暂时还想不到其他人选,但他们很聪明,没留下任何证据。总之具体情况我们也会派人调查。”

“我可以帮忙!”勇利连忙插话说。

“这事查起来不难,”维克托打断他,“你不用插手,要是连你也被盯上情况会变得更差,你自己本来就不安全。”

维克托虽然刚从昏迷中清醒,但他的思路和语气都很坚决,容不得勇利有半点拒绝。

“可是——”

“没有可是,这个话题不必讲下去了,”维克托自然有他的考量,他做了个手势,示意其他人都可以停止这个话题了。

“那……如果有帮得上忙的地方,请你告诉我,”勇利小心翼翼地瞥了眼维克托。

“嗯,”维克托沉思三秒后抬起头,眼神略显可怜地问,“那么,我的烟盒呢?……你们放哪啦?”

藤木耸耸肩,笑了,然后转身离开。

勇利直截了当地端走了他的餐具,留给他一个冰冷的背影。

只有Yuri留了下来,咧嘴恶劣地一笑:“喂老头,谈个生意如何?一百美金一根,求我就给你。”

话音刚落,房门就从外面被一股力道轰然拉开,黑着脸的勇利一把拽起Yuri的兜帽,在他的叱骂声中直接把他拖了出去。




/
[16.04.20  Actually]

三天后维克托的伤势已然恢复得差不多了。这三天,通过忠心耿耿的老管家,他知道了厨房做得最好吃的那个米饭叫做猪排盖浇饭,也知道了胜生家的老宅向来是空关的,平日里由藤木一个人负责管理,但因清闲无事所以很少向胜生组长汇报。这里只有在特殊时期才会派上用场。

希望近期他可以不要用到这里。他真心诚意为那个青年祈祷。

维克托换上了一袭让日常活动更为方便的日式浴袍站在窗檐边上,目光看向庭院的草木与水琴窟。窗外的灰蓝天空又在飘落毛毛细雨,清澈的雨水滴入水池子里,眼中的景象全是无法用文字描述的宁静致远,他很喜欢这处清静天地。
他想起之前说的温泉,正好藤木从走廊路过,他就靠在门边懒洋洋地询问起具体情况。

“今天可是个下雨天啊……”他看着外面不太妙的天气抓了抓头发,然后想起来个主意,坦诚道,“啊,不过还有个池,雨天也可以用,景色也是很好的。”

他给维克托指了路,还问他是否需要一些茶水点心之类的。维克托摆摆手说不用了,藤木看着他,觉得这个少爷的外国导师今天气色是好了不少,去温泉一趟放松放松倒也无妨。

“那我让人去准备一下。”

“好,又要麻烦你了。”

藤木像是想起什么,回头看了维克托一眼,补充道:“说起来,那初温泉池望出去正对的那棵梧桐,是我们少爷儿时种下的,小时候和夫人来这里过假期,少爷除了读书无事可做,觉得无聊,夫人就教他种树。第二年,少爷又来这里,那次不知出于什么原因,他的脾气非常倔强,坚持要爬上那棵树顶,怎么劝都不听,最后果然踩空摔了下来……在床上躺了一个月。”

维克托忍不住挑挑眉,笑了:“哦?”

“是。”

“但你和我说这种事干什么?”维克托反问老管家。

“哈哈,”藤木沉浸在他对少爷的往昔回忆,倏忽之间眼尾皱纹一览无遗,老人笑起来的样子客气又善良,但眼神之间又充满担心,“我啊,是想说不管过去多少年,我们少爷就是个长不大的孩子啊……总令人担心。”

“雏鹰离巢,凤凰涅槃,”维克托莞尔,“总是会由无数段痛苦经历铸就。”

藤木原本还想说什么,终于还是眼神暗淡,吞下话去。这话昭示他残忍的未来,可又无可辩驳。


雾气氤氲的温泉池比维克托想象中来得要小,不规则的池子上是一个修建牢固的顶棚,雨水顺着斜斜的原木色顶棚滑落下来,砸在温泉池四周的石头上,连这声音都被赋予了一层禅意,极为悦耳。

这就是所谓的日本风格吧。维克托试了试水温后直接踏入了温泉池,藤木早早叫人为他准备好了一壶煎茶与一盘果子,放在触手可及的托盘上。维克托半张脸埋入温泉池水里,一股沁人心脾的暖意瞬间由皮肤表层渗入触及他疲乏了的神经。这些温暖的水流比一支高级雪茄更能让他放松。

四周静谧,只有雨落在耳中声音清晰,蓝色瞳孔所见的天光灰暗里带着阴郁,世界皆成了不那么令人欢喜的冷色调。不远处的添水装置每过一段时间便发出“砰”的一声,水满而倒出。那些铺天盖地的雨水顺着油光绿叶滴落,小水塘中荡起一圈圈一阵阵的涟漪,和着添水的拍子徒增寂寥。

维克托睁开眼,伸手去拿一边的干毛巾,视线中却跃入了一棵树——那棵老管家口中由青年在童年时期种下的树。

那梧桐早就长成了一棵根深叶茂的大树,在这朦胧的四月雨天里如水粉画般浓郁苍劲,枝叶婆娑,宽如手掌,树干则傲圌然圌挺圌立在一群冬青之中,挺拔显眼。

真是一棵长得很好的树。真的,很好。

因为从小生于家族的关系,维克托·尼基福罗夫记忆深处总是存放着很多仇恨很多痛苦,个人的,帮派的,甚至是国家的,他极少记得生命中那些温暖而美好的事。

除了一件事,一件只他一人记得最深的事。

那天,莫斯科某处的宴会厅外也下着诗意的雨。

【“……Vitya?和我结婚好不好啊?”

记忆里那双黑色澄澈的眼睛睁得大大,看着他一眨不眨。富丽堂皇的水晶灯下,抓着自己裤子的亚裔男孩儿的眼中似乎缀满了令人无法抗拒的美丽星辰,让十七岁的他也移不开眼睛。

“妈妈和我在老家后院种了一棵树,它以后会长得很大很大——”手臂在夸张的比划,黑发男孩儿笑得酒窝轻扬,盯着他看的稚圌嫩目光的确充满了一整个世界的爱意,“等它长大了,我也长大了!到时候就能和维恰结婚了!”

“为什么?”着一席黑色西装的俄罗斯少年笑笑,银色马尾随着低头在肩膀处轻扫滑落。

“因为勇利喜欢Vitya呀!”

被叫做Vitya的少年笑容轻扬地抱起男孩儿,亲了亲他柔软温暖的脸颊:“好啊。”】




-TBC.


【】里的内容都是回忆。


搭噶新年好啊!!!!!!!!!!!!!!!!!!最近我真的好忙啊!!!!!!!!!!!!!!!!哈哈哈哈哈哈可是我真的想写完这篇!!!!!!!!!是什么支撑忙到狗带的人还在写文!!!!!!!!!是LOVE!!!!!!!!!!!!L!!!!!!O!!!!!!!V!!!!!!!!E!!!!!!!!!!!!(←由此可见这人真疯了

评论(16)
热度(240)
  1. 草商六休边南 转载了此文字

© 边南 | Powered by LOFTER